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134 螳螂捕蝉(求个票哟)

134 螳螂捕蝉(求个票哟)

天气干冷,天空里飘起了小雨,夹杂着阴凉的气息,朝着地面,树木,屋檐连绵不断的洒了下来。朱红色的宫墙被湿气染成了一大片的暗红色,皇宫浸在着阴绵绵的雨气之中,有着无尽的湿冷之意。

    李元宣旨后,点了数十个人随着一起进宫,却是随着一干人等朝着风荷宫里去了,进门便有一股暖意迎面扑来,烧着炭火的屋子,一下就将在外头染上的冷气吹走。

    明帝和皇后都坐在里头,脸上严肃,旁边站着一干伺候的内侍和宫女,还有御医也恭谨的在一旁。

    被点名进来的数人中,自然少不了薛家人,花氏,海氏,薛莲,还有云卿,安夫人,安老太君,安雪莹,还有安顺侯夫人也一同进来了。因为莹妃怀孕,自是不会到处走动的,就算在家也是在内院里人伺候着,见过的大都是亲人而已。

    明帝正坐在铺了褥子的塌上,上面躺着脸色苍白的莹妃,正痛苦的拧着眉毛,一手和明帝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明帝没有开口,坐在一旁的皇后与他对视了一眼,凤服上的东珠随着她的动作动了一动,好似凰鸟的眼珠子在摆动一般,“今儿个莹妃一回来,腹中就痛个不停,御医方才诊断了,说是这腹痛必然是有蹊跷,若不是的话,都三个月的胎儿了,断不可能走一走便如此。”

    莹妃立即轻吟了一声,眼神中的哀色如同此时外面冰结的雨滴,哭声道:“陛下,臣妾爱护龙种,一直都小心翼翼,虽说出了宫门,可宫女也是一直随身伺候着,忌口的东西是一概不沾,就是用的水都是烧滚了以后还敢去碰,一举一动爱惜不已,但是还会腹痛如此,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啊……”

    皇后听了后,也道:“臣妾派了宫中的大宫女蕊华好好的伺候着,蕊华是宫中的老人,臣妾问过她,莹妃的饮食都十分注意,平日里用的东西也不会假别人之手,和宫中一概相同,定然不会随意阵痛。”

    明帝眉目微沉,望着眼前一干人等,视线扫过后,转头对着御医道:“你说。”

    御医连忙站近一步,恭声道:“回陛下的话,微臣刚才替莹妃娘娘诊脉,娘娘的腹痛是由于沾染,碰触了对胎儿有冲性的药物所致,所以才会导致如此。”

    “是什么药物?”明帝冷声道。

    “由于莹妃从薛国公府回到宫中,药物的气味已然减淡,如今已经查不到具体物品,然,此等药物必须要在莹妃身边,使其沾染或闻到之后,才能有真正的功效。”御医回答。

    皇后道:“御医的话,陛下和本宫已经明白了,宣召你们来的目的,此时可否明白?”

    众人面面相觑,这莹妃来丧礼上半天时间都没有,回到宫中就腹痛,到底是谁会给她下药?安老太君一脸气愤,对着皇后道:“若真是有人胆大包天,竟然借丧礼下手,老身请陛下和皇后一定要查清楚!”虽然她不喜欢薛氏,可莹妃是她的孙女,宁国公府的荣誉和莹妃是连在一起的!如今有人要下毒害莹妃的孩子,她必然是不会轻易了了。

    她们今日来,必然是因为接触过莹妃,所以第一怀疑的对象就是她们,就是在薛东含的丧礼上,陛下也下令主人家的人必须要来,若是查出是何人所为,铁定重罚!

    果然安老太君说完此话后,安顺侯夫人立即站出来道:“陛下,臣妇与莹妃只是站在一处,恭贺她一番而已,绝没有这样的胆子。”

    她是三皇子母亲魏贵妃的娘家,在众人眼底便是三皇子一党的,此时莹妃肚中孩子出事,她必然是最受瞩目的一个。

    明帝看了安顺侯夫人一眼,目光却是在众人脸上一一落过,在云卿面上的时候,微微顿了一顿,慢慢的转开视线道:“安顺侯夫人莫要激动,此时朕一定会查清楚的,若是凶手,必然逃脱不了,若不是,朕也自然不会错判!”

    皇后立即道:“自然是这样的。”她转头看了一脸痛楚的莹妃,见她柔弱不堪,体谅道:“莹妃如今身子不爽,彩华是她的贴身宫女,不如由她代莹妃回答,若有不尽之处,莹妃再指出,陛下看如何?”见明帝并没有反驳之色,皇后便朝着彩华点了点头。

    “你将今日到了薛国公府后,莹妃接触的人,所发生的事都说一遍。”

    “是的。”彩华应了,然后再将今日在府中所发生的事缓缓的说了一遍,她记性极好,口齿也清晰,将事情娓娓述来,直到说到了云卿扶着莹妃到屋中的事时,海氏才抬起头来,声音因为哭泣变得嘶哑,整个人很憔悴,显然是伤心不已。

    然,云卿发现,海氏望向自己的目光,并没有一种深深的痛恨,薛国公应该是没有将事情的真相讲给她听,想起四皇子之前拦着她说的话,云卿心中冷笑,看来薛家人骨子里对女人的轻视,还真是一模一样啊。

    花氏则完全不同,她抬起头来,脸上有着惊讶,“你是说韵宁郡主没有送了莹妃就走,而是留在房中和莹妃说了话才走的?”

    她这话其实并没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就很让人怀疑其中的用意了。韵宁郡主和莹妃两人之间并不熟悉,按理来说,送了莹妃到屋中后,就可以退出来的,为什么要留在房中呢。

    彩华立刻道:“是的,韵宁郡主和莹妃因为一语不合,两人之间一点事发生了争吵,后来蕊华进来之后,莹妃大概觉得如此不好,便让韵宁郡主递了药膏过来,郡主接了药膏后,却发了脾气,说不递给莹妃,然后把药膏丢到桌上就出去了。”

    云卿听彩华说话,面上没有多大的变化,仍旧是一脸平静的听着她叙述,而安雪莹则偷偷的握了握云卿的手,给予云卿鼓励。

    明帝听到这里后,微一沉吟,“你用的药膏呢?是哪儿来的药膏?”

    蕊华道:“药膏还在奴婢这里,这药膏是皇后娘娘特意吩咐御医院做好的,专门给莹妃娘娘调气安神的。”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药瓶,御医立即接了过去,放在鼻下细细的一闻,点头道:“这的确是皇后娘娘让御医院调的药膏,没有任何不妥。”

    听到这句话后,云卿还没有任何神色变化,倒是安雪莹小小的出了口气,眸子里闪过为云卿的没惹上麻烦的开心。云卿转头对她安慰的一笑,示意她不要担心。她转头看着一脸难受的莹妃,目光在众人之间看了一圈,但见明帝面上是关切的神情,皇后脸色略显担忧,眼底却没有真正的担忧之色,显然对莹妃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如同表面上这么期待的。

    “臣妾看莹妃经常夜不能安睡,才让御医院配置的这个药膏放在身边,能随时取用,也好安稳神思。”皇后对着明帝解释道。

    明帝眼中带着一丝赞许的光彩,“皇后此举有心了,这才是六宫之主,母仪天下之态。”

    “臣妾是皇后,此乃臣妾的职责。”皇后方才淡淡的矜持的笑此时化作一朵绽放的花朵,真正的从内到外绽出了喜色,自大公主之事后,皇后已经许久不得明帝之心,便是初一十五,明帝都不去她宫里歇息,今日得了这句话,自然能让她欣喜万分。

    明帝不再说,只转头对着御医道:“那既然从头到尾都没有问题,那莹妃的身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御医看完瓷瓶后,又皱着眉想了想,“陛下,其实要害人胎儿的方法,不一定要直接下到用的,吃的东西里面,还有一些药物的香气,也同样能对孕体造成伤害。”

    皇后蹙眉,“那药物要怎么用才能有功效?”

    御医恭谨的回道:“用在衣服的熏香,或者香包上,在密封的环境中,闻上一段时间后,便会有功效出现了。”

    安老太君听完后,紧皱着眉,一双眼眸里透出精锐的光来,“那岂不是每个人的身上都要检查一遍?!”

    “主要是检查有香味的东西便可以,其他的不需要。”御医解释道。

    而一直扶着海氏的花氏此时则一脸煞白的,好似想到什么东西,转眼看着云卿道:“韵宁郡主,你开始和莹妃在一个房间内停留了那么长时间,后来又无故的发脾气走开,难道是你下的手?!”

    她这一句话说出来,其他人全部都望着云卿。

    就连一直柔弱的莹妃都艰难的抬起脖颈,一张粉脸白的发青,差点又倒下去,幸而明帝扶紧了她,她双眸望着云卿道:“你为何要害我!”

    明帝的目光也立即看了过来,深邃的双目中闪着莫测的光芒。

    云卿在众人如针如剑的目光中,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十分沉静的开口,声音宛若外面夹在在雨滴中的冰渣子,“薛二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花氏冷冷的哼了一声,“难道你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吗?你和莹妃关系陌生,为何要在她房中逗留,这难道不是和刚才御医所说的,想用药物的香味害人吗?”

    云卿眼眸微凉,视线在花氏清丽的面容上一转,唇角含笑道:“薛二夫人,难道你就没有和莹妃在一间房中呆过,难道其他人就没有和莹妃说过话,就只有我一个人吗?还有屋子里的丫鬟们,她们都在那里,难道所有人都不算,就只有我一个人算人吗?”

    花氏怒道:“我们都是莹妃的亲人,和她呆在一个屋中是理所当然,也不会对她有什么别的心思,而你却难说了!”

    安雪莹在一旁看到花氏如此咄咄逼人,似就认准了云卿下毒,不由的生了气愤之心,欲要开口反驳。安夫人一直都看着她的举动,用力的拉了一下她,使安雪莹转头过来看着她,安夫人示意安雪莹不要出声。

    云卿将两人的动作看在眼底,处在安夫人这个位置,的确不好做,云卿并不会责怪她,人情冷暖便是如此,安夫人是宁国公的弟媳,冒然开口帮自己,会惹来其他的麻烦。

    倒是安顺侯夫人听了花氏的话后,越听越不对味,反驳道:“薛二夫人,不一定是亲人就不会下手的,也不是外人就一定是坏人!你没有证据,就不要胡乱的指认!”

    在场的只有她和云卿是外人,虽然安顺侯夫人因为古晨思的事情,对云卿说不得多好印象,可到底也谈不上多坏,算的一般。此时她必须要维护自己的名誉,谋害皇嗣这个罪名太大了!

    花氏却没有半点要停息的模样,眼中露出犀利的光来,她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如今薛东含死了,她的丈夫薛东谷就是唯一的继承人,所以说她心底并不是多悲伤。但是为了讨好公公,她是一定要对付沈云卿的,忿声道:“安顺侯夫人未曾到屋中,当然与韵宁郡主不同!她扶着莹妃进屋,而后许久未回,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难不成还有别人?”

    安老太君是知道当初祸国妖女一事的真相,此时目光里也含了怀疑的望向云卿,当日薛氏设下那么大一个局要害沈云卿,只不过失败了,如今沈云卿怀恨在心,暗地里报复莹妃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差一点就被当成妖女直接除掉这样的仇恨,就算要报也是合情合理的。

    皇后一直看着几人指认,目光中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光芒。

    云卿看着愤恨不已的花氏,目光森冷:“那薛二夫人你就这么判定了吗?因为我好心的扶了莹妃到房中去,并且和她说了几句话,所以现在莹妃出了事,一切就推到我的身上吗?那我是不是得算好莹妃会晕倒的时间,时时刻刻等着她倒在我的身上,若是有偏差怎么办?”

    花氏不屑的一嗤,“韵宁郡主,你现在巧言狡辩又有什么用,你若是带着药物散发出的香味,走过莹妃的身边时,她自然会觉得不适,倒在你的身上也不出奇,然后你再借着这个机会扶着莹妃,加大两人的接触,一切不就更是顺理成章了?!”

    “薛二夫人真是推断的太有理由了,简直就像看着我做了这件事一样,云卿真是佩服你的推断能力呢,不过,首先允许我问一句,你既然说我在身上戴了什么药物,那就请薛二夫人说说,那东西究竟在哪里?有了证据才更有说服能力!”

    魏宁余光瞥见明帝眉头不悦的蹙了蹙,旋即开口道:“殿前争执,像什么话,此事陛下自有定论!”

    花氏这才闭了嘴,而莹妃则手指紧紧的捏住明帝的手,眼角有泪水出现,哽咽道:“陛下,你一定要为咱们的孩子做主,不能让他还未出世就受奸人所害啊。”

    明帝看了她一眼,目光停到了云卿的脸上,似在思考着什么。

    皇后似不忍的点头道:“陛下,后宫之中,以子嗣为最重,子嗣关系着江山的社稷,此事一定要查清楚,否则的话不正肃听。”

    皇后再这么一说,很明显便是要让明帝好好的查一查云卿了!

    云卿看着皇后和莹妃两人,一个是楚楚可怜,一个是宝相庄严,都是要查清幕后的黑手,这个黑手就是她沈云卿!想她来京城后,也没碍着两人的事情,可两人却就觉得自己得罪了她们,如今一个设局,一个催化,目的就是要将她置于死地!莹妃还真孝顺,说要为薛东含这个舅舅报仇,她这是打算在丧礼这天,让自己一并死了,去给薛东含陪葬是吧!真是可笑!

    明帝看向云卿,见她此时脸色清冷,却无一丝慌乱,双眸灼灼如艳阳,在这烧了炭火的屋内,依然绝丽的让人过目难忘,这样的女子,看起来还真不像会做这种事情的人。可是不像,不一定就代表不是……

    云卿迎上明帝的目光,在那双深邃的帝王之眸中她有一霎那似乎看到了一种深藏的情感,很压抑也很汹涌,但是瞬间就消失在了深处,此时此刻,容不得她多去辨认那双眸中的东西,她微抬下巴,姿态大方坦然,“陛下,臣女虽然出身不高,然从小也知礼义廉耻,绝不会做出此等下作行为,请陛下明察!”

    莹妃扶起身子,秀致的眉眼里含着冷意,声音干而紧促,似气力不接道:“郡主既然如何自信!皇后娘娘,那就请让人好好查一查!看究竟是谁做的下作事!”

    皇后先是安慰道:“莹妃莫要心急!”再转过头来,脸色冷冷,曼声道:“蕊华!”

    蕊华立即凑上前,“奴婢在。”

    “你去检查韵宁身上是否有带着的香袋,荷包,将她取下来,给御医仔细检查。”皇后不疾不徐的吩咐道,当真是一脸大义,从面上看出一点私心,只是她的眼眸里却带着一抹淡淡的得意。

    蕊华唇角浮起一抹看不见的笑意,立即上前对着云卿道:“郡主,皇后娘娘让奴婢看看,得罪了。”

    云卿清冷的面容上浮起一股寒意,望着走过来的蕊华,透出一股摄人的凉意,生生将蕊华看得脚步一顿,不敢在走向前。毕竟当初在薛府的时候,云卿已经训斥过她,这位韵宁郡主绝不是个软柿子,身份的差距摆在面前,此时可不是在皇后的储秀宫。

    皇后见此,顿时凝声道:“怎么,韵宁郡主不愿意让人证明你的清白?”

    云卿看着皇后无比端肃的脸面,心中冷笑,现在来搜她的身,这不就是间接的说明下药的人是她吗?她又不是白痴,无缘无故的让人给自己泼上一盆脏水,道:“皇后,臣女虽然不必皇后娘娘尊贵,可也是陛下亲封的郡主,若是仅凭着薛二夫人的怀疑和猜测,就要对臣女搜身,只怕有些过于果毅了。”

    果毅这个词语,用的好就是当机立断,用的不好就专断霸道。

    果然,明帝看了皇后一眼,皱了皱眉,惹得皇后一双美眸里再也藏不住一抹雪亮的厉色,“韵宁郡主,本宫只是认为如此可以证明你的清白,你若是没做,又怕人搜身吗?”

    明帝目色森冷,缓缓道:“既然要查,在场的人都有嫌疑,那就每个人都看一看,将身上的香包荷包和饰物都交出来呈上来。”

    皇后的脸色一下变得极为难看,她知道云卿刚才说的话让明帝想起了大公主的所为,从而又对她生了嫌隙,却知道此时不能开口,一双眸子冷冷的看着云卿,仿若要将她看个对穿才甘心。又透着一股快意,不管如何,只要明帝吩咐搜身,到时候搜出来了,看她还怎么猖狂!

    云卿唇角微勾,面上浮着一抹奇异的笑容,“陛下果然公平。”

    花氏毫不在意的冷笑,“陛下自然公平,这屋子里所有人都接受搜查,就请陛下和皇后娘娘看看,究竟是谁从中下手的。”

    蕊华面色平静的向前去搜云卿的身,旁边内侍拿着盘子,将众人身上的香包,荷包和装饰取了下来,云卿抬起手,蕊华眸中一怒,她是皇后贴身宫女,除了皇后和怀孕的莹妃,没伺候过其他人,此时看云卿的姿态,明明是要她去取荷包。

    可云卿到底是郡主,比起莹妃来身份还要高,就是要她去取,也没有什么错误,只得靠着云卿的身子,弯下腰来替她来弄。

    她的手指刚碰到云卿的腰部,云卿忽然一笑,撞歪到蕊华的身上,随即道:“你不要碰到身子,本郡主怕痒。”

    蕊华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忍着气将她云卿腰上的荷包和玉佩取下来,站起来后,看了一下盘中的东西,正声问道:“郡主,你身上的香包呢?”她说的香包正是今日参加丧礼,每个人都会佩戴的香包,安老太君及其他人,每个人面前的盘子里,不管东西多还是少,都会有一个青色的香包。

    明帝立即看了过来,目光里带了审视。而莹妃此时额头上有汗珠渗出,她的肚子又开始痛了,不过现在她还不能说出来,那东西的药性是怎么样,她早就询问过了,那么点时间绝对不会有危险!今日她要亲眼看到沈云卿这个贱丫头被处死才甘心!

    云卿眉目一动,眼睛带着惊讶,从袖口里取出青色的香包,笑意中含着意味深长,“这个东西臣女看进宫,佩戴身上不大好,就收在袖中了。”她一面说,一面将香包递到了盘子中。

    这种香包毕竟是丧礼上用的东西,云卿这么做反倒让人觉得她更加懂礼,皇后无话可说。

    所有人身上的都取了下来,御医立即上前,一个个的在盘子里面检查,将香包里面的药材每一样都拿出来在鼻子下嗅,看,拈,显然是个极其负责的人。

    好在今日去参加丧礼,小姐夫人们身上不会放香气四溢的东西,顶多是帕子上有点平日里留下的香味,所以检查起来倒是很顺利。

    屋子里静悄悄的,除了炭盆里偶尔爆开的红炭毕波声,和风刮过屋檐时候,细细的呜咽声,就只剩下御医检查药材动作发出的声响了。

    这样的沉默,反而让人觉得空气里有凝胶般的滞涩感。就连安雪莹,也有些紧张的看着盘子里的香包,毕竟谋害皇嗣这个罪名实在太严重了。

    直到检查到最后一盘,御医拿帕子抹了手,转过身来对着明帝回道:“陛下,微臣一一细致的查过,这些香包、荷包等物,没有任何问题!”

    莹妃和皇后两人的脸色在听到这句话后,都发生了微小的变化,齐齐转头看着蕊华,蕊华心底更是一惊,在薛国公府中的时候,她借着推韵宁郡主的时候,将腰间的香包替换了的,怎么里头会没有东西?那里面应该是加了东西,而且很容易被御医发现的才对!她的目光在盘中的青色香包里游弋,似乎要找出什么不妥。

    云卿看着皇后和莹妃眼神交流,心底暗笑,面色如同冬日夜里降落的一层白霜,虽美则冷,声音如同浮冰撞在玉石之上,透出一股冰乐的美感,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觉得心内一震。

    “陛下,还有两人没有搜。”

    她的手指着分别站在莹妃旁边的彩华和皇后侧面的蕊华,嘴角浮起一抹笑,像是在冰山上徐徐绽放的雪莲,有一种让人无法鄙视的美丽。

    “荒唐!她们是本宫的人,还需要查吗?!”莹妃强忍着肚中剧痛,斥道。

    云卿笑了笑,“她们是莹妃的人,可她们也是在莹妃你身边呆的最久的人,而且按照薛二夫人的话来说,今日她们二人在你身边呆的时间最长,且不是莹妃你的亲人,理应与我们一视同仁。”

    魏宁看着明帝,明帝点点头,魏宁挥手,让身后的宫女将彩华和蕊华两人身上的东西也一并搜了出来。依旧分别装着,让御医一一辨别。

    御医先是拿着彩华的香包,依旧装着是辟邪的草药,他看了后,脸色如常放了下来,拿出另外一个盘子里蕊华的香包来,一打开密封的口子,一股浑厚的药味便冲了出来,御医皱了眉,拿出其中一味药材来,放在口中尝了一下,眼中闪过诧色,立即跪下来道:“陛下,这个香包有问题!”

    “说!”明帝肃声道。

    御医不敢怠慢,立即回答,“这个香包中所装的草药,和其他人的没有不同,但是其中多了一味九丹皮。”

    “九丹皮?”明帝蹙眉道:“朕知道,这应该是一味滋补的药材。”

    “陛下博文广识,九丹皮是秋季后,一味去湿滋润的大补药材,它的叶子风干后,冬日放在身边,其香气便是一味极好的驱寒药。然而,九丹皮若是搭配了琉璃花,便成为了一种极为霸道的药物,是有剧烈毒性的。只要在闻到九丹皮后,再接触琉璃花,就能迅速的渗入人体,若是长期使用,轻则让人神志不清,困顿,腹痛,呕吐,重则会让人形同痴呆,流血不止,若是有孕之人接触,则反应更为强烈!而微臣刚才看到的药膏中,其中的一味药材便是琉璃花。”

    也就是说莹妃之所以会肚子痛,是因为蕊华身上的香包和皇后送的药膏混合在一起而造成的。

    莹妃一脸震惊,额上冷汗几乎要被怒火蒸发,望着蕊华道:“蕊华,本宫自问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拿这种东西来陷害本宫!”她虽然在指责蕊华,可是眼睛却是瞪着皇后的,握着明帝的手紧得发颤,“陛下,臣妾自知腹中龙胎重要,一直都小心翼翼,然而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竟不知道,原来最可怕的人就在身边啊!”

    莹妃的震惊,不单单是因为本来安排在云卿身上的香包里的东西没有,更震惊的是这么一搜查,竟然搜出了蕊华身上的东西!比起她的安排,皇后这般阴险的心思这才是真正恐怖的存在!她一直都以为自己和皇后是站在一边的,宁国公府和薛国公府都一线,谁知道皇后却暗地里使这样的手段!

    明帝神色大变,转头看着一脸震惊的皇后,“皇后让蕊华到莹妃身边,朕认为你真是贤惠有加,只是今日蕊华身上出现这样的药物,那药膏又是你让御医院配置的,你还口口声声说是韵宁郡主所为,究竟是怎么回事!”明帝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声调已经微微的拔高。

    皇后瞠目结舌,脸上的表情用震惊形容都过分了,“臣妾若是真的有心这么做,绝不会让御医院去配药给人把柄,也不会让人搜蕊华的身,请陛下明鉴!”

    若是皇后早知道,她当然会百般阻拦,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蕊华身上会有这样的东西!

    皇后说完,猛地转头看着蕊华,厉声喝道:“你身上这个香包,是怎么回事?”

    蕊华自御医说话之后,全身已经开始发抖,她身上戴的香包和其他人一样,绝不可能有九丹皮那种东西,此时被皇后一喝,双膝一软,立刻跪到地上,大声求饶道:“陛下明鉴,皇后娘娘明鉴,奴婢身上的香包是薛家发放的,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一个,九丹皮这样的东西奴婢绝对没那样的胆子掺在其中!更何况奴婢如何懂得这样深奥的药理,配合药膏使用!”

    本来她这句话是为自己辩驳的,可此时说出来,却是极为不聪明的。皇后立即感觉到明帝的眼中似有针尖在不断的探视着自己的面孔,暗暗着恼。蕊华是她派去莹妃身边照顾莹妃的,当时是为了表现自己后宫之主贤惠大方的风度,连身边得用的宫女都派去照顾莹妃,为此也赢得了明帝的一丝赞赏。但是转眼之间,贤惠变成了阴险,变成了别有用心。

    殿内的温度舒适,此时却让皇后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她保持着面色不乱,辩解道:“陛下,蕊华在臣妾身边多年,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此时也只有拒不承认了。

    明帝语气淡的好似没有任何情绪,看着皇后的眼波却暗藏了别样的光芒,“闹出这样大的事情,你半分都不知晓吗?”

    皇后吓得跪了下来,只觉得背上都是冷汗,她这一番设计不成,反而把自己陷入了如今的境地,心中惊悸如同惊涛骇浪,咬牙道:“陛下,臣妾没有做过,更不知道其中原委,请陛下明察!”

    “皇后娘娘!臣妾也知道身怀龙胎惹人侧目,但是却不想竟是你身边的人下的毒手!臣妾不知道为何蕊华要这样做!还望皇后娘娘帮臣妾问出个究竟来!”莹妃愤怒的喝斥道,一张玉脸怒到纸白,额上开始有细细密密的汗珠流了下来,沁湿了鬓发,声音中有不正常的气短和力嘶,脸色已经白的不像话,御医在一旁看着有些不对,刚要开口,就听彩华压低的惊呼声,“莹妃娘娘,你的裙子,裙子……”

    明帝转眸看去,就看到莹妃的华裙上有血迹流出,惊道:“御医,快!”

    安老太君看到眼前这一幕,立即让众人跟着她走到了外间里,外间内的炭火不如内屋足,出来便觉得冷风拂面,可人人觉得比呆在里面要让人觉得轻松了许多,便是一身都没有崩得那样紧了。

    花氏紧紧的盯着云卿,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却只见她面色平和,一双凤眸绝丽之极,透着幽冷之色,目光瞥过她时,似乎有一抹淡淡的讥讽。

    又失败了!花氏的心头掠过这么一句话。

    “云卿,你说莹妃会不会怎样?”安雪莹出来后便坐到了云卿的身边,此时既然没有了云卿的嫌疑,安夫人也不会阻拦她,任她去和云卿在一起。

    云卿看着屋中的人,和刚进来的时候比,此时位置出现了相当微妙的变化。初时,宁国公府和薛国公府的人不分先后,穿插着进来,显然关系不错,此时再看,安老太君,安夫人两人坐在一旁的位置上,而海氏,花氏,薛莲则到另外一边,两家之间已然生了芥蒂。

    安老太君本来就不满薛氏所为,安玉莹也不讨她喜欢,再加上皇后给莹妃下药,想要弄掉莹妃的孩子,这只会让她更加反感薛家,只怕薛氏一死,两家之间的表象就会要维持不下去。

    云卿望着安雪莹雪人般的脸蛋,微微一笑,“有陛下在身边,我们不需要担心。”以后就不用担心雪莹夹杂在薛家和她之间难做了。

    时间从钟面悄悄的流淌过去,里面时不时传出来莹妃的凄厉的叫声,过了一会,明帝走了出来,脸上的铁青之色带着一股血腥之气,一看脸色,便知道莹妃的情形并不乐观。

    安老太君虽然心头着急,也知道此时不要去触明帝的霉头,稍有不慎,就会引火上身。

    明黄色的龙袍上密密麻麻绣线形成的五爪金龙在一室烛光中亮刺人眼,明帝望着皇后,深邃的眼中幽黑无垠,直看的皇后背后又要发了一层汗,才转头对着魏宁道:“来人啊,将蕊华拖下去,杖毙!”

    蕊华一直缩在皇后的身边,心内祈祷着莹妃能没事,从明帝出来她,她便有了不好的预感,此时听到那不带一点温度的吩咐,吓的软倒在低,一手抓着皇后的裙角,哭求道:“皇后娘娘救救奴婢,皇后救救奴婢吧!”

    魏宁只是低声应了然后挥手,候着的内侍直接冲了下来,拉着蕊华拼命往外拖,米嬷嬷一把拉开蕊华抓着皇后的手,内侍将蕊华毫不留情的拽了出去,只听到她的不断呼喊声,最后变成了惨叫。

    云卿听着外头传来的惨叫声,安慰的拍拍安雪莹的手背,目光却看着皇后发白的脸色,和紧紧握住的手掌。

    刚才明帝的心中一定明白其实就是皇后做的,但是蕊华没有说过是皇后指使,到最后也没有透露出一个字,显然要么就是真的忠心,要么就是想要皇后念她忠心对她家人照顾一点,然而,也因此,明帝不能为了这么一件事,就直接处置皇后,毕竟没有真实的证据,就算是怀疑,是肯定了皇后指使的,也不能因此对一国之后轻易动手。更何况,还有薛国公手中的兵权在呢。

    过了一会,随风一阵冷风的灌入,内侍进来禀报道:“陛下,人已经处置了。”

    明帝看了皇后一眼,眼神里若有若无的带着一种戾气,令皇后身上一凛,想到蕊华就这样拖到外头,活活被打死一身寒毛直竖了起来。好在蕊华到最后也一直没有说什么,不过她本来也没有让蕊华做什么,这奴婢算个机灵的了。

    皇后强忍着不适没有收回视线,而明帝则睨了一眼后,声音淡冷,“皇后是一宫之主,手握六宫,却连身边一个宫女都没管好,朕看你的确是太忙了。”

    皇后心里一寒,强撑了笑意道:“陛下,臣妾一定会好好管理的,再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明帝却没有理会她话中的意思,兀自道:“前些日子魏贵妃替皇后管理后宫,朕看不错,不如就协理六宫,如此,皇后定然有更多的时间处理其他事情了。”

    这是要分皇后的权了!

    皇后气的几乎嘴唇都在打颤,却不得装作娴雅端庄的样子,应道:“是,陛下。”她头上一对九尾凤首步摇,金色的流苏垂到眸中,几乎要将她的目光都凝为金子一般冷,带着几分微微的乱,两只手交错在一起,不断颤抖。

    明帝说完后,转头望着安老太君一行,面色稍缓:“今日是薛大人丧礼,本不该如此宣召你们而来,如今已经查清,你们先回府吧。”

    “陛下此言臣妇不敢当。皇嗣为重,臣妇理应配合。如今查出真正下药之人,便已是莹妃莫大的安慰了。”安老太君叹了口气,道。

    明帝知道安老太君是在担心莹妃的身子,“朕知道莹妃辛苦。”就算莹妃孩子掉了,他也会记得莹妃腹中的胎儿的。

    安老太君得了这句承诺,更是行礼谢道:“多谢陛下,臣妇退下。”其他人在安老太君谢恩后,也同明帝和皇后告辞。

    而皇后看着云卿那平和艳丽的面容,眼中的光芒几乎要射透过宫门射透云卿的双眸,掩在袖下的手不自主的抓紧,努力克制自己此时的心情。沈云卿,你难道是她投胎过来克制我的克星吗?为何不管怎么设局,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难道没有人能对付得了你吗?

    她望进那双幽黑的凤眸,一股凉意从眸中透出,云卿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笑容里有一丝怜意,一丝讥讽,一丝嘲笑,却没有一丝害怕,一丁点都没有。

    而与此同时,里屋传来了不好的声音,御医急急忙忙的出来道:“陛下,莹妃娘娘的胎怕是保不住了……”

    明帝顿时怒瞪了皇后一眼,目光中有风暴在聚集,使得皇后不得不收回在云卿身上的视线,面上挂上一抹担心,立即问御医:“还有没有别的法子,不管什么原因,一定要保下莹妃娘娘的胎儿……”

    云卿看着皇后此时眼中再不作伪的焦急,眼下她是真心希望莹妃的胎儿不要掉了吧,不然的话,明帝对皇后只怕是更加失望了,她的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题外话------

    摇着手绢要个月票,比前一名少七十张月票,醉想每天这么多亲订阅,一个撒一张给醉,醉也争口气上去了,不知道各位愿意甩票,登上醉这艘客船不。(*^__^*)

看网友对 134 螳螂捕蝉(求个票哟)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