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168

168

可想到御凤檀刚才的神色,她忍住满心的不愿,朝着御青柏露出一个恬美的笑容,“柏哥哥,你要去看晚霞吗?”

    御青柏见她对自己说话,露出一个惊喜又小心翼翼的表情,似有些不敢相信,又太开心的样子,回道:“是的,雅之妹妹,你要不要同我一起去?”说完,他便带着点期盼的看着韩雅之。

    韩雅之微不可见的撇了撇嘴,很不屑御青柏叫她‘雅之妹妹’,但是御凤檀在这里,她怎么也得做出一副温柔婉约的样子,要知道,那个韵宁郡主可一直都是那般温婉的,她不能让檀哥哥觉得她比那个女人差了。于是韩雅之忍下心中对御青柏呼唤她妹妹的反感,面容上保持着笑容,道:“我正准备到王妃那去,就不和你一道出去了。”

    其实御青柏知道,就算韩雅之现在没有事,她也不会和自己一起出去。韩雅之在瑾王府的地位就像是瑾王的女儿一般,上上下下的人也因为瑾王看重她而将她当作真正的王府小姐看待。而她一心期盼的就是能嫁给御凤檀。现在御凤檀就在面前,她怎么会舍得丢弃这个机会呢?平日里对他那样的不屑,因为御凤檀到身边,却装出这么一副可爱的样子出来,不就是想讨御凤檀的欢心吗?

    御青柏心里带着鄙视的冷笑,却是连连摆手,做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雅之妹妹要去王妃那,自然不用陪我一起去了。”说完后,转身朝着御凤檀拱手道:“大哥,时间不早了,我先出去了。”

    御凤檀在一旁瞧着两人的互动,嘴角若有若无的斜挑,狭长的眸中带出一丝颇有趣味的笑容,摆了摆手道:“你赶快去吧。”

    御青柏这才往外面走去,脸上温和的笑意在背过御凤檀和御青柏两人的时候,换上了一抹阴鸷,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韩雅之一直就觉得御青柏站在这里碍事,此时见他走了,嘴角的笑容比起刚才自然多了,双手交错握在背后,仰着脸望着御凤檀,一副纯真的模样,“檀哥哥,你这么早便回来了,我很高兴。原本以为还要等几天才能看到你呢。”

    “不是说要去王妃那吗?”御凤檀浅淡的笑意勾在唇角,也不答她话,就直接朝着瑾王妃所住的院落而去。不是他特意不理韩雅之,只是看着韩雅之这般,就有点不舒服。他不喜欢让自己不舒服。

    御凤檀的态度十分的冷淡,韩雅之察觉到了,看着他走在前方的修长背影,嘴角紧紧一抿,眼中划过一丝不甘。随即又换上一副笑容,快步走上前,与御凤檀并行而去,“檀哥哥,你现在在军营里面,会不会很累?我小时候曾经听我爹说过,军营里面纪律严谨,每个人每天都要起来操练的。”

    “嗯。”御凤檀目光依旧朝着远方,喉咙里轻轻嗯了一声,一直观察她表情的韩雅之不禁咬了咬唇。提到她父亲了,檀哥哥还是这样冷清的样子,他这是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难道他忘记了小时候的那件事了?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啊。

    到了瑾王妃所在的院子,早有小丫鬟早早看到两人并肩走过来,进去禀报了。带御凤檀和韩雅之走到了门前,就有人掀起了墨紫缠枝莲纹的门帘,让他们进去。

    屋内散发着浓浓的苏合香味,弥漫整间正厅里都是,丫鬟们站在屋中左右,瑾王妃正坐在罗汉床上,旁边坐着御凤松。

    “母妃。”御凤檀走到离瑾王妃五步远之处,行礼道。

    瑾王妃慢慢的放下手中的剥了干净的橘子,放到了御凤松的面前,接了丫鬟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手,这才侧过头坐好了身子,对着御凤檀道:“之前不是说还有几天才出营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御凤檀的目光在桌上那放在御凤松面前的橘子上扫了一眼。御凤松比御凤檀小两岁,自小就喜欢吃橘子,从小时候开始,瑾王妃就总是亲手给他剥橘子。那时候自己也想吃,瑾王妃却总是淡淡的一笑后,便停了手,让奶娘给她剥。他眸中闪过一丝嘲讽的神色,脸色却没有变化,站直了身子,依旧是漾着淡笑在唇边,道:“跟陛下请了假,回来准备大婚之事。”

    御凤松拎了桌上那蜜橘,掰了开来,塞了几瓣在口中,享受着甜蜜的橘子汁液,一面道:“大哥你也太着急了,这婚事不是有母妃在准备吗,你急冲冲的回来,是对母妃不信任,还是怎么了?”

    他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长袍,手抬起去接橘子籽的时候袖子就抬了起来,头低了下去,御凤檀从那侧面,依旧可以看到御凤松低头的时候,扬起了眉头看了一眼瑾王妃。

    他淡淡的道:“二弟你想多了,母妃是我的亲生母亲,怎么会对自己儿子的婚礼有所不耐呢?只是我听说韵宁她在宫中遇险了,一时担心,便回来看看,来去奔波的时间就要去两天,不如就呆在家中,也可以帮帮母妃,以免母妃太过操累了,那便是儿子的不是了。”

    瑾王妃拧眉对着御凤松道:“你浑说什么?大哥回来了,你还坐在那一直吃,像什么样子。”似是现在才发现,御凤檀是站起来的,御凤松才是坐着的。她转过头来,眼底有着淡淡的亲切,对着御凤檀道:“你弟弟一直在我和你父王身边,比较惯着点,你比他懂事,莫要与他计较。”

    御凤檀望着御凤松依然不动的样子,那模样倒真正是天真和无辜的很,眼中闪过一丝冷芒,无所谓的一笑。

    瑾王妃也不介意他不回话,对于这个九岁之前多数时间在瑾王身边,九岁之后到了京城她就没有再见过的儿子,她实在是没有什么感情。将目光转到了一直站在御凤檀旁边,似乎想要站出一对金童玉女感觉的韩雅之身上时,方露出一抹笑容,亲切的对着韩雅之道:“雅之,很久都没有看到你和凤檀站在一块了,让我不禁想到了你们幼时的事情。如今你出落的这样的水灵灵的,也该是寻个人家嫁了。”

    韩雅之闻言小脸微红,斜瞥了一眼御凤檀,道:“王妃也记得幼时的事情,请王妃替雅之做主便可。”

    她眉眼里带着无限的情意,飘向两身之外的御凤檀,御凤檀却仿若没有看到了眼神,目光只望着瑾王妃,微微一笑道:“我记得雅之一直都没有说亲的,原来是幼时就和人订亲了的。”

    听御凤檀记得她的事,韩雅之心内一喜,两只手握得紧紧的。却听御凤檀在耳边又接着道:“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公子?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这话落到了韩雅之的耳中,使得她脸色白一白,手指松了又紧,掐的手背都出了白痕,方勉强自己露出一丝笑意,抬起头来,正巧迎上瑾王妃的目光,心内又缩了缩。

    “你不知道?”瑾王妃微微诧异道:“你韩叔叔曾经说过,若他哪天出了意外,就将韩雅之托付给你父王,将来嫁给他做长儿媳妇。”

    御凤檀听了,长眉却是一皱,眼底除了诧异还是诧异,“我不曾记得幼时有这样的事情。”他一直觉得韩雅之望着自己的眼神有些过分热烈的火焰在里面,他也不是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眼神,但是一直都没想到还有这一层在里面。但是关于这幼时说下订婚之事,他是真的完全不知道,也没有听到瑾王提起过。

    韩雅芝的父亲是景王得意的手下,跟着他出生入死多年,后来随着景王到了肃北,在剿匪时中了流剑死了,那个射出流剑的人在混乱之中,马上被人杀死了,但是看他射来的方向,那支箭十有**射向景王的,只是韩雅芝的父亲刚好从旁边过来,挡了一剑,救了景王一命。

    本来韩雅芝的父亲和景王之间的感情也十分深厚,韩家驹是个孤儿,参军之后和景王一步一步打拼上来,本来娶了一个妻子,生了韩雅芝,身体一直不好,在韩雅芝两岁的时候去世了,景王自然而然将韩雅芝抱回王府收养,然后当做自己的女儿一般,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韩雅芝在府中的地位,只是稍稍比起御凤檀和御凤松稍微低一点,其他的庶女庶子还没有她的身份来的尊贵,这也是为什么她看到御凤松的时候心中会有一丝鄙视。

    但是纵使如此,御凤檀也不记得曾经有人提过他们两人的婚事,瑾王妃略带诧异的一笑,随即道:“你可能不记得了,但是这件事我和你的父王却是知道的,不过你现在已经娶了妻子,皇命不可违,我们也不会勉强你。”

    听到她这样说,御凤檀却微微一笑,但是韩雅芝的面色并不好看,她从小就把自己当做御凤檀的未来妻子看待,但是御凤檀从小就进了京做了质子,她不可能随着御凤檀一起来,那个时候的情况也不适合她跟随来到京城。

    从此以后,她也没有和御凤檀见过面,没有圣诏,景王和瑾王妃是不能来京城的,她一个女子也没有那么大的胆量,从肃北赶两个月的车来到京城,这样的行为她也做不出来,她能为这个男人做的,只有等待,等他回来。

    然而,到了她十六岁的时候,她也开始着急了,御凤檀的亲事一直都没有定下来,可是她隐隐觉得御凤檀也一直是在等自己,于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她一直到了十八岁,今年却等到了圣上给御凤檀和沈云卿赐婚的消息。

    她很惊讶,不应该说是惊讶,她永远也不想回想起当这个消息传到她耳里时内心的感受,心有蛰伏,经日而痛。多少日日夜夜欢喜又暗自苦涩甜蜜的期待与思念,终究只是一场梦。

    瑾王妃说御凤檀一直是跟在明帝的身边,被陛下给他赐婚也是理所当然的,并且提出了这一次来京城办婚礼,伴随她而来,言外之意的意思就是说她做不了正妻,但是还可以有其他的身份。她心中虽然也不太愿意,但是也明白圣上意思是不可以随意更改的,但是她的心中还是有些不服气,虽然说沈云卿起是韵宁郡主,但是她的身份并没有比她高贵。

    韩雅芝虽然她的父亲以前也是平民,但是好歹也做了将军,她是将军的女儿,那人是商人的女儿,此时瑾王妃现在将此事提了出来,就是想看看御凤檀的意思。

    韩雅芝期待的看着御凤檀,想开口却是不敢。

    瑾王妃瞧见了她的眼神,微微一笑道:“凤檀,如今殿下已经为你指婚,那么你娶沈云卿我和你父王也都是默许了的,但是雅芝等了你这么多年,你应该给她一个交代。”

    御凤檀没有想到,自己回来之后会听到这样的消息,他刚从云卿那儿回来,满心都是欢喜,眼下却要听他的母妃在他大婚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在这里提出了让自己纳小妾的事,他心中不由恼怒道:“我根本不记得这件事,父王也不曾跟我提过,所以我不能答应。”

    他话一出口,韩雅芝的小脸顿时变地煞白,全无血色,她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御凤檀,看着那个在她心中始终不变的那个男子。

    他依旧是浅笑盈盈,绝丽的脸庞,那双美丽的眼眸中波光潋滟,如此的吸引人,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这样的无情,看来他不知道自己等了他多少年了吗?他难道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了吗?难道他不记得小时候他们在一起很开心吗?他不知道一个女子为他等待这么多年意味这什么吗?如今的她什么尊贵的世子妃身份都不在意了,她只想呆在他的身边,能够用一辈子的时间将他看个够,自己不过是不想再等下去了!不想在每个夜晚做着与他相逢的美梦,黎光初显身形便化成泡影!韩雅芝在心中想着,嘴唇都微微得颤抖了起来,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御凤檀。

    御凤松也怪笑了起来,他看了韩雅芝惨白的脸,怪笑道:“大哥,你不会是娶了韵宁郡主就忘了雅芝了吧,这件事情玉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你让雅芝以后怎么活啊?”

    韩雅芝听到玉府上上下下都知道的时候浑身一颤,是啊,府中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所有的人都把她当做世子妃来看,当消息传来肃北的时候就有很多人笑话她,但是她不在意,男人成就一番事业,娶个女人算什么?毕竟人家是个郡主,也许他只是爱上了她的身份呢?

    婚是陛下赐的,他不能拒绝,韩雅芝想,她是真心爱御凤檀的,就算做个侧妃她也甘愿,她心中始终相信,御凤檀对她是有感情的,毕竟他们从小就在一起认识,而韵宁郡主才来京城多久?她认识御凤檀多久?喜欢御凤檀有多久?有自己久吗?对御凤檀的情,有她深吗?这不过是皇帝的赐婚而已,她这样想,一遍又一遍得想,到达了几乎病态得催眠。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御凤檀会拒绝她!几乎是毫不犹豫!语气是那样斩钉截铁,几乎从没将她放在心上。

    御凤檀看着御凤松,慢条斯理的拿着毛巾擦拭自己的手,微微一笑道:“二弟此言差异,关于韩雅芝和我的婚事父王没有和我提过,我也并不知道,我在京城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人跟我提过,如今殿下为我赐婚,大婚就在眼前,我不想再讨论其他的事情,也不想娶其他的女人,我只想娶我喜欢的那个。”说罢,御凤檀对着瑾王妃行礼道:“母亲,我还有事情,先行告退。”

    还没等瑾王妃回话,他已经走了出去,显然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好,看着他走了出去,御凤松在他的背后啐了一口:“就这样把雅芝妹妹忘记了,他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啊。”

    瑾王妃扫了他一眼:“他是你哥哥。”

    御凤松低头笑了一下:“是啊,是我哥哥。”他抬起头望着韩雅芝道:“雅芝,你现在该怎么办?他可是说了不要娶你啊。”

    韩雅芝两只小手紧紧的攥紧,指甲进了肉里,脸上的神情忽青忽白,难堪交错。

    瑾王妃看了她一眼道:“雅芝,凤檀才刚刚回来,他才得了陛下的赐婚,肯定一时半会儿都是不会想着样的事情,你不要着急,总会有办法的。”她顿了顿后道:“你也看得到,那个韵宁郡主确实生的貌美如花绝色倾城,凤檀看到她自然是欢喜的,就算没有感情,这样冒昧的女子放在面前也不会不动心。”说完,她眼神轻轻的上挑,望着韩雅芝。

    韩雅芝忍着心中各种复杂的情绪,那些话如同魔咒一般在她的耳旁回绕,她神情几乎晕眩,她的心中甚至生出了隐隐的绝望,那是一种比死还难过的感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心如刀绞。

    可是面对王妃,她必须掩饰起来,使自己面色稍稍的平静了下来,看起来不那么难看,久久,才道:“王妃,我知道的,檀哥哥不是这样的人,他一定是太忙了。”她努力说服自己,御凤檀心中是有自己的,但是御凤檀刚刚的话说得如此没有回旋的意思,她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当着他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她心中怎么不难过呢,但是让她放弃,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多少年的羁绊,放弃挚爱如同硬生生挖掉她的心脏一般。

    瑾王妃望着她若有所思的模样,微微一笑道:“好了这件事就不要提了,韵宁郡主的婚事就要来了,我原本以为将来的凤檀婚事是和你在一起,没想到,现在是和另一个女人,哎,不提了,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若是不行,我在为你寻一个好人家。”瑾王妃叹了一口气,带着一丝惋惜,看着韩雅芝。

    韩雅芝听得出她话中的意思,就是瑾王妃一直把她当做未来的儿媳看待,这一点韩雅芝一直都知道,因为瑾王妃一直都待她不错,而她一直都以为来的儿媳份自居,一直保持温婉庄重,一言一行完全按照世子妃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一切都是为了御凤檀,一心希望等待御凤檀回来之后能够执子之手,成为他合格的世子妃,可惜,一切都是世事无常。

    韩雅芝点了点头,垂目掩盖自己盛满悲伤的眼眸道:“谢谢王妃,我突然想起还有一点事情,就先告退了。”

    其实韩雅芝没有什么事情,王妃是知道的,因为韩雅芝心情很难过,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她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但是瑾王妃,御凤松以及屋中的丫鬟都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哀怨的气息,足以让在场的人动容。

    瑾王妃摆了摆手道:“有什么事就去吧。”她的声音十分的温和,十分的亲切。让韩雅芝听了十分的感动,王妃都这样的喜欢她,为什么御凤檀偏偏不喜欢她呢?

    韩雅芝低头走在路上慢慢的思索。大婚,大婚……

    这个大婚,她看着景王府周围围上了大红绸,以及树上点缀着美丽的花,都是为了十天后的婚礼准备的,周围的大红,喜字,这些所有为了大婚而准备的东西,

    都是她在梦里面幻想过的,这一切都应该都是为她和檀哥哥准备的才是,而现在她只是站在这里,看着别人的婚礼,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题外话------

    大前天爷爷夜里上厕所摔倒,脑溢血送至医院急救,如今仍旧病危。妹妹旧病复发,也去了医院,爸爸妈妈和我都忙的没办法,连续两天没睡觉了……这就是断更了的原因,今天回家,挤出时间写了一点,请亲们理解——天有不测风云。我不是弃坑了。

看网友对 168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