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169

169

望着韩雅之无限寂寥和哀伤的背影消失在了面前,瑾王妃长方的眼眸里暗芒掠过,望着屋内素手而立的一干丫鬟妈妈,“你们先下去吧。”

    从刚才的情境来看,丫鬟和妈妈们都未曾想到世子对韩小姐是一点情意都没有,而王妃和二公子明显是支持韩雅之的,眼下王妃是有话和二公子说,便齐齐应了,纷纷退下。

    掀开的门帘漏进来一阵风,将挂在屋中的珠帘吹的微微拂动,发出簌簌的声音。御凤松拈了一个蜜橘递到瑾王妃的面前,嬉笑道:“母妃,你给我再剥一个橘子。”他知道瑾王妃遣了下人肯定是有话要对他说。

    瑾王妃看了他一眼,抬起带着蓝宝石戒指的手将御凤松的手推开,淡淡的道:“他是你大哥,你不可在人前如此对他说话。刚才他在的时候,你起码也要站起来对他行礼才是。”刚才瑾王妃有提到这个,只是御凤松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此时的御凤松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他只是抬起眼望着瑾王妃,眼底露出些微的不屑,“母妃,你不是也不喜欢他吗?为什么要我对他行礼?”

    他说的那样的理所当然,使得瑾王妃修剪的整齐的眉毛皱了起来,转头望着御凤松的面容,声音平和道:“我是他的母妃,喜欢不喜欢他并不重要,但是你是他的弟弟,若是你不尊敬他这位兄长,只会落人口实,让人抓到你的错处来做文章。”

    “他敢!”御凤松将手中的蜜橘往桌上的盘子里一扔,由于力量过大,蜜橘从盘子里跳了一下,滚落到了桌上,碰到了装点心的碟子,才停了下来。

    “他为什么不敢?”瑾王妃反驳了御凤松,目光在晃动的蜜橘上停留了一瞬,“他一个人在京城这么久,没有我和你父王在身边,依然过的很不错,并且还让明帝对他关爱有加,你以为,这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他凭的只是运气?”

    御凤檀为什么要进京的目的,瑾王妃比谁都清楚。那时候御凤檀才九岁,到了京城面临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和窥探,但是他茁壮成长到了如今,现在不仅仅是一个闲置的世子,他的手上开始渐渐有了兵权。这必须平衡了多方面的关系,得到了明帝的喜爱,才能做到这一点的。这样的本事,不是人人都有。

    才九岁就这么有心计,难怪总哄的父王带着他!

    想到这点,御凤松轻哼了一声,眼底射出的光芒带着愤慨和嫉妒,“这还不是父王对他偏爱有加的缘故!幼时父王就总是将他带在身边,一出去就是许多天,到处游玩!母妃,你不是也说,父王对他很偏心吗?!”

    瑾王妃闻言微微抿了抿涂着鲜红口脂的唇,微笑道:“是啊,你父王对他是偏心些,因为他是长子啊。”

    “什么长子!呸!自他进京之后,这些年跟在父王身边的一直是我,可他从来没像对御凤檀那样对待我,他不会带我出去游玩数日,也不会手把手的教我功课。为什么都是父王的儿子,父王偏偏对他那样好!”御凤檀狠狠的一捶捶到身边,咬牙切齿道:“听到他要大婚,父王十分欢喜,连他要娶的人是谁都不问不管,直接就让我们全部到京城来。而我呢,我就是想纳个小妾,父王也要问三问四,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各种各样的理由都来了!”

    “松儿!”瑾王妃皱起眉头,道:“你在府中已经有两名小妾了,通房丫鬟也有好几人,又要去纳人家良家女子为妾,你如今还未娶妻,府中的女人就那么多,对你的名声不好。你父王自然是不会喜欢的,这件事,是你做的不对。”

    “母妃!”御凤松不甘的喊了一声,脸上露出伤心的神色,双眸望着瑾王妃,委屈道:“你现在也帮他说话了吗?你才来京城多久,也要和父王一样对他偏心了吗?!我纳个良家女子为小妾又怎么了?比起他要娶个商女做世子妃还是要体面多了吧!京城什么样的千金小姐,大家闺秀没有,他偏偏要娶个这样出身的,真是丢尽我们王府的脸面!”

    瑾王妃的声音突然一下子变得有些冷漠,“这婚事是陛下赐的,沈云卿也是郡主,你不可以胡说。要是传到了其他人的耳中,让你父王知道了,你还想要前途吗?!”

    那声音如同一阵冷风吹到御凤松的耳中,让他委屈之中又含着点害怕,往外面看了一眼,心里想起御凤檀,依旧是有些不舒服,呐呐道:“我只是在母妃你的面前说说而已。没有其他人会知道的。”他站起来,坐到瑾王妃的身边,拉着她手臂道:“母妃,你不会也对御凤檀偏心了吧,要是你也对他好了,就没人再在乎我了,你知道父王最喜欢的就是他了。”说罢,可怜兮兮的看着瑾王妃。

    瑾王妃望着御凤松的面庞,眼中闪过一丝爱怜,抬手摸了摸他的脸庞,“从小你就最贴母妃,最关心母妃,呆在母妃身边时间最长的也是你,母妃自然是最喜欢你的。”

    得到瑾王妃的这句话,御凤松的面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意。御凤檀,就算父王再喜欢你又怎么样,反正父王总不在府中,母妃才是王府里真正做主的人。

    “你呀,也要争气一些,别跟以前在肃北一样,这里可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你,若是出了一点事,就会有很多人看到,传到一些人的耳中,这对你以后会有很大的影响。如今我们刚进京,你要给大家留下一个好印象,你现在也是十八岁,可以成家立业了。”瑾王妃悠悠的声音在室内传开,双眸里漆黑如石,带着坚硬的质感。

    “我要娶也可以,但是绝不要像他一样娶个商人之女。”御凤松倨傲的说道。

    瑾王妃微微一笑,道:“这个是自然的。我们松儿一定要选一个门第高贵又贤惠聪明的女子,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撑的起瑾王府,以后才能做王府的女主人啊。”

    御凤松听到瑾王妃如是说,笑着巴结道:“一定要娶一个母亲这样的,松儿才会满意。”他看瑾王妃脸上展露出一抹欣慰的笑靥,才接着道:“那韩雅之呢,她今天听了他说的话,估计心都要死了。母妃不是说她要嫁给御凤檀的,对御凤檀死心塌地的吗?如今御凤檀说了这样的话,是打定主意不要她了,那父王知道了,是不是会对御凤檀生出不满来?”他说着有一些兴奋,睁大了眼睛里透出了光亮,似是已经看到了御凤檀被瑾王狠狠的责骂。

    瑾王妃听到他的话,眼中顿了一顿,却是慢慢的摇了摇头,“你父王知道了,并不会怪他的。”

    “为什么?!”御凤松顿时瞠目问道,“难道父王对他偏心到了这样的地步?那我们今天做这件事有什么用?说这些话也没什么用啊,对御凤檀又没有什么损失?!”

    他满心失望的望着瑾王妃,瑾王妃只是摇了摇头,面上的表情冷冷的,轻声道:“自然是有用的。”其后,御凤松再怎么问,瑾王妃都只是淡淡不语。

    四天后,瑾王如期到了京城了,御凤檀收到信儿后,午饭之后便早早便骑了马儿,与易劲苍一起到城门外去接瑾王。待到申时,远远的瞧见一行人从城门外,于是上前去接,便瞧见瑾王并没有骑在马上,而是坐在马车里。

    待离的近一些,御凤檀微微咳了一声,喊道:“父王。”

    马车车夫瞧见御凤檀之后,便停下了马车,待他出声唤了一声之后,只见里面出来一个生的十分俊美的中年人,一身玉色长袍上绣着团龙云纹,极好的布料在金阳下折射出一点点的光泽,刺绣上的龙中金线也有着点点灿光,显得十分华贵。

    瑾王今年四十出头,头上戴着玉冠,额头饱满,下面两道长眉如剑入鬓,衬得一对带着浅浅笑意的狭长眸子一股英气,鼻子挺直如山峰脊梁,其下唇色如朱,带着十分惬意的笑意,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他走到御凤檀的面前,抬手拍拍御凤檀的肩膀,满声欣慰的笑道:“好小子,如今都比你父王我要高了。”

    御凤檀望着面前的瑾王,他比自己略微要矮上一寸,随着岁月的增长,这个曾经自己觉得天地一样高阔的父王,如今还没有他高了。然而在心中,父王比山还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他虽然年纪小,但是也听人说过当年的瑾王。瑾王十五岁开始随军出战,带领了大雍的军队打了许多战役。在诸多皇子中,算是出彩了的,而瑾王的母妃,也就是陈贤太妃,出身也是大族,在朝中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瑾王不屑于朝堂上的夺嫡之争,只一心放在边疆……而后来发生了四王之乱后,瑾王在军中的影响力一时达到了最高,就在这个时候,瑾王却卸下了兵权,交于了刚登基的明帝,接着不久后,明帝就将瑾王分封到了肃北。

    他童年的记忆,都是和这位父王联系到一起的。此时一别良久,看父王依旧是俊朗如初,岁月并未在他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面容愈发的成熟而显得更有一种沧桑的魅力,心里颇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道:“儿子总要长大的嘛。”

    瑾王点头,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少年都会要长大的啊。”又道:“我不是说过让你们别出来接,怎么你又来了?”

    瑾王虽然风流,然而在王府是极有威严的。他说不用人来接,又没告诉他们具体的时间,御凤松和御青柏自然是来不了的。

    只有御凤檀,不必他们两人一直都呆在肃北,早早便查了瑾王来的时间,不管瑾王的吩咐前来等着。

    “很久没看到父王了。我就先来了。父王不会让我现在立刻走吧。”御凤檀挑眉一笑,磁性的声音里带着浅浅的愉悦。

    瑾王闻言高声笑道:“既然来了,自然就不会赶你。走,我们父子一起走。”

    待马车到了瑾王府,听到瑾王到来的消息,上上下下自然是一通忙碌,瑾王妃和御凤松去了邀请的宴会。御青柏也刚好出去了,张管家立即派了人去通知他们。

    而瑾王和他们见面的时间多,也不介意,唤了御凤檀与他一同到书房。

    “父王,三年没见了。”御凤檀浅浅的一笑,眼底有着对父亲的濡慕之情。三年前,瑾王曾上书给明帝,到京中来,父子两人见过一面,如今想来,就像是一眨眼的事情,好像中间发生的这许多事情都像是转瞬即过。

    “是啊。”瑾王点头,顺手将外衣脱下来,和着马鞭一起丢到了身边侍卫博文的手中,大步走进书房,丢下一句话,“去准备一桌子酒菜过来,我得好好看一看我的长子。”

    博文接住丢来的衣服,快速的卷好,躬身应道:“是的,王爷。”

    御凤檀跟在瑾王的身后,回头看了一眼博文,挑眉道:“父王,博文是?”

    “是博副将的儿子,博副将身体不行了,如今博文是子承父业,跟在我身边。”瑾王阔步走到紫檀木椅前,金刀大马的坐下,视线在御凤檀的脸上扫了许久,一拍膝盖,朗声道:“你小子,我让你找东西你没找到,倒把人家府中的女儿找成了自己的女人啊!”

    想到云卿,御凤檀一笑,慵懒的嗓音缓缓的开口道:“那东西我到沈府里找了几次,都没有发现。父王,你肯定一定是在玉片里吗?”

    瑾王点头,道:“我所知道的,就是在玉片里。而且根据消息的来源,那样东西在玉片里这件事,也绝对不会有错。”

    御凤檀皱眉,狭长的眸子里掠过一道狐疑的光,他在沈府出出进进,为了寻找那东西不下于十趟,就是沈茂那一日将所有的玉片都用箱子装起来,他也未曾寻到过。

    那样东西,瑾王说了很危险,如果一直在沈府的话,会为沈府带来灭门之灾。所以他一直留了人手在沈府附近,看看是否有其他人找到,也是为了保护沈府人的安全。这样东西,除了他之外,应该还有另外两批人都在寻找。

    但是看这些人每次去了也是无功而返,他有些怀疑,那样东西如果真的在沈家的话,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找不到。

    “父王,这样东西是什么东西,它为何会在沈府?沈府只是商贾之家,有什么东西能关系到我们皇家的呢?”

    瑾王浓眉渐渐的皱起,握手置于鼻下擦了一擦,叹了一口气,目光凝望着御凤檀道:“我只知道这件东西关系着皇家,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之前并不是只有怀疑是沈家,其他的几家我同样也让人跟进了。但是就同你说的一样,沈家在这几家中,是唯一一家看起来不会有联系的,但是又脱不了干系的。”

    说到这里,瑾王顿了一顿,端起桌上早就准备好的茶水喝了一口,抿了抿因赶路而有点干燥的嘴唇,继续道:“你知道谢文鸳吗?就是我未来儿媳的母亲。她是谢书盛的女儿,谢书盛当年做为帝师,在宫中出入频繁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单单是说沈家的话,他们两百年都未曾踏足京城,的确不容怀疑。可有时候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看起来不像的那个,也许就是。”

    听完瑾王的话,御凤檀缓缓的垂下了凤眸。父王话中的意思他明白。谢书盛当年做为帝师,在宫中出入,如果有心带出一些东西来,也不是难事。而后来谢书盛又辞官回到了徐州,不再任帝王之师。将自己的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嫁到了商贾之家。这一切若是初看上去,也不过是一片大儒的清名和父母的爱女之心。但是若是让心有异论的人来看,这未免不是谢书盛藏了某样东西,故意让女儿嫁到了商贾之家,从而掩藏起这样东西来。

    但是事实是怎样,终究还是当年的人才知道。

    这些年,他收到父王的密信后就一直在找,可一直都找不到这样不知名的东西。有时候他还在想,这东西到底存在不存在,怎么这么多人一直找,却找不到。但是父王绝对不是那种让人随意去花费功夫的人,只能说这样东西藏的太深太好了,如此,也证明这样东西的确是十分重要。谁会去藏一件不重要的东西呢?

    望着儿子的面容,瑾王笑了笑,“现在你也别想那样东西了,你把人家沈家的女儿都娶回来了,真的是好样的,如今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能更好的找找了。”

    “父王!”御凤檀抬头到,双眸如同黑曜石一般在浅浅淡淡的光线里闪烁似星光,“我喜欢她。”母妃的态度如何,他不知道,也不想费劲心思的去打探,他已经知道了瑾王妃的态度。但是在父亲的面前,他却想说明自己的心境,他喜欢云卿,并不是因为她是沈家的女儿,她家里有他要找的那样东西,或者是其他那些附加的因素,他喜欢云卿,是因为她这个人。她的一切的一切。他必须要说清楚。

    看到儿子面容上认真的神情,瑾王先是一顿,随即摇头笑了笑,语气颇为悠长,“如今我的儿子也难过美人关了。看来长子肖父可是没错的啊!”他停了一停,目光在别的地方掠过,眼眸深邃,后又收回望着御凤檀道:“她叫沈云卿是吧?”

    御凤檀点头。

    瑾王道:“我在肃北也听京城的来人说了。她叫沈云卿,长得很美,性格也很好,虽然出身于商贾之家,但是气质十分出众,比起望门闺秀来也不差。”他笑了笑,眼眸里带着一丝世事历练的精明和沧桑,语气意味悠长道:“在我能听到的,大部分都是对她的赞美之词,显然她是很符合做我儿子的世子妃。”

    能让绝大多数人都赞美一个人美丽,温婉,大方,高贵……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是不多的,要讨一个人欢心最简单,两个人也容易,四个人还好,十个,二十个就有难度了,到了一百个的时候就十分有难度。

    瑾王不是什么也不懂的人,他流连花丛,府中除了一正妃,二侧妃,还有数十个小妾通房。对于女人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什么样的人能让人夸奖,能从商人之女一步步走上郡主之位,当然不会是天真浪漫,傻兮兮的往前冲的女子,她必然是聪慧而有度的,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得到这样的赞誉。

    世子妃的夫人,可不是只需要高门第和漂亮的脸蛋就可以了。尤其是瑾王府。

    御凤檀望着父亲的脸庞,那种洞悉一切的犀利一般都是藏在爽朗风流的外表之下,但是和自己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父王却不掩饰这种锐利,他看得出,瑾王对云卿不排斥,虽然还没见过面,但是父王对云卿的印象就不错,他很开心。

    谁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人能得到父母的看重呢?希望父母像自己喜欢她一样的喜欢她呢。如此,之前在瑾王妃那积郁的不开心也就散去了不少,不过,想起韩雅之这几天看到自己就露出一副魂不守舍,脸色苍白的样子,御凤檀皱了皱眉,问道:“父王,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你。”

    “何事?”看着御凤檀笑容渐隐,瑾王也肃色问道。这个时候儿子问出来的事情,必然不是小事。

    “你当年曾给我和雅之订过婚事吗?”御凤檀问道。

    瑾王闻言,目光里流露出了一丝诧异,“这是从何说起?怎么会说到你和雅之了?”

    听他的回答,御凤檀心里大概是有了数,望着瑾王露出一个浅淡的笑意,不急不缓道:“是母妃前几天跟我提起,说韩将军死之前,将雅之托付给你,父王说要让她以后做长子的媳妇。”让他考虑给韩雅之一个名分,这句话,御凤檀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题外话------

    谢谢各位亲的关心,谢谢你们。

看网友对 169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