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193

193

御凤檀知道云卿在宴会上没见到宁国公府的人,包括安尚书也没有看见,在原本知道安雪莹会来四皇子府的情况下,定然会觉得有些不妥,他扬起唇角,点头道:“我陪你一同过去。”

    云卿看向他,神色肃穆,能令宁国公府人都未参加宴会,必然不会是一件小事,若是平常,她一个人去也就罢了,若是御凤檀一起,还显得太过隆重,反而添了麻烦,但是今日,有御凤檀一起,也许会更好,随即便道:“这件事暂时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以防到时候有未能预料之事,而不能隐瞒下来。

    这样的问题,御凤檀自然能预料得到,他朝着跟在不远处,既不妨碍他们聊天,又能处于保卫范围的易劲苍道:“你去对父王说,我和世子妃受安夫人的邀请,到宁国公府去,其他的无论怎么问,你都一概不知。”

    易劲苍训练有素,当即沉声应下:“是。”

    云卿又朝着流翠和青莲道:“你们两个是我的贴身丫鬟,等下到了宁国公府,不管是看到什么,都不要多说一句,多问一言。”

    淡淡的声音里有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流翠和青莲两人低头应下,御凤檀和云卿这才出了四皇子府,坐上了马车,朝着宁国公府而去。

    云卿坐在马车中,姣好的眉目蹙起,凤眸里挂着担心和忧虑,视线透过天青纱窗望向外面,眼中带着点点紧张。

    御凤檀见她如此,哪里不晓得她的心忧,温和的一笑,拉住她的素手道:“你不必挂念安雪莹的安危,这一次宁国公府包括安老太君和安尚书都没有来,若是有人出事的话,那个人也不会是她,而是其他人。”

    相较于安雪莹的身子来说,就算她病发了,安老太君和安尚书也可以抽一个人代表宁国公府来参加宴会,如今全部人都没有来,那么就代表了出事的这个人一定是关系着宁国公府上下,牵动所有人的心。

    然而听御凤檀如此一说,云卿眉间的神色却越发的忧郁。

    待马车停到了宁国公府,流翠便下去递了帖子,不多时,小厮就迎了云卿和御凤檀往里去,到了垂花门的时候,里面就出来了一个穿着青色比甲,梳着双环髻的俏脸丫鬟,正是安雪莹身边的大寒。

    “奴婢见过世子,世子妃。”大寒先是规矩的向御凤檀和云卿行了礼。

    御凤檀微微颔首,转头对着云卿道:“我在外院等你。”既然是安雪莹的丫鬟出来接云卿,那就是女眷相见,安雪莹还是待嫁闺中的女儿家,御凤檀与她在内宅相见不方便,他此举是为了避嫌。

    云卿见大寒脸色虽然平静,然而眉宇间像是含着一抹轻愁,只是她素来沉稳,粗粗看上去像是平常的样子,但是却并没有逃脱有细心观察习惯的云卿,她隐隐觉得,宁国公府出事了,只怕出的事情比她预料的还要严重!她应了御凤檀后,便随大寒往里走去。

    宁国公府与抚安伯府一直都相熟,两府交情也甚好,云卿并不是第一次来宁国公府,以往来的时候,只要让下人递个口信便能进去,但是却还是第一次以瑾王世子妃的身份到宁国公府来,但是大寒出来引路,代表着宁国公府有事情暂时不想御凤檀知道,却没有拒绝云卿,这是给云卿的一份信任。

    大寒并不是带着云卿到雪莹的院子,而是到了安夫人居住的主院之中,一进院子的大门处,便可以看到屋子里一片肃穆之色,院子里的丫鬟一个个都是脸儿紧绷,待进了屋子之后,扑鼻便是一股药味,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

    安夫人坐在堂中的主椅之上,远山眉紧紧的皱起,眼眶发红,而安雪莹则捏着帕子在一旁,不时的抽噎一声,本就有些偏白的面容此时更是有一股不正常的红色,眼底还含着泪水,一看到云卿那泪水就有些止不住的掉下来。

    云卿见她安坐在这里,安夫人也是除了伤心了一点,也没有什么异样,心底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是一紧,她们两人都完好无缺,那么唯一剩下的两个对象就是安老夫人和安尚书了,而若是安老夫人出事,她们便不会在这里,而是应该在松青院了。

    安夫人看到云卿来,站起身来便要行礼,云卿赶紧拉住她道:“夫人不用对我如此,虽在外头我是世子妃,可也是雪莹的好友。”

    安夫人看了一眼她,见她神色肯定,双眸里带着真诚,除了发髻有改变,还是以前那副温婉的模样,点了点头,道:“今天在四皇子府里难为你了。”

    云卿见她目光里带着安慰,知道四皇子府里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宁国公府了,毕竟此事关系十分大,身为侧妃与人有染,一个不小心也许会连累到娘家的,就算宁国公府没有人在场,与宁国公府交好的人家,和安尚书相交的官员自然会将消息传递过来,所以云卿也并不觉得奇怪。

    她微微颔首,也没有说太多的话,安玉莹到底是安家的人,她已经去世了,就算云卿是受害者,此时也不会再去说安玉莹的不是了,这是一种礼节。

    “她与侍卫有私情在先,事情败露之后,又意图对四皇子行刺,真是太鲁莽了!”安夫人叹了口气,虽然觉得可惜,然而眼底没有多少伤痛之色,应该是安玉莹和薛氏的所为,让她早就对这两人生了痛恨之心,并不会觉得多难过。

    安雪莹闻言,泪水则流得更凶,滚滚落下,沾湿了帕子,“没想到堂姐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来,那四皇子也太狠心了一点……”

    她心地善良,就算在府中被安玉莹下绊子,被陷害连累,对于一条人命还是有些不忍,后面一句,却又是觉得四皇子太过狠心,安玉莹是他的侧妃,他杀就杀!

    云卿看了一眼安雪莹,叹了口气,“我今日在宴会上没有看到安老太君,安夫人以及安尚书,还有雪莹,便觉得有些奇怪,来看一看,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我可以帮帮忙。”

    云卿并没有太拐弯抹角,毕竟宁国公府的人没有来参加宴会在前,安玉莹死在后,怎么也掩饰不了的。更何况安夫人她们并不打算在云卿面前掩饰,否则的话,一开始就不用将云卿带到这里来。

    只看安雪莹听到云卿的问话之后,雪白的面容上就露出苦苦之色,走到云卿的面前,一脸凄苦道:“云卿,我父亲今日早晨起来的时候便有些不对劲,现在倒在了床上,正请了御医在看!”

    安尚书病倒了?

    云卿略微皱眉,其实在宴会上没有看到安雪莹开始,她便怀疑是不是安玉莹动了手脚,因为一般宴会上,只要安雪莹在,两人都是在一块的,若是如此,今日这个局便不好设计,所以云卿便想到,宁国公府是出了什么事,但是眼下看安夫人和安雪莹的样子,可不是病倒了这么简单啊!

    “御医怎么说?”

    安夫人打理宅院多年,是标准的大家主母,从云卿递了帖子后,结合四皇子府的事情,她便猜到云卿所来的目的了,此时见她一语便切着重点相问,望着云卿那睿智的双眸,略有些苦的摇头,“御医刚才来诊断了,说是中了一种毒,已经吃了解药了。”

    云卿看着安夫人那紧锁的眉头,暗道事情只怕不是这么简单,若是中了毒吃了解药,那就应该没什么事了。

    就在此时,便看到安老太君从内间走出来,她拄着一根龙头拐杖,两鬓夹杂着丝丝银发,朝着身后之人问道:“汶老,你看看知义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喝了御医配的解药后,反而吐血的更厉害了?”

    跟在安老太君身后出来的,便是汶老太爷,他看到云卿,只是点了下头,干瘦的脸上带着一丝谨慎,摸了摸下巴的胡须,思索了一下道:“御医配的解药是对的,安尚书中的的确是很轻微的毒,只是让他略感晕眩,不能站立,看起来像是中暑一般,这种毒一般的大夫都能解,御医就更不会弄错了。”

    他这么说,安老太君没有安慰,反而目光中更是露出了一抹焦急,右手拿起拐杖笃了笃地,道:“既然已经解了,那为什么反而看起来比之前更危险,之前还不会脸色发青啊!”

    安夫人站在安老太君的身边,一脸期盼的看着汶老太爷,等待着他的回答。

    而云卿在一旁,将所听到的消息整理了一遍,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安玉莹设局害她,让人在安尚书身上下毒,使安尚书发病,如今宁国公府内就靠安尚书支撑,若是安尚书出了什么事,自然上下都要担心,于是安老太君请了御医过来看,这种毒很轻微又很常见,所以御医马上就开出了解药,谁知道,解药喝了以后,反而病情更加严重,安老太君又急忙请来了汶老太爷。

    只是为何这解了毒之后,反而又发作的更加厉害了呢?!

    ------题外话------

    本来码了有五千了,谁知道小表妹来我家洗澡,趁着我去吃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弄了一下,把电脑给一键还原了……泪奔……我凭着记忆赶了三千出来,大家别嫌少了……

    小孩子神一样的右手,真是可怕啊……

看网友对 193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