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194

194

汶老太爷顿了一顿,像是在思忖什么,最后抬头看了一眼云卿,目光里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照安尚书的症状来看,他身上的毒,应该是没有解开的。”

    闻言,安老太君有些糊涂了,她皱起双眉,目光里带着一股凌厉的压迫,肃声道:“汶老,你有话就直接说!”安老太君挂念儿子的安危,说话的时候语气便不大好听。

    安夫人见汶老太爷皱了皱眉,赶紧道:“汶老太爷,刚才你说那毒十分寻常,御医一定能解的,此时又说他毒未曾解开,我等对医理不明,还望你说明白些。”

    汶老太爷是京城最好的御医了,连皇族都是他一手医治,若是汶老太爷一时发怒不治,那可就麻烦了。

    汶老太爷点点头,他皱眉并不是因为安老太君的语气不敬,而是思索一个问题,抬起手摆了摆道:“按照我刚才诊脉的情况来看,之前那浅毒的确是已经解了,但是安尚书身体内的毒性却更加猛烈,根据我多年行医看诊的经验,他本身身体里,应该还中了一种慢性毒药,本来是不会这么快发作的,但是所中的浅毒将那慢性毒药的毒性引了出来,毒性迅速的蔓延,以至于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安老太君闻言,威严的双目中透出的惊诧之光几乎可比日月,她紧紧的盯着汶老太爷,一手牢牢的握住丫鬟的手臂,让身子不至于发颤,保持好她的庄严,这才问道:“知义身体里,还有一种慢性毒药?!”

    她的声音带着不敢置信,问出了在场其他人的心声,安夫人,安雪莹脸上的震惊并不比安老太君少。

    汶老太爷一脸的严肃,眉心紧皱,平日里随和的面容此刻都是沉穆,“对,那慢性毒药的毒被牵引出来后,迅速发作,按照毒性的强度来看,这毒药已经服用了有半个月之久。”

    云卿心中大骇,顿时抬眸问道:“那这毒药本来预计发作的时间是多久?”

    汶老太爷见她眉眼里透出一股寒气,答道:“若是没有被浅毒牵引,本来也应该就是这三五天的样子。从下毒的手法来看,这人明显有精通毒术,并且是有备而来,每一次下的分量都十分的轻微,这种毒药一开始会让人觉得有些嗜睡,而后就感觉容易疲惫,慢慢的食欲减少,夜不能安眠,到最后便会死的悄无声息,一般人只会觉得是身子发虚而导致的,根本不会察觉到是用了毒药!”

    安夫人听完汶老太爷的话,心中早就是波浪翻滚,汶老太爷所说的情况,正与安尚书这段时间表现出现的症状一模一样,她愤声喝道:“是谁胆大妄为,竟然给老爷下毒!这不是要对付老爷一个人,这是要害了我们宁国公府!”

    安老太君低头含泪,脸色也是痛恨不已,她看到汶老太爷一直没有提解药的事情,脸色又是凝重无比,一颗心如系了千斤大石般,声音干涩的问道:“汶老,现在你查出这毒药来,有没有办法解开它?!”

    汶老太爷看安老太君两鬓霜白,长子已经卧床被病魔缠绵,如今次子又中毒不起,心中微微一叹,目光中带着一丝怅然道:“若只是这种毒,自然解开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目前这毒药混合了浅毒的毒性和解药,变成了另外一种衍生出来的新毒,我需要一些时间来针对毒性配置解药……”他稍微顿了一下,在心中计算了一下这毒性发作的时间和研究心毒会要的时间。

    “汶老太医,你需要多长的时间配置解药!”见汶老太爷沉吟不语,安雪莹紧紧的捏着帕子,迫不及待的问出了时间。

    时间就是生命,特别是中毒了的人,若是拖延的太久,也许就算解了毒,人也已经不能恢复成以前的模样了!

    汶老太爷看了一眼脸色雪白的安玉莹,并没有责备她的无礼,而是缓缓的,用最温和的语气说出,“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毒,配出来解药的时间或长或短,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月,只是按照现在毒性发作的趋势看,安尚书只怕是半个月都熬不过去了!”

    安雪莹身子一晃,几乎是要倒下,吓得云卿连忙扶着她,扶着她坐到一旁的椅子旁坐下!

    而安老太君也好不了多少,眼前一黑,就朝后倒了下去,幸而身后的丫鬟婆子快手接住,才没倒在了地上,人却是已经昏厥了过去!

    安夫人眼看女儿和母亲两人都承受不住这句话而倒下,眉眼里端肃之色更重,现在府里主事的也只有她了,就算她心中担忧也不能乱,随即是沉声吩咐道:“你们,扶安老太君去松青院休息!”然后转头对着身边的大丫鬟吟画道:“告诉所有人,今日若是有人敢将老爷中毒的消息传出去,一旦发现,家生子全家发卖,其他的在哪房做事,其他人也全部连带责任,一概打死!”

    云卿见她双眸之中悲痛之色并不比安老太君少,可此时雷厉风行,果断凌厉,首先便是将此事隐瞒了下来,以免有那好事之徒借此事,在朝堂上对安尚书雪上加霜,而宁国公府暗下黑手,其次便是用连带责任之法,让所有奴婢下人各个相互监督,彻底断绝走漏风声之举!

    也只有这样厉害精明的母亲,才能将女儿保护的世事不知,将一切明枪暗箭都阻止在外。

    吟画见安夫人两眼之间带着一股煞气,心中一凛,立即道:“是,夫人!”

    安雪莹靠在椅上,见母亲这般举动,也知道这时不应该乱,方才惊慌的心情在安夫人的镇定之中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脑中却还记得刚才汶老太爷所说之话,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后,担忧道:“汶老太爷,你有没有办法,将父亲的毒压制住?”

    “我可以用针灸压制住,但是需要每日行针,若是让其他人看到我日日来宁国公府,只怕会让人发现其中端倪的。”汶老太爷慎重的说道。

    他身为神医,出入宁国公府,一次两次,倒还能说是为安老太君看诊,可日日都来,加上安尚书这段时间肯定是不能去上朝,有心人必然能察觉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和一开始隐藏中毒情况就背道而驰了。

    “若是其他的大夫,可以吗?”安夫人想了想后,问道。

    “其他的大夫所用的针法与我不同,只怕达不到克制毒性的作用。”汶老太爷知道安夫人忧心忡忡,但是也只能以实想告。

    汶老太爷的儿子也是宫中的御医,也就是说,只要是汶家人来,那么别人都看出其中的端倪。

    安夫人脸上隐隐露出为难之色,丈夫的安危是紧要的,可宁国公府一样重要,没有了安尚书的支撑,安初阳如今在大内做副统领,暂时还撑不住整个宁国公府,安老太君活了这么多年,儿子和家族一样都看的很重。所以在家族与个人之间,安夫人要选择一个。

    云卿见她如此,便知道她现在很为难,她走了汶老太爷的身边,问道:“不如让我试一试?”

    汶老太爷见发生如此大的事情,安夫人并不排斥云卿的在场,料想两家之间关系颇好,便知道依云卿的性子,定会要自告奋勇的来解开这个难题的,所以此时一点也不意外,“你的针灸之术,早已可以出师了。”

    这便是应承下来,也是汶老太爷首次点头承认她的医术,并让她在人前施展。云卿眉目一喜,扬声道:“多谢师傅。”

    “不用了,这是你自己勤奋的结果。”汶老太爷望着小徒弟一脸的欣喜,眉目里也带着一丝骄傲,云卿学医实在是很有天分,两年便将基础打得十分牢靠,特别是针灸之术,不用多久,便能独挡一面了。

    “你是汶老太爷的徒弟?”安夫人本还在想如此处理,陡然间事情轻松解决,爆出如此大的内幕,不禁失声问道。

    云卿见她惊讶,凤眸里含着一丝歉意,点了点头道:“蒙汶老太爷不弃,两年前收了云卿为徒!”

    安夫人一时又惊又喜,上前拉住云卿的手,感激道:“云卿,你可真是我们安家的福星!老爷的安危就交给你了!”若是换了其他人,安夫人定然是要忧心的,可是这个人是云卿,她的心就放下了一半,另外一半就是在汶老太爷的身上了。

    汶老太爷素来是谨慎,医术又是闻名的高超,云卿在他手下学了两年的医术,亲口得了他认可,自然是无碍的。

    安雪莹也是一脸惊讶,听到后来又带了笑意,道:“若是云卿出入我们府上,其他人虽然有些奇怪,但绝对想不到,她是给父亲看病的!”

    云卿含笑点头:“嗯,我学医的事情,除了师傅和家人知道外,没有其他人知道,日后我便借口要来府上跟安夫人学书法,每天在府中呆上一个时辰,应该是不会引人瞩目的!”

    安夫人写的一手好字,在京中夫人里是赫赫有名的,不少人经常来向安夫人学习,云卿用这个借口来,的确是妥帖。

    安夫人见云卿不仅是应下了这行针灸之事,连来府中的理由都提前想好了,目光中含着感激道:“云卿,真是麻烦你了。”

    安夫人知道云卿和安雪莹两人关系十分之好,当初池郡王家的亲事,也是云卿发觉有些古怪,才使了人去查,最后安初阳他们弄了一手好戏,才使安雪莹避免一嫁过去就做了娘的闹剧。今日云卿之所以前来,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因为安雪莹,就连这援手也是因为自己的女儿。

    非亲非故的,能为朋友做到这地步的人,实在是太少之又少了!

    “我会在这个月内,好好的替安尚书针灸,以便让汶老太爷研究出解药。”其他人也许只知道云卿与安雪莹的关系好,但是只有云卿才知道,安雪莹对于前世的云卿来说,是万里冰原里的一点烛火,一点星光,让她在那样荒芜的日子里,有所寄托和期盼。

    云卿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对于安雪莹,她愿意以十倍,百倍的情去回报她。

    汶老太爷见这边安排好了,便起身道:“我要取一点安尚书的血液。”安夫人点头,带着汶老太爷进了内厅之中。云卿要与汶老太爷看一次针灸的方法,也跟随着进去。

    进屋之后,便闻到一股淡淡的腥味,安尚书躺在暗绿色的锦塌之上,原本健康的面色透着一股青色,嘴唇透紫,看起来有一种僵硬的错觉。安夫人望着夫君变成这样,眸中泪光一闪,眼见就要落出,却始终都停在眼底,含而不落。转身对着府中大管家道:“这半个月,有什么东西是老爷一个人常吃的吗?”

    安尚书在家中都与众人一起用餐,若是下在饭菜里,安夫人等人也会中毒,但是却没有,这就证明被下毒的东西,定然与平日里众人所吃的东西是分开来的!

    大管家见夫人眼中杀气十足,立即回忆道:“老爷一般都是在家中与夫人一起用餐,偶尔会与同僚在外喝酒,若是有什么区别的,我记得,老爷每天在书房中,都要喝上一壶茶。”

    “将茶壶,茶叶,茶杯立即拿来!”安夫人听到这里,心中立即有了决定,对着大管家吩咐道。下毒毒害安尚书的人,她绝不能放过,必须要严惩!话音刚落,她又道:“别让人发现你拿的东西!”

    大管家得了话,立即去书房里取那套茶具,茶叶,听安夫人又加上一句,心内一紧,知道安夫人是怕下毒之人发现了端倪,而隐匿了起来,躬身退了出去。

    而安夫人此时也转过身来,看云卿正和汶老太爷讨论下针之处,和入肉的分寸,她安静的站在一旁,心内期盼着丈夫能早日解毒。

    过了没多久,大管家就拎了一个食盒进来,从里面取出了茶具和茶叶摆在了紫檀木梨花圆桌上。

    安夫人拿起那茶叶闻了闻,又拿起茶具端详了一番,未曾发现有什么不妥当的,“除了这些外,还有其他的吗?”

    大管家摇头道:“老爷的爱好也就是在书房里的时候喜欢泡一壶茶,除此以外,其他的东西很少碰。”

    云卿和汶老太爷讨论了下针之后,抬头便见到安夫人手中的茶具,她起身走了过来,拿帕子擦了擦手,道:“这茶具很特别,是竹编茶具吧!”

    安夫人见云卿走过来,将那茶具递到云卿面前,“老爷爱喝茶,也偏爱竹编茶具,他说这样的茶具,对茶无污染,泡出来的茶有一股自然的清香。”

    “安夫人,这茶具能借我看一看吗?”云卿的目光落在那茶具之上,那是黄山的竹编茶具,竹丝细腻,其色若锦,上面还有一副水墨简笔老翁垂掉图,甚是雅致。

    “当然能。”莫说是看茶具,就算云卿要一套茶具,安夫人也会给她。

    云卿微微一笑,将那茶具接了过来,放置眼前细细的打量着。

    大雍朝的人爱以茶待友,几乎上至皇孙贵族,上至平民百姓,家中都有茶,而茶具则是冲泡茶的器皿,茶具根据制作材料的不同分为陶土茶具、瓷器茶具、漆器茶具、玻璃茶具、金属茶具、竹木茶具和玉石茶具等几大类,而一般人都喜好用陶土茶具与瓷器茶具。竹编茶具由于不能长时间的使用,无法永久保存,所以大家族里面很少人会用。

    “这套茶具,应该用了没多久吧。”云卿仔细的看那外表,见外表光滑细腻,图色簇新,目光中露出一丝锐利,对着大管家问道。

    大管家点头道:“这套茶具是老爷新买回来的,具体时间,大概就是二十天前。”

    云卿拿起那茶具,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又拿了安尚书所喝的茶叶拈出一片放在口中嚼了一下,目光中含着一丝明了的光芒,冷笑道:“果然如此!”

    安夫人从云卿一开始提问后,便觉得这其中有了蹊跷,再见云卿如此表情,脱口道:“老爷的毒是不是因为这茶?”

    云卿摇头,在安夫人不解的目光下,将茶具放到桌上,冷声道:“安夫人,你请看,这竹编茶具一般是由内胎和外套组成,外套是用精选的慈竹经过多道手续做成发丝粗细的柔软竹丝,然后经过烤色,染色后,依附在陶瓷的内胎上嵌合,使它成形。这竹编茶具,它外面是看不出任何不妥的……”

    然后,云卿将那茶具往桌上用力的一摔,取出一片碎片,“你看,这陶瓷的色泽,是不是偏绿?”

    安夫人接过碎片,往亮处一看,果然见紫红的陶瓷之中透出一股淡淡的绿色,她心头恼怒,顿时将那碎片一掷,冷笑一声道:“好歹毒的心思,难怪我都看不出任何异样来,原来是在这陶瓷内胎上动了手脚!”

    云卿望着那破碎的内胎,拧眉道:“这毒虽无味,但是有色,若是下在普通的东西里,容易被察觉。而将这内胎在下了药的水里面浸泡煮过,陶瓷吸了药水,自然是变了颜色。”

    安夫人双眸里怒火高涨,恨声接着道:“老爷素来爱喝碧螺春,只要老爷一泡茶,就毒便混到了茶水里!茶水为绿,混进毒药的色泽也丝毫不会留意,再用了这慈竹包裹,掩盖了内胎的色泽,我们根本就一点端倪都瞧不出来了!”她的声音陡然变得森冷,提声道:“大管家,这茶具是老爷在哪儿买的?”

    大管家听到此处,想起老爷每日在书房里喝茶就是在喝毒药,心内还在发颤,努力回忆着那一日的情形,“我记得老爷是说和同僚一起上街,看到这竹编茶具做工精致,壶身优美,价格也刚好合适,便买了回来,具体是谁,老爷并没有提起。”

    闻言,安夫人心内是又恨又气,恨恨的望着大管家,但心中也明白,安尚书是主子,他买一套茶具回来,自然也不用向大管家交代,而这套茶具是作为安尚书的私人物品买回来的,他跟安夫人提起的时候,安夫人也没留意,一套价值不贵的茶具,任谁都不会放在心上。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谁,但是这很明显便是朝堂上的算计,知晓安尚书喜爱竹编茶具,便带着他去买下了这套茶具。若说是有人对安尚书暗藏歹心,不如说是对他这户部尚书一位虎视眈眈!

    云卿看安夫人气得眼眶都红了,心内暗叹了一口气,安玉莹本来只是想牵绊一下安雪莹的脚步,谁知道却意外的引发了安尚书身上的慢性毒素,也不知道她这个做法,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对安尚书说,究竟是福还是祸!

    只是这幕后人,本来水到渠成的事,被安玉莹这么一插手,说不定就会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只怕安尚书抱病休假之后,他会按捺不住的跳出来。

    她安慰道:“安夫人,汶老太爷说他可以研制出解药来,你也不要心急,这府中上下如今还要靠你打理。如今你们且不要让任何风声透露了出去,若是背后那人知道安尚书病了,自然会要出来的,他既然计划的如此周密,肯定不能放过现在的好时候!”

    安夫人在起初的愤怒之后,此时听了云卿的话,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虽然心内还气怒,然而就如云卿所说,如今的宁国公府,必须以她为主心骨了,她点了点头,声音坚定如铁声铮铮,道,“这一个月,我无论如何也会支撑过去的。”

    第二日,安夫人便以安尚书的名义,递了折子到吏部,说是家中母亲生病,床前尽孝,需要请一个月的假期。

    就在折子递上去没多久之后,外头便流言四起,说安尚书是得了重病,根本就起不了床,只怕马上就要命不久矣。

    一时间,这件事情在官员之中迅速的传来,不少人暗自揣摩事情的真实性,对朝堂上因为安尚书要退下之后,户部尚书一职的变更会给朝堂上带来怎样的骚动,开始了各自的心思。

    ------题外话------

    嗷嗷嗷嗷……醉醉我在码字啊,亲们投月票,你投我写,不要浪费鸟……(请用纤夫的爱唱出来……)

看网友对 194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