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210

210

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流言,还是在当天除了云卿外还有其他的丫鬟看到了死去丫鬟粒儿手臂上青紫色的疤痕。

    关于粒儿的死因,除了高利贷这一条以外,还有人说她是因为得了鼠疫没有钱医治,刚好欠了高利贷,又逼上了门,就干脆一死了之。

    流言传得沸沸扬扬,并且还说得栩栩如生。粒儿去收尸的时候,看到她满脸青色斑痕累累,和得了鼠疫死亡的人一模一样。传得最厉害的时候把粒儿上吊的时候的心理和可怕的表情都形容得如临其境。

    王府里开始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丫鬟们个个自危,平日里伶俐打趣的她们,都显得格外的沉闷,像是有沉沉的乌云压在了王府的顶上,迫得人神情紧张得一有动静就会跳起来。最后,连瑾王都不得不出面处理此事。

    他在京城里找了现下最好的灭瘟队,顾名思义——这支灭瘟队是朝廷里针对这次京城里突发的鼠疫,找到了民间专业捕鼠的能手和府衙里的衙役一起组成的临时队伍,在天越城的各个角落里,找出藏在角落里的老鼠,将其消灭,尽量将病症的来源控制在极小范围之内。并且,也处理一些府宅之内要求打扫清理的要求。

    毕竟,如今官员们比起平民来,更是怕死。王府里要进行彻底的清理工作,所以王府中也需要准备一番。

    云卿吩咐丫鬟们将重要的东西全部收了起来,钥匙保管好。院子的内室里,每日都有人打扫,是不需要人进去的。所要进行的地方,就是院子人来人往以及花厅这些地方需要进行消毒。

    整个瑾王府的人都忙碌了起来,花园里,还有一些常年不用的院子里都必须进行清查。由于王府除了前院外还有女眷居住的后院,高升特意安排了一群女衙役在这只灭瘟队里面专门负责后院的清理工作。而他本人也因为是瑾王所要求的,带着队伍一起到了瑾王府内。

    瑾王府今日所有人都已经走了出来,他们不能影响灭瘟队的工作进程。包括瑾王妃,韩雅之,御凤檀,御凤松,御青柏一行人全部都到了前院之中等待。而每个人身边都派出了一个人与灭瘟队一起进去,以防他们碰到了或者是磕到了什么东西。

    瑾王妃坐在前院的花厅之中,望着正端起茶闲适的抿了一口的云卿,缓缓的道:“今日这清扫,也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她今日与云卿说话,本就是意外,而能像这样心平气和的时候,更是少了。

    云卿轻轻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慢慢的道:“整个院子都需要清理,自然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我们暂且在前院等待,相信高大人带领的灭瘟队一定能迅速而干净的解决,以免再让人心中惶惶不得安宁。”

    韩雅之这些天一直都待在丛烟阁中未曾出来,自从一个月前她肚子里的胎儿掉了之后,形容便变得枯槁,脸颊消瘦下去,连下巴都尖得可以削葱,整个人弱不禁风,比起以前那种端庄圆润来,简直是判若两人。

    今日,因为灭瘟要清理院子她才坐了出来,此时,她的双眼之中带着一股阴寒的神色,看了一眼云卿之后,语调阴阳怪气的道:“是啊,自然是要将那些让人心烦的东西消了才好。”

    她突然来上这么一句话,引得所有人都对她望了一眼,未嫁人之前,韩雅之是温雅贤惠的,嫁给了御凤松之后,心内的不甘和怨愤渐渐表露出来,又不受御凤松的喜爱,变得有些刻薄,如今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子尖酸的味道,让人闻之不由皱眉。

    御凤松也是一脸苍白,他被御凤檀打破了的嘴角,时隔一月,依然有破裂的痕迹,牙齿也被打掉了两颗。说起话来的时候,总是不敢张得太大,以免被人看出来,瞪了一眼韩雅之后,“你胡诌些什么!”由于怕露出两侧的缺牙,他不敢张大,话说出来就有点瓮声瓮气的,让人听得不太清晰。

    御凤檀毫无顾忌的扑哧一声就笑了笑,然后望着御凤松道:“二弟,你的牙齿也要出去补好吧,这么长的时间了,总是躲在家里可不行啊。”

    他的伤已经有一个月了,说是还重得不能走那是不可能的,御凤檀自己下手自然是清楚。瑾王妃也不可能让人对御凤松下重手,所以再重的伤一个月也完全好了。如今御凤松装得这副虚弱不堪的样子无非就是不肯前去肃北。

    御凤檀这么一说,他忍不住咬牙,却发现有两个地方的牙齿咬不得劲,一想到这牙齿就是被御凤檀揍掉的,心中更是大恨,一掌拍在桌子上,怒道:“你还好意思说,这牙就是被你打掉的!”

    御凤檀看着他中气十足的样子,狭长的眸子瞟了他一眼,里面光亮烁烁,“二弟伤似乎是好得差不多了,我看你说话底气也很足,想必御医开的药还是很有用的嘛。”御凤松一句话说出来,就被御凤檀拿了话堵上去,顿时苍白的脸色更是白了一白。

    御青柏坐在靠后的方向,静静的在那一处,身上棕色的衣服简直与那紫檀大椅浑然一体,几可忽视。此时看到两人你一句我一言,瑾王朝这边投来了目光,这才讪笑的开口道:“二哥,您身体不好,您受了伤,如此动气只怕是对内伤不好。”

    他这么一打圆场,御凤松没有感激他,反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目光里充满了恨意,嘲笑道:“我再怎么不好,也比你这么只会读书的呆子好,看你那身体弱不禁风的,每日里就只知道在屋子里看书,出去欣赏风景,有什么用啊?你能从山水里看出什么东西来!哼!”

    他说不赢御凤檀,自然要找一个出气的人,御青柏此时开口无非就是成为他打击的对象。只见御青柏那秀气的面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意。他在府中的地位一直都不高,除了瑾王在庶子中是比较喜欢的以外,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此时面上的神色显得有些软弱,又像是自嘲般的低下了头笑了笑,眸子里带着一种暗暗的灰色,没有再开口,这样的情景大家都是习以为常了。

    韩雅之依旧是不屑的瞟了他一眼,脸上带着十足的蔑视。比起御凤松那种放在口头的轻视,韩雅之的轻视也并不比他少。

    云卿发现御青柏,在低下头的时候,眼眸里极快的闪过了一丝阴暗的眸色,那眼神好似一把暗藏的利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拔出来与人相向。她撇了一眼韩雅之,发现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御青柏。再环视了一下周围,其他的人也各有心事,没有人注意到御青柏那一逝而过的眼神。

    在瑾王妃和御凤松的压迫之下,正常的人应该心里都是藏着怨愤的吧。御青柏一直都是表现出老实而听话的样子,又显得胆小,还有点懦弱,其实心里面是隐忍的吧。这种人可以说是老实,但也有可能是表面上装出来的,也许内心里正等着有一日可以反击。这一家子的人真是各有心思。

    瑾王妃闲庭自若的吃了一口糕点,望了一眼自在的云卿,心里暗道,也不知道事情布置得怎么样了,现在灭瘟队应该到了寻梦居吧。

    后院里此时沸沸扬扬,灭瘟队已经将王妃的院子里的角落都清理得干净。此时又来到了寻梦居,寻梦居是世子所住的地方,所以高升带领的灭瘟队进来,特意吩咐了他们要小心谨慎,以免砸坏了东西,这王府里的东西,可不是能随意碰触的。

    那些女衙役们个个也都是知道事情轻重的,王府里可不是普通人能进得来的,若不是她们这一次因为参加了灭瘟队,也许还不能看到繁华恢弘的王府。毕竟她们虽然是衙役,但是官位太低,是很难见到这样的人物的,所以,提高了警惕,小心翼翼的处理院子和花厅中的东西。

    除了她们以外,还有一队是由王府里的管事丫鬟和妈妈们组成的助手,她们主要是协助和叮嘱女衙役们不能闯进的地方,防止她们有些人顺手牵羊。这些人都是由府里有地位的人组成的,每个院子里抽出一两人,陈妈妈和流翠便在其中。

    陈妈妈跟着女衙役进了花厅之后,流翠一直都跟在她的身后,毕竟陈妈妈是瑾王妃的人,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进入了寻梦居,动任何的手脚。就像刚才她在荷心苑的时候,陈妈妈也是一样盯紧了她,双方面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面都知道,这样敌对,不可能让她们和睦相处。

    只见陈妈妈进去之后,随着那女衙役左走右走,看到站在身边的流翠,嘿嘿的笑道:“流翠姑娘,您不跟着其他的女衙役去看看周围,小心她们划拉了你们世子妃的东西,到时候莫要怪老奴不上心啊。”

    流翠得体的一笑,圆圆的脸上露出几分骄傲的神色:“我们世子妃的东西,坏了一两件也没有关系,只要陈妈妈小心一点不要多出什么东西来才好!”

    自从有了青莲背叛一事,流翠虽然心里十分的憎恨青莲,但是更恨的却是瑾王妃,毕竟若不是瑾王妃如此,青莲也不会背叛。她总觉得身边的伙伴被人买通,而最后又落得一个被人活活拍死的下场,就算是卖主在先,瑾王妃的手段未免也太过残酷一些。

    陈妈妈看着流翠那稚气却不失聪慧的脸,笑的褶子都起来了,“多是不会多的。”她说着,像是不小心转身撞到了十锦槅子上面,那放着各种古董宝物,高达两米的十锦槅子,就这样被撞倒在地,满架的东西掉得满地狼藉。

    巨大的响声将周围正在喷洒消毒液,寻找鼠窝的女衙役们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只见陈妈妈满脸带着抱歉的神情,语气里却根本没有任何诚意:“哎哟,老奴真是年纪大了,一不小心就将世子妃的十锦槅子撞掉了,都是老奴不好,赶紧扶起来吧。”

    十锦槅子上放的东西大多是古董,流翠刚才明明看到陈妈妈是故意往上撞,否则一个转身又怎么能推得到那个重量不轻的十锦槅子,不由怒火直冒道:“陈妈妈,这上面可是世子妃的东西,每一件价值不菲,你可赔得起!”

    陈妈妈微微的一笑,老眼朝着她一乜,道:“刚才流翠姑娘不是说了吗,世子妃掉了一两样东西,那又如何呢?她出身于江南富甲之家,这一两样东西,大概也没什么关系了。”

    是,云卿家中确实是有钱,这十锦槅子上的东西说贵,但对她来说也不一定是十分珍稀,但是此时看到陈妈妈这副嘴脸,她撞倒了十锦槅子后一不道歉,还怪腔怪调的语含讽刺。

    流翠不由怒火直冒三丈,往前一步,低呼道:“陈妈妈,你不要以为你是王妃身边的人就可以倚老卖老,我刚才明明看到了你是故意推倒世子妃的十锦槅子的,你说,这故意的,这东西就算世子妃家中富裕,你撞倒了自然还是要赔!”

    就在这时,两名女衙役过来将刚才十锦槅子扶起来,去拾那掉下来的东西拾起来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夹杂了一本册子。其中一名女衙役将翻开的册子瞄了一眼,脸色立刻一变,目光中带着微微复杂的神色,停在了那本册子上面。

    高升听到这边的动静,已经大步站到了门边,并没有进来。但是他的角度是正好是可以看到那女衙役的神情,他微微的一皱眉,见她们还没将东西全部捡起来,厉声道:“不是吩咐过你们要小心吗,怎么又将东西翻倒,还不赶紧了!”

    众多女衙役手忙脚乱奔了过去,而陈妈妈此时转头正好看到了女衙役的神情,两步上前,一把将那女衙役不敢捡起的册子,翻了翻之后,脸上一副十足受惊的模样,捧着那册子送到了高升的手上。

    “大人,您瞧瞧这是什么东西。”

    高升早看见那女衙役的异常,他只不过觉得这十锦槅子上的东西是世子和世子妃的,若是有什么夫妻两人的秘密在那里,他看了也就不好了。此时看陈妈妈脸色有异样,并将东西递到了他面前。

    陈妈妈是瑾王妃身边的人,若是私密的东西,应该不会给他。想到这里,高升将那册子接了过来,轻轻的翻开了其中的几页,只看他翻看一页,脸色就一变,等他将那册子草草的翻完之后,声音中就带着一丝的紧迫:“陈妈妈,这东西你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

    陈妈妈目光微微闪了一闪,侧身指着那十锦槅子倒下的地方道:“高大人,老奴是在那看到这册子的。老奴识得两个字,可是担心这册子上的东西和老奴所想不同,所以特意拿来大人一看。这上面写得可是……”

    高升眉头紧皱,看着那册子脸色有些为难,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陈妈妈看到他的脸色,心内冷冷的一笑,面上却十分的凝重道:“请高大人仔细的看一看,这东西老奴记得陛下是不允许的,现在在世子妃的寻梦居发现了,今日这么多人在场,若是传出了什么流言,损害了瑾王府的名声,只怕是不好啊。”

    她这一番话说出来,高升的面色微微一变,显然,这册子上面记载的东西实在是太让他惊骇了。他看了陈妈妈一眼,微微思忖了一会儿,的确,若是他当作没看见的话,日后这件事要是被查出来,传出与他有关,只怕他也避免不了被牵连。

    他严肃道:“此事事关重大,本官不敢定度,还是请陈妈妈,还是请王爷过来度断吧。”

    前院里静悄悄的,瑾王和御凤檀已经在屋内摆上了棋子,两人开始旁若无人的下起了围棋,而云卿也拿起了书阅览,眼眸只专注在书本之上,对周围的一切恍若不见。

    她的淡然自若,让周围那面色各异的几人显得有些心有不甘,瑾王妃广袖上的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面色还是一片沉静。御凤松则坐不住的站起来,想要出去走一走,又想到外面的鼠疫,又顿下了脚步,不耐烦的再次坐了下来。

    不多久,却看屋内正是静悄悄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云卿是第一个听见那声音的,不由皱起了眉头,难道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只看里面跑出了一个丫鬟,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先是对着瑾王瑾王妃和御凤檀云卿等人行了一个礼,然后才抬起头来,望着瑾王道:“王爷,高大人让奴婢请您进后院。”

    “什么事情。”瑾王将手中的棋子放下,沉声问道。

    那丫鬟跪下来,看了云卿一眼,眼神微带着躲闪道:“回王爷,高大人说,在世子妃的院子里,发现了一样东西,让您过去看一看。”

    云卿闻言,微微的挑起了长眉,凤眸里带着一丝莫测的光芒。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件东西,还需要这么多人过去,这件事怕是不小。

    瑾王看了一眼一脸沉定的云卿,此时就算听到了此话,她也始终是不慌不忙。他想起前两次发生的事情,又看了一眼瑾王妃,发现她的双眸同样是沉沉的,如古井一般,浓重的黑影投在其中,让人觉得阴森。

    他皱起了眉头,只怕今天这事情,又与她脱不了关系。但是高升已经请了人,那就是这件事情已经造成不小的影响,而且事情并不是这样的简单,否则的话高升也一定会压下来。

    他站起来道:“好吧。”

    寻梦居里,池塘上留着残荷片片,有一拢秋日萧瑟的静幽,金桂在树头散发着馥郁的香气,将那混合着淡淡草药的味道让人闻着有些稍稍的不适。

    云卿随着众人往前,注视瑾王妃走在最前方的背影,低声的问着桑若:“你都准备好了吗?”

    桑若点点头,道:“世子妃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

    云卿点了点头,御凤檀跟在身边,看着她一脸神秘兮兮的笑容,挑唇问道:“这次你又安排了什么?”

    云卿抬起头斜觑了他一眼:“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哟,还对我保密了!”御凤檀戏谑的一笑,快步的跟了上去,轻声道:“等会我也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云卿抬眼望着他一脸高深的模样,颔首道:“好的。”

    寻梦居主院门口聚了一波的人,只看到高升站在门前,手里拽着一个册子,脸色略微的凝重。看到了瑾王过来,连忙行礼道:“微臣见过王爷。”

    瑾王摆手道:“不必多礼。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不待高升开口,陈妈妈已经上前一步,对着瑾王和瑾王妃道:“王爷,王妃,都是老奴不好,老奴刚才不应该不小心撞倒了世子妃的十锦槅子,摔坏了东西,还不小心发现了这个册子。这都是老奴的错呀,请王爷王妃惩罚老奴。”

    她的脸色又是愧疚又是惭愧,老眼里还流出了眼泪,说完就一个劲的叩头热。

    瑾王妃一脸诧异的道:“怎么,你好好的怎么把十锦槅子给撞倒了?这也就罢了,怎么还有什么册子的事情呢,十锦槅子又不是书架,上面怎么会放什么册子呢。”

    陈妈妈一咬牙,转换了一个方向对着云卿道:“世子妃,老奴也是不小心,在跟流翠姑娘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十锦槅子上,将东西撞倒,才让衙役发现了那册子,老奴实在不是故意的。没有想到,那上面会摆了那样东西啊……”

    她这话一说,听起来像是在道歉,说不应该撞倒了十锦槅子,然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她吸引到了那一个所谓的册子上面,是什么东西才能让陈妈妈不断的道歉,甚至不说赔十锦槅子上的东西,只反复强调那一本东西呢?

    就连瑾王也觉得有一些奇怪,朝着高升望了过去,目光停在了那本被高升紧紧捏在手中的册子上,心中猜度着究竟是何物。

    只见高升面色凝重,先是在云卿的面上扫过,她一身清华的蓝色长裙,沐浴在阳光之下,全身有着薄薄的光晕,实在是看不出会做出这等事情之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后,看了依旧与往日一眼带着似笑非笑的御凤檀,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果然是惹来麻烦的。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转而向瑾王道:“请王爷您看一看。”

    瑾王接过册子轻轻的翻开了一瞧,只见那上面一排排的小字上面记录的数字,他是眉头越看越紧,最后脸上竟然露出了微微的怒色:“这是在寻梦居发现的?”

    高升沉重的点了点头:“是陈妈妈从花厅里捡了出来递给了下官。”这册子上的事情实在是太过重大,他实在是不能说是自己发现的,而事实上,这也并不是他发现的,他也不能贸贸然进入云卿居住的房间里。

    瑾王紧紧的握住了那册子,面色一沉,转头望着云卿道:“这册子你可曾看过?”

    云卿轻轻的扫了一眼那蓝色封底的册子,冷言瞧着陈妈妈的举动,此时听到瑾王的问话,脸色漠然道:“不知这是什么东西,我未曾见到过。”

    陈妈妈一脸吃惊的道:“这是老奴在十锦槅子下看到的,当时可不止老奴一个人呐,这一切还有那女衙役,她才是第一个看到的,老奴只是觉得她的眼神有些奇怪才捡了起来,谁知道这上面记载的竟然是高利贷的账目!”

    高利贷!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心中一震。

    高利贷是一种索取高额利息的贷款,它的存在使富有的人牟取暴利,也使贫困的人受到损害而更贫。富有的人因放贷滋生钱财而乐此不疲,贫困的人因为借贷无力偿还而倾家荡产。

    高利贷对社会存在一种极大的危害,早在大雍朝建立之后,高利贷便被下令禁止,不管是私人是不可以进行高利贷活动的。若是被发现,轻则斩首,重则抄家!

    前朝曾有一名户部的官员利用职务之便,向下面的官员和百姓放贷,最后因为一名商人生意亏本,无力偿还高额的利息,这名官员为了逼他还钱,将他的父母,妻子,女儿全部绑架,他实在是凑不出钱来救家人,最后站到了京河桥上,声声哭诉后跳进了河中自尽。他运气也好,刚好被过路的御史看到了此事,使了人救了他下来,一本奏章参到了先帝的龙案之上,惹来了雷霆震怒,那名主事的户部官员被刑部查出,家中光是放利之本足足放满了两个实木大箱,涉及银两令人瞠目结舌,其被叛凌迟处死,九族抄斩,其余参与此事的官员,根据从案轻重,或杀或贬或罚,足足有十余人。

    重刑之下,必有懦夫。人们都记得那一次的先帝所为,所以京中一时连放贷者都减少大半,更别提放高利贷者,简直是闻而生畏,即便是有人动了念头,身边的亲朋也害怕被连累,劝阻拦行。

    御凤檀皱眉看着陈妈妈,眼眸微微一眯,透出些压迫之气来,道:“陈妈妈,是你亲眼看到那册子从十锦槅子上掉下来的吗?”

    陈妈妈被御凤檀暗含着凌厉的眼神一看,额头上也微微出了一层薄汗。她虽然是瑾王妃身边的管事妈妈,可是对着世子,总是感觉气短。不仅是两人之间身份的差别,更是这世子根本就不是在瑾王和瑾王妃身边长大的。

    他的眼底根本就不像其他的公子少爷,将瑾王和瑾王妃看做天看做地,连带着对她也十分的尊敬。最近看到了御凤松的下场,自然说话做事之前也要好好的掂量掂量,以免惹了祸事上身。

    这一次是瑾王妃让她在搜房的时候故意将那高利贷的账册放在了房间中,借着推倒十锦槅子的时候将那账册放置在了其中,又故意和流翠争吵,假装不小心将那十锦槅子撞倒,就是为了让其他的人都看到这一本册子,然后好堂而皇之的引起高大人的注意。

    此时被御凤檀一问,她不禁心里轻轻的一惊,觉得那双狭长如月的华丽眸子,似乎看破了她的内心,有一些说不出话来。

    只听旁边传来轻轻的一声咳嗽,瑾王妃捏着帕子像是被风吹得着了凉一般在嘴边咳了几声,徐徐地道:“陈妈妈,你当时看到了什么尽管说,王爷和高大人在此,高利贷一事关系重大,乃关系着百姓民生,朝廷声威,为了王府和王爷的清誉,你且要认真说来。”

    陈妈妈看到瑾王妃那庄肃而微带严厉的面孔,微微一愣,随即恢复的神情,道:“老奴看到了,老奴看到那十锦槅子倒下之后,那高利贷册也掉了下来,当时还有女衙役也看到了,还有流翠,她也在旁边,老奴绝对没有胡说八道。”

    云卿双眸如燕停树枝,淡然平静地问道:“你说其他人看到了,让女衙役和流翠也出来说一说吧。”

    话音一落,流翠率先走了出来,她口齿清晰的道:“各位主子,刚才在屋中的时候,陈妈妈和奴婢争吵了起来,不知道怎么那十锦槅子就倒了下来。当时奴婢一时震惊于十锦槅子上的珍玩摔坏,也没有看清楚,后来回过神后,只看到陈妈妈拾起那册子递给了高大人。”

    而那女衙役听流翠如此说,她刚才在旁边已经看得清晰了,这房间可是世子妃的,如今云卿可是京城的名人,她不仅是郡主,而且又是瑾王世子妃,女衙役当时确实看到了册子,但她也没有看清楚那册子到底是从十锦槅子上掉下来的,还是从其他地方丢过来的,所以她选择了保守的方法,也跟着流翠道:“小的也只看到了那册子掉在了地上,没有看清楚那册子是掉在了何方。”

    两人的供词都是偏向云卿这边的,瑾王妃面色自若,静静的聆听着,像是和这件事没有丝毫的关系。

    云卿微微一笑道:“如此便是说那册子没有人看到。那也不定是我的,今日进出院子的人多,也有可能是有人趁着进了花厅的时候将账册丢在了我的屋中,引起众人的注意也不无可能。”

    她这话说得是若有所指,瑾王脸色一下异常的难看,他对着陈妈妈呵斥:“陈妈妈,这册子你说是从十锦槅子上面掉下来的,究竟是,还是不是!”

    陈妈妈看到瑾王一脸的异色,知道由于瑾王妃的原因,瑾王对她大概也是不客气的,此时看他一脸要发怒的样子,心中也是不停地颤抖。她看了一眼瑾王妃,想起她的嘱咐,咬了咬牙,立刻道:“老奴看得清清楚楚,的确是从那十锦槅子上掉下来的,绝对是在寻梦居内发现的,不相信你看看那上面的内容,老奴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银两可以用来放高利贷呢,老奴只是一个奴婢呀!王爷,求王爷明察。”

    这就是她最有把握的一个地方了,刚才瑾王看了那册子,略微翻了几页,大大小小的账目,随便合计下,也有三四千两的放银。

    陈妈妈虽然是王妃的近身奴婢,小钱自然是有,但是像这样大笔的银两,确实是不会多。

    瑾王暗暗的皱了皱眉毛,众人再一次把目光集中到了云卿的身上,毕竟,寻梦居本来就是她居住的地方,而她出身于富甲之府,当初嫁到瑾王府的时候大把银钱压箱,羡煞了多少人。

    在这样的目光之下,云卿冷冷的一笑,声音略略一提,如风铃过境,清脆道:“这么说,大家都是在怀疑我了,陈妈妈说了账册是在我屋中发现的,而我手头也正好有嫁妆的银钱,我就该是这发高利贷的人吗?那敢问一句,若是这册子今日是掉在王妃府中,王妃自然也是不会缺钱,那是不是说这高利贷是她放的呢?”

    “放肆,王妃是什么出身,她怎么会去做这种降低身份的事!”陈妈妈连忙忠心护主地反驳。

    桑若上前对着陈妈妈就是一个巴掌打了过去,眸子如含了一层冰,声音也像是生了冰刺一般,“做奴婢就要有做奴婢的样子,主子岂是你能随意有辱的,今日高利贷的事还未查清楚,每个人都是怀疑的对象,为何你能说是世子妃,世子妃就不能举例说是王妃!”

    桑若是有武功的人,看起来身子纤细,实则充满了力量,这一巴掌下去,生生将陈妈妈打的懵了半刻才回过神来。

    一个小丫鬟竟然敢掌掴自己,陈妈妈脸高高的肿起,牙根都几乎松动了起来,瞪着眼道:“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就凭你出言不逊,打一巴掌还算是少了。”御凤檀早就看出了其中的一切,躲不过就是这些栽赃嫁祸,害人置于死地的手段罢了。桑若此时动手,正好代表了他心中的想法,若不是打陈妈妈这个老虔婆太降低了他的身份,他就要自己动手了!

    陈妈妈捂着脸看着御凤檀,咬紧牙关道:“世子,老奴只是一个奴婢,可老奴也要说实话,这册子今日搜了出来,是真是假也好,到底是在寻梦居发现的,高大人也看到了这册子,如今就按这册子对一对帐罢了,何苦来欺负我一个老奴呢!”

    此时就看瑾王妃面上像是带着深明大义,端庄高贵的站了出来,和声道:“凤檀,这件事情还未查出来,你何苦苦苦逼陈妈妈呢,若是让别人看到了,还不是以为你是在替人掩饰什么吗,莫给人说了闲话。”

    御凤檀冷笑一声道:“陈妈妈被掌掴可不是因为她胡乱攀咬,而是她不尊主上,既然王妃您舍不得教育身边的奴婢,那我就替你动手了,我早就说过陈妈妈奴大欺主了,王妃你舍不得日日将她带在身边,总有一天会给你惹下事端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御凤檀再不叫她母妃,瑾王说过他,可御凤檀坚持如此,他实在是在瑾王妃的身上感受不到母亲的温暖,渐渐的,虽然别扭,府中人也习惯了。

    只高升有些略微的吃惊,暗暗觉得瑾王妃和世子的关系实在是太过紧张,一点儿都不像是母子,反倒像是仇人……

    云卿其实早就知道了,当初粒儿的死不过就是为了今天这高利贷的账本来埋下一个开头罢了。其目的不过就是要对自己下手,当然,既然能将高利贷拿出来,那么目的就不只是将她除掉那么简单了。

    只听瑾王妃接着道:“既然这册子已经拿了出来,那上面记载了借贷人的姓名,我们只要将上面的人找出来,那么就立刻可以对账,相信借贷人一定知道是谁对他们放的高利贷,您说是不是呢,王爷?”

    瑾王见瑾王妃如此说,目光直视着她,带着说不出的严厉,他的直觉告诉他,今日这件事和瑾王妃脱不了干系,她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了!

    可瑾王妃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她不可能去放高利贷,做这种贬低身份的事情。而这本账册上条理分明,绝不像是一本假账册,难道真的有人在府中放贷?他想了想,缓缓地道:“高大人,此事你怎么看?”

    今日这灭瘟队,高升为了表示重视,自己带了这一队女衙役到了瑾王府,未曾想到就被人当了靶子,揭开了这高利贷的事情,这事情,若是弄得好,就是立了一功,弄得不好,自己也会扯不清说不明。他本来打算站在一旁当个旁观者,可惜瑾王并不是这样想的。

    既然他今日发现了这账薄,若是把他当做透明,日后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这高升若是跟人说了高利贷一事,只怕会让明帝引起了种种臆想。

    眼看如今瑾王都已经询问了他,高升自然也知道避无可避了,他毕竟是京兆尹,京城的高利贷也属于他管辖的范围之内,今日已经看到,那么他就必须要承担起这个责任。考虑好其中的关系,高升上前接过瑾王递来的册子,在手中略微的翻了一下,之后再细细的看了上面的账目。

    即便是曾经看过了高利贷,等看到这个账册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吃惊了。上面的利息之高,简直是令人瞠目结舌。

    比如有一个叫做张三的人,他借了一千两银子,一个月之后就是一千五百两,第二个月就是二千二百五十两,第三个月这一千两就直接变成了三千三百两,利滚利简直比雪球还要恐怖,来钱之快,实在是令人惊讶!

    其次,除了这极高的利息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这上面借贷的人大部分都是分府分门的,写得清清楚楚,不仅是一些城中的高官家中的丫鬟婆子有,就连瑾王府上也有十余人的丫鬟小厮的名字在上面。高升抬头对着瑾王道:“臣在这上面看到有瑾王府的记名,不知道王爷可否调府中的人出来呢?”

    瑾王知道府中曾经出过一名丫鬟欠高利贷而自尽的事情,心中不能任这颗毒瘤再继续生长下去,虽然觉得有些难堪,还是点头道:“自然是可以的。”

    高升在上面抽了一个名字,然后道:“这上面有一个叫做苏澳的人,职业是小厮,不知府上有没有此人呢?”

    张管家一直站在旁边,此时听到高升的对话,走出来,拱手恭敬的道:“府中正有一名叫做苏澳的小厮,是负责前院左院的打扫工作的。”

    瑾王皱眉道:“带他上来,把人叫来问问!”

    瑾王挥了挥手,张管家立刻吩咐人将那叫做苏澳的小厮叫了过来,那小厮被人带了进来,先是看了一下园中的人,只见府中的主子们都在这里,他年纪不大,十六七岁的样子,像是呆了一般,瑟瑟缩缩的站在后头不敢进来。

    张管家见此喝道:“还不快行礼!”

    小厮适才反应过来,对着瑾王瑾王妃等人行了礼,却见他不开口说话,只得呆在一边目光悄悄的梭来梭去,不知道自己被唤来究竟是什么原因。只是看到陈妈妈跪在地上,瑾王的面色不大好看,隐隐约约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最后,还是高升先行开口,目光望着他,带着审犯特有的凌厉,语气顿然道:“你是否叫做苏澳!”

    那小厮见他穿得一身官服,记得他好似是京兆府高大人,恭敬的答道:“奴才正是苏澳。”

    高升又问道:“苏澳,你在三个月前,是不是曾向人借过一笔三十两的高利贷?”

    苏澳闻言浑身一震,抬眼望着高升,似乎没有预料到被人唤来是因为这件事情。从他那毫不掩饰的目光里谁都看出清晰的一个字——是。

    高升做了京兆尹这么多年,自然也是看得出他的眼神带的震惊,还有被说中事实的慌乱,他接着又厉声追问道:“你难道不知道借高利贷是什么罪吗?!”

    那小厮看他声音严厉,气威慑人,双膝一软跪了下来,脸上已露出戚戚之色:“大人,奴才是一时被人带到了赌坊,不小心输了银子,实在是没有办法还人,才去借了高利贷的。小的不是故意的,真的是没有办法呀。”

    每一个借高利贷的人都是没有办法,可是赌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一件冒险的事情。高升皱了皱眉头,盯着那小厮道:“你可知道,当时是向谁借的吗。”

    那小厮跪在了地上,全身吓得发抖,却还是能听清高升所问的问题:“是向一个叫福生的男人借的。他是朋友介绍的,说他那儿银子好借,虽然利息高了一点,但是给钱痛快,奴才才会动了心思的。”

    “男人?”高升抬眼望了一下云卿,如果是男人的话,那就和云卿没有关系了。他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以免卷入这王府中的事情里去。

    云卿听后却觉得没那么简单,既然瑾王妃不惜血本的,将高利贷这件事情都弄了出来,想必这账册上所记的账目也是真实的,无论是叫了瑾王府的人来,还是叫了其他的人来,都会对得上。这一点,她也想得到。

    今日,既然找出了人来说出的是个叫做福生的男人,那么她的嫌疑就被洗脱了。瑾王妃会想出这么一个拙劣的方法来吗?肯定不会,前面已经做了这么多铺垫,她相信接下来马上还会有问题直指了她。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侍卫却走了进来,他的手上还拉着一个穿着锦缎长衫的中年人,一把将他丢到了院子里,回禀道:“王爷,刚才在外头看见这人鬼鬼祟祟的,在墙头眺望,还不停的询问世子妃的事情,属下见他可疑,便将他抓了进来。”

    瑾王看了一眼那人,长得是圆头白白胖胖,穿着的中等长衫,看起来油光发亮,倒是有些钱的样子。但是这种人最多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中等富人而已,和瑾王府自然是拉不上联系的,他站在外面走来走去当然会引起侍卫的怀疑。

    此时一旁看戏的御凤松看了那人一眼,眸光划过一道恶意,冷声盘问道:“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王府后面做什么!难道你想入门行窃吗!”

    那人被侍卫掷在了地上,好不容易爬了起来,看了看站在前头的人,个个都是锦衣华服,面上贵气重重,一脸茫然道:“不不不,我只是路过这里,来到这里看一看而已。”

    “过路?”御凤松看了他一眼,满眼的鄙视和嘲意:“瑾王府前莫非是逛街的地方,你要跑到这个地方来过路,还要在围墙外走来走去吗?而且还会鬼鬼祟祟的跟门房打听世子妃什么时候会出来吗?”

    那人见他如此问了,吓得在地上连连磕头:“公子此言我就不懂了,什么世子妃什么的,我什么都不懂,不过就是一个过路的商人而已。来站到瑾王府下面的围墙下面看一看王府的宏伟壮丽也不可以吗,您何必这样生气呢。”

    御凤松冷笑一声:“哼,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到瑾王府外面看风景,这样的谎话也只有你才说得出来。来人……”

    他高喊一声,便见瑾王妃打断他的话,望着高升缓缓的道:“高大人,此人此时出现在王府之前颇为可疑,大人可否要审问一番。我相信京兆尹府一定会问出什么来的。”

    那人像是没有想到面前的人竟然是京兆府的人,再仔细一看旁边站着的那些身粗体壮的一班女衙役,猛然的往后,跪着的身子也往后一倒:“怎么看个风景,也会要人抓进来了,我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呀!”

    高升本来就被那高利贷一事弄得颇为烦心,此时看到另一个人出现转移了注意力,自然是巴不得的,抓到一个来到王府想要行窃的小贼,自然是比看到世子妃放高利贷要容易处理得多。

    他心中一轻松,顿时脸色沉了下来,双眸如同一把利剑望着那人道:“来人呐,将他拉进京兆府尹!好好的盘问他自然会说实话了,本官眼皮底下还容不得想要到王府为所欲为的人!”

    说罢,那女衙役便扑了上去,抓着那人就要往外拖,那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就要被高升抓到京兆尹府衙里面去了,就算没有什么事情,到了里面板子一打牢一坐,起码也要去了半条小命,他顿时大喊道:“世子妃,世子妃,您可要救救小的,小的可不想入京兆府大牢!”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眼神都看向了云卿,面对如此情况,云卿的脸上没有露出任何意外的神情,现在这个出现的男人才是关键,刚才所有人以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不过是瑾王妃拿来麻痹大家的,前面那些不过只是一个铺垫而已,如今才是对着她狠狠的一击。

    如今她是什么身份,自然是不可能亲自出去放贷的,她必须要将事情交给另外一个人办,如此看来才更为合理,毕竟瑾王和高升二人都不是傻子,云卿也不可能以世子妃的身份整日出去行走,女子就算嫁人了也是不能抛头露面,接触外男的。

    她冷冷的一笑,喊道:“慢着,高大人。”

    瑾王妃此时脸上露出了一种笑意,那笑意比秋风还要萧瑟,带着一种彻骨的凉意,目光如剑的朝着云卿看了过来,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双眸像是带着深深的恨意不仅是向着云卿,连同御凤檀在内,都带着一股愤怒至骨的恨意。

    在她的心中,云卿现在甚至比御凤檀还要更加有威胁,至少御凤檀因为她是她母亲的原因,屡次都没有还手,而云卿却没有那么客气!她厉声的道:“世子妃,你现在还有何话要说!”

    云卿缓缓的回过头来,看了义正言辞的瑾王妃一眼,笑了笑,那笑意含着无尽的冰凉:“我要做什么,我只是想问问他,我究竟是怎样让他放高利贷的,而他今日为什么又恰好出现在了府门前呢?”

    御凤檀的脸上露出了嗜血的杀意,然而他却静静的站在了云卿的身边,此时他已经看出了什么,所以薄薄的双唇紧紧的闭着,准备看云卿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在云卿喊出“慢着”两字的时候,善于察言观色的女衙役便顿住了脚步,朝着高升看了一眼,见他点头,便将那人丢回了院子当中,一直跪着埋头不敢起来的苏澳从人脚缝隙中看到了那中年男子的脸,脸色立即如同刷了滚水一般,失声道:“福老板,是你啊!”

    那男子看了他一眼,连忙将脸撇了过去,像是不想被人认出来。可是苏澳的喊声大家都已经听到了,所有人都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放高利贷的男人——福生。

    瑾王终于在这时候开了口,他说道:“福生,你若是帮人放了高利贷,那就在这里说出来,本王自会替你做主,若是有一句隐瞒……”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那后果你就自己掂量吧!”

    那福生终于壮了胆子看了云卿一眼,像是思忖了一会儿,眼神在瑾王和云卿之间不断的漂移,半晌之后咬牙做了决定,喊道:“王爷,我说!事情是这样的,半年前,世子妃让人将我唤到了一个地方,说是只要我帮你在外头放贷,她便付我每个月十两银子的钱,若是做的多,每个月还有多余的赏银。我本是一个街上的流氓,也没有什么收入,做高利贷我知道是犯法,但是我看到她是郡主,又是家财万贯,有后台,有权势,又有钱财,又不用我自己出钱,自然是稳赚不赔的!便起了贪心答应了她,后来她又嫁入了瑾王府,成为了世子妃,我自然是更加愿意的!今日是月里下旬,到了每个月报账的时日,但是我在外头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世子妃出来,这才到了门外等待。”

    院子里的人越听越是震惊,几乎都是用不敢相信的神色望着云卿,沈家的富有是整个京城都有所耳闻的,不仅仅是听闻,就是平日从沈家人的吃穿用度也看得出来。她的身家自然是不薄。然而她竟然还要做出这种放高利贷的事情来。

    在人们的心中,商人重利,果然如此啊!

    他们都已经想的出这样一副画面,云卿自从来了京城以后,便想要放高利贷,自己又不好出面,于是就找到了这个叫福生的流氓为她在外面抛头露面。这一次若不是陈妈妈不小心将这本深藏的账本弄出来,只怕所有人还被隐瞒在了鼓里。

    他们不禁想起了上次粒儿的事情,一个鲜活的少女就被逼死在云卿的高利贷之下!

    云卿也看了一眼那名叫福生的男子,只见他面色带着三分油滑,双目精明透着不安分的光芒,脸上被吓得汗水不停的流下,就像他所说的一样,就像是一个靠着高利贷赚上了钱的流氓,空有外表,而内为草包。

    这确实是步步精心预算好的,从一开始什么鼠疫,再到粒儿的死,然后到现在灭瘟队的到来,高利贷账本的发现,以及这个叫福生的人,都是设计好了的,一步步的将她引进了瓮里。

    高升心中也与其他人一般想法,考虑到云卿的身份,最后还是慎重的问道:“你口说无凭,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是世子妃让你放贷的呢?”

    “这个便可以。”福生掏出了另外一本账本。

    高升使了人将账本接了过来,与开始那一本对比,两者除了封面颜色深浅不同,里面的内容大都相同,只是这个叫福生的男子拿出来的这本有些是已经用红笔圈了,也就是说有些人已经还了当月的利息,另外也多了一些新帐。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人证,物证,已经齐全了,所有人的目光已经盯住了云卿。

    瑾王妃更是冷笑的望着云卿,她的眼中更是带着灼人的杀意,若是这一次不能置你于死地,那她以后在瑾王府与沈云卿只怕是无法再次对峙了!沈云卿,这一次我看你还如何翻盘!她低低的笑了一声,抬起头来,朝着高升道:“大人,我看沈云卿不过是一介商贾之女,她一个女子如何有这样的胆量,敢让人放高利贷,这样的事情只怕与抚安伯也逃不了干系,还请大人为了京城的安宁,立刻封锁了抚安伯府,向陛下请旨,搜查抚安伯府,以免让那大鱼逃脱了,继续危害民众!”

    她的声音如同千百把剑的寒风,带着一丝决绝的杀意,高升心内一惊,却是知道瑾王妃不但不肯放过韵宁郡主,就连抚安伯府也要一起连累进去!如今韵宁郡主放高利贷,但她是出嫁之女,若有人求情,便可不算在抚安伯内,可是若抚安伯府也搜出了账册,那么必然是抄家斩头,毫不容情的啊!

    原来最主要的目的是在这里!是在整个沈府!好!好!好!

    云卿心中连喊了三声好之后,抬头直直的望着瑾王妃的双眸!瑾王妃只觉得她的眼神里向是被千年雪山所遮盖,让人望之全身如雪水淋下,不寒而栗!

    她冷冷的一笑,望着瑾王妃,凤眸如同两汪沼泽能将人的灵魂吞噬,嘴角却又弯着这世界上最纯美的弧度,“王妃,知道有句话叫做——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吗?”

    ------题外话------

    因为更新的多,所以更新的晚了,匆匆写的,修改了一遍,大家看吧。

    一万五的字数,安慰一下我的颈椎骨……

看网友对 210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