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238

238

“重击?”明帝目光骤然一冷,“怎么重击的?是谁重击的?”

    屋内的人被他那一身戾气震的不敢出大气,不过眼神都瞟向章滢,魏贵妃手中抱着暖炉,脸色状似惊讶的望着章滢,“陛下,臣妾们都是刚过来的,来时便看到碧贵嫔躺在了地上,情况并不知晓。不过,当时还有珍妃在屋中,也许她对情况知晓的比较清楚。”

    “珍妃当时在?”明帝看了一眼章滢,目光扫了一眼坐在床头,脸色极白的碧贵嫔。

    碧贵嫔刚喝下端上来的补气汤,身体舒服了一点,听魏贵妃这话,撑起身子伸手朝着明帝的身上靠去,手指紧紧攥住龙袍的下摆,凄声道:“陛下,都是臣妾的错,臣妾怀了陛下的龙胎,惹来人嫉妒还不自知,还以为真正是什么好姐妹,谁知道竟然能下这样的毒手,陛下……”

    云卿看了一眼碧贵嫔,显然这位贵嫔并不是个没脑子的人,她一句话都不会直指章滢,那意思却再明显不过了,她的龙胎惹了人嫉妒,让人弄下来的。

    明帝一脸沉郁,扶着碧贵嫔,肃声道:“是谁对你下手的,你尽管告诉朕,朕替你做主!”

    碧贵嫔看了章滢一眼,眼眸含着怒色,又像是有所顾忌,半晌后,一把扑到了明帝的怀中,泣声道:“陛下,是珍妃,珍妃啊,她说要找臣妾说话,臣妾本在这里给曹御医把脉的,把了平安脉后,曹御医就走了,臣妾觉得有点闷,就靠在床前吃烤栗子,不小心掉了栗子壳下去,掉在了珍妃的面前,她便冲了进来,怒骂臣妾,臣妾与她道歉,她不但不听,反而怒气难遏,冲过来对着臣妾的腹部就是两脚,还说臣妾没有她位分高,有什么资格在她前面怀孕!”说罢,就嘤嘤的哭泣了起来。

    章滢听到碧贵嫔的话脸色一瞬间由白到青,由青又到红,碧贵嫔所言是三分真,七分假,本来不是如此的事情,被她这么一说,完全就变成她嫉妒成怒,动手伤人!

    从东太后她们进来开始,她便知道事情是不能善了了,碧贵嫔定然是卡着这个时间,故意使人过来看到她的,可想她一直忍让,可到底还是被人引入了圈套里,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人不在乎肚子里的胎儿,狠狠的捶打腹部,这样阴狠毒辣的手段,实在是让章滢汗颜。

    虽然心底很是害怕,还是辩解道:“碧贵嫔,你身怀龙胎,我一直对你忍让有加,就算走到琳琅阁下,你故意用栗子壳砸我的头,我也只是让你不要再砸,是你变本加厉,我才上楼与你论理,谁知道你和我说了没几句话,就自己对着腹部猛力锤去,你怎么可能污蔑于我!”

    碧贵嫔像是被章滢的话气到了,娇躯发颤,发髻微乱,从明帝的怀中抬起头来,对着章滢冷声道:“珍妃娘娘,你是陛下最疼爱的妃子,在宫中所有人都看在陛下的宠爱对你恭敬有加,但你却不能依仗有陛下的宠爱而娇,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她说完,仰头望着明帝,“臣妾盼月亮盼星星一般盼来这孩子,怎么可能自己锤自己的腹部,这等心狠手辣的行为,臣妾连想都不敢想,听到都害怕……”

    明帝想起自碧贵嫔有了身孕以后,她满心欢喜的模样,怎么也不可能和亲自扼杀胎儿联系起来。更何况宫中的女人,要帝王的宠爱,都不过是为了要日后有个归宿,有个寄托,怎么可能亲手把这寄托杀害!

    眼看碧贵嫔字字句句说自己恃宠而骄,明帝双眸熊熊怒焰升起,章滢两眼泪珠不断往下落,面色苍白,跪在了明帝面前,“陛下,臣妾虽然没有怀孕,可臣妾进宫才一年时间,又还年轻,机会多的是,为何要在此时做出这样的事情,让所有人都知道臣妾下的手,惹得陛下你不喜呢!”

    这种谋害龙裔的事莫说是做了都不能承认,更何况没有做的人呢。章滢绝对不会让这个罪名罩在自己的头上的。

    碧贵嫔靠在床头,雪一样白的面容可怜之中更有一分深深的恨意,“珍妃,你现在是这么说,那你刚才为何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还我孩子,还我孩子……”她凄厉的声音让明帝略有动容,扭头朝着章滢,见她艳丽面容上充满了委屈,泪水沾在那花一样娇嫩又倔强的唇上,眸色微微顿了顿,肃声道:“那时候房里,除了你们两人,就没其他人了吗?”

    深邃的目光在屋内一扫,开始惊惶失措的宫女跪下来,低垂着头,浑身发抖地答道:“陛下,珍妃娘娘到了厢房时,碧贵嫔就让奴婢们出来了,屋中只有两位主子。”

    那边米儿也跪了下来,她的情况比那宫女好不到哪里去,低声道:“珍妃娘娘也让奴婢站在外头等。”

    这就是说屋中除了碧贵嫔和章滢就没有其他人了。

    魏贵妃见如此,眼底含着嘲笑,眉头却皱起,“这可就难办了,又没有人在屋子里看到事情的经过,这到底是谁弄掉肚子里的胎儿,又从何分辨,又不像刚才在天籁阁,我们都能看到是碧贵嫔坐了珍妃的座位,能说句话儿,证明个事儿。”

    她拿腔作调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要将天籁阁的事情说出来,章滢气得浑身发抖,本来屋内没有人就已经将她推入了悬崖边,现在这是打算火上浇油吗?

    果然,明帝听了魏贵妃的话,眼眸微眯,“碧贵嫔怎么坐了珍妃的位置?”

    东太后一直坐在旁边不动如山,除了偶尔拨动一下珠子,一派宁静祥和的模样,此时方慢慢地开口,“看戏的时候,珍妃来的迟了些,碧贵嫔说先坐在那看一会,后来珍妃来了,碧贵嫔又说肚子不舒服,要多坐一会。这事,珍妃自然不开心,就辩了几句,位置还是让给碧贵嫔坐着了。”

    东太后的话,很是平和,也并没有针对谁,只是很客观的说出了事情。但是加上魏贵妃刚才那一番不怀好意的话,就变了味儿。

    章滢先是在众人面前,和碧贵嫔争吵起来,当时碧贵嫔就是仗着自己有了胎儿,逼得章滢不得不退让,那时候章滢的憋闷,谁都看在眼底,如今说是怀恨在心,故意弄了碧贵嫔的胎儿,真真是一环扣一环。

    谁也不会相信碧贵嫔会自己打自己的肚子,只会觉得章滢是强词夺理!

    云卿心中冷笑,将屋中众人的神情都收在眼底,碧贵嫔她是知道的,当初进宫的时候,西太后还派了位列修容的她来试探自己,眼看两年过去,她升到了贵嫔的位置,虽然位列三品,可怎么也谈不上位分尊容,而她的出身也算不得多高。

    眼看明帝五十了,若不再趁现在生出皇子皇女来,日后明帝驾崩,她这种没有子嗣的妃嫔会被送到庙中与青灯古佛过一辈子。她怎么就会为了陷害章滢,把自己未来的希望狠心捶掉呢?

    除非是她的身后有人支持,而这个人无论她有没有子嗣,都不重要。

    一瞬间,云卿觉得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快速的闪过,但是眼下时局实在紧张,她先侧头装作看向窗外,用极小的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对着章滢道:“尽量拖延时间!”

    若不是她前几天才进宫,惹得明帝逼御凤檀表明心态,她完全可以自己站出来为章滢拖延时间。但是毕竟她不是宫妃,身份也相对比较敏感,还是莫要明里表现出插手后宫妃嫔的事情。而且这事由章滢自己处理,效果会更好。

    章滢闻言,心头一凛,刚才云卿还在那边看戏,这边事情发生的时候她也不在,眼看这局势就要一面倒,没有办法再解救,怎么她又让自己拖延时间呢?然瞧着云卿一脸淡然清华,一双眸子却幽然深邃,透着无尽的灵气。那双凤眸清清淡淡,朝着她传送着暗暗的鼓励,顿时心中如充满了勇气。

    每次事情到了最后关头,云卿总是能化解危机,这一次,她也应该相信她。想到这里,章滢便有了勇气,她朝着明帝道:

    “陛下,就算曾经有争吵,那也是碧贵嫔坐了臣妾的位置,她一个贵嫔越级坐了妃子的位置,不合规矩,臣妾也不过说了几句后,便将位置让给她休息。若是臣妾有心的话,完全可以在她当时肚子疼痛的时候,让她走开,也许就会对碧贵嫔的孩子造成影响。可那时候臣妾并没有这么坐,因为她肚子里是陛下的孩子,臣妾不忍心,虽然心底会有不痛快,但是也依旧把位置让给碧贵嫔了。从这一点看,臣妾完全不要用这种手段!”

    碧贵嫔看章滢辩解,又激动了起来,逼紧一步,“那时候人多眼杂,你自然是不好下手,若不是你那时候表现出大方来,我又如何会让你上来,做了引狼入室这等行为,都怪你平日里伪装的太好,不然,不然我和陛下的孩子如何会被你这狠心的毒妇寻着机会打掉了……陛下,你一定要为我们的孩子做主啊……”

    碧贵嫔转头又哭了起来,明帝听着两人的辩解,最后目光还是落到了章滢的身上,打量了她很久,从他心里来说,是不愿意相信章滢做了这样的事情的,但是事实摆在面前,这么多人都作证,当时珍妃和碧贵嫔起了口角,没过多久,两人在一起,碧贵嫔肚子里的孩子就被人狠狠的敲掉了。

    看着明帝闪烁不定的目光,碧贵嫔视线有意无意的朝着东太后掠过,然后落到了跪在地上的宫女身上,那原本一直惊惶的宫女目光里闪过一丝与她外表害怕完全不同的狠毒,凄声道:“陛下,虽然奴婢在外头,没有看到厢房内的情况,但是当时奴婢的确听到了屋子里的惨叫,还有碧贵嫔娘娘大声喊,不要珍妃伤害她,这声音奴婢听到了,珍妃身边的贴身宫女当初也听到了!”

    魏贵妃对着米儿道:“你是不是也听到了?”

    米儿跪下来,咬着嘴唇,手指交握在袖下几乎要扭成一团,她实在不相信自家娘娘会做这么狠毒的事情,虽然以前性子冲动,可进宫以后变了很多了,可是她的确也听到了里面的声音,心中不愿意承认,又怕不说出来反而给章滢添了麻烦,声音便如蚊子一般,“是……奴婢也听到了……不过,只听到声音不算什么,当时珍妃也喊了——碧贵嫔你在做什么!这证明碧贵嫔也许真的是把自己的胎儿打掉了……”

    “够了!”明帝顿时拍案而起,走到章滢面前,看着她那张海棠般美艳,又如春中桃仙一般水灵的眼眸,想起这些天对她的疼爱,越想越气,眼神冰寒如剑,朝着章滢射去。

    自己怎么会疼爱一个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还以为她像漪兰呢!

    那种无形的怒意从天子身上散发出来,只要是人就要存上几分畏惧,何况章滢本就心存害怕,紧张的朝着明帝呼道:“陛下,臣妾没有,臣妾绝不是如此狠辣之人……”

    “够了!”啪的一下,众人只见暴怒的帝王一挥手,那绝艳的珍妃脸上顿时亮起一个红肿的五指印,生生被扇到了地上。

    章滢捂着脸颊,丹凤眸中充满了惊愕,震惊,绝望,哀伤,她进宫这么久,所见到的明帝都是和煦温和的模样,哪里会想到有一日,明帝会当着众人的面,给她扇了一巴掌。一瞬间,她的眼神极为复杂,神色又极为哀怜,泪水簌簌的往下掉。

    当着众人的面掌掴妃嫔,实在是太下面子。然,章滢进宫之后,独蒙圣宠,众妃嫔早就心下嫉妒,此时见她被掴,只有暗暗高兴的,没有一人出来求情。

    人情冷暖,后宫中最为黑暗。

    章滢早已看透,她眼下只能靠自己。她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慢慢的撑起身子,半卧在地上,凄美的一笑,“陛下,我说这不是我做的,你不相信,本以为陛下是真心疼爱,可如今就这么一件事,陛下都不相信我,这一巴掌陛下不是扇在我的脸上,是打在我的心里,让我痛不欲生!让我对陛下的一片深情都被扇得要破碎了!”

    在宫中生存久了的人,一个个都是天生的戏子,纵使她现在心生怨恨,可她还是记得云卿所说的话,要拖延时间,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梨花带雨,海棠沾露,自古便是美人儿的形容,章滢不仅是个美人儿,还是个精心打扮过的美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什么状态下,让男人看了更不忍。

    半垂的眸子,如羽的长睫,那似哭还悲,不说怨,反念情的声音,让明帝心底怒气之中想起往日的宠爱,不免多了一层烦躁!

    就在这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李元从外面跑了进来,看着一屋子人,先顿了一下,然后还是接着进去朝着众人行礼后,急忙道:“陛下,奴才有事禀告。”

    “怎么了?”明帝皱着眉,心情显然不好。

    李元看屋内气氛不好,明帝明显脸色发黑,一副谁惹谁倒霉的样子,斟酌了一番后,才报道:“陛下,慈宁宫处走水了!”

    慈宁宫是明帝的亲生母亲,西太后的住处,如今西太后正昏迷静养,一听到这话,明帝哪还能站得住,立即道:“走,快带朕一同去看看!”

    魏贵妃眼看明帝就要惩治章滢,突然出了这事,耐不住的问道:“陛下,那珍妃这事?”

    明帝朝着门前走的背影微微一顿,反过头看了章滢一眼,甩袖快步朝着厢外走去,留下一条吩咐,“待朕回来处理!”

    李元见明帝已经走了,朝着众人又施了一礼,连忙追了上去,跟在明帝的身后。

    西太后宫中走水,众妃嫔在此处都是听到了的,若是不过去一看,只怕是显得对西太后不孝,便是东太后都站起来,吩咐道:“宫嬷嬷,你留在此处,扶起珍妃吧,这天气冷,坐地上对身子骨不好!”这分明就是让宫嬷嬷在此处监视了。

    有了她在,就等于东太后在此,魏贵妃等人也放心的跟着东太后过去了。

    屋中就剩下碧贵嫔,章滢,云卿,宫嬷嬷,米儿和碧贵嫔的贴身宫女,屋子里的气氛变得十分的奇怪。

    碧贵嫔见明帝走了以后,也不再一副要生要死的凄厉模样,由宫女扶着靠在床头,嘴角似笑非笑的望着章滢,却是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

    云卿看了一眼碧贵嫔,果然能在众多妃嫔里得到明帝的喜欢,知道人的嘴巴不要太多,越是说的多,越是错的多,谁能保证没有隔墙有耳呢。只是今日所做的事,手段就未免有些过于狠辣了。

    “起来吧。”云卿走过去,扶着还坐在地上的章滢起来,碰到她的时候,才发现章滢浑身冰凉,全身都在微微发颤,根本就不像她表现出来那般的镇定。

    这种颤抖,云卿熟悉,不是因为害怕的那种颤栗,而是生气,一种从心底生出来的极度愤怒,使整个人处于极端克制的愤怒之中,而心与身体相悖,导致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被当众扇了巴掌,这对于骄傲又张扬的章滢来说,是一件极为丢脸面的事情,何况还是在东太后,在魏贵妃这些不怀好意的敌人面前。

    她扶着章滢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了一脸褶子,却也和东太后一样不多一言的宫嬷嬷,看来她在这里,只是免得章滢手脚,其他的事情她是不管的,果然是东太后手下的人,做事滴水不露。

    这样也正好给了云卿机会。

    “既然不是你做的,你就不要怕,陛下是明君,定然会给你一个公道的。”她拉着章滢的手,表面上和她说着话儿,手指却飞快的在章滢的手心上写字。

    假装和我说话。

    章滢望了一眼云卿,目光里带着疑问,表面上依旧很配合,咬牙切齿道:“当然不是我,这件事是谁做的,陛下一定查的出来!”

    碧贵嫔听章滢的话,哼了一声,目光里竟是轻蔑,她就不相信,到了这一步,章滢还有什么本事翻身。两个人还在这里废话又有什么用。

    借着冬日里宽大的斗篷遮掩,云卿继续写着,一面道:“我也相信不是你做的,反正你怎么也要跟陛下说清楚,你没有动过碧贵嫔……”

    手心写道:那火是我让人去放的,等陛下到了你就按我说的去做。

    原来火是云卿让人放的,章滢心中一叹,难怪来的那么巧,气闷的心情却散了不少,怒道:“我当然是没动过她,她一个位分比我低的妃嫔,就算是生了孩子,又能怎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云卿和章滢在袖下已经进行了一番交流,随着云卿一句一句的交代,章滢的目光愈来愈亮,透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光芒。心中暗中冷笑,碧贵嫔,你完了!

    ------题外话------

    谢谢帮醉推广文的读者们,么么,然后仙女阿珂童鞋,表示你口味好重,愿意洗干净脖子等四皇子临幸……

    ——特别鸣谢——

    露从昨夜白【1花】静静的紫色百合【1钻1花】499415104【10花】13780214564【2花】经济局【2钻】鞅兴儿【1钻】18873582170【6钻】

看网友对 238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