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239

239

话说明帝听到西太后的宫殿走水,连忙赶了过去。西太后的慈安宫是宫中除了养心殿外,最为讲究的地方,为的就是明帝体恤西太后早年过的不大好,身体比较弱,费了大量钱财给慈安宫修建通风干燥之处,即便是春日里到慈安宫,也不会觉得潮湿,让西太后的风湿不会因此而发作。

    冬日气候本就干燥,若是有火星落在易燃的物品之上,麻烦不小。虽然不敢相信慈安宫怎么会走水,但是此事非同小可,一旦燃起就十分危险。

    明帝快步走在人前,到了慈安宫的时候,才发现火势并不大,没有烧到西太后所居住的主殿,只是将旁边的一间小偏殿烧了起来,不少内侍和侍卫都提着木桶在浇水,借着绵绵细雪,不多一会就扑灭了。

    明帝几步走进主殿中,看到榻上的西太后合着双眸,一脸安详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移步到了殿外,扫视了一眼众人,“走水是怎么回事?”

    那边禁卫军中有一队长站了出来,拱手道:“陛下,经微臣查看,此殿是供奉神佛之处,香火不甚被吹到蒲团之上,火星溅上棉布,再蔓延到木桌,引起走火。”

    如此就不是什么大事了,如今火也已经灭了,小偏殿上灰烟袅袅升上天空,窗棂处透着几分焦黑,明帝朝着下面的人道:“此次走水,将慈安宫的所有人打三十大板,日后若是有人再疏于职守,加倍惩罚!”

    东太后等人都一一进去探望了西太后,表示了自己的一番心意,便行了出来,毕竟西太后在静养不能打扰太久,而且说到底,她们的心思也没有在西太后的身上,等着就是来看章滢倒霉下场的。

    等一行人又重新浩浩荡荡回到琳琅阁的时候,前后大概花费了大概一个时辰,看明帝的脸色,也知道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否则的话,不会回来的这么快。

    明帝进来之前,章滢已经站了起来,朝着他行了一礼,满脸的泪痕已经擦去,留下素淡的一张面容,那般艳色的衣裳与她此时淡而无波的面容,形成了鲜明而深刻的对比。

    “陛下,你回来了。”碧贵嫔一直卧在塌上休息,此时看到明帝,掀开身上盖着的厚厚锦被,便要下来行礼。明帝一手扶着她,语气带着责怪,“既然知道自己身子不好,就不要乱动,好好的休息。”

    碧贵嫔嘴角带着隐隐的笑意,握着明帝的手瞬时站了起来,“礼不能废,虽然臣妾痛失孩子,可也不能失了礼数。”

    她这般懂事的原因自然不是她真的觉得礼数有多重要,而是要让明帝在被走水一事打岔之后,重新记起刚才的事情。

    明帝望着章滢,她一身红色的衣裙在清浅的阳光里,神色平静,面容素淡,那双大而明亮的丹凤眼里带着丝丝的倔强,虽然没有表现出被冤枉的模样,可看过去,就让人觉得这件事不会是她做出来的。

    可是证据都摆在面前,他一想到若是章滢做的这事,几乎就不能忍受!

    “珍妃,朕最后再问你一次,碧贵嫔的胎儿是不是你下的手,若是你承认了,朕可以给你一个轻处!”明帝走到她的面前,用手抬起那张素淡却偏又明媚的面容,目光深邃,似乎要将章滢的灵魂都看穿,最后还是再问了一次。

    章滢知道,自己和元后的性格很多地方都相似,她与德妃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问元后的事情,元后并不是文静静雅的女子,也不是端庄雍容,反而性情活泼直爽,用德妃的话来说,就是比较真性情。

    她就是拿捏了这点,表现出倔强的样子,赢得明帝的不舍,此时明帝的问话,使得她内心一喜,却落落大方的抬起眼来,眸子也抬起,柔软的睫毛下,一双瞳仁似浸了雪光,化在一片水影之中,“就算陛下再问臣妾千次,百次,甚至万次,无数次,臣妾都会告诉陛下,臣妾没有,绝没有!”

    魏贵妃看她还在狡辩,急切道:“陛下,珍妃自然是会说她没有的,哪个杀人犯做了恶事之后还会主动承认的!”

    珍妃瞟了魏贵妃一眼,将她那丑陋的嘴脸看在眼底,冷笑道:“魏贵妃,如今是陛下在问我话,我自然是将事实告诉于陛下,一切自会有陛下来做主,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宣判我的罪名,实在让人以为是你嫁祸于我呢!”

    “你!”魏贵妃气怒,看了一眼明帝后,平了平息,才道:“我只是看不惯你狡辩而已,既然做了,就要有胆子承认!”

    东太后看着魏贵妃的样子,眉头轻蹙,淡淡地道:“魏贵妃,陛下问话,你就不要再插嘴了。”

    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还指不定还等到什么时候去,旁边的妃嫔们也看着魏贵妃,眼底露出轻视,眼看珍妃就要倒霉了,还吵这两句嘴皮子做什么!

    就在这时,章滢突然扶着胸口,干呕了两声,整个人脸色发白,似要站不稳,高挑的身子摇摇欲坠。

    云卿见此微惊,旋即明白,立即上去扶着她,一脸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这里空气太闷了?”

    章滢虚弱的摇摇头,“不是,我这几天都有些不舒服,早晨起来的时候有点想吐……”

    “想吐?”云卿一脸惊讶,“你都是早上想吐吗?”

    旁边有生过孩子的贵嫔立即接口道:“珍妃食欲如何?”

    章滢缓缓地摇着头,目光带着疑虑,慢慢道:“最近胃口也不是很好,整个人老是疲劳,想睡。”

    “这个可能是有了啊。”那贵嫔一说出口,碧贵嫔的脸色就变得震惊的望向章滢,一眼过后迅速的转向明帝,但见明帝严重也有惊色,连忙开口道:“陛下,珍妃她害了臣妾的孩子,还请陛下早日处罚,不要让此等人在后宫之中做一匹害群之马,臣妾也许不是第一个,更有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啊!”

    可明帝却没有再看碧贵嫔,而是望着一脸苍白的章滢,森寒的目光里夹杂了一抹复杂,在众人不甘之中,沉声吩咐,“御医,去替珍妃把脉。”

    死去的孩子,没有活着的重要。

    即便章滢犯错了,若是肚子里有龙胎,那又不一样了。

    碧贵嫔面色一白,却是对着曹御医打了个颜色,本是一个私底下的眼神,章滢却惊慌的喊起来,“陛下,臣妾不要曹御医诊断,他和碧贵嫔刚才两人私下行打眼色,若是臣妾肚子里真有了龙胎,臣妾的命不重要,可是腹里的孩子重要臣妾不敢冒险啊,陛下。”

    曹御医哪里想到章滢会如此直接喊了出来,吓得冷汗涔涔,跪下来呼道:“陛下,臣绝没有和碧贵嫔私下有什么来往,还请陛下不要听珍妃胡言!”

    屋子里有一瞬间的安静,琳琅阁不远处那戏曲隐隐约约传到了屋子里,明帝望着章滢恳切的表情,“宣御医院院判过来。”

    这便是不要让曹御医诊断了,章滢连忙谢恩。

    东太后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手中佛珠拨弄的速度微微加快了一点,她望向扶着章滢的云卿,淡色的阳光之中,这女子一身从容淡华,雍容自若,脸上始终是不急不迫的表情,如同一朵青色的莲花,在纷乱之中怡然盛放,纵使一屋子妃嫔里,她是那会让人几乎要忽视,偏偏又没有办法忽视的一人。

    等到院判大人到了的时候,明帝就令他直接把珍妃把脉,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院判大人的两根手指上,一柱香的时间过后,院判站起来给明帝回话,“陛下,珍妃娘娘并未有喜脉之象。”

    云卿疑道:“那为何她会呕吐,食物不振,又失眠呢?”

    院判朝着云卿一揖,“世子妃,是这样的,据微臣所知,珍妃娘娘并非京城人士,如今天寒地冻,周身寒气蔓延,导致内里不畅而轻度失眠,更逢珍妃肠胃微有阻滞,晨起干呕,这是因为水土原因造成。”

    他的话音一落,屋中众人心中便是幸灾乐祸的很。眼看章滢就要获罪,忽然又出了有身孕这一招,要是真是怀孕了,那今儿个一趟算是白折腾了,谁知这结果比戏文还要来的精彩,又拐出一个水土不适,肠胃阻滞,看来珍妃还是逃不了一贬了。

    碧贵嫔等的就是院判这句话,适时的哑着哭花了的嗓子,“陛下,求陛下给臣妾公道,如今珍妃已经是拖无可拖了,陛下若还不给孩儿做主,臣妾是卑贱之身,只可怜我们那不足月的孩子,连阳光都未曾见到,就化作一滩血没了……”

    就在这时,章滢却一脸奇怪,眼底神色闪烁不定,“陛下,若是您要处置臣妾,容臣妾再提出最后一个要求。”

    明帝此时已经不再看她,只是失望地道:“你有什么,就算是进入夕云殿的最后一个要求了,说把!”

    夕云殿,便是后宫中的冷宫,进去那地方的人,就别想再出来,而在里面过的日子,简直是比猪狗还不如。任何一个宫女内侍都可以欺辱,折磨的。

    但是章滢却没有慌张,而是一脸冷静,“陛下,方才臣妾说是碧贵嫔自捶腹部的,臣妾知道,这样的话说出来,所有人都不会相信,可臣妾还是说了,不是因为臣妾想要狡辩,而是臣妾确实见到碧贵嫔如此做了。刚才院判给臣妾检查身子,让臣妾想起一件事,自从碧贵嫔有了胎儿以后,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由曹御医负责,臣妾想请院判给碧贵嫔检查一番,看她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否则的话,她绝对无需自己动手捶打腹部!求陛下允许!”

    她说完,深深的一叩,头上玲珑簪簌簌作响,晶莹璀璨,极为华丽,明帝目光落在那簪子上,那是自己曾经亲手选了赏给珍妃的,并且还亲自给她戴上。

    他盯着章滢,缓缓地点下头,“朕说过,最后一个要求,朕会答应你的,院判,给碧贵嫔把脉吧。”

    从明帝渐渐冷却的双眸中,章滢看得出,不过这也是他对章滢的最后一点情分了,若是这一步走败了,接下来她就只能去那蛮长的,不见天日的地方去渡过余生。

    “院判大人,请你过来诊断吧,免得有些人做了坏事之后,还要冤枉我。”碧贵嫔暗地里冷笑,她怀孕的事情当然是真的,到了现在她才不怕珍妃再用什么手段,左不过就是临死的挣扎,谁没看过砧板上的鱼,死到临头,不都是要蹦几下吗?

    再蹦,最后还不是要死于厨娘的手中。她伸出皓腕,搭在床边,嘴角的笑容显得那么的云淡风情,镇定自若。

    既然明帝吩咐了下来,院判也不会耽搁时间,将锦帕搭上碧贵嫔的手腕之上,便细心的诊脉,可是这一次院判诊脉,却是十分的慢,过了好久,他还是搭在她的手上。

    魏贵妃见她如此,以为院判是觉得珍妃可怜,想要拖延时间,曼声道:“院判,请你将结果说出来吧,陛下自有断夺。”她说完,还朝着章滢投去毫不掩饰的得意眼神,圣宠又如何,在这宫中再得宠,也躲不过这些明枪暗箭,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碧贵嫔怎么这样舍得,连孩子都不要了,真真是厉害啊。

    院判慢慢的收回手,看了一旁的曹御医一眼,“启禀陛下,经微臣诊断,碧贵嫔并未有怀孕迹象……”

    “什么!”他话音未落,碧贵嫔已经尖叫打断了他的画,“院判,你不能收了其他人的钱财,就说我没有怀孕!”

    御医院院判是个心平气和的四十岁男子,做御医久了,脾气在后宫里也磨得圆润,碧贵嫔不礼貌的打断他也并未生气,只是摇头,依旧是那般的平缓回道:“微臣诊断的结果,真是没有怀孕迹象。”

    “不可能!”碧贵嫔急的上半身前倾,双眸紧紧的盯住院判,美眸之中写满了不可能,“我的胎儿是经过曹御医诊断的,怎么可能没有,更何况我这两个月的小日子都没有来……”

    曹御医也是满心的不解,脸色十分的难看,望着院判问道:“大人,臣给碧贵嫔请脉两个月,根据她的脉象来看,绝对是怀孕了啊。”

    对于下属怀疑自己的判断,院判也只是对着明帝道:“微臣仔细诊断过了,碧贵嫔的脉象似经血阻滞,而今日出现血流现象,则是血脉畅通之后的表现,至于脉象,微臣实在是诊断不出来。”

    闻言碧贵嫔的眼睛陡然瞪大,心内发凉,瞳孔骤然猛缩,“不,不可能,陛下,臣妾要求请其他的御医过来诊断,这绝不可能是真的……”

    峰回路转,眼看事情变到这一步,实在是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众人面色皆惊,谁能想到碧贵嫔没有胎像呢!

    院判接着道:“微臣虽为院判,也不是主诊千金一科,为了慎重,陛下也可请杨御医一同来判定。”

    “将宫中所有当值太医,全部请来!”明帝脸色铁青,吐出的话语中隐隐含着震怒。

    众人知道,比起刚才珍妃害碧贵嫔没有胎儿,碧贵嫔此罪更大,院判虽不是什么妇科圣手,可医术绝不是普通御医能相比的,这诊断十有**是不会错了。

    琳琅阁本来就不大的空间,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众妃嫔你望着,我望着你,俱是觉得心头如悬针,静悄悄连大气也不敢出的等着御医前来。这寂静之中,哀哀的戏曲之声,便显得格外的清晰,像是在为此处的这场大戏,配上一首绝妙的背景音乐。

    不久,外面又来了四名御医,进来之后,便直接去给碧贵嫔把脉,完毕之后,四人中职位最高的杨御医站出来,道:“碧贵嫔的脉象虽然有一些奇怪,但是根据微臣与其他三位御医多年的经验诊断,碧贵嫔并不像是有孕,似是月信突至而血液集中而出,应该是月信不准。”

    “不,曹御医刚才不是诊断过了吗?我明明是流产的脉象啊,怎么会是月信突至,曹御医,你跟他们说啊!”说完,又朝着明帝道:“陛下,臣妾绝无谎言,这两个月月信未至,时常睡不着,呕吐,这明明都是怀孕的迹象!”她不明白,自己明明是怀孕的,怎么会变成月信了,这不可能啊!

    曹御医此时也是一头冷汗,碧贵嫔的脉象是他诊断的,此后又一直由他负责,若是错诊,有罪的何止是碧贵嫔,他连忙磕头,“陛下,微臣当初诊脉,确确实实是喜脉,刚才也确实是流产的脉象啊!”

    早知道,他就不收碧贵嫔的钱,给她在今天喝了一些容易落胎的东西了,天知道这事情怎么会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真的是他医术出了问题吗?

    云卿看着曹御医,嘴角浮起一抹无人能察觉到的冷意,他们自然不会知道。从台上那蓄意的吵架开始,她便觉得不对劲,于是便借口出来,想要一查究竟。

    那时候她已经没有看到章滢的影子,但是却看到有宫女拿着药材走过去,她跟着过去看了之后,发现那药材是用来流产后的人喝的,于是她便趁着这段时间,在里面做了一点手脚。

    坏处没有,补气照补,只是能改变脉象,让流产变得像是月信来了而已。

    若是碧贵嫔要找机会指认是章滢陷害她,那碧贵嫔这个真怀孕就会变成假怀孕!

    果然,她刚动手没多久,琳琅阁就传出了声音。刚才她只不过把这一点告诉了章滢,她反应也很快,马上就想到了装怀孕这一招,顺其自然的引的院判去替碧贵嫔诊断。

    如今就看碧贵嫔,怎么作茧自缚了!

    明帝面无表情地望着碧贵嫔,嘴唇紧抿成一线,薄而无情,“你倒是好胆子。”这一次,他并未曾大怒,可语气越发清淡,就越发让人惶恐,吓得碧贵嫔全身颤抖,似乎被那目光盯着,就如同有刀悬在头顶。

    假冒怀有龙裔,意欲嫁祸宠妃,欺骗圣上,诬赖妃嫔,这一条条罪名说出来,就连冷宫那地方,她想呆也去不了了!

    她再不敢狡辩,从床上狼狈的爬下来,不,几乎可以说是半爬半滚,趴在明帝的脚下,泪流满面,“陛下,臣妾冤枉,实在是冤枉啊……”

    明帝并不看她,目光深邃微思,确实抬头看着东太后,“太后,今日碧贵嫔的事儿你怎么看?”

    皇后被幽禁,德妃病重,魏贵妃又是个不靠谱的,珍妃又是事中人,其他的妃子,嫔妾,明帝又不是信得过,宠爱的,而东太后则是在场中后宫地位最高的,自然要询问一番。

    东太后冷眼将事情所发生的一切收在了眼底,见明帝的目光带着一抹微微的一样,淡然道:“经过院判和众御医诊断,碧贵嫔未曾怀胎。如此,珍妃蓄意陷害碧贵嫔腹中龙胎一事就不成立了,碧贵嫔心计之深,让哀家觉得汗颜,竟然处心积虑,不惜以假怀孕来陷害珍妃,手段卑劣,实在是不能轻饶。”

    碧贵嫔闻言,抬头猛地盯住章滢,虽然她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一切,定然有她在里面做了手脚,不,她转到一旁的云卿,不,珍妃的手段没有这么高超,不然一开始就不会落入她的陷阱了,这一切定然是瑾王世子妃在其中插手了!

    临到败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败的,碧贵嫔眸子里恨的几乎要流出血来!

    云卿半低着头,云鬓似雪,玉颈修长,长睫微微清颤,将那恨意隔绝在了眼眸之外,要害人,就要做好被人害的准备,又有什么好恨的呢?

    此事已经审问了许久,明帝又怒又失去了耐心,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直接站了起来,眼眸毫无感情,“将姚氏拉出,绞死后送回姚家!”

    姚,是碧贵嫔的姓。既然直接称呼姓氏,便是除了封号和封位,如今她不过是一名宫女都不如的下人了,而绞死后,送回姚家,便是连名带姓,都从皇家金册里划除!

    而姚家,是绝对不敢收下这样一个宫中出来罪妃的尸体的,最后碧贵嫔的下场便是祖籍出名,尸骨无地可存!

    然碧贵嫔却没有大喊大叫,只是露出一抹凄惨又决绝的表情,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眼眸极快的从东太后的所处的位置划过……

    ------题外话------

    嗯,大家,说好的月票呢?

    ——特别鸣谢——

    499415104【5钻】,xyq8908【100打赏1钻】,铭铭314【1钻3花】,芙落樱【1钻】,仙女阿珂【1钻】,jyu1970【2花】,15998714248【1花】,宝蓝的向日葵【1花】

看网友对 239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