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241 求月票

241 求月票

女子面具下的唇角微微一勾,竟是轻轻巧巧落在地上,朝着明帝一笑,抬手将面具取下,露出一张容色美丽的脸。头上戴着的彩色雀羽垂在额前,七彩缤纷之中,两条长长的眉毛画的如同天上的弯月,一双杏眸带着波光盈盈,皮肤透出一股与大雍女子不同的白嫩软绵,脸颊有两抹淡淡的红晕,不似胭脂,是从内里透出来一种红色。

    可是在座的什么美人没有见到,清幽灵气的如玉嫔,艳丽高贵的如珍妃,端庄雍容的如皇后,这些都是陪伴在明帝身边多年的人儿,世间美色,三千佳丽,若论谁最有资格评论,唯帝王也。

    然而就是这名见多了美人的帝王,深邃的目光里发出了诧异的光芒,手指不由的收紧。而与周围的众人比起来,他的反应应该是最为轻微的了。

    魏贵妃的模样几乎是台上众人之中最为夸张的了,她的瞳眸紧紧的盯着少女,看着她的容颜,游移不定,闪烁不定,几乎就要脱口喊出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一个男子阔步走进来,走到那名女子的身边,与她两人一同对着明帝弯腰行礼,右手放在胸前,低头道:“落日国博俊王偕同十三妃见到大雍皇帝陛下,祝皇帝陛下如天同寿,如日齐名!”

    落日国博俊王,半年前将兄长博温赶下王位之后,登上了落日国的王位。因为肃北与落日国相隔很近的缘故,所以云卿听御凤檀说过此事。如今看眼前这位博俊王,年龄大约三十岁左右,脸型微方,脸色为深古铜色,颧骨微高,有一个看起来便觉得孔武有力的下巴,两颊平削,五官深邃立体,深棕色的长眉下,是一双如同宝石一样深绿色的眼眸。

    他头上带着用的三瓣宝冠箍住的有凹槽装饰的无沿帽,上面镶缀着红色宝石,下面披着黑色的卷发,用彩色的珠子串在发上,一根根的披散在身后,穿着彩云腾龙,以獭皮镶边的袍子,袖子上有黄红色的六相云纹,脚上蹬着朱砂色的彩靴,腰间扣着黄色的绸丝腰带,整个人从头到脚,从上到下都透着与大雍完全不同的打扮风格。

    开始见到那女子已经是十分的惊奇了,此时再看到这个男子,众人更是惊讶,周围的人目光不停的在他们两人身上打量。

    明帝坐在上首,脸色在一霎那的惊讶之后,转为了平和,挂着得体的笑意,展现泱泱大国君王的威严和气度,“博俊王不畏千里来我天越京都,朕自当奉为上宾,请。”

    博俊王又是右手放在胸口,躬身行礼,转身就朝着上首空出来的位置坐去。

    三皇子目光一直惊疑不定的在那跟随在博俊王身后的女子看去,此时见他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更是仔细的望去,越看越觉得奇怪。

    博俊王对周围那些打量的目光一点也不放在心上,那被他称作十三妃的女子并不是坐在他身边,而是站在他的身后,根本就不似一个妃子,反而像是一个丫鬟一般,哪里有魏贵妃她们还有美酒佳肴,宫女内侍伺候着。

    安雪莹一向都是谨守礼教,从来都觉得一直将目光落在别人身上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此时都忍不住的将目光落到那十三妃上,眼眸里又是奇怪,又是惊惧,左右看了下,发现其他人也比她好不好哪里去,便复杂的望着一脸云淡风轻,不见异色的云卿,悄声道:“云卿,你有没有觉得她像那个人?”

    云卿看了一眼她,嘴角微挑,“像,怎么不像,不然朝中大臣和女眷也不会一直盯着她看了,毕竟贵顺郡主众人都知道她已经死了,陡然之间看到这么相似的人在面前,哪里不惊讶的!”

    没错,那个号称十三妃的女子,容貌与一年前被烈马拖死在关下的贵顺郡主有八成的相似!

    为什么只有八成相似,若是单单只看五官,这位十三妃简直就是活脱脱贵顺郡主的翻版,除却那落日国人特有的两团红晕,以及那晒的粗糙发黑的肌肤,没有一丝不像!

    但是有一点,让所有人都不敢确认,她究竟是不是,因为这位十三妃,去那双眸子里透出来的气质,还有那温顺的行为,根本就不是京城人们所认识的贵顺郡主!

    以前的贵顺郡主,除了明帝,除了西太后,整个皇宫,整个天越,有何人她是放在眼底的!莫说是站在人身后,就算是给人做第十三个妃也是可能的!她的性格就是唯我独尊,逆我者死,还要死的无比凄惨,才能舒爽的类型。

    而云卿注意到,看到博俊王的时候,明帝并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就连开始看到那完全不同的歌舞时,他也只是欣然欣赏,这说明这位皇帝陛下早就知道了博俊王要来京城的消息,不知道这位帝王是怎么想的,并未将此事公布,而是等到年宴上让他们参加,显于众人面前。

    最后惊的只是不知道情形的朝臣百官。但是那女子的出现嘛,自然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只是这个女子,究竟是不是贵顺郡主,世间千千人,容貌可以相似到如此地步,而性格又完全迥异的,实在让人难以猜测。

    似乎是终于察觉到周围人打量的目光,博俊王朝着众人爽朗的一笑,“怎么,我看大雍国民对我的十三妃似乎很有兴趣,难道大雍国民特别推崇像十三妃这样的美人吗?”浑厚的嗓音中,豪爽里又有一种难以克制的自负,比起明帝在位多年的内敛威严,他便显得外露轻狂了许多。

    与其装作若无其事,还不如直接问出,这个博俊王看起来倒是一副豪爽粗犷的模样,只是能将亲弟弟拉下皇位的,能是多豪爽的人呢。

    云卿抿唇一笑,目光落在了一直半垂着头,只专心给博俊王添酒的女子身上。此时的她没有了刚才曼妙灵活而舞的模样,完全是一副以夫为天,以君为上的模样,伺候人的动作无比的流畅,似是长年累月做惯此事的人。

    这让她心头疑云更甚,难道前日里她在街上看到熟悉的背影,便是这位十三妃,但是一个人相似的面容,便连身形都这么相似,也太不可能了,除非是有亲戚血缘关系。

    可惜她进来后便未曾开口说话,也不能凭声音来判断了。

    博俊王一发问,周围的人自然将目光注视到了他的身上,本来的窃窃私语也停了下来,但是没人敢开口说这事,虽然眼前的这个女子十分的像贵顺郡主,可毕竟现在做了人家博俊王的十三妃,帝心难猜,谁知道陛下听到了会不会迁怒。所以周围一时寂寂无声,倒显得有些怪异了。

    最后还是十公主扬着一张稚气的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博俊王,脆声道:“博俊王,你的十三妃是你们落日国的子民吗?”

    博俊王看了十公主一眼,见这小女孩虽然一脸稚气,但是坐的位置却是上首,且一身衣裳无不是华丽精致,料定身份尊贵,定然是大雍皇帝的女儿。目光中露出一丝狂妄,对她的提问一笑,“是啊,她是我的妃子,自然是我落日国的子民了,怎么,你认识我的十三妃吗?”

    十公主的视线没有离开十三妃,甚至还斜着身子去看她,“她长得很像我死去的六姐,不过我六姐皮肤比她要白,要细腻一些,看起来性格也不一样!”

    “哈哈,如此说来,我的十三妃竟和大雍的公主相似!她可是我近来最喜欢的妃子了,如此看来,这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啊,特意让我带她来到大雍的京城里啊!”博俊王哈哈大笑起来,一手将十三妃扯到了他的怀中,完全不顾忌是在金殿之上,一把搂住她的纤腰,一手掐住十三妃秀丽的小脸,在面颊之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又发出几声狂笑。

    他动作十分的狂妄,也十分的轻佻,当着明帝的面就做出猥亵的动作,令朝臣们都纷纷的皱起了眉头。而且不单单如此,刚才他听到十公主的话后,就当着众人的面表现出对十三妃的轻视,明显就是借此来侮辱大雍的公主了!

    明帝显然也露出了不郁之色,只他到底多年在位,纵然不郁,也不过深藏在眼底。唯独四皇子此时朝着博俊王望去,“博俊王此次前来我大雍,听说是要来谈两国互市之事么?”

    互市是指大雍与外国或者异族之间的贸易来往。互市的盛衰与政治,军事斗争密切相关。像大雍与西戎之间的互市必须在官府的监督下进行,禁止以其他的方式进行,违者便要处刑。

    而落日国由于相对较弱,一直以来,在大雍的边界都有设互市监察司。然而这个情况,仅仅维持到博温王继位之前。事情的原因便是自博温王继位开始,博俊王便以自己在朝中的势力,在互市的时候,将买卖马匹的银钱用去铸造兵器,这对于大雍来说,铸造兵器的行为,已经威胁到了边疆的安全。如此,明帝便下令停止两国互市,不再往来。

    落日国虽然是小国,但是他并不贫穷,它地处于南荫山脉东边,靠着南荫山脉绮云山的天险,以一敌千,将邻国西戎的野心扩张屡次拦下。而南荫山脉不仅给与了落日国人一道天然屏障,还赐予了他们肥沃的草原以及宝石矿脉。

    落日国的骏马,是三国中最为健壮勇敢的,它们身躯高大,驰骋无疆,其中最为出名的汗血宝马,千里马,都是落日国的为上等佳品。而宝石,也以他国的红色宝石最为纯美,一颗颗晶莹剔透,纯洁无杂质,硕大华美,是勋贵高门女子最爱的物品之一。

    然而有如此优势的落日国,也有它的劣势,因为身处高原地带,很多物资都十分的缺乏,其中布匹,药材,食物尤为缺少,大部分都是依赖和大雍互市而来,所以虽然博俊王拥有熊熊的野心,但是连自己国民的必须物品都不能保持,他又怎么能在上位之初,赢来百姓的支持呢。

    这也是他这次来大雍的主要目的。

    博俊王被一问,并没有显得很迫切,不疾不徐地道:“殿下所言不错,我这次来便是希望能和大雍恢复互市关系。之前由于国内动荡,所以边境互市有人趁机做出一些诋毁两国友谊的事情,如今国事已经平复,为了使百姓安居乐业,我就特意来大雍一趟,我相信,大雍的军队也喜欢我落日的骏马,美女们也爱我落日的宝石,如此一来,对两国都有好处!”

    御凤檀听到这个博俊王的话,精致流线的薄唇微微一勾,朝着一旁的方宝玉道:“这话说的可真好听,骏马和宝石,可不都是必须品,可要是没东西吃,没衣服穿,那才叫一个丢人啊!”

    方宝玉斜撑着脑袋,头上红色的金冠反射的光芒都像他的脸色一般暗淡,表情十分无聊,“唉,你说非要弄这个年宴晚会来干什么,弄的我一早起来,搞到现在,就在这里听人你一句,我一句,烦死人了!”

    御凤檀斜睨了他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切了一声,“这大冬天的,你又能去哪,不怕冻死你?”

    方宝玉一听到这话,浑身就起劲了,两只桃花眼发着亮到极点的光,嘴角带着猥琐的笑,“你这个娶了老婆的妻管严当然不知道了,最近琼花楼又来了个头牌柳遇,啧啧,那叫一个漂亮,小曲唱得又特别好,声音跟黄莺似的,听着就浑身舒畅啊……”

    “漂亮,有我娘子漂亮,那都是凡俗之物?!哼!”御凤檀十分鄙视的看了一眼方宝玉,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嗤讽,“装什么风流浪子,这不是沐岚姑姑没在这里,她要在,你敢去花楼,看她不打断你腿儿!”

    方宝玉一听沐岚郡主的名字,小脸一白,浑身一抖,像小狗似的警戒的左右看了一圈,记起沐岚郡主还在云南,绷紧的身子顿时放松,直接脸朝下趴在桌上,哼哼道:“你别管我,听到她的名字,我都发晕……”

    还说我妻管严,你丫还没娶就这德行了,哼!御凤檀再次用狭长的眼眸鄙视了一眼装晕的方宝玉,懒得理他,继续去关注那里的对话。此时已经在商讨怎么处理互市的问题了,而明帝显然对落日国有所顾忌。

    西戎国和大雍一直都在相互竞争,看谁先恢复元气,必定就有下一场战争。此次落日国的国王都亲自前来要求互市,也是想要显示一番诚意,若是不允,他很有可能和西戎投成一气,到时候麻烦更多。

    就在明帝为难之时,一直听着他们交谈的五皇子开口了,他微笑道:“父皇,我国和落日国一直都有互市,落日国的骏马也一直是我国男子喜欢的,若是断了互市,也会产生不便。儿臣有一个想法,既然两国都是喜欢对方国家有名的物品,不如以物换物,以我国家盛产的布匹,粮食等物品,来交换落日国的骏马宝石,如此一来,以佐邦用,又能立于本国发展,继续保持两国友好关系。”

    这位一直以来低调又温和的皇子,向来不在人前表达过多的看法和情绪,此时在众人还在互思策略的时候,他提出的建议让众臣思忖之后,都暗自点头。

    如此互市既维护了大雍国的银两不流向落日国,又保持了两国的关系,而且还满足了大雍征战对精良马匹的需要,简直就是一举数得。

    明帝闻言连连点头,“博俊王,此主意朕觉得甚为不错。”

    博俊王一双深绿色的眼眸如同暗夜之狼,盯着坐在对面,几乎会让人忽视的五皇子,他来京之前,对几位皇子是做过调查的,这位五皇子可是最没有名气,也最不被看好的一个,他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种蔑人的轻狂,以物换物,那就是说他国没有银两可以流入了,但若是直接说要银两,那又将自己前边说要为百姓换取物资的说法推翻了。

    既然是百姓需要,这种小额交易,以物换物岂不是最好的。百姓用自己的东西来交换别人的东西,更为方便。

    不过尴尬了一瞬间,博俊王也知道,如今大雍对他是多加防范,眼下能换到这个结果也在他意料之中,他哈哈一笑,“此主意不错,只要能让两国重新互市,我自然是开心,来陛下,各位,我敬大家一杯!”抄起桌上的酒杯,就一饮而尽,动作倒是潇洒干脆。

    明帝自然也接过宫女递来的酒杯,喝一杯以示诚意。众人看到明帝饮酒,自然也是举起酒杯,场面一时其乐融融,好似谁也没有在意那个十三妃了。

    云卿一直看着这位博俊王,总觉得这个人来到大雍,目的不是这么简单,突然,就看博俊王对着明帝道:“陛下,我早听闻大雍女子博学渊识,又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与我等落日国的女子完全不同,我心向往已久,不知可否在此欣赏一番?”

    被人吹捧总是开心的,明帝呵呵一笑,自然点头,“既然博俊王欣赏,那朕便让人给博俊王表演一番,若是博俊王喜欢,朕送你美人,以表我大雍诚心。”

    “哈哈,果然是大雍皇帝陛下,说话爽快,”深绿色的眼底,博俊王的眸子如同苍绿的草原上狡猾的狼划过幽绿的光芒,脸色一片爽快,“既然大家都说我十三妃与大雍公主长得相似,那十三妃,你便去请一位大雍的贵女,比试一番,多多学习学习!我想大雍皇帝陛下是不会拒绝的吧!”

    好一个狡猾如狼的博俊王!众人心中暗暗喊道,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对大雍女子向往已久,只是故意先这么说,将大雍的位置抬得高高的,实际上就是要让两国的人计较一番。

    现在这样,明帝自然也不好拒绝,再者,明帝也是心有自信,毕竟在座的每一位,无不是贵女千金,琴棋书画,总是有拿得出手的项目,落日国一个弹丸效果,有何可比的!

    可云卿却觉得,事情有些古怪,总觉得博俊王的目的不单单如此,只看那被点名的十三妃已经大方的走了出来,对着众人行了一个落日国的礼节,“方才我已经表演了舞蹈了,下面我会邀请一位出来,讨教一番琴艺!”

    说罢,杏眸在众人身上一一掠过,眸子在闪过御凤檀身上的时候,有一丝异光,又不动声色的掩饰了下来,随后素手一抬,直指云卿,“十三请这位贵女出来讨教一二!”

    自她开口以后,云卿对她会点到自己,就没有一丁点意外了。

    因为这位十三妃的一开口,便露出了一口略微沙哑的声音,这把声音自然和贵顺郡主娇俏的声音完全不同,所以其他人见她开始之后,便以为是认错了人。

    而云卿的眼眸里却露出一抹深深的笑意,这种沙哑的声音,有许多女子生下来便会拥有,说出来的时候便会有一种惑人的性感。

    但是十三妃的这种,却不是天生的,而是用针灸在咽喉部的穴位处处理后,特意使声道发生改变,而强制改变嗓音音色的。

    若是一般人,谁需要故意改声音呢,比起沙哑的声音,像天籁一样的悦耳嗓音才是女子向往的吧!

    除此之外,刚才在众多宾客之中,云卿是最不希望出风头的一人,她本身就不喜欢在众人之前展露自己,成为高度的关注点,而是她现在已经嫁为人妇,不比那些未嫁女子希望大展才艺,吸引如意郎君,可偏偏这个十三妃,就在一众花枝招展的女眷之中点中了穿着素淡衣装的她,让她想要猜错都难!

    这个十三妃就是贵顺郡主!

    而那天她在雪地里看到的熟悉的影子,也一定是她。在那个时候起,贵顺郡主就改不了本性的开始关注于她了。

    御凤檀眯了一双奢靡流丽的眸子,瞳光掠过十三妃那张面容,洁白如玉的修长手指抚过玲珑酒杯,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

    明帝则微挑了眉头,抚了抚发青的,刮的干净的下巴,“十三妃挑的是我国的世子妃,朕也从未听说过世子妃抚琴,今日便切磋一番吧。”

    他说的是无比的阔气,然则眼底那微微的不悦还是泄露了情绪,没有听到云卿会抚琴,若是这一下丢了脸,恐怕是一时难以挽回。

    可明帝看到云卿的那张面容时,心内不由又生了信心,当年漪兰可是才艺精绝,甚至连皇后都比不过她,与她生的相似的沈云卿,再怎么也要有她三分才艺吧。

    云卿一听,站起来朝着明帝行礼,“那韵宁就不辜负十三妃的一片厚爱,献丑了!”

    在场的官员从未听说过这商人出身的女子,会什么琴棋书画,不过又想起上次明帝寿宴,云卿所献上的那副天越锦绣图,功底非凡,立意非凡,又不像无才无能的女子。

    再看明帝竟是毫不拒绝,想来可能是个深藏不露的,否则也不会得到瑾王世子的青睐了。

    十三妃对着云卿敬了个礼,面容上看不出什么异常,旋即两人分别坐在了两架刚刚由人准备好的古琴之上。

    只听金殿之中,琴音乍起,玲珑如雪,声音如流水袭来,婉转流传,一点点一**的袭向众人,一时间众人仿佛置身在春日里空旷的山海之间,那里琼花朵朵,小溪清澈,鸟儿鸣叫处处,青翠幽点之间,说不尽的优美和畅意。

    忽而那点点如星的花苞就在眼前绽放开来,重叠如云的花瓣像是锦缎一般在众人面前展开,让人心头生出繁华似锦之感,只叹夏夜绵绵,骄阳似火,不料那欢快的琴音还徐徐在耳,转而之间,又化作了秋叶瑟瑟,清凉如水,轻拢慢拨之间,曲意淡淡,无声落寞……

    那十三妃见众人皆露出一分欣赏之意,嘴角的笑容徐徐勾起,露出了一分刚才完全不同的冷意,余光不由自主的朝着坐上魅凝美邪的男子望去,见他面色淡淡,不见半分的赞誉之意,完全不似众人那般,赞赏有加,侧耳倾听,心中陡然生出不快之感……

    就在这个时候哦,一行悠扬的琴音,枉若一场低沉而绵绵的细雨开始纷纷落在了大殿之中,仿若插进了刚才秋风萧瑟里,黑沉沉的天空之上,那琴声细细密密,淅淅沥沥的落下,显示一点点,一丝丝,随着那风声欲为萧瑟,雨声也大滴小滴落下,若打在芭蕉宽大的翠叶之上,滴答之中宛若又含着绵绵的思苦之意。

    众人的目光再也不看十三妃,而是望向那素颜雅面的女子,纤细的手指轻压在琴弦之上,飞跃在殿中廊下。

    天地之间仿若变得无比的辽阔,雨后的乌云之下,有月破云而出,露出萧萧孤寂之隐,在场的人听的入了迷,只觉得琴声如夜风,呜咽婉转,穿过重重夜色之中,带着难以言说的凄苦。

    那是曾经跪在柳家门前,苦苦求援而得不得援助的吐血而苦,那是不惜下堂为妾,只为家人能够换来一线生机却换来雪上杖刑之苦,那是看着宛若姐妹的人,当着面笑的肆意又邪恶的苦。

    在这雪夜里,仿佛一切都铺面而来,那是尘世间所有人避之不得,又无法救得的苦,它像是顺着耳朵钻进心底的情虫,勾起了无数人心内深藏的愁思。

    而另外那雪茫茫,风高扬,玲珑剔透雪裹妆的琴声淹没在这一片琴音之中,再没人能体会。十三妃见此,余光迅速的朝着博俊王看去,见他脸色似乎也被琴音所吸引,急的双眸微紧,手下更快,可琴音本来就讲究清心和意境,再如此,那琴音便有了急促之感,失去了她原本四季芬芳的美意。

    一曲了,而众人心中的触动不是一时半会才能散去。心中都有所思,那些曾经百看云卿不起的小姐夫人,除了眼中有赞赏之意外,似乎能从这琴音里感受出什么。

    一个商人之女,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在京中屡屡的轻视和刁难之中,安然无恙又如此清华高若,实不是件容易的事儿。里面所遇到的艰辛和阻拦,才能早就她弹出如此悲怆的曲调来。

    云卿缓缓的收回了手,淡淡的一笑。琴棋书画,一直都是她会的东西,上一世那些空虚无聊的时间,就是靠这些东西打发的,但是这一世,到底她将主要的精力集中到了书棋两样之上,琴更是放下许久未弹,方才一起手,她就知道,十三妃的功力绝对不低。

    当初贵顺郡主便是琴棋书画样样出色,到了现在,似乎更好了,她所弹奏的《夏月冬雪》已经是非常具有水平,所以云卿一开始并没有弹奏,而是听她的曲子。

    要想在同一水平上取胜,那就要用人们记忆十分深刻的东西。人有一个本性,记苦不记乐,思愁不思欢,大部分人都会为苦愁而夜不能寐,很少人因为高兴而失眠。而且愁苦的事情,能在他们的记忆里存在许多年,甚至能刻在骨髓里,难以磨去。

    介于她上一世所经历的那些,再结合她的指法,用最为拨动人的低沉乐曲,配合着贵顺郡主那秋风萧萧之,从琴音一起,就以巧计夺了先机。

    两重琴音之下,人们的思绪想要不变都难,到最后便只闻云卿琴声之苦,而不听十三妃琴音之美了。

    就在众人还在兀自品味这段琴音之时,暗自感叹之时,那博俊王已经站了起来,小辫子上的珠宝簌簌发响,面上带着十分高兴的笑容,朗声喊道:“大雍国土广盛,人才辈出,随意指出一个都是如此了得,实在让博俊钦佩。大雍皇帝陛下,我十分中意这个弹琴的女子,就请陛下将她赏赐给我吧!”

    一语出,而满场惊,所有人都看着这个姿态轻狂,言语无礼的博俊王。

    他要娶的是瑾王世子妃?若是其他千金闺秀也就罢了,那都是未婚女子,求娶也是正常的,为了两国往来,和亲之事见的也不少了。可是刚才弹琴的韵宁郡主,那可是嫁人了的啊!

    连本来听琴后,一脸笑意的明帝脸色都微微一顿,提醒道:“博俊王,你可知道,刚才弹琴的女子可是我国的瑾王世子妃,她已经是嫁为人妇了啊!”

    云卿皱眉看向十三妃,她此时又站回了博俊王的身后,一脸温婉的样子,实在是让她觉得怪异的很,可此时,她仿佛知道了,博俊王和十三妃要来的目的了。

    听到明帝的话,博俊王一点也不惊讶,他挑起两道深棕色的长眉,棕色的皮肤在金殿的烛光之下闪闪发亮,“不用皇帝陛下你提醒,我自然是知道她是嫁了的妇人,但是刚才她出色的琴艺,还有美丽的容颜都让我对她一见钟情,刚才皇帝陛下不是说了吗,若是我看中了谁,就把她赏赐给我,以做两国恢复互市的诚意吗?”

    这……明帝之前确实说过要将他看中的女子赏赐于他,可是明帝那时候说的是宫中的舞姬。

    明帝的眉头皱了起来,“她不是普通的女子,朕要赏赐给你的,也是我大雍云英未嫁的姑娘,如果朕把她赏赐给你,她的丈夫会责怪于朕的!”

    岂止是责怪,瑾王是皇家血脉,沈云卿也是皇家的媳妇,哪里有把自家的媳妇赐给外国人去的,这种事情除了那种实力太弱的不得不为之的国家,以今日大雍的地位做出来,不仅丢了天子的威信,还会失去朝臣的心。

    哪知博俊王哈哈大笑了起来,“她既然嫁了人,把她抢走自然是不对的,为了弥补她丈夫的损失,我愿意以我的十三妃,和他交换,将他的妻子和我的妻子互换,这样,他也不吃亏了吧!”

    ------题外话------

    大家给点月票让檀檀战斗力加强啊,有人要来抢卿卿了……

    其实本文的人物一直是在伏笔里冒出的,没有什么硬生生加进来的,(*^__^*),放心,等结局的亲放下,我没拖文。

    ——感谢分界线——

    恭喜梦落之繁花成为本书【贡士】了啊,另外还有【解元】angelmiao,dak666,kikilovejie,499415104,恭喜恭喜!

    谢谢亲499415104【30花】,飞向许愿池【2钻1花】,15200091160【1钻】,xyq8908【2花】。

看网友对 241 求月票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