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242

242

章滢闻言,一双美眸里利光暗闪,怒道:“博俊王,换一妻此事,实在是背绝礼仪,你怎么能说出这样无礼的话来!”

    博俊王目光落在她的面容上,丝毫不掩饰眼底的惊艳,那个头戴金色流苏的女子打扮的尊贵美丽,但是坐的位置一看便知道是明帝的妃子,他皱起眉头,满脸不屑。

    在他们落日国里,女子没有身份,特别是宫廷里的女子,说得好听就叫个妃子,说的不好听,其实就是个女奴,他坐着,她们就得站着,没有命令就不许坐下来,伺候在一旁,随时供人亵玩而已。所以他看到章滢坐在那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不喜,此时还听她出言教训,更是不爽。

    “你一个妃子而已,竟然敢在殿上随便对我这个贵客出言不逊,大雍皇帝陛下,若是你们觉得这位世子妃很是矜贵,那我愿意以十三妃和一百匹上等的骏马来和你们交换,你看如何!”

    明帝真是气怒难言,这个博俊王好生狂妄,珍妃是他的宠妃,又是一国的妃嫔,自然能对这种悖于礼道的事情开口!若不是多年的涵养好,他好真是想把杯子摔到地上泄恨!就在这时,只听一人的身边从身后传来,“博俊王,你那个十三妃我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呢!”

    懒懒悦耳的声音自殿上传来,含着一股冰冷的锐利,博俊王哗的转过身来,望着站立在殿中衣饰华贵的翩翩贵公子。

    那公子穿着一身刺绣有精致花纹的白色紫边貂皮立领锦袍,披着玄色狐裘大氅,一张精致的面容上,斜飞入云的浓眉下狭眸长而清艳如月,瞳眸淡转之间宛若星辰斗变,山峰般挺立的鼻梁之下,那抹浅淡的笑意像是将春光潋滟在那唇畔,一张玉容敛尽了世间的风光,比起刚才弹琴的女子来,两人可以称得上是人间双壁。

    从刚才的话里,他已经知道,这个人估计就是世子妃的丈夫,眸子里的狂意遮掩了下来,换上一副亲和的嘴脸,“你就是瑾王世子是不是,果然是英雄少年郎啊,我的十三妃若是入不了你的眼,我还可以用我落日国的美人来与你交换,说实话,我很喜欢你的妻子,她是那样的美丽,就像天上的云霞,你要什么条件,尽管和我提吧!”

    这个博俊王真是好生猖狂,仿佛看不到旁边大臣的脸色,也感觉不出周围人的怒意,丝毫没有察觉到他已经犯了大雍人的大忌。

    他出使大雍,不可能不知道大雍的风俗,虽然在他们那里,女人是货物,谁最强壮,谁就可以抢走别人的妻子,还可以以货物换之,可是到了大雍,这样的举动便是十分的失礼!

    御凤檀看他那副嘴脸,凤目眯成了弯月,谁不晓得爷我对卿卿是多么的宝贝,你装亲和,爷就会觉得你丫可爱吗?!他忽然一笑,乍然如日光茂盛,阔步走到云卿的身边,拉起她的手,轻柔的在手背印下一吻,侧头斜睨着博俊王,瞳眸像是吞噬了烛光,汇聚成明耀一点,

    “博俊王,你能来我国请求相互互市,我作为皇族世子,对你表示欢迎。但是,无论你拿什么来交换,我也不会把妻子当做货物。

    这天底下的东西,对于我来说,都不如我妻子的一笑。你大概不知道,我是多么的爱她,我妻子她是多么的爱我,若是离开我,她会哭的。在我心底,她的眼泪比起你落日国的红宝石还要珍贵,我一滴也不允许她流下!”

    他深情的看着博俊王,口中的话儿就像诗歌一样流畅而出,令全场的人都吃了一大惊,这哪里是在拒绝博俊王,听起来就像是表白一样,在御凤檀的身边呆得久了,他做出什么事情来,云卿都觉得习惯,可是今日这般,她还是觉得有些惊世骇俗了。

    她什么时候说过什么离开御凤檀就会哭的,说着她多么的离不开他,多么的爱他……这个人真是,云卿用指甲抠御凤檀的手心,表示自己的不满。

    御凤檀眨了眨华丽的眼眸,卿卿,我说的是真的,我爱你,就像你爱我一样,难道你一点都不爱我?

    云卿被那他毫不掩饰的肉麻眼神弄的全身发麻,嘴角又抑不住的勾起,嗯,话是说的没错,可是御凤檀可不可以不要自信呢,弄得她都没有成就感。

    那博俊王一怔,虽说话语是肉麻的紧,可御凤檀那样的语气,绝对不是在和博俊王开玩笑,他全身散发着的神采,都说明他的认真。

    他随即望向云卿,见她牡丹般雍容华贵的面容散发着夺目的光彩,那双凤眸像是黑色的珍珠,每一个角度都有不一样的光泽,特别是刚才她弹琴时候那种沉淀的芳华,这是他二十多个妃子都没有的美丽,这样的美人儿,若是能收在自己的宫廷里日日把玩,那才叫乐事啊。

    他朝着云卿露出一个自认为非常具有男子汉气质的爽朗笑容,打量着云卿身上的装束,语气里藏着轻视,

    “这位夫人,我落日国有美丽的草原,还有绚丽的宝石,无数的金银财宝,若是你能嫁给我,我会让你过上金山银堆里的日子,给你穿最美丽的衣裳,戴最漂亮的首饰,而不用穿的像你身上这么的素淡,我保证你每天都会过的很开心,绝对不会流泪的。”

    这是改变战术了吗?这个博俊王倒是很会在别人的话语里找机会,御凤檀说不喜欢她流泪,他就来哄着自己说会开心。

    若是她还是天真无知的小女孩,听到这番话,定然会有一点虚荣心的,再不济这个博俊王也是一国的君王。

    可是现在,她睨了一眼博俊王,面色十分的淡薄,语气浅浅,“我穿的素淡,是因为我还在王妃的孝期,按照礼仪,不能穿戴得过分招摇,你不懂我可以跟你解释。但是你说的那些珠宝首饰,我并不喜爱,而且这些东西,我丈夫都能给我,但是他能给我的尊重和爱护,是你给不了的。”

    博俊王是落日国的国王,国内的女子看到他,无不是讨好追求,还有人自动献上门来的,此时看云卿连正眼看他的兴趣都没有,心中恼怒,作为男人的征服**上来,又哈哈大笑,深绿色的眼中闪烁着冷光,

    “夫人,那是你没有跟我在一起,若是与我在一起,也许你就不会再喜欢你现在的丈夫了!”

    御凤檀虽然是生的好,但是在博俊王的眼里,男人就应该像他这样,脸型方正,眉目粗犷,身材魁梧,如此才显男儿气慨,才能一把抱起女人,在营帐里**,满足她们的身体和**。

    像御凤檀这样长得精致华美的,看着就是弱不禁风似的,哪里有他这么吸引女子呢!

    所以说,每个地区,每个人的欣赏观点都不一样,像博俊王这种满头辫子的中年男子,大雍的千金们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兴趣。

    一个个相互交头接耳,不平了起来,要是让她们选,她们也选世子啊,世子多么的俊美无双,身子颀长,不胖不瘦,气质优雅而高贵,谁要选这么一个满头珠子,花花绿绿的粗鲁野蛮的家伙!

    博俊王自己越笑越觉得有意思,对着十三妃唤道:“来,你过来,告诉这位夫人,做我的女人是不是很幸福,是不是比别的男人要好很多!”

    这话问的就太露骨了,夫人们纷纷将自家的女儿遮住,一面用目光瞪着那博俊王。不少夫人有些不解,用帕子遮了口唇,却在想,这嫁人了,不是嫁给一个男人吗,怎么还会有什么比较的,只跟着自己丈夫有鱼水之欢,又何来好与不好,又不是青楼女子,悦人无数。

    云卿瞧着那十三妃从椅子上站起来,面容是温婉的,然而她敏锐的发现,十三妃那袖子底下的手却紧紧的握紧,指节白到发青,两颊因为克制咬紧牙根而变得绷紧。

    她微微一笑,眼底充满了薄凉冷漠的光,有的人也许不知道,在落日国的女子,就像是货物,在家里也就是待估价的货物,嫁出去就是丈夫的货物。

    就算是博俊王的妃子,听起来身份十分高贵,但是和大雍的妃嫔那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也随时可以赏给下面的人淫亵,只要高兴,有时候群臣酒宴,喝到兴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礼义廉耻,这些妃嫔被拉着伺候一个臣子,或者几个臣子,那都是丝毫不奇怪的事情。

    她倒是很想知道,贵顺郡主想要逃脱嫁给赫连安元的命运,不去做堂堂西戎的太子妃,结果却落得到落日国里做个畜生不如的十三妃,这中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她真的很有兴趣。

    尊贵的贵顺郡主,就算在这一年被博俊王训练得不得不收敛了脾气,可到底在自己曾经的亲人面前,在云卿这个情敌的面前,她觉得被侮辱了,还是露出了那深藏的戾气,一步步走到了博俊王的旁边。

    “怎么这么慢,还不快点告诉夫人,我……如何!”博俊王一把将十三妃扯了过来,手指紧紧的掐住她的玉臂,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目光中都是残暴的光芒,然转头望着云卿的时候,倒是装模作样的很是情深。

    十三妃吃痛的扯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却不敢忤逆博俊王,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是多么的禽兽,收拾起她的时候从来就没有留情过,对待女人根本就不懂什么是怜香惜玉,她偷偷的睨了御凤檀一眼,看着他拉着沈云卿的手,目光中百般柔肠,情丝如网,心中痛的不可简直是如有刀在搅动,她这一迟疑,博俊王更为暴虐的捏紧她的手臂,连声道:“是的,只要跟过王的女子,哪里还会思量其他的男人呢,这天底下没有男人能比王更好了!”

    她那一副憧憬娇媚的模样,看的云卿都牙酸的紧,这模样真的是接受不能啊。

    博俊王很满意这句赞词,哈哈一笑,用他那深绿色的眼眸如同盯住猎物一般的望着云卿,“听到了没,你的丈夫定然没我英勇!”他说完,转身朝着龙座上的明帝看去,“陛下,开始说赏赐与我的话是你说的,如今你们又推三阻四,说话一点都不干脆,莫非是说话不作数!”

    明帝脸色明显的不悦,双目里透出的目光肃穆阴沉,他朝着御凤檀望过去,今日这博俊王完全就是要给他大雍一个下马威看,死搅蛮缠,毫不讲理,若是他不给其颜色来看,当他大雍无人,“凤檀,韵宁是你爱妻,你就用落日国的规矩,和博俊王来上一回!”

    落日国的规矩,若是两个男人看中一个女子,那便用实力说话,得胜的那一方便能拿到主话权!

    这是明帝被惹恼了以后,终于正式说话了!落日国的人骁勇善战,勇猛刚硬,就像是他们草原上的野狼一样,个个都是善战的战士,与他们那荒野似的民风类似!

    “好,好,好,果然是大雍皇帝陛下,海纳百川,知道我落日国的方式,那就请世子陛下与我较量一番了!”

    刚才那一番对话,明帝已经看出了博俊王的意图,就是想要来和大雍的朝臣来较量一番,用云卿来做借口,一来是真正看中了云卿的美貌,二来就是想借此来打压大雍的盛气!

    好一个野心勃勃的博俊王!要是让他得逞了,那他大雍的浩浩国威岂不是受损!

    御凤檀本是对这种蛮横的人没有什么兴趣,以他的身份地位,就算博俊王再怎么胡搅蛮缠,只要他不答应,谁又敢说送了云卿出去!

    那些平日和云卿不和的小姐夫人,再怎么不舒服,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开口,因为一旦开口,就是和瑾王府,和抚安伯府,和御凤檀过不去,日后相见,处处都是难堪,而且以御凤檀这不靠谱的性子,给你弄个半残的,到时候有苦也只怕说不出。

    四皇子的不举,不就是吃了黄连哑巴亏,气的要死,偏偏不能大肆宣传来报仇吗?

    他眸子斜睨了过去,嘴角挑起一抹笑容,根本就没将博俊王放在眼底,虽然明帝故意将这样的事情推到他的头上,让他为了云卿不被换走,拼尽全力对付博俊王的动作显得有些阴险了,但是,说实话,他是打算明帝不说,自己来提出的。

    现在,既然博俊王要来找虐,他也就不客气了,红唇轻启,音色谈笑,“那就请陛下打开禁军校场,让凤檀和博俊王交手吧!”

    云卿看了御凤檀一眼,那奢靡的面容逆着烛光,投下森寒的阴影,只有那一抹红唇抿笑之时,宛若刀锋般锐利,每当御凤檀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就代表他想让别人不好过了。

    博俊王闻言哈哈大笑,眸光落在云卿的身上,透着一抹复杂莫测的光芒,野心在内里膨胀。这个美人,他现在想要得不得了!

    既然话已经开口,明帝也毫不拖延,众人穿过朝天门,到了那里的时候,禁卫军已经有五百人守护在此,将整个禁军校场都围的了起来,明帝站在点将台上,望着场中已然对峙的两个飒爽英姿。

    一人骑在红色的大马之上,遥望那白色大氅,徐徐如风中雪片,正是御凤檀。

    而一人与他并列拉马而立,头上的红色宝石无沿帽闪烁着耀耀的光辉,身形魁梧,腰背宽阔,正是博俊王。

    云卿听说过,这位博俊王骁勇,十一岁就砍下了草原狼王的头,是一等一的勇士,马上功夫甚是了得,绝不可小觑。就是不知道这次比试,究竟要怎么比,才算数。

    就看那博俊王接过侍卫递来的箭筒,朝着御凤檀挑衅的一笑,“世子,这箭筒里按照规矩,是八十八支箭,咱们就比,看谁射中靶上的箭最准,最后来论胜负!”

    御凤檀看了一眼校场前面五个红心箭靶,将箭筒往马上一挂,雪白的大氅在冬风里刮的呼呼作响,“那就请博俊王……不要手下留情啊!”

    博俊王一怔,眸光若野兽闪着兴奋的光芒,“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对手,不怕死,不怕输!来吧!”看他怎么把这个精致的贵公子打趴,好好让大雍出一次丑!

    一声号下,博俊王率先纵马奔驰进入校场,雪花激扬,漫天飞舞,他一手拿起乌黑色的大弓,抽出一箭对着远方红靶射出。只看他箭锋如雷,奔射而出,就在那疾风之中,御凤檀慢慢的拉起长疆,动作仿若放慢了一般,比起博俊王来,要显得懒散许多,就在众人不解的时候,只见御凤檀从腰侧拉出一箭,银色的长箭如闪电袭去,箭尖以众人想不到的方向,竟是朝着箭靶的西侧而去!

    众人皆是一叹,这世子明明上过战场带过兵的人,身手传闻并不弱于朝中将领,如何连方向都辨不准!

    而与此同时,那银箭咔嚓一声,从正中将黑箭断成两节后,去势丝毫不减,咚的一声正中红心!

    博俊王看到自己的断箭,勃然大怒,策马转头,望着御凤檀喊道:“世子,你怎可射断我的箭,这和比赛不符!”

    凤目微微一抬,潋滟波光美不胜收,御凤檀漫不经心道:“比赛的规矩是你说的,博俊王,除了将箭射入靶心比多少以外,其他的不是都随意么?”他轻轻一笑,笑声如天籁传入雪光之中,“我都说了,让博俊王你尽力,千万不要输的太难看了!”

    第一次出手,就将对方的锐气顿减,让对方的箭连靶心都没摸到,定然能挫其心气!

    云卿凤目中流露出一丝温婉的骄傲,隐隐在瞳光中闪耀,这样的御凤檀,和上一世记忆里的他,总算有一丝重叠在一起了,就是这样的意气风发,势不可挡!

    博俊王辩无可辩,也不再开口,手持长弓,搭箭而出,自第一次以后,他每次出箭都必然是三支以上,每一箭角度诡异,速度奇快,然而任他如何诡变,银色箭支总能宛若鬼魅一般从不可思议的刁钻角度过来,每次都能将他的箭截断在靶前,每一次欣喜后接着就是更为愤怒!

    博俊王射的血气上涌,脸庞发黑,深绿色的眸子里煞气外溢,竟然是一声怒吼,扣住四支长箭反手对着御凤檀射过去!

    既然赢不了,那就将御凤檀射死,云卿心中一惊,瞳仁紧缩,旁边的女眷竟是吓的尖叫了起来,她们哪里看过这样的情形,纷纷把眼睛遮住,又从手指的缝隙里去偷看,生怕那俊美无双的世子会遭手毒手!

    徐徐雪风之中,骏马马蹄声声,如鼓声哒哒,御凤檀红唇微勾,但见他身子一轻,整个人飘然如风,竟是在奔驰的宝马上站了起来,长发和雪氅在空中交织出一副绝美的水墨画儿,画中人眉目如画,眸中寒意竟是如银瓶乍泄,逼人心魄!

    他从容的反手从箭筒里抽出四箭,并上弓弦,狭眸微眯,暗光一闪,手指放开,那箭只与博俊王两人对射而去。

    八箭齐射,空气被那劲力震出嗡嗡之声,内力尽附在箭身之上,撞击之时,眼前金花乱溅,迷人眼神!

    只见那博俊王四箭一出,反手从背上又将最后四箭拔出,长腿勾住马缰,侧身从旁掠过,已对着御凤檀再次射出!全场寂静无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激烈的状况所吸引。

    而与此同时,五道细不可闻的破风声从旁射出,分别袭向御凤檀全身五道大穴。云卿陡然望去,在寒冷的气流之中,那五根若隐若现的蓝光,显然就是淬了剧毒的细针,若是一旦射中了御凤檀,就算没有中毒死亡,那博俊王的利箭也会射穿御凤檀的重脉!

    ------题外话------

    文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会到写大结局的时间了。

    ——特别鸣谢送月票的亲们——

    感谢xyq8908【1钻2花100打赏】,499415104【10花】,宝蓝的向日葵【1钻1花】,jyu1970【1钻】,jyu1970【1钻】,芙落樱【1钻】

看网友对 242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