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243 求月票

243 求月票

云卿呼地一下往前迈出一步,厉声喊道:“凤檀,小心!”

    御凤檀抬睫望去,但见那五道蓝光袭来,嘴角蜿蜒出一道嗜血的红痕,但见他马速不慢反快,双手握住一根长箭,内力顿震,如山石破裂,但见铁箭迅速断成五截,若秋叶之凌厉,却比秋风还要迅速,眨眼之间与五针交击,迸出叮当脆响。

    云卿这才放下心来,转头朝着射箭的方向望去,便看到那十三妃正掩袖收手,指尖映在日光之下,有蓝色的幽光暗闪,还要再来!

    云卿幽蒙凤眸微微收缩,全身散发出一种悠然的冷意,她退后几步,将手中精致的冰玉镯子露出,对着十三妃抬手射出!

    嗖嗖嗖几声之后,便看十三妃尖叫了一声,然而周围之人的精神都在那场上激烈相斗之上,对她一个小国的妃子哪里有那样动心!

    十三妃右肩突然倏地一下犹如针刺,伸手到肩上一摸,只觉得入手微湿润,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不妥,许是自己旧伤发作了,一时心理作用罢了。她用了用手,却发现有些无力,不由暗自咬牙,双眸微眯朝着场上的两人望去。

    怎么就偏偏没射中呢,若是能将御凤檀射伤,博俊王必然能赢了他,按照规矩,她就必须和沈云卿交换,留在御凤檀的身边!

    她眯着眼,望着前方铁马混战,想起自己这一路的苦楚,自被赐婚给赫连安元起,她就日日夜夜在宫中大闹,但是明帝显然不许她再胡闹,打定主意要让她嫁给赫连安元,因为在明帝看来,两国之间虽然是剑拔弩张,然而没有五年十年,元气都不瞬间可以恢复的,她嫁过去,怎么都是太子妃,身份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在贵顺郡主看来,没有嫁给御凤檀,嫁给任何人都是对她的屈辱,她见哭闹不行,就动起了另外的心思。这些年,她也时不时的跑出去,结交了几名懂的一点异术的朋友,其中有一项就是易容,她在身边找了一个跟她身形高矮差不多的宫女,强行给她喂下毒药,然后逼迫她易容成自己的样子,而她自己,则扮成宫女的模样,跟随在一旁,监视宫女的同时,在寻找一个绝好的机会逃走。

    本来她是打算到了半途中,夜间点一把火,将这个宫女烧死了,然后再找具尸体装成宫女的样子,反正烧得脸面模糊,也没有人看得出究竟谁是谁,可还没等到她找到合适的机会,薛家二子就带着人装成劫匪的样子出现了。

    护送的队伍被打个猝不及防,根本就来不及招架,那个假扮成她的宫女被绳索套住了脖子,烈马狂奔,一路拖走,她就是趁这个混乱的时候,赶紧逃了出去。虽然没用上自己的计划,但是也很不错。

    可是那时候她已经出了关卡,再想进去,又难了,于是打算先到外面找一处地方住下,等有商队或者其他通关的队伍经过,再混进去,回到大雍。

    可是天不如愿,她还没到塞外几天,就遇上了真正的马贼,因为容貌姣美,她被那粗壮野蛮的马贼统领抓了绑起来强了,然后又被统领丢给下面那些小头领享用,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将她当作什么郡主看待,骑她的时候和一般女人没什么不同,起初她也反抗过,可她那点武功到底不如人,很快就被打的要死,还被灌了**香,手脚发软,根本就没有一点力气,天天被剥光了丢在营帐里,陪不同的男人睡。

    后来她渐渐的坚忍了下来,知道马贼们最喜欢来她这里,是因为她容貌美丽,身段妖娆,便学会讨好那那个马贼统领,渐渐让他对她放松了防备,就这样半年之后,她逃了出来,但是刚出了狼窟又进了虎窝,被专门给落日国官员提供女奴的人贩子抓住了,这一次她凭借半年学到伺候男人的技巧,哄的人贩子开心,倒是没受什么苦,因为满意她的伺候,人贩子将她献给了落日国的一个文官,那文官看她貌美,就借着机会让她接近落日国的博俊王,就这样,她成了博俊王的十三妃。

    回想起这一年多的日子,贵顺郡主几乎是不敢回首,和那些浑身汗臭,满身长毛,粗鲁野蛮的男人在一起的日子,几乎让她夜夜都做噩梦。

    她唯一的信念就是尽量的讨好博俊王,最好能让博俊王对她死心塌地,冲冠一怒为红颜,为她报仇,只可惜,戏本子好看,唱戏的人却不配合,博俊王虽然宠爱她,可也只是喜欢和她在床上而已,甚至经常把她赏赐给下面的官员一起玩弄,她渐渐的知道,这一切还是得靠自己……

    终于在她苦心经营之下,博俊王出使大雍,肯将她带在身边,但是贵顺郡主肯定不知道,博俊王将她带在身边,是觉得她最会伺候男人,可以用来献给大雍的官员……

    当站在朝堂上,看着周围人投射来的目光,她甚至可以熟视无睹,因为她在塞外,经常被扒的一丝不挂站在人群里,给那些下流恶心的男人摸来看去,在他们**勃发的时候,直接被拉过去,在人前像狗一样的被人骑,一旁的人还起哄大叫。

    比起那样的事情,看几眼又算得了什么,她已经习惯了。可是当看到御凤檀在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羞耻了起来,羞耻之后,当看到御凤檀牵着沈云卿的手,她的心又被一种扭曲的愤怒所代替,那个被牵的人本来应该是她的,而承受这所有屈辱,痛苦,不堪的应该是沈云卿才对!

    那一刻,她好不容易掩饰下去的恨就像是地狱攀扯上来的花,一步步将她往更为黑暗的深渊里走去!她要留在天越,并且还要让沈云卿代替她去受这种痛苦,让她试试被无数野蛮的男人骑,被无数肮脏,不怀好意的手在身上抚摸的恶心感!

    她狠狠的捶了一下失力的肩膀,这只手,曾经被马贼扭断过四次,所以天气一冷,就会发病,不能发力!早不发,晚不发,偏偏在这个时候!

    博俊王,你这个恶心的败类,这一次希望你真的能赢!

    她不知道云卿给她刺的,是最新研究出来的,特别用在冬天里的冰针,冰本来就透明无色,再加上云卿特意放了适量的麻醉药,射进人体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到时候发作起来的时候……一定会让她知道什么是痛不欲生!

    敢在暗地里对御凤檀下手,不好好还回去,她就不是沈云卿了!

    云卿见她手不自然的垂下,知道她没有力气再动手脚,嘴角微微一勾,收回目光之时却迎上了四皇子两道视线。她脸色不变,若无其事的转开视线,朝向御凤檀望去。

    四皇子站在明帝的身后,他以为云卿会看他的,可是她看到他,也像是没有看到一样,根本就将他当作空气一般!她的眼底,心里都只有御凤檀,只有他!

    嫉妒宛若藤蔓,攀上他已经发青的内心,四皇子眯了一对鹰眸,重新朝战场上望去,御凤檀,你最好输了,输了,沈云卿也不是你的了!

    两人已经到了激烈战争的时候,博俊王箭筒里八十八支长箭已然只有最后三支,然而结果却与前面相同,到目前为止,把红心箭靶上没有一只黑色铁箭,独独一根银色长箭独立在最中央的箭靶之上,宣誓它独一无二的位置!

    博俊王心生杀意,策马疾行,竟是一手下捞,弯腰将地上落下的五只长箭拉起,反身朝着御凤檀射去,他动作疾快,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又见他手中多了长箭!

    然而他快,御凤檀比他更快,只看他长发于风中漫天飞舞,宛若神魔降于人世,邪异凛然,长弓绷紧如半空弯月,萧冷之意渐渐褪去,仿佛被御凤檀浑身的杀意所取代,云卿只看到他那薄唇微微一压,随之传来绷,绷,绷,三声,数道银白光芒,如流星逐月,风驰电掣,朝着博俊王射去!

    明帝见他如此,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阑干!

    旁边众人全部惊声呼喊了起来,世子这是要当场将博俊王射死吗?!

    博俊王被那迫人的煞气惊的一呆,就在这一呆之中,银光带起雷霆万钧,竟逼得他全身不断的往后退去,如同半空飞鸟,从马上急速的退去,最后咚的十二声,方才罢了飙射劲力!

    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远处那一棵五人合抱的大树,博俊王高大魁梧的身躯紧紧贴于其上,整个人以一个大字的姿态,脸色惊恐的望着前方,仿佛木偶一般,一动不动。

    那射出去的十二支银色长箭,每一只都贴着他的肌肤,从肩膀,左右手臂,左右大腿,腰侧穿贯而出,竟然是用箭力将他从马上带出二十米,钉在了场外的大树之上!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只看着那树干之中上方,浑身分毫不敢再动的博俊王,连呼吸都被这一手震慑!

    云卿目不转睛的望着那一袭玄色人影,只觉那飘逸挺拔的身影,在俊美之外,横生一股狂肆霸气,邪魅的容颜上弥漫的是无尽的杀意,在万众瞩目之中,御凤檀缓缓的抽出筒中最后一支长箭,拉弓,眼眸深处瞄准的是树干上壮健的男子!

    “技不如人,不服输,技不如人,还暗下毒手!你,死不足惜!”

    冬风刮走所有的温暖,也冰冻住所有的人的心!雪花渐欲迷人眼,树枝狂舞摇动,让人心头紧缩,明帝顿时一手拍在栏杆之上,直逼御凤檀!

    这一箭射去,杀了博俊王,两国必然开战!到时候西戎借着战乱,岂不是得不偿失!

    可他是一国帝王,失声大喊,有失威严,四皇子见明帝脸色,眼眸里带着一抹算计的光芒,最好御凤檀一气之下射杀博俊王,父皇必定要给落日国一个交代,旋即张口呼道:“世子,你千万不要冲动,他是博俊的国王,就算天大的侮辱,你也要忍耐下来!”

    暗含毒液的语言连同白羽袭来,御凤檀姿态怡然,不急不缓,狭长的魅眸里只露出一抹嘲讽,保持着抬弓射箭的姿势,宛若成了一座雪玉雕像,美到极点,也冷到了极点,雪花飘在他的神周也被冷凝之气冻住,悄悄然的落到区域之外,不敢染上玄色的大氅之上,破坏一丝一毫的美感。

    十三妃脸色平淡,然而目光闪动,藏着按压不住的恨意,既然赢不了,那就一箭射死他吧,只要射死了博俊王这个畜生,她便可以找机会逃脱,再也不要回到落日国那种恶心的地方!

    被悬在树干上的滋味极不好受,博俊王挣扎不得,又见御凤檀还欲拔箭射来,那种不可一世的张狂气息早在与他对峙的时候被碾的粉碎,心中惧怕,领教过御凤檀的箭法,他知道,虽然如今隔了两百米,可若是御凤檀想的话,那箭可以精准的射到他的瞳孔,保证丝毫不差!

    他的箭术在御凤檀面前,简直如同小儿一般,不值一提!

    “世子,既是比试,那就点到为止,你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你们大雍人比试,都是要将对方射死才作数的吗!”

    看着刚才出手陷害的男子此时不敢乱动的喝求报名,御凤檀冷然一笑,凤目里露出一丝睥睨之态,如同俯视着微不足道的尘灰,倏地放手,那震人一箭更快,更猛,疾风呼啸,在悬吊的众人呼声,咚的一下,射到了博俊王的裤裆之中!

    瞳孔在弦放手松之时就缩到了极点,博俊王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却猛然发现那箭锋方向不对,再去细看,倏地一下箭速加快,凛冽的寒意紧贴着下身,博俊王眼眸暴睁,惊的几乎要从眼眶里射出来,从下半身传来的冷意,让他全身肌肉不可克制的发抖起来,杀意从箭头勃发,整个宝贝都疼的蜷缩了起来!

    众人之中,有人长呼了一声,放下了心,有人哀叹了一声,恨没有达成目的。

    有那站在博俊王周围的侍卫,眼看那凌厉一箭射到关键位置,感同身受的双腿一闭,紧紧夹住宝贝蛋,暗自低呼,这博俊王以后不会废了吧,他们就是看着都觉得疼的紧啊。

    而御凤檀镇定自若的拉着马缰,散步般优雅的行到吓得差点失禁的博俊王面前,看了他一眼,优雅贵气的微微一笑,眼眸余光若有若无停在那只还在树干上隐隐震动的银箭之上,促狭的笑意再次长睫之下掩藏,刚巧露出一点,以便树上的男子看到,朱唇轻启,“博俊王,果然是王者风度,今日凤檀小胜一箭,真是多谢抬让!”让你觊觎我家卿卿,以后要你一想起我家卿卿,就再无猥琐之力!

    五个箭靶之上,唯有一支银箭独立其上,散发着风华霸道的邪光,昭示今日这场比试的胜利!

    开始的静谧在这一刻结束,所有人,包括禁卫军们,为御凤檀这个赢得了男人自尊,又保全了国家之间和平的行为,大声叫好!

    男人们的斗争,和女人不同,若是可以,他们更喜欢明刀明枪,好好的打一场,才叫做痛快!强手在他们心底,才是真正的王者!

    云卿远远听着御凤檀的声音,心中泛起一股甜蜜的无奈,御凤檀胜人,还要胜的这么别具风格,什么是小胜一箭,明明就是他故意只射了一箭上去!博俊王现在只怕现在气,急,恼,怒,惊,惧,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不知道中了御凤檀这一箭后,他日后还有胆子用那地方不,云卿一想,在心内抿唇偷笑了两声,射的真好!唉,都是御凤檀,把她都带的越来越坏了。

    安雪莹从另外一侧走来,双手捂着胸口,脸色微微发白,双眸里还留着惊吓的余悸,但是小脸上却是散发着兴奋的光彩,朝着云卿走来,“刚才真的是好惊险啊,一波三折,真真吸引人。”她说完,身子靠近云卿,小声地道:“世子箭术一流,为我大雍争了一口硬气。”

    听到人夸奖御凤檀,云卿谦虚的外表下,心中却有一股暗暗的骄傲,当着安雪莹的面,她也不用过分的遮掩,微微颔首,“倒真没丢我大雍人的脸,看它那落日小国还敢如此猖狂!”

    正说着话儿,忽然听到身后有个清脆的声音温柔如水,“玲珑见过世子。”

    云卿扭头,原来御凤檀与明帝说了一会话后,已经下马朝着她这边走来,而那边说话的人,却是魏贵妃的远房侄女,古玲珑,她才刚十四岁,极少出席各大场合,今日是古家带着她第一次出来,便见到了御凤檀在场上的风采,一颗芳心到现在还没能平静下来。

    云卿瞧着她的模样,淡淡的一笑,御凤檀早就是迷惑了不少闺中女子,此次又大战神勇,女子爱俊男,更爱马上英雄,这可是又招惹了桃花来了。

    御凤檀扫了一眼那古玲珑,嗯了一声,算做回答,然后笑眯眯的转了眼眸,朝着云卿看去,“怎样,有没有觉得为夫很神勇,很威武,很仰慕,很崇拜啊!”

    此时旁边还站了一大圈的人,乍见英雄下马,便作了一副小家良男的气息,陡然还有些受不了。

    只有云卿晓得他是故意做出这般姿态,让那些桃花赶紧知难而退,她对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实在是不感兴趣,但未免数不尽的蜜蜂粘她家里这朵美丽的相公花,她也难赶啊!

    便也做出一脸温情蜜意,拿起帕子擦擦御凤檀额上出都没出现过的汗,柔声道:“夫君,为了我,你竟然勇敢的和博俊王,真真让我感动!”

    御凤檀顺势眨着一双魅眸,电力十足,深情款款地道:“可不是,这辈子,有什么女人比得上你,其他的女人我根本就不放在眼底,我的心底只有你……”

    望着四面八方那诡谲的眼神,虽然的确看到古玲珑和一些小姐有黯然神伤的感觉,可是云卿顿时也有了一种“够了”的想法!

    不知道是不是跟御凤檀在一起久了,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的行为也有点不对劲,自己抽风了才配合他,连忙用帕子掩饰一下,微笑着朝着御凤檀道:“好了,如今博俊王已经输了,大国要有大国的风范,这只是友好的比赛而已。两国邦交还是要放在首位的。”

    御凤檀看她话头突然一变,朝着后头望去,果然看到脸色发青发黑的博俊王正气力不足的走了过来,他在旁边将士的帮忙下,小心翼翼的从树上取下十三根长箭,不仅脸色奇怪,就连双腿走路的姿势也略微有些奇怪。

    “博俊王已经从树上下来了啊,看来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次切磋一番呢。”御凤檀长眉微挑,含着淡淡笑意的瞳眸望着眼前脸色发黑的男子,视线落在他奇怪的腿部姿势上,想到什么东西,笑的欲发的意味深长。

    博俊王棕灰的长眉几乎气的倒数,幽绿的瞳眸里有火焰在跳跃,“哼,世子深藏不露,手段繁多,我等自然是比不过的!”

    他这话貌似是认输,其实还是不服气,暗指御凤檀从一开始就去射他的箭,这种做法心眼太多。

    输了就是输了,若是痛痛快快认输,倒有一番王者风度,可现在要迁怒他人,实在就有失风范了,云卿暗地摇了摇头,不以为意,这个博俊王最多算是有勇无谋之辈罢了,要是在大雍的环境下,做个皇子什么的,只怕不到多久,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御凤檀长眉微挑,笑容在众人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微微一冷,“说起手段这种东西,我倒是想知道,这半路上给我送了这礼物的人,又是谁呢?”

    说罢,修长的手指摊开,露出掌心躺着的物品,正是开始那射出的长针!

    ------题外话------

    博俊王这才叫真的蛋疼的紧啊…………掉第十了……急救!

    ——特别鸣谢——

    xyq8908【2钻100打赏】,zdly520【2钻】,499415104【2钻】,18665320003【188打赏】,3023058【1钻】,jyu1970【3花】

看网友对 243 求月票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