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245 一更

245 一更

八方馆中。

    博俊王一脸怒气的冲到了宫殿里,一进门就看到了一脸青胀的十三妃,顿时怒意打心里冲出来对着她就一巴掌扇了过去。

    “你还呆在这做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亏你还长了一张公主的脸,一点都没有帮到我!”

    十三妃的脸被打的肿烂,如今又被扇上一巴掌,那疼痛就不必形容了,如今看到博俊王怒意冲冲的进来,她知道自己即使是心里不舒坦也不能说什么,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暴力又残酷,从来不将女人当人看,个个都是畜生一样的,若是自己流露出一点不满意的话,就是马上被打死也不稀奇。

    于是她调整了一下心情,对着博俊王道:“我伟大的国王,今日我看到你与那大雍世子比武时,本来是想让银针把他射于马下,好让国王你抱得美人归,又赢得射箭的荣誉。可是不知道怎么,我的手突然无力了,大概是以前的旧伤发作,不便继续下手。王,我是爱您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怎么可能想要丢您的脸呢?只怪那世子太狡猾了,他根本就不将我们落日国放在眼里!”

    博俊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猛的一下拍到桌子上,两眼充满了恼怒,浑身散发着无尽的戾气,整个宫中都充满了他不满的气息。

    “是啊,想那大雍每年的骏马都要从我落日进来,我这样诚心的来申请互市,那可恶的女人似的世子竟然一点都不客气,一个女人罢了,我都愿意一百匹骏马和美人去交换,他竟然不肯,哼,真是欺我落日国!”

    博君王说着心里十分的气怒,他是一个十分有野心又很莽撞的人,他之所以能够打败博温王坐上王位,是因为他的这个野心和国内的好战派正好是不谋而合,不是因为他善谋略。当然他也是一个勇士,但是勇士不一定就是一个合格的君王。

    如今他虽然气愤到了极点,大雍和落日国的实力还是很明显的摆在眼前,若不然,他定然已经要掀起战火,好好的用刀让大雍国的人知道什么叫厉害。

    如今十三妃做了他的妃嫔,在他身边半年多,自然知道他的性格,小心翼翼的讨好他,一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的神色,跪在地上一点点的爬到他的身前,慢慢地靠在他的膝盖,用无比柔和的嗓音讨好道“是啊,我王的威猛岂能是他们相比的,若不是他们今天施出诡计,以我王天下无双的箭法,怎么会让我王输与他呢?”

    她不说还好,说完博俊王的脸色猛然一变,他的双腿又开始隐隐的疼痛,今天被当着成千上百人的面活活被射在树干之上,简直就是他平生莫大的耻辱。

    这般讨好的话落在他耳中,就是在嘲讽他,讥笑他!气怒之下,他垂首看着十三妃那张丑陋的脸,一把将她从膝头掀开,站起来冲过去对着她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就是你,你这个女人,若不是人家瞧不上你,我还用得着去与人比试吗?你看看人家,你不是号称落日国琴音最好的女人,怎么连随手点出来的大雍人都比不过!要不是你丢了我的脸,我为什么要自降身份,和一个什么王爷世子去比试!如今你还在这罗里吧嗦,还敢嘲笑我!”

    十三妃趴在地上,嘴角流血,浑身疼痛不已,她擦了一下嘴角,面上一片凄苦,“王啊,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真的没有,我心里十分的气怒,恨不得杀了那世子和那女人为您报仇啊!”是啊,她巴不得能杀了御凤檀,杀了沈云卿,可是博俊王你个没用的东西,你还不是一样杀不了!

    博俊王双眸盯着他,幽绿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感情,“哼,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了吗?你以为我没有看出来,你看上那世子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为了你我损失了五十匹骏马,你以为你有五十匹上等的汗血宝马值钱吗?我只不过是不想丢落日国的脸,才用骏马将你换回!”

    博俊王将一切的愤怒都发向十三妃的身上,踢、打、骂、拽,扯着她的头发往桌子上用力的撞,将白日里不能宣泄的一切都毫不顾忌的发出。

    只听宫中传来连绵的哀叫,而外头的落日国的侍卫满脸无动于衷。

    这样的声音,他们在落日国里天天听到,王打他自己的妃子这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只要保护好王的安全,其他的事情都与他们无关。

    直到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停下来之后,女子的哀叫声从凄厉到哀鸣,从哀鸣到无声,终于博俊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来人啊!”

    侍卫赶紧进去便看到地上浑身是血,满身伤痕的女人躺在地上,就像是一堆破布一样,他们目光望都不望那女人,没有一丝的同情,朝着博俊王道:“我伟大的博俊王,请问有何吩咐?”

    博俊王斜了一眼地上的十三妃,心中的怒意未去,本不想理会,任她死了也无妨。

    然而他想起为了这个女人他花了五十匹骏马去换取的,要是就这么死了,那是一点东西都换不回来了。他想了想,这个女人回去还可以赏给其他部落的小头领,至少怎么说她也是能舞擅琴,床上技巧又好,又足够风骚,他记得上次还有人请求他将十三妃买给他,不过那时候他还宠爱她,没有答应。

    如今倒是可以卖了,好歹也能抵上一点价值。想到这里,博俊王便不耐的摇了摇手,“将她拖下去,让大夫看好她,好好的看着她,不要让她再给我惹出麻烦来了!”

    “是,博俊王!”侍卫们连忙应声道。然后拖着昏迷不醒的十三妃出去。

    博俊王坐在椅子上歇了一歇,站起来道:“我听说大雍有许多的美貌女子,在一间叫做青楼的馆子里对不对?”

    旁边的文书站出来,右手放在胸前,躬身道:“是,我伟大的博俊王,大雍有一种机构,就类似我们落日国的窑子,里面有许多年轻貌美的女子供人玩赏,您若是喜欢,我们今晚就看看如何?”

    博俊王幽绿色的眼睛里冷冷的光芒,还有一种极为羞怒的神色,他知道自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瑾王世子射到了胯下,定然有无数人正在私底下嘲笑他,他是一个自尊心尤为要强的人,又是一个狂妄的人,如何能忍得了别人对他的耻笑。

    他狠狠的一甩衣袍,对着文书道:“走,在前面带路,让我好好见识见识大雍的女人,让她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起御凤檀那一张精美绝伦的脸,但是此时他已经不会小瞧御凤檀了,在这张看起来斯文的面容之下,是丝毫也不输于她的武力。他愤愤的哼了一声,甩袖跟着文书朝着淮阳河畔走去。

    淮阳河畔是大雍有名的妓馆。这里到了晚上的时候,红灯绿影,人声鼎沸,即使是铺天的白雪也遮盖不了它里面传来的热闹声音。

    这是一片温香软玉的蕴育之地,也是男人流连忘返的**之所,许许多多的男人都会来这里寻找安慰。就连大年将到,也阻止不了他们沉迷在白骨皮相下的**。

    博俊王到了这里,指着一个最大最红的醉红颜青楼走了进去,这一夜所有人都知道博俊王到了青楼之后点的最红的三个青楼姑娘一洒千金,传的整个京城都沸沸扬扬。许多人都想起世子射的那神勇一箭,加上博俊王这个举动,用一个成语形容就叫做“欲盖弥彰”!

    可是让人惊奇的事,博俊王似乎在青楼里尝到了甜头,自第一次去了青楼后,接连三天都没有回家,其后每一日,都要去醉红颜里**一渡,而他出手大方,打赏的东西不是黄金就是宝石,青楼的姑娘也十分喜欢,一时名扬天越。

    四皇子也听到了属下的回报,冷峻的面容上不过是传来一丝不屑,就他那一日所做下的事情,四皇子从头到尾都看到了眼中,他根本没有将此人放在心上。蛮人也不足为惧。

    就是这时听到外面有人来报,说是博俊王上门求见。

    四皇子略微觉得奇怪,这博俊王为何要来求见呢,但是他知道博俊王不仅到了他这里,这两日,也分别到了三皇子,五皇子那里。

    四皇子想了想,然后吩咐道:“唤他到大厅候着,我等会就出去。”

    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的时候,四皇子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换了一袭紫色的皇子常用滚龙纹常服,朝着大厅走去,到了那里便看到了与那日一般穿着全身花花绿绿头上戴着镶嵌红宝石的无沿帽,小辫子上依旧扎着五颜六色珠子的博俊王正坐在厅中喝着茶,一看到他便站了起来,头顶的红色宝石发着褶褶的光,“四皇子你终于出来了,可让我好等啊!”

    对于他这种行为,四皇子似笑非笑,语调淡淡的,“博俊王真是好情趣,这几日可是听大雍的百姓都在说你呢。”

    说,到底在说什么呢,还不是说那日他和瑾王世子的比试,如今正是大雍过年正月之时,百姓们津津乐道的,应该是过年才对,但是由于博俊王的来访所有人的话题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博俊王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恼怒,然而很快的,他又哈哈大笑道:“是么?看来四皇子也是颇为关心我的事情啊,既然到了大雍,我自然是要好好体会一番大雍的风土人情,没想到大雍百姓这么热情,时时关注我啊。”

    四皇子望了他一眼,并不说话,而是摇手一招,便有人将茶水点心一一端了上来,他方道:“这是我大雍的点心,请博俊王尝一尝。”

    大雍的一切都与落日国完全不同,吃的点心自然是不一样。

    大雍讲究的是华丽精致,配料繁琐,工序也十分的繁杂,而落日国大口吃肉,喝着最烈的酒,骑着马儿,用的是最原始的方式,讲究一个随心所欲。

    博俊王一看那些点心,便没了什么胃口,但他还是应景的抓了一块,咬了一口,然后便放回了盘子之中,直接望着表情冷冷的四皇子,道“殿下,我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四皇子一怔,随即抬头望向博俊王,墨眸里透出一丝淡淡的笑语,“哦?如果落日国有什么要求的话有什么地方需要大雍援手的话,博俊王大可跟我父皇去提,我相信依两国友好邦交的关系,能帮助的话,大雍自然会出一份力。”

    这是官方的说法,四皇子不是皇帝,私下里是不能与使臣特别是落日国的国王有来往,如此说话倒是中规中矩,十分合理。

    只是博俊王哈哈一笑,右手伸出食指点着四皇子道:“大雍的人果然是狡猾啊!四皇子咱们有话就明说吧,想让你帮忙,事成之后我自然是不会亏待你!”

    他话说的如此明了,四皇子也微微一惊,黝黑的瞳仁深处露出几分打量的意味,说实话,落日国的事虽然和大雍现在的关系比较紧张,但是从明帝不愿和落日国撕破脸面来看,落日国还是有他本身的优势,若是能利用到落日国,四皇子还是非常愿意的。

    他想了想对周围的人道:“你们都下去。”

    “是。”旁边的侍卫都退了下去,守在了门外,博俊王看了他们一眼,缓缓的收回了眼,那深绿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和谐的光芒,特别的幽深,静谧似黑夜,“我在殿上,看上了你们大雍的世子妃,听说她也是郡主,叫做韵宁郡主是不是?我想四皇子能不能帮忙让我娶到她呢?那样美丽的女子实在让人难忘啊。”

    四皇子的面色微微的一冷,“你要娶世子妃?难道你在殿上没有看到吗?瑾王世子是不会允许你将她抢走的。”

    博俊王发出了一声冷笑,头上的珠子因为他的笑容发出了簌簌的抖动,道:“这世上没有抢不走的女人,只是要看手段好不好,在我们落日国,每一个我看上的女人最后都会变成我的妃子,到了大雍,我相信分毫也不会差的。”说完,发出了一声哈哈的笑声。

    这笑声引起了四皇子微微的反感,即便四皇子如何不喜欢御凤檀,然而当听到博俊王这番理论的时候,他还是会有本身的反感,因为他从小生活的环境是在大雍这种守礼遵教的氛围之中,偶然听到这种原始的理论始终是无法接受。

    他端起茶杯到口中微微的一抿,薄唇上沾有一点茶水的润泽,颜色显得越发深沉,“博俊王,这种夺人妻子的事情,我们大雍并不欢迎。若是你喜欢可以在寻其他的贵女,我可以帮你向父皇求情,她们不会比那位世子妃差的。”

    博俊王非常直接的摇头,“不,不,不,我就喜欢世子妃那样的女人,容貌美丽,言辞锋利,这样的女人,男人越是得不到手,越是想要得到,我真是夜不能寐,思不能归,辗转反侧,恨不得能将她搂在怀中好好疼爱一番才甘心,四皇子,你说是吗?”

    他最后这一句话问了出来,竟然让四皇子微微的怔了怔。

    博俊王所说的这番话——

    若不是当初他在殿上看到的博俊王如何争夺沈云卿的,他几乎认为博俊王是在说他的想法,这不正是他内心的想法吗?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夜不能寐,思不能归,辗转反侧,梦中都是那位佳人的背影,可望而不可及,可想而不可得,这不就是男人心中最深处的**吗?

    但是,他的脸色一变,眸中出现了微妙的表情,他抬眼望着博俊王,用一种恼怒又有一种感叹地语调道:“你可知她,你已经嫁人了,在我们大雍,嫁人的女子一般是不能二嫁的,何况她丈夫还在呢,说起来她的容貌是十分的美丽,若是想寻一样的,我想在大雍也是找的出来,比如张御史家的千金,那也是美如芝兰,名动京城的。她出身高贵,还是官家女子,配博俊王的身份刚刚好,而那世子妃只是商人出身,由于偶然之间救了我的父皇如今才能得幸封了郡主,博俊王身份是一国之主,怎可配那样低贱的女子。”

    说话的时候,抬眼望着那博俊王,突然发现博俊王那深棕色的长眉下,绿色的眸子里面出现了一种十分诡谲的眼神。

    四皇子看着他的嘴角慢慢的翘起,那笑容显得有些狡猾又有一些凶残,他猛然间意识到,对方的这番话,似乎是用来刺探他的,他陡然一下住了口,然后望着博俊王道:“此事,恕我不能帮你,还请博俊王自重。”

    博俊王的笑容从唇角溢到了他的那张长着棕色胡须的面容之上,他一手拍在桌上,踱了几步,站在四皇子面前不远处,双眸如鹰隼一般牢牢的盯住四皇子,“我想四皇子刚才的心意,我已经听的很清楚了,既然四皇子那么在乎那位瑾王世子妃,为何不将她抢过来呢?”

    话已至此,四皇子已然明了一切,这博俊王也不像看起来那么愚蠢无知,他在这三天内也做过不少的功夫,竟然调查到了他对沈云卿的一番心思。

    明人不说暗话,既然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他又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呢。而且他从博俊王话语中的意思听出了对方,似是有什么好方法能够帮助他得到沈云卿。

    既然如此,他顿了一顿,嘴角露出了一抹微微的勾起,像是露出了一抹笑语,“怎么?博俊王难道有更好的方法吗?若是有,你想得到的必然不是她,而是其他的东西。”

    ------题外话------

    昨晚纠结到凌晨一点把思路理顺了,接下来一路畅通到大结局了,各位放心吧。

    等下还会有第二更,补昨天的。

看网友对 245 一更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