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250 抓月票来了

250 抓月票来了

这一句话,透着完全与之前那落日国口音不同的纯正大雍腔调,使得众人脸色大变,齐齐一惊!不知是谁家女眷发出了一声尖叫,顿时恐惧蔓延在整个空间。

    臣子,宫女,女宾,内侍,都惊慌失措,顿时整个御土地上踩上各种各样奔跑的鞋印,乱成了一锅粥。

    而这些都发生在一瞬间,就在博俊王动手的时候,他身后跟着的文官也将头上的金冠一拉,竟然是一把做工非常精细的软剑,他的速度非常的快,顿时从柔弱斯文的文官变成了冷血嗜杀的刽子手,阻止旁边的侍卫和武将第一时间对亭中伸出援救,以便让博俊王更好的下手!

    三皇子见此,看那文官的武功精绝,略微犹豫了一下,看到五皇子已经从侍卫身上抢了一把兵刃,想要往前冲,却看见一个侍卫倒在了文官的手下,不禁停下了步子。

    刀剑无眼,若是他向前,不小心被杀了怎么办,他又没有五弟那么好的身手,等下求表现不成,反而送了自己的性命,那该如何是好!

    他瞟了一眼明帝,看明帝只顾着躲避刺客,根本无暇顾及这边,心中一喜,也不冲过去,就对着旁边的侍卫吆喝,“快,快上去打啊,将那刺客抓起来……”

    四皇子本以为那博俊王是要招出他,没想到突然一下变成了刺杀,场面顿时混乱不堪,他瞧了一眼三皇子那一副模样,冷笑了一声,死胖子,贪生怕死的胆小鬼,这个时候你就放肆的喊吧,这么多双眼睛看着的,你以为瞒得了父皇么!

    他看了一眼明帝,也拔过侍卫的长剑,冷峻的面容上满带愤怒,怒声喝斥:“尔等小人,竟敢入宫刺杀父皇,看本皇子不替父皇杀了你!”身形一晃,也加入了战局!

    四皇子,五皇子是明帝请了名师教导的,武功也是上等的好,顿时与侍卫一起,将那文官困在了包围圈内!

    而另外一边,博俊王的剑势之快,只让人感觉眼前一花,侍卫们的刀还只刚刚拨出一点,那把短剑已经到了明帝的眼前!

    魏宁虽然学过几手武功,但是此时对上这博俊王,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保护明帝,那剑鞘砸来的时候,直接胸口一闷,口吐鲜血!没有阻挡之势,寒意便直夺心魂!

    博俊王要的就是这一刻,嘴角溢出一丝冷笑,直插明帝的咽喉,可明帝虽然惊慌,但不至于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迅速的抓过旁边一个慌乱要跑的内侍,挡在了面前,那内侍猝不及防,咽喉被刺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咕噜噜的血液从口中冒出,倒在了地上。

    明帝趁此机会,站起来,朝着后方避开,博俊王收回短剑,剑锋一转,又立刻朝着明帝刺去,这一剑比起之前的那一剑更有威势,也更快,一瞬间仿佛只有那剑的夺人气势,而旁边的护卫也冲了上去,转瞬之间,数名侍卫已经与博俊王交手数招,才发现这博俊王相当惊人,那眸子透出来的寒意,是高手中的高手才有的凌锐,招招狠辣,逼得侍卫节节退败,连连受伤!

    与他相比,这些精挑细选的侍卫根本就不足一提!只看那层层包围,在锐不可当的剑气之下,破开了一条裂缝!

    博俊王对天一吼,层层声波袭入人脑,竟令云卿眼前发昏,脑内一震,她眸子一紧,这博俊王绝对是高手,竟然可以用内力化为攻击,今日只怕是麻烦!

    她从一开始就反应了过来,朝着两旁有着遮挡物的地方跑去,刺客被那么多纷杂害怕的人声吸引,根本就看不到她。又被易劲苍和桑若护在身后,即便没有武器在手,依他们两人的实力,无须担心!她捂紧耳朵,朝着前方望去。

    那些侍卫面容上都是痛苦的表情,手下纷纷无力再握雾气,而博俊王寻得这一线机会,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穿过众人,冲着明帝而去!

    云卿算是看出来了,这博俊王完全就是为了刺杀明帝而来,其他的人不是他的追求,挡他他就杀,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明帝这次被那顶尖的武力压迫终于逼得现出了一丝狼狈之态,大声呼道:“救驾——”

    与此同时,随着一阵宛若浸金石交错的声音响起,博俊王的的短剑哐当撞上半空飞过来的一物,凌厉的剑势被砸的生生一偏,擦着明帝的身子,咚的一下插一入了红漆木柱之上!

    而掉落在地上,发生一声巨响的,正是一根女子用的薄金长簪,那簪尾被极大内力撞的歪斜的流苏还微微的一颤。

    博俊王缓缓地转过头去,扫了一眼地上掉落的长簪,幽绿色的眸子里透着一股狠厉的光芒,当看到出手的那人英挺的面容下长长的眼尾那霸气飞扬的姿态,冷笑道:“没想到瑾王竟然是个孬种,这个狗皇帝对你诸多试探,不仅不感谢你对他继位的支持,还给你打发到肃北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你竟然还出手救他?”

    此言一出,人群里隔亭子近的众人纷纷停下脚步望了过来,这博俊王说话的语气,怎么透着一种好生奇怪的味道。

    大雍朝的事,怎么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看刚才瑾王出手,英勇不减当年,这一手功夫,蓦地让那些老一辈的臣子记起当年这位九皇子的飒爽雄姿,真正是英雄儿郎啊!

    瑾王面色阴寒,眸子精光四射,动作流利地抄起地上侍卫掉落的一把刀,冷笑道:“你究竟是谁,竟然敢来御前行刺,莫非你以为你挑拨本王和陛下的关系,就有机会逃出生天么?”

    那博俊王来这里之前,显然是已经做了调查的,知道今日在场的高手会有哪些,所以他一直都是靠先发制人,以免后来高手云集被擒。毕竟今日的防范十分的严密,能得到这个机会已经不多,可万万没想到,这平日里不显山露水的瑾王竟然会抢在原本预定的御凤檀之前出声,生生将最好的机会撞破!

    “我们既然进来,就没有想过出去!”文官一刀捅进了侍卫的胸膛,狠狠的抽出,一脚将侍卫踢走,狠狠地转头朝着博俊王喊道:“还废话什么!你我合力,定然要将这狗皇帝拿下!”

    那文官话语声一落,剑势陡然变得锋利,瞬间功力暴涨,招招狠毒,每一剑都朝着人的致命处去,瞬间又有两名侍卫丧身在他剑去。

    四皇子被那温热的血溅到了面上,看文官一脸杀意,手中兵刃不停,脚步不动声色的靠后挪去,表现是可以,但若是性命都没有了!又如何去争夺皇位!

    “嗤”的一声,五皇子的手臂被那文官划了一刀,顿时血肉翻飞,惊的其他侍卫连忙护着他朝后躲去,“五皇子,你受伤了,快下去!”

    五皇子手中拿着刀,不甘的在侍卫的拥护下退后,忽然看那文官手中忽然寒光乍现,连声喊道:“你们小心!”

    可惜还是喊的太迟,那文官抄起地上的石子,竟然当作暗器,生生打进了侍卫的太阳穴,顿时横尸一片。他也突破了重围,朝着博俊王所在的方向跃去,两人霎那之间就背对背组成一个防护体,朝着明帝而去!

    这一次,他们显然是已经着急,当即咬牙,连连出手,刀锋越来越急,剑光也越闪越烈,如同满地的白霜,汹涌席卷而来,眨眼之间接连有侍卫出招!

    御凤檀微眯了目光望着两人,只见他们两人合作程度非常高,而且剑势延绵不断,似江湖武功,却又无比的狠辣,剑剑之间毫无缝隙,一步步逼向明帝的面前!

    在场的就算再不懂武功,也知道这两名刺客的身手必然是顶级水平,吓得连连后退,更有那见不得血腥的小姐,连声尖叫,似乎在为这场杀戮奏一首凯歌!

    “檀儿,和父王一起上!”瑾王似乎被眼前的场面激起了骨子里深藏的铁马战意,脚尖朝着地上一柄长刀一勾,对着御凤檀喊道。

    御凤檀早就有些手痒了,这两名刺客真的是不一般,看身手,比起他过往交手的人都不会差,他接过长刀,与瑾王一同冲入了战局。

    刀光剑影,清霜如电!

    众人只听到一片叮当交击之声,还有那闪来跃去的身影,眼花缭乱之际,更被那灼人的杀意逼的胆战心惊!

    御凤檀应付自如,眸子里却带着一丝认真的神色,这两个人的武功,绝对是顶尖高手,就算是他对上,也不能轻松的应付,必须要打起精神来!

    但是虽然是打起精神,可到底他们对上的是御凤檀,还有当初震慑五内的瑾王,有了他们两人的加入,博俊王和那文官的配合就失去了节奏,开始混乱了起来,很快的博俊王的肩上就被御凤檀刺入了一剑,血液横飞,那博俊王倒也硬气,竟是哼也不哼,依旧努力对战!

    此时所有的侍卫全部集中到了前方,没有人注意后头的情状,四皇子退下之后,因为没有受伤,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他眸光里闪现一丝阴戾的神色,趁着混乱的时候,朝着辛旷走去。

    辛旷本也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口目一呆,本来看押他的侍卫,也顾不得他,毕竟明帝的安危比他要重要的多,此时抬头看到四皇子过来,连忙疾奔过去,面上挂着悲苦的表情,小声哀求,“殿下,你想办法救救臣,臣不想就这么被陛下立斩,臣还未曾见到殿下坐上那个位置,不甘心啊!”

    这番话说的五分真,五分假,想活是真,不甘心看到四皇子坐上皇位当然是假话,到了这个时候,辛旷依旧还是保持着清醒和理智。

    可是在冷酷无情的四皇子面前,这点理智再怎么也比不过他的狠厉,他脸色不变,目光似乎含着无限的惆怅,叹了口气,“辛旷,你可知道今日你刺杀父皇是什么罪,刚才那匕首又由博俊王捡了去,那两人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时机,依他们目前的情况,不用多久,就会被擒,父皇此时正是雷霆大怒,哪里会听人狡辩,他只会以为你和那博俊王等人一伙的,谋刺帝王是什么罪过,你可知道?”

    谋刺帝王者,罪大恶极,为十恶不赦之罪,刺杀者当众凌迟处死,其亲人视情况诛杀或者流放!

    这个辛旷如何不知,自他中了进士之后,这些朝中的条例都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猛地抬起头,望着四皇子,看着眼前这个无时无刻不是一副冷厉模样的皇子,以前觉得他才有做帝王的本事,如今看来这冷血无情若是用到自己身上,真是凉透了心。

    自己为他做了那么多,便是今日之事,也是在四皇子的暗示下所为,事到临头,四皇子却是一副不关他事的模样,可是想着家里之人,辛旷咬了咬牙,眼底的不甘换成了妥协,“殿下,请你看在臣曾经忠心为你的份上,帮臣保住家人!”

    他说完,不待四皇子回答,便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一把断剑,朝着博俊王冲了过去,“你这刺客,竟然敢刺杀陛下!”

    众人正在御凤檀他们四人打斗的激烈场面所吸引,那狂风骤雨的剑锋里,辛旷如此冲了过去,简直就找死,文官正杀的眼睛发红,看见一个弱鸡冲过来,反手就是一箭,捅穿了他的心腔,一霎那的痛楚传遍了全身,辛旷来不及反头看四皇子的表情,即刻断了气!

    若是此时他来得及看四皇子的表情,定然会更觉得难过且心凉,因为看到他死的时候,他的这位殿下,眸子里没有一丝的痛心,有的只是不被招供和连累的安心,甚至在心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辛旷终于死了,他也就放心了,至于辛旷的家人,四皇子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谁知道辛旷有没有和家人说过他和自己的事,万一透了风声出去,他岂不是还会被连累!这个世上,只有死人,他才能真正的放心!

    视线落在辛旷那高瘦的尸体上,四皇子露出一抹慈爱的笑意,辛旷,本皇子的宏图大业上必然会记你一笔的,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黄泉路下走的太寂寞,所有侍郎府的人,我都会让他们跟你一起再到地下过着同样的日子!

    有了辛旷突然不怕死闯进剑锋刀雨之中的行为,顿时令文官分心,瑾王目光一闪,借此机会,又上前给那本就受伤的文官添上一掌。

    重力之下,连连后退,脚步踉跄,最终再也不站不稳的倒在了地上,而博俊王也被御凤檀一脚踢飞,撞上了两边的大树,跌落在地上抽搐不停!

    侍卫们见此,立即上去要将两人束手就擒,那文官利用这个空隙,竟然以掌拍地,瞬间跃起,朝着旁边的博俊王一剑狠狠的刺了下去,然后拔出长剑,立即自刎,那速度快的简直让人看不清楚,只看一支血剑袭上半空,他朝前一扑,沾满了鲜血的手指指着明帝,目光含着毒光,“你,总有一天,会杀了你这个狗皇帝的……”说完,双膝跪下,全身脱力,倒地气绝!

    侍卫连忙围了过去,试探的一摸两人的颈部动脉,确实已经死亡之后,在两人身上翻转,马上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陛下,这两个人,像是戴了人皮面具!”

    只见他们面色棕黑,然而胸膛露出来肌肤,却是与面部完全不同的黄白色,典型的大雍人外表。御凤檀丢掉手中的长剑,阔步进去走到那文官的面前,手指在他颈部摸索了一会,哗啦一下,竟扯下了一个柔软的头套,甩了几下后,明显的出现一个和文官一模一样的模子,只是那夹杂在刚才的血腥之中,又多了一股淡淡的腐臭气息。

    “这人皮面具做的真精细,一点都看不出是假的,能不能让我看看?”旁边有人看着御凤檀手中的东西,好奇的发表感慨。

    御凤檀拿着那人皮面具朝着那人手中一丢,望着那人小心研究,翻阅的模样,面上露出浓浓的嘲讽,嘴角轻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当然做的精细了,这是从活人身上剥下来的人皮!”

    他的声音如同春风一般的温暖,然而落在人耳里,比起鬼魅的震慑来,也不会差上一毫。

    本还在精心察看的那人吓得将手中的人皮面具一丢,整个人吓的浑身发抖,不敢置信的望着那丢到了侍卫手中的人头面具,用发凉的腔调缓缓地,艰难的问道:“活人的?那。那这个文官,岂不是?”

    “他早死了。”御凤檀的声音微冷,狭长的眸子望着地上那两名被剥了人皮面具后,露出两张完全陌生面容的刺客,眼眸精锐的一眯。

    难怪他一直觉得博俊王有些不对劲,虽然性格依旧爽朗,做事仍旧粗犷野蛮,但是与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完全不同。

    他曾经细细的观察过“博俊王”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但是怎么也看不出易容的痕迹。

    原来不是易容,而是直接用人皮!

    这种人皮面具是趁人在活着,血液流畅的时候,将其肩部以上的皮肤,用药物和利刀,以精细的手法一点点的剥离,如此可以保持皮肤的弹性和柔韧性。

    将皮完整的剥下之后,接着将皮肤放在特制地药水里泡上两个时辰,然后提出来,去除多余的油脂和血肉,再擦干,擦上特质的柔软油,打磨一遍,晾干之后,便做成一张精致绝伦的人皮面具。

    一个月之内,戴在人的身上,和活人的肌肤没有一丝半毫的区别。不仅看上去没有区别,就算是手指按上去,也和活人的肌肤一样,有着极好的弹性而手感,甚至还能传递肌肤下的一点温度。

    因为它保持了人皮肤的透气性,就算戴在头上直到腐烂的时候再取下来,也不会有任何的不适,除了后期人皮腐烂的时候发出的腥气除外。

    种剥皮的方式十分的残忍,制作的成本也相当高,药水需要许多名贵的药材配置,而剥离之人必须清楚的知道人体的结构,下刀不能有半丝的犹豫,后期处理起来虽然时间不长,几天就够了,但是这期间必须要没有一丝一毫的失误,否则弄破了,弄皱了,那都功亏一篑。

    眼下这博俊王和文官的两张都做的完美无比,没有一丝缝隙,这些天,两人走过大雍的每一个街道,甚至和明帝也见过数次面,都没有人能看出来。只有剥开衣物之后,才可以看到他们肤色的不同。毕竟大雍人和落日国的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而这两人的脸型和身形又和真正的博俊王以及文官差不多,套上人皮面具之后,对于不熟悉他们两人的来说,是绝对不会感受到这种差距的。

    御凤檀漫步走到云卿的身边,看她安然无恙的站在旁边,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云卿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这个时候发笑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她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示意自己没有遭到袭击,“我没事,只是这刺客的人皮面具……”

    之前这假博俊王曾和御凤檀说过,四皇子找他合作,要陷害御凤檀,许诺拉了瑾王府倒台,能让大雍肃北的防线减弱,而四皇子表示,他只要世子妃就够了。

    假博俊王为了表示诚意,还将四皇子与他说过的话全部告诉了御凤檀。但是御凤檀在京中生活多年,却是比一般人晓得四皇子的性格。

    这位皇子殿下,绝不是随便会去找一个异乡的人合作的,还提出侵入边境这样的要求,一旦被拒绝,简直就是砍头之祸。唯一的可能便是这位博俊王另有图谋,可那时候,他也没有想到,这位博俊王是假的。

    博俊王本来就是第一次来大雍,认识他的人没有几个,哪里知道他究竟有什么生活习惯。

    所以御凤檀并没有按照博俊王所说的方法,只是换了个法子来警告四皇子,毕竟想要夺走云卿这一点,博俊王绝对没有说错。

    但是根据眼前的事情来看,这假博俊王从一开始,就是两边讨好,两边都想陷害,和御凤檀说过的花,定然也和四皇子同样说过。

    他的目的只是想将场面弄乱,然而趁着众人都被事情弄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再寻得最佳的时机,去刺杀明帝!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博俊王”!

    御凤檀知道她在想什么,眸子微微眯起,像是在沉思什么。

    此时侍卫将两张人皮面具提了过去,朝着明帝禀告道:“陛下,这两名刺客身上没有别的证明物,但是在他们的腰部,都发现有两个血红枫叶的印记,这种标记曾经在围场中道的刺客身上发现过,他们应该是……血衣教的人。”

    血衣教,这个名字曾经是毫不起眼,但是自从围场一事之后,如同春风刮遍了大雍每一个朝臣的耳边,每当听到这个名字,众人的脸色无不微微发白。

    所有人都记起那一日的血腥情景,多少人死在血衣教的利刃之下,多少人受伤到如今还没有痊愈,那种血溅当场,横尸全场的惨状,是这些整日在朝堂,在后院里用阴谋诡计,尔虞我诈的人难以接受的。

    嗜杀的恐怖,令他们瞠大了眼睛,寒意直到了骨子里。目光望着那两名死去的刺客,想起他们刚才的狠绝,全身都冒出一股寒意。

    又是该死的血衣教!

    明帝望着那两张人皮,心中如同怒火撩过草原,瞬间燃起熊熊的怒火,甚至是一发不可收拾,目光里的怒意怎么也收敛不住,顺手抄起旁边的一样东西对着地上就掷了过去,厉声喝斥:

    “这就是你们搜查的结果吗?给了这么长的时间,什么也没查到,还让人进了宫大肆杀虐!要你们又有什么用!”

    帝王的威严被触怒,就算知道这不是侍卫们能防范的,可是刚才那险些被杀的后怕还在心头跳动,众臣子都纷纷低下头,手心额头都是冷汗,冬风一吹,更是全身发凉,不敢抬头。

    而瑾王度步走到明帝的面前,目光在刺客两人身上扫过,目光微紧,低声道:“陛下,他们的人皮面具是真人做成,如今刺客已经自刎,真正的博俊王和落日国的文官,要尽快找到才是。”

    博俊王自年宴到今日,一共是一个月零四天,这种人皮面具到后期就会发出淡淡的腐臭味道,依刚才他的判断,应该已经快一个月了,马上就要腐烂衰败。所以也可以判断出,真正的博俊王和文官,如今已经遇害。并且是在达到大雍之后,才遭此毒手。

    一国君王出使邻国,却被用剥皮这种残忍的手法惨死在邻国,就算大雍在实力上强压落日国,从礼义上来说,是绝对落了下风。

    明帝的怒意在瑾王的声音之下慢慢地退散了,眼下刺客已除,虽然对血衣教依然是恨之入骨,但是两国邦交的问题还是要放在首位。分得清事情的急缓轻重,能将个人的喜怒放在次要的位置,才是帝王应该具备的品质。

    他看了一眼瑾王,想起这个弟弟刚才确实是出手救下自己,心中微微一动,之前自己还在试探他,这些年也没有少防备他,甚至将这个弟弟的军事才干都压在肃北那荒凉之地,到了危机关头,还是他出手相救,一时记起当年也是瑾王不畏生死,带兵杀进皇城,救他于四王之乱中,语气微柔,“为兄知道了。”

    这一声声音极小,却准确无误的传进了瑾王的耳中,他目光微诧,然而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丝毫没有因为这一句“为兄”露出半分的喜色和得意。

    伴君如伴虎,丝毫也轻慢不得。

    明帝说完之后,也不再将思绪停在此处,转过头望着群臣的面容极具威严,双眸缓缓地扫过一众群臣,最后落到了韦刚成的身上,“你速去搜查八方馆中所有落日国的随从和使臣,查探是否有漏网之鱼,并在京中查探博俊王和文官两人的下落,记住,不要将事情闹大,引起恐慌!”

    “是,陛下!”韦刚城提心掉胆的应道,今日发生这件事,他身为禁卫军统领,责任巨大,陛下未曾问罪,不是对他特别照顾,而是因为还需要他查出余党。

    他领命立即退了出去,留下来的侍卫去请了御医过来,给受伤的五皇子,和侍卫治伤,而地上的尸体也飞快的整理了起来,看着这满目狼藉,明帝皱眉摆手,“去金殿。”

    看这意思,丝毫没有放众臣回府的意思,只怕明帝还要等韦刚城搜查的结果。一个刺客冒然进来刺杀,怎么都会让人想到里头有内应,不查个明白,哪里会放心。

    于是一干人带着忐忑和后怕的心情,望着金殿而去。

    而韦刚城这一搜,又搜出了让人惊讶的结果,只让人觉得这次“二月二,龙抬头”,实在是抬的太过惊恐!

    ------题外话------

    今天很多亲放假了吧,五一准备去哪里玩呢?嘿嘿,若是要出去玩,记得把月票投给醉醉,不要忘记了哦……

    ——特别鸣谢各位的月票,你们票票我收到了哟——

    499415104【10钻】,暮梓【3钻】,1228352439【1钻】,13504790707【1钻】

    18688875582【1钻】,铭铭314【5花】,13977381698【3花】,苦菜花【2花】,jyu1970【1花】

看网友对 250 抓月票来了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