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251 掏月票罗

251 掏月票罗

而韦刚城这一搜,又搜出了让人惊讶的结果,只让人觉得这次“二月二,龙抬头”,实在是抬的太过惊恐!

    明帝在前方走了几步,忽然想到那两个刺客的武功之高,以韦刚城的武功,并不一定制服得了,顿住脚步想了想后,转身道:“朕亲自去一趟八方馆,兹事体大,容不得半点疏忽!”

    他改变主意要去八方馆,那臣子们自然是要劝阻一番,可是明帝下了决心,也不听人言。

    但是去八方馆,不可能后头跟着这么多人,于是明帝除了侍卫之外,还带了十余名朝中大臣,其中便有瑾王和御凤檀,而云卿因为御凤檀的缘故,也随着一起过去了。

    待一干人进到八方馆的时候,落日国的使者随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的天色正好,他们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国的东西,猝不及防的望见大雍的军士前来,气势汹汹,烈脾气一来,顿时便要拔刀相向。

    他们拔刀,大雍这边的侍卫自然是不会客气,他们的皇帝刚刚被冒认成博俊王的刺杀,肚子里还窝着火呢。

    明帝扬起手来,示意两边的人都不要冲动,朝着如今落日国人中穿着最高品级的使臣,以十分真诚的语气道:“落日国的使臣和各位,你们莫要冲动,朕今日来这里,不是要和落日国动刀动枪,而是有要事要商议。”

    看他动作并没有侵略的意图,落日国的使臣微眯碧色的眼珠子,大声地道:“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们商量,今日我们伟大的博俊王在宫中,两国的来往你尽管找我王商议!”

    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还不知道博俊王已经遇害。

    明帝面色现出一抹痛心之色,以简单明了的语言将刚才宫中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听到自己的国王对明帝进行行刺的时候,那使臣满脸不敢置信,大呼,“不可能,我王虽然是鲁莽,但绝不失大智慧,不会为了一时冲动,破坏两国的交情!”

    此话云卿倒是心中赞同,原本的博俊王,虽然是性情莽撞,狂躁无礼,但是从他虽然连连吃亏,在御凤檀手下落败丢脸,也没有冲动要报复,或者当即翻脸,这一点对于火爆性格的武人来说,是需要能力来控制的。

    可是今日这个博俊王,拔刀就刺,显然就完全不同了,那刺客招招狠利,根本就不管两国的交情,不过他本来就不是真正的博俊王,又哪里会管这些。

    韦刚城将刺客的事情也重新说了一遍,直将周围的落日国使臣惊得面面相觑,私下窃窃私语,又不免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韦刚城,“我们的王该不是你们把他囚禁起来或者杀了,找了借口想要杀了我们吧!”

    知道这群人和大雍人之间就没有什么信任可言,友好的程序走了后,礼部尚书林大人的面色也出现一丝硬朗,语声客气道:

    “若我们要杀你们博俊王,也不会等到今日仪式上,他在我们大雍数日,多的是时间下手!而且我们大雍要对付你们,到了晚上再派人潜入这里,你们就算再勇猛,也抵挡不过我们大雍的千军万马!我国皇帝陛下遇刺之后,顾不得调查刺客,就奔此处,这都是心系友邦,才能做出的友善行为。你们若是再如此猜测,耽误了调查和寻找贵国博俊王遗体的时间,到时候不要说我大雍没有尽地主之力!”

    这一番话有理有据,说的落日国的人心里也赞同了几分,若是大雍人要下手,要么就早点下手,要么就等他们出了大雍的国界再出手,谁会选这么个日子,给人诟病呢!

    这些日子,礼部对他们的招待也确实是面面俱到,没有丝毫的怠慢,如此一想,他们也释然,但是心下却更加焦急,急急地问道:“那博俊王究竟在哪里!”

    林尚书见对方已经被说服,眼下沟通就方便得多了,他朝着那使臣道:“首先,我们要确定,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人混入了贵国的使者队伍和随从里,以便我们更好的寻找贵国博俊王的遗体。”

    使臣首领虽然心底气怒不已,也知道此时不是发怒的时刻,对着身后蠢蠢欲动的随从摇了摇手,然后转头望着林尚书,“你们要怎么查?”这些天,他们和林尚书打交道的日子比较多,自然选择和他沟通。

    而明帝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也不可能事事都由他亲自开口,此时他坐在侍卫搬来的大椅上,威严展现帝王的仪姿。

    这个问题,林尚书不懂,也不好回答,便望向了韦刚城,韦刚城点头,朝着使臣们解释道:“刺客之狡猾,远远超出大家的想想,就请你们把所有人都集中到一起,然后脱去衣服,检查每个人的肩膀和脖子处有没有颜色分界线,用手摸有没有异常的凸起,以此来确认是不是本人!”

    那些使臣看起来五大三粗,做事速度却是很快,马上就将馆内所有人都集中起来。

    看到众人推进来的女子里面,还有那个和贵顺郡主生的一模一样的十三妃,不过这些时日,她的面容更加的憔悴,那原本意气风发的眼眸里,如同一滩死水。

    众人想起朝中官员对落日国里女子的说法,再看那些随从对十三妃的态度,立刻就能明白了,眼底透出复杂的光芒。在心内叹道,看来女子不能长成这个样貌,生成这样的,虽然听起来不是被马儿拖死,就是给人做妓女,没啥好下场。

    十三妃这些天被禁足,不能出去,肚子里满是闷气,进来的时候嘴巴里还在絮絮叨叨,“发生了什么事,我说我房间里有臭味你们不去处理,却偏偏推我到这里来,出了什么事情?!”她隐约感觉气氛有些不对,问那些随从,随从也不回答她,才愈发不安的问着。

    当出来以后,看到大厅里站满了,左边都是大雍的官员,以明帝为首,个个都是一脸沉肃,而同样站在对面的落日国,脸色也是难看之极。

    整个大厅里都散发着沉重的气氛,所有人不开口,显得极为的安静。

    那使臣首领望了她一眼,虽然跟着博俊王的时候,和十三妃也有过两次露水情缘,可在他并没有将这事放在心底,只不过瞟了她一眼,训道:“叫你来自然有事,哪有那么多的话说!”

    若是说以前他对十三妃,还因为是博俊王的女人,有着三分小心,那么在得知博俊王死后,这三分小心迅速的抛在了脑后。

    按照落日国的传统,王死了后,他的妃子,生下孩子的,若是愿意带着孩子投靠新的王,这种辅佐兄弟的,可以活下来,没有生孩子的,被新王看上了收下,地位十分的低下,等同于暖床的女奴,若是新王不要的,就会丢到窑子里,去接客终老一生。

    十三妃是没有子嗣的,她的结局已经可以注定了。

    看这架势,还有使臣首领的态度,十三妃眼底闪过一丝愤恨,然而却不敢再多说,低着头一副柔顺的模样,云卿瞧着她小鸟依人般的和侍女们站在一处,淡淡的笑了一笑,这世上,总会有些人不喜欢自己过的好日子,要去尝尝苦楚。

    “所有人都在这里吗?”韦刚城扫视了一圈之后,朝着使臣首领问道。

    “我们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你们要搜的话,就快一点吧!”比起韦刚城来,使臣首领更着急,王出使他国不见了,他的责任也不小。

    早就准备好要搜女眷,所以韦刚城出来的时候,也带了宫中会武的嬷嬷,此刻便将他们都带到偏室里面,一个个脱了衣服查看究竟有没有人用人皮面具。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里面的人纷纷出来,表示没有搜到,里面的人都是真正的身份,没有假冒者。

    其实从里面没有丝毫动静这一点来,云卿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当初御凤檀便说了,那人皮面具造出极为麻烦,代价又高,不可能大面积使用的,更何况其他人伪造也没有用。

    明帝的身侧不是那么好接近的,连博俊王都不会轻易接近他身周五尺之内,更何况每次博俊王进宫,身边的随从都被拦在外面,造那人皮面具,也没有价值。

    落日国的使臣首领在听到没有其他人之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说真的,他还是有些害怕,那种人皮面具的方法,真是恐怖,也不知道大雍人怎么想出来的,若是身边的人都是披着假皮的,这不就是那妖怪么。

    眼下容不得他诸多感叹,只听他接着道:“那现在可以赶紧去找我们博俊王的遗体了么,还有文官的,必须要赶快将我王的遗体找出来,他尊贵的遗体怎么可以流落在外,如此灵魂会找不到归宿,化作恶魂!”

    这也是落日国特有的风俗,他们不信佛,信的是鹰头人身的神灵。落日国的人死后的一个月,遗体必须摆在高山上,任天上的秃鹰来食其尸肉,如此便是鹰神将人的灵魂带上了高高的苍穹,带上了天堂。

    越是被吃的快的,也就是越受到鹰神的爱护,如果一个人的遗体在一个月后还留有残肉,这代表这个人生前作孽太多,死后鹰神不迎接他进入天堂。

    现在听说博俊王可能死了已经有一个月了,使臣首领如何不急,超过三个月的尸体,鹰神不会要了,因为那时候,灵魂都已经消散,就算吃了肉,人也不可能到极乐世界去。

    明帝也是博览群书,知道落日国的这一项风俗,看了他一眼后,深邃的眼眸里露出了关切,沉稳的语调缓缓地响起,“遗体我们也在关注,现在就请使臣你配合我们,将整个八方馆,都搜查一遍,这里是博俊王来大雍之后,流连最多的地方,所以要先从这里下手。”

    事情如此重要,也没有人阻止,立即就有人带领着侍卫,朝着里面各个房间搜去,到了一件宽大华丽的屋子里,搜索的侍卫们齐齐皱起了眉头,那股怪异的味道,虽然淡淡的,但是让人闻了十分的不舒服。

    这间屋子布置为了增加舒适度,都是依照落日国的风格,用了驼毛织彩的毛毯,色彩缤纷的用具,透着浓浓的异国风情,一张巨大的床在屋子的中央,上面是锦缎绣被,从桌上的东西和床上的衣物来看,就知道是女子所居住的地方。

    韦刚城捂着鼻子,问道:“世子,你看这屋子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好像死了老鼠?”

    “何止不对劲,这味道令人作呕!”御凤檀狭眸微眯,将屋内所有的摆设全部扫视了一遍,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图案,他对着旁边的侍卫,道:“去,将那张床掀开。”

    四名侍卫听令靠着那大床走过去,当他们蹲下来扣住床沿的时候,那怪味就越来越浓,直至他们掀开床板后,浓郁的味道铺面而来,刺鼻到简直能熏瞎了人的眼睛。

    即便是见多了杀戮的侍卫都齐齐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床下两个摆在一起的腐烂尸体,他们的身上爬满了白色的蛆,血白交错的头部舌头伸得长长的,嘴巴里牙齿掉落在口中,身体发软的好像是炖烂了的霉肉一样,下面流出红色的液体……

    韦刚城看了一眼后,再也不忍不住的扶着墙边吐边走了出来,不单单是他如此,其他的侍卫都绕着那床越远越好的走过来,状态差点的也和韦刚城一样,是边吐边走,状态好点的也是脸色惨白,两眼恨不得能看到外面去!

    御凤檀皱了皱秀挺的鼻梁,右手食指遮掩在鼻下,想说两句话,想了想,还是不说为妙,这里面可不知道有多重的尸毒啊,呆久了会让人变蠢的。他从旁边找了长形的物品,慢慢地走过去,对着尸体点了一下,还没用力,噗的一声尸体就破开一个口子,里面流出来的液体……

    咚的一声,御凤檀把手中的东西一丢,以最快的速度闪了出去,直到通风处,狠狠的吸了两口新鲜空气!

    太恶心了!

    当一行人回到大厅的时候,落日国的众人听到消息,也纷纷去那房间,看了回来之后,他们的脸色比大雍的侍卫没有好,甚至可以说是更差。

    使臣首领更是在外面站了一刻钟,才缓过劲来,用袖子擦了一下嘴后,走回来,却是朝着那十三妃走了过去,“说,王的尸体怎么会在你的房间里!”

    十三妃惊诧的望着使臣首领,此时她虽然没有进去看到那液化的两具尸体,但是听到旁边人的形容和样子,心底也猜得到一些,不说什么样子,就是一个月来,每天晚上都是和两具尸体躺在一起,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以后就如同有一条毛毛虫从小腿爬到了全身,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打着寒颤,阵阵发抖,她再强悍,也顶不过这种级别的恐惧啊。

    此时听到使臣首领问话,在惊惧之中,那暴躁的性格又复苏了过来,厉声道:“我怎么知道!”

    使臣首领看着她,心头怒火直起,上前对着她便是一巴掌扇了过去,恼怒道:“你不知道,你床第下躺着两个死人,你难道什么都不知道吗?”

    十三妃闻言更是暴怒,直接朝着使臣首领喊道:“我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们两人,他们身强力壮,武功又好,我怎么去做这些事,还有,就算我杀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把尸体放在床下吧,难道你刚才没有看到那恶心的场面么,我要将尸体藏在下面,到底是安全,还是自找苦吃!你们这样搜一下就搜到了,我不是等着被你们来抓么!”她是巴不得博俊王早点死,也曾想过自己能够亲手杀了他,可是两个人之间的区别实在是太大,她只能想,不能做!

    使臣首领虽然觉得她说的有理,却始终不相信她的话,更近一步的逼迫于她,“也许是博俊王将你禁足在屋内,你结同其他的同党,将博俊王处理了,因为守卫森严,他们走了,而你走不了,只能在这里守着尸体。不然那么浓的味道,难道你闻不到吗?”

    刚才那些侍卫一进去,个个都觉得屋里面有种浓烈的令人作呕的气息,若是唤作普通人,早在有一点点气味的时候就立刻寻找不对劲的地方。更何况使臣首领知道这位十三妃素来是一个爱洁净的人,平日里穿的都比其他的妃子整齐干爽,怎么会容忍这么大的气味!

    这才是最大的疑点!

    十三妃脸色一僵,没想法哦被使臣首领以这一点指责,顿时瞪着他道:“我今天不是说了么,说房间里有味道,让你们去弄,你们就把我拉出来了!”

    使臣首领,冷笑了一声,“那味道这样强烈,难道你昨日,前日都没感觉,非要今日宫中来人你才说闻得到,显然是你做贼心虚,欲盖弥彰!”

    ------题外话------

    月底继续,醉现在正在第十名,和十一名,第九名的票数很近哇!

    ——特别鸣谢——

    静静的紫色百合【3钻】,llchflowe【1钻】,zdly520【1钻】,15200091160【1钻】,llchflowe【2花】,飞鸟lty【1花】

看网友对 251 掏月票罗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