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255 灾难

255 灾难

当章滢渐渐忘记了那羞辱的事情,而将注意力转到了生气上,天越城外,有加急的快马,日夜兼程的将插着三根羽毛的紧急消息,送入京城……

    初春的清晨,沾染了露水的汁液散发着清香的气息,迎面扑来的都是一阵桃李冷息,可是京城的官员们,却都是一副凝重的样子,丝毫没有春天轻快的气息。

    偌大的金殿之上,两排文臣武将分别列在两边,根据各自的官位大小,穿着各种不同颜色的朝服,一脸肃穆的恭声上朝。

    四根四人才能抱拢的蟠龙金柱之间,是高高的九龙金座,此时明帝坐在上头,头上的垂帘珠正随着他的动作猛地一跳,“各位爱卿可曾知道,扬州府下属的凌安县发生了地震!”

    他的声音缓缓地流溢在金殿之中,一双深邃的眸子视线在众位臣子身上扫去,只让人觉得一阵阵寒意从背部升起。

    这个消息确实没有人知道,今早才从那边送了过来,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快报到了明帝的手中,他的脸色自然是不好。自古历朝都将地震等灾祸视为天象的预兆,实乃不吉。在接连出了洪涝,旱灾,蝗灾之后,又出了地震,灾害连连,明帝自然不愉,此时他的声音正说明了他的情绪非常的不好。

    朝臣们亦低着头,他们哪里知道这件事情,扬州府离京城有一个月的路程,他们的消息还没传到,快马加急的消息便到了明帝的手中。就算在明帝之前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也不会自己去说,这不是摆明找不痛快么?

    见殿下臣子一个个都低着头不说话,明帝怒声道:“怎么,朕问你们话,你们个个都低着头!是什么意思!”

    朝臣们知道这个地震的灾祸不比其他,若是洪水等还可以说河堤啊,下雨等问题,这次就等同于天神在警告陛下为君不明,穷及百姓,只要不想做个昏君的帝王,大概都不想上天来个警示什么的。但是要开口,还是不开口,开口之后要说什么,又是件必须好好考虑的事情,若是一句话说的不好,惹了明帝撒气,岂不是更倒霉。

    杨阁老斟酌了一番之后,作为百官之首,又是群臣里的官位最高的,即便他不开口,说不定明帝等下也会点了他的名要他说话,于是站出来一步,朝着明帝道:“陛下,地震虽乃天灾,然而老臣记得,开国坤帝曾经研制一样叫做”八方地动仪“的神物,若是有地震之像,八方地动仪必然有异动。以往若是有地震都可提前知晓,可此次扬州府的地震,未曾听到任何消息。”

    说起八方地动仪,朝中无人不佩服。那是以精铜铸成,形似酒樽的仪器,四周雕刻有篆文以及山、龟、鸟、兽等图形。樽体外部周围有八个龙头,按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向布列。每条龙的嘴里含着小铜球,龙头下方,分别对应了一个铜制的蟾蜍。

    据坤帝言,若是当某个地方发生地震时,樽体随之运动,触动机关,使发生地震方向的龙头张开嘴,吐出铜球,落到铜蟾蜍的嘴里,发生很大的声响。那个方向就会发生地震。

    大雍朝发生地震的次数不多,然而两百年来发生的二十余起地震,它都以相当的灵敏性和准确性证明了存在的作用。

    明帝脸色一沉,下方钦天监的监正胆颤心惊的站了出来,朝着明帝跪下,磕头道:“陛下,微臣并未看到八方地动仪有任何变化,此次地震来的突然,只怕八方地动仪还来不及检测,便已经发生。”

    他一说完,那边已有人道:“监正大人,这八方地动仪从来未曾错误过,如何会这次便测不准了,还是你故意隐瞒不报,疏于职守呢!”

    钦天监掌观察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虽然监正乃其部最高官职,但是也不过是个五品官儿,并没有什么实权,也造成这个部门呆着的要么就是没有实力的人,要么就是真正喜欢看天象的人,而这位监正便是一直想要爬上去却没有本事,不甘地停留在这一小阶层的这一种。

    他不上心,下面的人自然也不上心,这一次千里之外扬州的地震波动到了经常并不明显,不曾掉下铜珠,是水纹不断,提醒着其中的异动,他们连看都不看一次,又怎么会发现这一点。

    当然,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钦天监的监正大人也定然不会承认,他抬起头,辩驳道:“本官掌管钦天监多年,每次星象异动都会禀报陛下,这次若是真有异动发生,定然会早早通知,请大人不要出口诬陷!”

    “诬陷,谁诬陷你……”这边还想要争辩,明帝那啪的一声,大掌拍在桌上,望着下方的人,脸色阴晴不定,一脸阴鸷的朝着众臣望去,“朕要你们来,是想办法要怎么做,而不是要听你们在这里推卸责任。地震之事,就算推到了谁的身上,难道就可以将它掩盖了吗?事到临头,你们还在这里争执不定,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心底的打算,朕还没有老眼昏花!”

    这些朝臣,请功领赏最是积极,一旦要真的承担什么,大部分都是做缩头乌龟,像刚才一旦杨阁老提出一个问题来,他们就像是发现了重大的问题,揪着无关紧要的小事辩驳。矛头一旦不对,个个都秉着少说少错,不说不错的原则在这里!着实可恨!

    天子发怒,大殿上恢复了方才的寂静,个个都低着头,好似低着头就能将所有的事情都掩藏在底下。

    五皇子看着众人的变化,温和的眸子里闪过了什么,往前一步,躬身道:“父皇,如今凌安县发生了地震,敢问受灾的级别是多少,有多少人员受伤,房屋是否倒塌,其物资药物是否够用,能知晓这一切,儿臣和其他朝中大臣,方能知晓该如何处理灾区情况。”

    像是刚才的紧张情绪一下被扫了,五皇子的话让其他朝臣都纷纷侧目,他们只想着发生了地震,必然是要户部拨款救灾,而国库的情况,朝臣心底都有数,干脆就避而不谈。

    如今他们倒是越来越觉得五皇子不简单了,每次话不多,可次次都说到点子上,也只有他一心忠厚,能在陛下怒意里,还能考虑的事情的重点,这份沉稳和镇定,实在是难得。

    明帝的目光落在了五皇子的身上,脸色稍微缓了一缓,将手中的折子往旁边一丢,示意魏宁拿去给五皇子看。

    朝臣皆是一副期盼的盯着那折子,他们也想知道这受灾情况究竟如何,等下被明帝问道,也晓得怎么开口才好,免得又倒霉上身。

    五皇子从内侍手中接过折子,细细的看阅了一遍,然后将那折子上的内容重复了一遍,方交还给了内侍。朝臣们心中都微带感激望着五皇子,刚才五皇子完全可以看完就行了,可他还读了出来,方便了他们。

    到了这个时候,五皇子才道:“父皇,此次灾情十分严重,凌安房屋倒塌,大片灾民受伤,除此之外,因为地震,许多山坡会有滑石的危险,而粮草,药物,都会是凌安县最为缺少的东西,必须要加与关注和银两救援。”

    明帝没有回应,抬起眼皮问道:“那需要多少银两?”

    从拿到折子起,五皇子就开始在心内计算所需要的银两,他在心里估算了一番,再开口道:“根据上报的灾情来看,除了凌安县,还有其他的县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灾情。所以受伤和伤亡的人数,还会进一步的增加,而根据目前的情况,天气寒冷,百姓缺衣少食,至少需要二十万两白银,安排灾民的居住和搭建临时住处,而后在房舍建筑,药材,以及后续工作,所用的银两会是这一批数量的五倍。”

    他这一番话说的很是条理,便是根据那折子上的事情来分析的,户部官员在听到之后,在心底算了一番,也觉得差不多是这个数字,暗里摇了摇头。

    然而却换来旁边一声轻斥,四皇子站出队列,棱角分明的面容带着一抹轻嘲,朝着明帝道:“父皇,儿臣认为五弟此言不妥。”

    明帝本来就是要朝臣们多多发表意见,此时见两个儿子意见相左,换了个姿势,沉声问道:“那你说说,有何不妥?”

    四皇子看了一眼五皇子,言语里有一种灼灼逼人的烈度,“五弟你只想着凌安县发生了地震,但是可曾记得一个半月前博俊王在我国发生了遇害之事。如今瑾王世子刚刚到达落日国,两国关系正是最紧张的时刻,若是西戎国趁着此时故意挑拨落日国与我大雍的关系,边疆即刻会有战事发生。户部如今正是紧张之时,可供调遣的银两并不多,一旦调用到了凌安县地震区,那么战事一起,我国必将受到制约!”

    没有银两,就没有粮草。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了粮草,马儿跑不动,士兵没力气,这战没有办法开展。

    经四皇子这么一说,朝臣们也纷纷暗自点头,的确啊,落日国那边他们差点就忘记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落日国和西戎国若是两边一起来,边疆吃力,开战对于国家来说,负担是最大的。用户部官员的话来说就是白银哗啦啦的往外流,眼睛眨都不眨,就没看见了。

    所以本来同意五皇子说法的朝臣,也不由在心里面暗暗谋算,究竟哪一种方法,更符合陛下的想法。

    见明帝低眉思索起这样事情来,四皇子暗里一笑,目光如炬射向五皇子,“五弟,你说,论起边疆的安危和凌安县一个县城的事情来说,究竟是哪一个比较重要一点?”

    边疆失守,遭受灾难的就不单单是一个县城的百姓,边城破开,一直到大雍中部黄江南部才借天险有城池可以抵御西戎的铁蹄,而那个时候,若是破开这一道防线,那整个大雍就等于一个薄壳的鸡蛋了。

    五皇子暗里皱了皱眉,四皇子明显是在给他挖陷阱,一个县城的百姓,当然比不过一个国家来的重要,但是……他那双如春风一样温柔的眸子里沾染了料峭的寒意,“四哥,若是单单从边疆和县城的重要性来说,我认为是不对的。”

    他顿了一顿,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身上的时候,才缓缓地道:“众位都知道,在博俊王遭遇血衣教人遇害之时,父皇就已经做出了最快的反应,及时的处理了使臣的情绪和反应,并且为表示重视,派出了我大雍亲王的世子一路护送,并代表父皇与落日国商谈,儿臣相信父皇一定是做好了充足的把握,而落日国与西戎之间有天险隔开,物资方面只能依赖我大雍,他定然不会轻易冒险。而且瑾王世子的才能众位有目共睹,有他出行,成败定在把握之中。

    所以战争一事只是存在着极小部分的可能,而凌安县的灾情已经存在,大雍的每一个百姓都称父皇是明君圣主,在父皇的治理下安居乐业,即便是偶有灾难,也没有发生过类似其他国家的动乱和起义,这是父皇的仁心所治,若是弃百姓而不顾,那么伤的不仅仅是父皇的名声,还有我大雍的百年根基。”

    他的声音很轻,很温柔,落到人耳中的时候,便有一种沉稳的力量,加上句句都直指重心,又不着痕迹的褒扬了明帝,所以一时之间,朝臣也没有能反驳。

    明帝坐在龙椅上听着两人的对话,其实从看到奏折起,他早就有了想法,这一个又一个的灾祸出来,身为帝王他也有压力,银子不是张口就有,全靠国库收入,可若是加重百姓的税赋,他们本就没有钱了,再如此,只怕会引起民心反感。

    他朝着五皇子道:“朕觉得你的想法是不错,但是落日国之事必然要防,国事变化瞬息万变,不可忽略。户部在保全军资的时候,能拨给五皇子多少?”

    遭遇了病重一事后的安尚书在明帝的眼中似乎就不单单再和其他尚书一般了,对他也格外看重一些,朝臣里都议论安尚书是因祸得福,本来要被人逼死的,谁知道病好了,也得到了明帝的赏识。

    此时安尚书听到明帝的呼声后,也站了出来,回道:“陛下,根据臣计算,在保全军资必须的时候,目前能够挪用的银两,大概是八万两白银左右。”

    嘶,群臣吸了口气,这银两可比五皇子所说的要少了一半多啊,这下可有好戏看了,若是五皇子还要再据理力争,那肯定和四皇子还会要一番争斗。

    明帝也微微皱了皱眉,这和他所料的也相差太远了,就在这时,安尚书顿了一顿,接着道:“陛下,但是从今年淮北的税银还没入库,若是将淮北的税银收入算做在内,可用的银两可以增加到十二万八千两。”

    耿沉渊一直在听他们对话,他身为五品官员,在这朝堂上,比他品阶高的多不胜数,就算有想法,也不能冒然的开口。但是听到安尚书说的时候,他那如青竹般俊秀的眉毛就浅浅的一扬,露出一抹兴味的笑意。

    安尚书说话果然是艺术,他本可以将这笔银两一下子说完的,可他分成两次来说,若是第一次就说十二万八千两,让人感觉很少,但是先说八万两,再将后面这句话说出来,人的内心便会觉得,哇,这一下子就多了四万八千两。

    这朝堂上就没有一个不是人精的,看着愚钝老实的,也站不到这个地方了。

    耿沉渊看大家都在为难,此时知道该是自己说话的时候,方慢慢踱出来,对着明帝先行礼道:“微臣不才,方才听各位皇子,大人所言,倒是想到一个筹集资金的法子,不知道实用不实用。”

    明帝看到是他,摆手道:“耿爱卿,且说就是。”到了这个时候,有法子就是好事。

    户部都没钱了,还能有什么好建议?耿沉渊清楚的看到许多大臣眼底都写满了这个意思,他从容的一笑,这笑容映在四皇子的眼底,竟然让他想起了沈云卿,她也总是这样从容,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一霎那的分神之间,便听到耿沉渊已经说出了方法。

    原来是以献爱心的名义,让全国上下的人都对凌安县献出自己的爱心。虽然百姓们的力量小,但是一人一个铜板,加起来也是不小的力量,更何况许多家境富裕之人,出手远远不止于此。

    若是商人愿意捐款的,到达一定的数量,可以由朝廷给他出一个牌子,免一年的税,并且给与一定的照顾。

    他非常简略的提了几点,明帝便听得十分的认真,连五皇子,杨阁老,都眼睛一亮。虽然有提到官员也要捐献,但是对于一般的官员来说,几十,一百两的银子,随便拿得出来,并不损害他们的利益,还能在百姓心里博得一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政绩,政绩,那也跟名望是挂钩的呢。

    如此下来,所有人便支持了这番做法,如火如荼的商议起究竟该如何捐款赈灾。最后商议先由户部调了银两过去,然后以五皇子代表朝廷,带着救援的队伍前往扬州府。

    户部和耿沉渊等官员组成一个赈灾小组,再到下面的各州县里,进行登记捐款。由监察机构对此事监察,不许强制捐款,若是有官员借此机会谋夺私利,一旦发现或者举报被查实,直送天庭,贪污或者私吞一百两者,官位不保,一百两以上者,立即斩首。每筹到一万两银两,便送往凌安县,以供救灾之用。

    这边在火热的议论着,而云卿正在抚安伯中,祖母余氏正泪眼朦胧地望着谢氏和云卿,一脸伤感,声音哽咽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那凌安县可是咱们沈家的老家,也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模样了,你祖父的就葬在那里。这一震,不知道他还睡得安宁吗?”

    老人家一旦伤心起来,话是一句接一句,泪水从皱纹横生的面容上流了下来,云卿看着她这样,心里也不好过,只能和母亲一起安慰她。

    直到祖母累了,慢慢的睡着,云卿才和谢氏走出来,想着祖母说的话,望着她道:“娘,祖父那要不要去看看?”

    谢氏也是一脸担忧,“看是肯定要看的,听说灾情最严重的便是你祖父那边那一块。现在人员伤亡很重,大家都忙着救人,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管这些事。你父亲那我让人给他带了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到。”

    若是到时候祖先的尸骨无存,那就是大罪。子孙心底都是不安的。

    谢氏满心的忧虑都映在了云卿的心底,她想了一想,对着谢氏道:“娘,爹在海外,你的信送过去,说不定都过了两个月了,不如这样,我去凌安那看看吧。”

    “你去?你一个女子怎么能去那地方?”谢氏着紧道。女儿虽然嫁人了,可在她眼底,永远是个小女孩。

    云卿摇摇头,“我不是一个人去。汶老太爷前日里到王府来,说是京城里要再派一批大夫过去,那边的伤亡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大夫根本就不够用,医术也比不上京城这边的御医。正巧祖父葬在那,我不是跟着汶老太爷学了医术吗,到时候跟着他们一起去,顺便还能帮忙救救人。”

    这样倒是不愧个好法子,跟着朝廷的人走始终都安全,又有汶老太爷在身边,始终都放心些。谢氏如今带着墨哥儿,轩哥儿,自己也不方便动身,可她还是有点担忧,“那王爷会说你吗?”

    “你放心好了,王爷这人性子很开朗,不会说的。再说世子他也没在府中,我便跟去,也没什么影响。现在朝中到处都在找大夫一同去灾区,我能去,多一份力量。”云卿又开导了一番谢氏,最后谢氏总算是答应了,让她路上小心一点。

    而汶老太爷那边,听到云卿要一起去,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要知道,医术的高低,决定了能不能救人,这个徒弟的医术,汶老太爷早就认可了,而他也没有那些迂腐的观念,认为女子就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如此,在御凤檀离京的第二个月,云卿也离开天越,随着京城派出救护队伍,前往扬州府而去。

    ------题外话------

    不要代入雅安地震,没有任何影射的意思,这是大纲里早就有的内容了……

    眼尖的亲是不是觉得越来越要结局了,哈哈,猜猜京城会有什么变化啊

    ——特别鸣谢——

    梦落之繁花【100花】,dyhy【1钻1花】,jyu1970【100打赏】,seachfaiy【100打赏】,ljxiaoxiao【1花】

看网友对 255 灾难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