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小恶魔降世

小恶魔降世

嘉盛二十四年,明帝驾崩,新帝登基,年号永平。群臣们都知道,嘉盛二十三年到二十四年连续发生了数件大事,包括先帝遇刺,地区震灾,双王之乱,所以这个年号,是承载了新帝的期翼,愿大雍皇族和天下能永远太平。

    新旧交替,正在最忙之时。虽然新帝以看似温和,实则雷霆的手段将不安定的因素压下去,实际上,内在的许多隐患都无法如同表面上一样消除。当初血衣教在朝廷内部埋下的棋子,至今还未全部挖出,而新补上来的官员,自然也有部分不如老的官员,但是,有弊处,自然也会有益处,新的官员培养出来,便是亲皇一党,成为弦帝的得力助手。

    西戎在大雍动乱之时,蠢蠢欲动,屡次在边关进行小股的挑衅,试探大雍的态度。弦帝毫不退缩,以强硬姿态,派安度将军直攻内部,将小股兵马全部歼灭,另一方面,派新任文渊阁大学士兼任侍郎的耿沉渊出使西戎。

    与此同时,群臣都敏觉的发现,在明帝时期,一直被半试探半压迫的瑾王府,自弦帝登基后,终于正式以一国王爷之位,开始以崭新而从容的姿态,参与朝政大事。

    而此刻的瑾王府里,不像人们所想般一派的威严端肃,而是忙碌不以,人流穿梭,紧张万分。

    王府内早就准备好的产房里,人群不停的来去,人人面色凝重,目光里的慎重宣示着这一切都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她们脚步快速而轻巧的在房间内外穿梭,混合着里面不时传来的呼声,人声,在秋日里高高挂起的艳阳里,让人的心头更多了一份莫名奇妙的焦躁和急忧。

    御凤檀站在产房外,依旧如往日一样,银色的袍子折射出来的光辉,让他整个人如同包裹在一团光芒之中,便是那容颜也带上了朦胧的色彩,如同晴天里的一抹雨雾,摄魂夺魄,可若是细看,就能发现,这位年轻的王爷眉目之间全然不如平日里淡然从容,两道修眉打了一个淡淡的结,广袖下的玉白手指攥在一起,紧紧抠住掌心,便是连呼吸都与里面的人一样。

    “用力,吸气,对……然后把力气用在腹部……”

    云卿躺在床上,雪白的面容上沁出了汗珠,只觉得腹中绞痛难忍,她跟着稳婆的话,不断的深呼吸,然后用力的将所有力气集中在腹部往外推。

    她紧紧闭着眼睛,怀孕九个半月,这个在她肚子里呆了九个半月的小生命开始动了起来,不是以往的小打小闹,而是想要来看外面大千世界,小手小脚不停的动着。

    她能感觉到他的手脚动作,甚至能摸到他那小小的心跳,她是那样欢喜的等待他出来,就连全身传来如同割裂的痛苦,也是一种欣喜。

    可是她已经进来快有一个半时辰了,这么久,稳婆还是说孩子没有出来的迹象,她有些害怕,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一边问着稳婆,“孩子怎样了?”

    虽然她是学医的,可是生孩子这种事,理论永远不如实践来的有力。

    稳婆看着这位年轻美貌的王妃,漂亮的面容上被汗浸湿,眼睛里却闪着亮亮的光,以期翼的视线注视着自己,对待孩子的心,不管出身高贵贫贱,还都是一样的。她熟练的对着云卿露出一个带着些许安慰的笑容,“王妃,你肚子里的孩子有点大,所以要费的时间长一点。这也不用着急,以前我接生过的孩子,还有更大的。”

    记起当初母亲生弟弟们,也是进了产房后大半天才出来的,云卿点点头,心里的害怕才退散了一点点。但是很快的,下一波的阵痛又朝着她袭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阵痛越来越密集,中间慢慢的几乎是没有间隔。云卿紧紧闭着眼睛,连哭都没有力气了,耳边只有稳婆的声音,一直在喊:“用力,再用力一点,快了,再用力一点……”

    渐渐的力气也已经耗光,人好似都飘忽了起来,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听到耳边的声音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眼前一点点的朦胧,那种痛感,让她觉得喊痛都是在浪费力气,她很想就一下睡过去,却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如此,一旦她放弃了,孩子就在肚子里频临死亡。

    她努力的回想着一切,脑子里却不断的涌现上一世出现的点点滴滴,娇笑虚伪的韦凝紫,虚情假意的耿佑臣,贪色好权的齐守信,重利轻情的柳家人,那一幕幕,一点点都如同时光倒转,在她脑中呈现。那些曾经给予她虚伪的甜蜜,最后给与她绝望痛苦的人,走马观花般不断在脑子里出现,最后印象最深刻的,却是一张玉面笑颜,逆光的清辉下,那人站在梨花树下,对着她盈盈一笑,轻声地喊着:“卿卿,卿卿……”

    可是脑子里又出现另外一个声音,如同荒野的洪钟,浑厚的撞击在她的脑中,“沈云卿,你大仇已报,如今功成事就,该重新再去投胎了……”

    这声音不断的在脑中循环,让人避无可避,云卿皱起眉头,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老天给她重生一世,便是给她机会报当初家门被灭之仇,到四皇子倒了这一刻,也意味着她这一辈子也已经到了头,如今朝中四皇子党派已经清理干净,将那些人全部一个个都设计有了应有的报应之后,所以她也活到头了。

    那遇见御凤檀后发生的这一切,是老天爷赠送给她的附加品么?是可怜她一个人在这报仇的路上太过寂寞,让他来陪伴她渡过这几年吗?

    不,不……

    不是这样的……

    她的意识在拼命的挣扎,人却没有力气,一点点的像是坠入了无边无尽的棉花之中,越是挣扎,就越是陷的深,手臂抬不起来,腿也动不了,空气中还有一种不知名的压力在压着她,让她无法动弹,甚至无法操纵自己的身体,静静的等待生命力消逝的这一刻。

    “不对!王妃好像要晕了……”稳婆大惊,接生这么久,她还没有看过好好的产妇会突然晕过去的,这实在是太诡异!

    她的话音还只刚落,外面就飘进来一道银白的身影,其他人还来不及辨认是何物体,就见王爷已经跪在了床榻之前,双手颤抖的放在王妃的身前,像是不知道要如何是好,生怕一个碰触就会造成不好的结果,“卿卿,卿卿……”

    御凤檀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云卿,里头写满的害怕和心疼染得那双向来狭长风流的瞳仁,如同冬日里茫茫雪原上一棵小树,那般的脆弱,那般的孤冷,他终于握住她的手,当手掌里触碰到不属于自己的,异常湿冷的指尖时,他只觉得浑身被一团冰包围,“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

    稳婆全身僵冷,她们到王府接生,也是冒了危险的,眼看王妃身体状况不错,虽然胎儿大了一点点,但是完全不影响生产,然而眨眼间,开始还能好好说话的王妃,却一下子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不管怎么说话,怎么喊,都没有回应。

    她们抖抖索索的将情况说出,御凤檀却宛若没有听见一般,他朝着外头大吼道:“汶老头,你还不快滚进来!”

    在隔壁间的汶老太爷正打着小盹儿,一听到御凤檀这惊天动地的一声怒吼,几乎是吓得从椅子上直接蹦起,本能的冲刺跑进,口里嚷嚷着,“臭小子,你没大没小,讨打是不!”待进来看到稳婆的神态和御凤檀的神色,睡意一下子消散,脸色陡然变得肃静,也顾不得再说御凤檀,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掐住云卿的手脉就开始诊断。

    “不对,不对。她的身体明明由我调整的,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问题!”汶老太爷满脸的疑虑,眉头锁得紧紧的,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把出的脉,脉象实在是正常不过了,就像平日里他替云卿诊脉一般,所以他才能在隔壁间打盹睡觉,因为他有把握,云卿生产绝对不会有问题。

    可偏偏——

    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小徒弟,“不对劲,她的身体完全正常,不可能会昏迷的!”

    “不可能会昏迷!那她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御凤檀不再看汶老太爷,他一把抱住云卿,看着她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小,呼吸越来越弱,眼睛变得通红,手指用力的扣住她的肩膀,“卿卿,你快点醒醒,看看我,看看我!”

    一片纯白的空间里,如咒语一般的钟声中,隐隐有熟悉的声音在喊她,那声音悦耳而低沉,悠悠若清风,却以不容拒绝的姿态插一入了其中。

    凤檀,凤檀,是凤檀的声音,云卿想要睁开眼睛,想要从无尽的白色云堆里爬出来,她不愿意就这么去轮回,那个没有御凤檀的轮回世界。

    像是知晓她的意识,钟声越来越大,压力也越来越大,慢慢地窒息感涌到了胸口,云卿知道,自己若是再如此下去,她便要真正的走了。

    她不能走,就这么走,她不甘心。

    云卿全身陡然之间生出的巨力,让她恢复了力气,她拼命的对着远处钟声传来的地方大喊,“老天,既然你给了我一个重生的机会,让我得以保住了家人,父亲,母亲,弟弟,我感激你。当初沈家行善颇多才得来我重生的机会,这一世,我依旧保持沈家的行善事,做好人的心,除了该对付的人,从不杀害无辜,广布粥,勤救人,你说善有善报,我不求下一辈子能有荣华富贵,飞黄腾达,只求这一辈子能够和我的夫君,我的孩子生活下去!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

    喊完最后一句话,身体如同被抽去了所有力气,身子重重地沉在云堆里,再也没有力气,她尽力了,她想活着,活着和御凤檀在一起,还有她的宝宝,宝宝……

    对,还有宝宝,宝宝还在肚子里呢,云卿抵抗着,不到最后一分钟她绝不会放弃……

    “沈云卿,你快点醒来!要是你不醒来,我就……我就……”御凤檀想说威胁的话,可发现那些能够威胁云卿的东西,比如沈家,比如墨哥儿,轩哥儿,他说出来,也会伤她的心,一时词穷,只是眼睛血红,不断念着,“我不准你走……”

    “不准你走……不许你走……”

    随着床上女子气息越来越微弱,男子的声音慢慢地变得沙哑,越来越低,但是在场的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那从喉咙里透出来的,磨砺的祈求,“求你了……就算拿我的寿命换她的也行,别让她走……”

    随着他的喃喃低语,一阵肉眼无法辨认的金光陡然间从云卿的身体内泛出,接着就听一道一阵微弱的声响从床间发出——

    “咳咳咳……”

    当耳边传来轻微的咳嗽声,伤心的男子还没有听到,而一旁看着这一幕的稳婆却是注意到那原本气息都要断绝的王妃,轻轻的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声音,顿时粗声喊道:“王妃,王妃醒来了!”

    所有人都去看躺在床上的女子,她的头发糊在脸上,看起来还是很虚弱的样子,然而脸色却比刚才透着青白的气色要好得多。

    “卿卿!”一霎那,御凤檀面容带着狂喜的色泽,“卿卿!你醒来了,你醒来了!”

    看着眼前这个眼眶通红,目光粼粼,神色却喜极的俊颜男子,云卿唇角拉出一个微微翘着的弧度,“嗯,我没事。”

    刚才的那一霎那,眼看她就要全身轻飘飘的离去,却不知道哪里来了一阵金色的光芒,将她包裹了起来,并且告诉她,有人愿意以自己的生命换回她的,而且她重生五年来,的确学医行善,救了不少人,所以她又能继续活下去了。

    而那个愿意以命换命的人,她知道,就是眼前这个显得有些呆愣的男子,她的夫君。

    汶老太爷虽然不知道云卿这一昏一醒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能看到小徒弟醒过来,看到御小子这一副欲死又活的样子,他的心内也陡然激跳了几百下,夫妻生死交遇纵然是感人的,可他还是要煞风景的开口,“傻头傻脑的,还杵在这里干什么!云卿醒了,你还不让开,难道你想要把胎儿闷死在肚子里,弄个一尸两命吗!”

    汶老太爷的话顿时让沉浸在激动气氛里的众人都醒过来,云卿心里激动的有很多话要对御凤檀说,可此时,她还要挂住自己的宝宝,目光柔和的停在御凤檀的面容,从他抓紧的手指,可以感受到他刚才究竟有多紧张,“凤檀,我们的孩子还在肚子里,他拼命的要出去呢!”

    醒来之后,那折磨人的阵痛又开始不客气的袭向她,云卿趁着还能说话的一瞬间,将御凤檀眼底的担心收于眼底,想要开口让御凤檀出去,可阵痛又密集的涌来,她再也没力气开口说话,只能紧紧握住御凤檀的手,重新配合起稳婆。

    御凤檀看着云卿疼痛到极点,小脸几乎都要变形,整个心如同被人揪住了一般,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从手中传去内力,让她有力气一点,生的更快一点。

    “孩子的头出来了……”

    “好,小手也出来了,再加油,好了!”

    随着一声声的喜声,一个满身血的胎儿躺在了稳婆的手中,与此同时,云卿只觉得最后一阵剧痛过后,整个人都陡然轻松了,她疲惫不已,没有力气坐起去看孩子,却是皱皱眉头,问道:“孩子健康吗?”

    稳婆听过最多的话,是新生儿父母问,是男是女,哪知道王妃第一句话,却是孩子健康吗?不过也是,王府里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不重要,关键得是身体好,她大声的回道:“王妃,小世子有七斤八两呢,手脚长长的,长大了定是个高个。”

    这话就是给云卿传达胎儿的健康了,小世子,那就是个男孩了,当初云卿就一心想生了男孩,如今听到男娃,御凤檀发现她面容上却依旧没有笑容,“怎么他不哭的?”

    御凤檀皱眉道:“要哭什么,我儿子哪能是个爱哭包!”

    像是故意和御凤檀做对,他话一说完,那边小婴儿就开始哇哇哇的大哭了起来,御凤檀的脸一下子就青了,“臭小子,让他不要哭,他还偏偏要哭!”

    本来是个儿子,他就已经很失望了,结果生儿子出来的时候,还把卿卿折磨的这么惨,在御凤檀的印象中,这一切都是这个小屁儿子带来的,他已经很不待见他了,当爹的喜悦都给刚才那一场惊吓都吓得缓不过来。

    云卿笑看着他那孩子气十足的面容,轻轻的用手指在他手背上抚摸着,“那是咱们的孩子,你也不去看看,就骂他。”

    “他害你受了那么多苦,哼!”御凤檀将云卿的手握在手心里,感受到那一点点的温热,心才彻底放回到胸腔中,想起开始那一场情形,心中都是后怕,“刚才我差点就以为看不到你了。”

    “现在我不是还好好的嘛,这不怪他,是女人做母亲都要受的一重苦,不,不叫苦,是一种磨练而已。”云卿微微一笑,“把儿子抱过来给我看看,看他是像你多一点,还是像我多一点。”

    “这么爱哭,肯定不像我!”御凤檀不情不愿的起来,走到稳婆的面前,将孩子不情不愿的接到手中,抱到云卿的面前,“喏,就这么个皱巴巴的,红红的小东西,我看谁都不像!”

    云卿含笑望着他一脸别扭的样子,抿唇不语,目光落在他宽阔臂膀里那小小的襁褓里,小小的身子包裹住,只能看到露在外头的一张粉红色小脸,小的只有掌心那么大,一双眼睛半睁半阖,可是那眼睛的形状,却是斜飞而上,轮廓优美,线条尊贵,十足十的像及了御凤檀。

    “你瞧瞧他的眼睛,多像你!”云卿伸出葱指,在小不悔的脸蛋上摸一摸,一边含笑的望着御凤檀。御凤檀脸上那颇有不甘的神色,实则眼底冒着星星点点的好奇和疼爱,云卿淡淡的笑了,高大颀长的男子,抱着那小小的婴儿,明明如此强烈对比的图案,却有一种温馨美好的景象。

    御凤檀听到爱妻的话,低头瞧了瞧怀里那柔软得让他不敢再用多一分力气,生怕会勒坏他的小东西,不满道:“哪里像了,怎么长得这么丑,你瞧鼻子多塌,不知道像谁!”

    “胡说!”云卿斜睨着他,“刚出生的孩子骨头还是软的呢,怎么会有挺直的鼻梁,哪里丑了!”一股油然的母爱从心口升起,不需要学习,也不需要矫揉做作的矫情,像天下所有的母亲一般,都觉得自家的孩子是那么的可爱,是那么的漂亮,绝不允许别人说上一句难看。

    那双睿智的凤眸里散发出来的光,在温婉里透着一点点凶意,好似美丽的花儿上生出的刺,为的是保护柔软的花瓣不受到伤害,那样的坚韧。御凤檀皱了皱眉,这小东西一出来,卿卿就护着他,当初他可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让卿卿答应嫁给他的。

    然而一皱,一恼,一怒,一郁之后,眉目又再次转为喜色,狭眸里透着晶亮的光,灼灼如月,这是他和卿卿的孩子,所以她才如此在乎吧。

    他低下头,如玉的手指去摸那让他不满意的小鼻梁,刚一碰到,那柔软的肌肤嫩的比豆腐还要胜过数倍,如同一股滑润的温流瞬间从手指传到心房,这一刻,御凤檀似才确确实实的感觉到了,怀中这个不受他待见的小家伙,是他的孩子,他愉悦的翘起一边的嘴角,绽放出看到孩子的第一抹笑容,“是挺软的,比汤圆丸子还要软。不过嘛,是我的儿子,应该也丑不到哪里去!”

    像是完全不记得之前自己开口说儿子丑的事情,御凤檀自鸣得意,越摸越上瘾,“儿子,听到没,给我争点气,长帅一点点,别丢你爹我的脸啊!”

    “戚……”

    听到这个声音,云卿诧异的望着襁褓里的儿子,她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是什么,是儿子鄙视他爹吗?她刚才好像看到那一双小凤眸朝着御凤檀睨了一眼啊。

    这么小的孩子应该不会吧。

    就在她怀疑的时候,汶老太爷的反应就正常的多了,他交代了其他人要注意的事后,过来对着御凤檀吼道:“你这臭小子,看够了没,没听到你儿子在打喷嚏吗,抱过来带着去洗澡,一身脏兮兮的,等下感冒了怎么办!”汶老太爷胡子一吹一吹的,显然记起了之前御凤檀大吼他的事。

    云卿暗叹了一口气,视线落在儿子又半眯起的眼睛上,看不出任何异常,乖乖的一团缩在襁褓里,刚才,真的是她的错觉吗?

    这一次御凤檀倒是没有跟他斗嘴,而是乖乖的将儿子交给汶老太爷,“不悔就交给你了。”

    “不悔?他的名字吗?”汶老太爷接过怀中的小东西,这可是皇室的血脉,若不是当初老瑾王将御凤檀抱了出来,如今坐在那个位置上的,就是御小子了,怀中这个小东西,那就是小太子了。因为这种微妙的心情,他看着怀中孩子的眼神也变得微妙起来。

    这样的变化自然逃不过御凤檀的眼底,他坐在床头,用收抚了抚云卿额头的乌丝,“嗯,父王早就取好了,叫御不悔。”

    “不悔,不悔……这名字的确不错……”既然做了,就不要后悔,汶老太爷喃喃地念着,抱着不悔去隔壁房间去了。

    御凤檀将云卿搂在怀中,接了丫鬟端来的山芋稀饭,一勺一勺的给她喂着,看着她慢慢的吃下东西,显得有些憔悴的面容,疼惜不已,“卿卿,谢谢你。”

    咽下口中的稀粥,云卿含笑望着他,“谢我什么?”

    将吃完的粥碗放在一旁,御凤檀抱着云卿,在她润湿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上一个吻,唇瓣微凉,甚至有些发抖,“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女人生孩子,竟然是这么危险的,差一点,差一点……”

    其实本来云卿生产是很顺利的,只是因为她是重生而来的人,她自己很清楚这一点,此时的她想起最后明明就要沉入了无尽的白色之中,那种害怕和绝望,回味起来,四肢生生多了一股麻意,她抱着御凤檀,依偎在他宽阔的胸膛前,听着里面传来稳健有力的心跳声,确定自己真正的获得了新生,“凤檀,能够和你一起真好!”

    再多的荣华富贵,锦绣前程,都比不上这一刻,有他在身边陪伴着幸福。

    秋日的阳光在窗户外,随着树叶的飘动而斑驳投射在廊下,一室静谧。

    看着妻子疲惫却又欢喜的睡颜,御凤檀知道,从怀孕开始,云卿就对肚子里的孩子报予了很大的爱和关注,还得上了轻度的产前忧郁症,生怕孩子生出来,有先天上的不足,这一切,越是学医的人,越是了解的清楚,再健康的父母,生下来的孩子也不能保证百分百的健康,直到今天,终于确定了孩子没有像她想的那般,多出什么,或者少了什么,才放下心来。

    一家三口,这是一个多么幸福的词语,御凤檀微微一笑,想起自己曾经希望过的一切,如今他可以给儿子这些他曾经没有拥有过的东西,卿卿,一定是个好娘亲。

    然而,这个幸福的词语还没来得及在心中打上一个回转,噩梦就跟随着来临了。

    ------题外话------

    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送上汤圆丸子小不悔一个。

    番外的更新,不会和正文一样,偶尔更新,醉要调养,还得准备新文,大家懂的。

    下次再见。

看网友对 小恶魔降世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