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别人的相公

别人的相公

御凤檀一直想要个孩子,他认为小孩子生下来就是乖巧听话的,至少最不然,也是像他的两个幼龄小舅子一样,长得乖巧好看,虽然调皮,但是不讨人厌的地步。

    可是自家的这个儿子,不止是讨厌,用御凤檀的话来说,是讨厌,讨厌,非常讨厌。

    据说父子之间的仇恨,是这么结下的——

    云卿抱着经过洗干净后,变得香喷喷,软绵绵,甜蜜蜜的儿子,捧在怀中,就跟棉花团似的,喜不胜收,御凤檀看着儿子这可爱的样子,越看真是越可爱,忍不住就在儿子脸上要吧唧一个,结果刚上任的新爹感觉漂亮的唇瓣贴的不是儿子的花瓣小嘴,睁眼一看。

    一只肉乎乎的小爪子正捂在小嘴上,斜斜的小凤眸盯着他,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嫌弃的意思。

    御凤檀顿时火了,指着肉团子的小爪子,非常不满的问道:“他这是干嘛,不许我亲他吗?”

    云卿看着儿子慢悠悠的将小手放下来,用手拨了拨他的小圆下巴,满眼宠溺,“不可能,他才这么小,怎么会懂得捂嘴呢,可能是嘴巴痒。”虽然云卿也觉得有点奇怪,刚才亲儿子的时候,他嘴巴还一嘟一嘟的,笑的咯咯的,怎么御凤檀一亲就挡住了。

    “我还不相信我亲不到了!”御凤檀哼了哼,伸手要从云卿手里将儿子接过来,小混蛋,你不让我亲,我还偏偏要亲了!

    像是听懂了御凤檀的话,御不悔两只小肉手立即抓住娘亲的衣服,将头埋到娘亲的怀中,保护好自己的小嘴嘴,誓死不去狼爹怀中。

    御凤檀一看他这架势,哪里肯干,嘿,头发还没长长,就晓得要娘亲庇护了,再看云卿那一副看着御不悔疼爱的模样,哼,生下来没多久,我娘子的注意力都被你吸引去了,真是太过分了!便伸手要去扳开御不悔的手指。

    云卿瞧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好似干上了,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可到底还是心疼不悔小,御凤檀下手没个轻重,万一弄伤了怎么办,“别用力,他手还小,骨头还没长成呢,你轻点,轻点!”

    见喊了还没将御凤檀这大小孩的手收回,云卿干脆扬起手一下拍了下去,“快松手!”

    啪的一下,其实不轻不重,打在御凤檀的手上,成功的让他收回了手,却也让御凤檀抬起了一双凤目,紧紧地盯着云卿。

    “卿卿,我不敢相信……”御凤檀捧着自己的左手,眼底含泪,嘴唇颤抖,魅惑的面容上写满了不敢置信和委屈,“我不敢相信,你竟然爱上了别人的相公……”

    本来还在以为自己那一下是不是打的太重了,想要看看他手的云卿一下蒙了,这话题是不是飞跃的太快了,刚才他明明还在抢儿子,怎么突然就变成她“红杏出墙”了?

    她皱着眉头,瞧着御凤檀那样子,倒也不像伪装的,可是……

    “我坐了三个月的月子,连门都没出去过,哪里爱上了别人的相公!”对于某人的诬陷,云卿十分的义正言辞,必须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御凤檀一手捂着心口,指着一处道:“你还说没有,人证,物证俱在,你刚才为了别人的老公,竟然对我动手了!卿卿,我好伤心,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我,如今竟然为了别人的男人,就如此狠心对我,甚至在这个时候,还在维护他,你和他三个月的感情竟然将我们的感情都淹没了,这是何等汹涌的爱啊……”

    顺着御凤檀所指的方向,云卿低头瞧着窝在自己胸前的御不悔,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御凤檀,他是你儿子好吧!”

    “你不要狡辩了!”,御凤檀依旧保持受伤的姿势,美若梨花的面容上狭眸凄凄,指着御不悔道:“难道你说,他不是别人的相公吗?”

    “……,是。”这一点,她没有办法否认。

    “难道你说,你刚才不是为了他打我了吗?还打红了!”御凤檀颤抖伸出手,指着上面那一块其实肉眼根本无法分辨出被打的手背。

    “……”云卿翻了个白眼,“我打你了,可你和儿子争什么争!”

    御凤檀瘪着嘴,“果然,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帮着他,你果然是不把我放在心上了!”

    云卿总算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孩子气有多重了,她看了一下屋外面探头探脑的丫鬟,对于御凤檀的脸皮,她是深有感受,可落在丫鬟的眼底,他这个王爷如此幼稚,还怎么得了!

    她面无表情的望着御凤檀,“说吧,你要怎么补偿,才能安慰你受到强烈打击的心?”

    唉,卿卿就是太聪明了,一点就透。

    奸计得逞,御凤檀收起委屈的表情,摸了摸丝毫不疼的手背,目光顿时由可怜变成了咄咄逼人,如同看到小狼的公狼,盯着云卿怀中,一脸左看,右看,看好戏(其实御不悔就是睁着眼睛,好无辜啊)的儿子,“为了证明你对我的心山石头坚韧,快把这个小男人交到为夫手中来!为夫再酌情考虑,对你施予怎样的惩罚!”

    看看怀中眨巴着眼睛的儿子,云卿有些无奈,虽然御凤檀耍赖,到底还是想要亲近儿子的,就不知道儿子是怎么回事,对这个爹好像,似乎,是有点不满意啊。她亲了亲儿子的胖脸颊,轻轻地在他小耳朵边道:“不悔,爹爹想抱你,你要乖哦。”

    见御不悔眼睛眨巴了两下,像是听懂了,云卿含笑将儿子递给御凤檀,果然没看到平日里那样手舞足蹈的反对。

    儿子果然是好乖巧啊。云卿想道。

    顺利的将儿子接在怀里,御凤檀捏着儿子包的厚厚实实的胖胳膊胖腿,“这次我非得亲到你,看你还怎么捂嘴!”

    不知道是因为御凤檀抓着御不悔的手脚,还是御不悔开始只是随便遮一下嘴,所以这一次,御凤檀很轻巧的就亲到了儿子的小嘴巴,真软啊,还有一股奶香味,这奶香味,是那么的熟悉,和卿卿身上的很像啊。

    如此想着,御凤檀就逗弄起儿子来,越看就越觉得好玩,这么一个小不点,慢慢地长大,到时候还会娶妻生子呢!

    越想越开心,御凤檀也如其他的父亲一样,不记旧仇的就将儿子举了起来,“来,乖儿子,对爹笑一个,快点来,笑一个笑一个!”

    因为是在屋子里,烧着热乎乎的火龙,所以小不悔虽然穿了件薄的袄子,可下身穿着的是开档小裤裤,露出滚圆的小屁股,和玲珑的小弟弟。

    在御凤檀屡次劝儿子笑一个,没有结果之后,他终于又恼羞成怒了,“没看过哪个儿子有你这么别扭的,亲你还要用手挡,让你笑一个,也不肯笑,再不笑,再不笑,我就松手给你丢了!”

    为父的威胁还没有说完,被他高高举起的小儿子眯起一双小小的凤眸,小拳头微微握紧,两条淡淡的眉毛也颇有味道的皱了起来,像是在思考什么……

    “还在考虑吗?快点笑一个啊,不然我就要松手了,松手了……”

    随着御凤檀的威胁,还有“嗤”的一声,一泡淡黄色的尿从御不悔的身下射出,目标正对着御凤檀那张绝美无双的脸,刷拉拉留下的黄色瀑布,成为了京都第一大奇景。

    云卿一看,这可遭了,王爷大人的玉脸给尿喷了,赶紧一个箭步上去将儿子接在手里,一面安抚某个面色已经铁青的人,“他小孩子,不懂事,不懂事……”

    “御不悔——”

    这一天,王府里的传来风流浅笑的王爷的咆哮声,足足震动了半个京城,大地也颤抖了三下。而某个罪魁祸首,躺在奶娘的怀抱,撇了撇嫩嫩的小嘴,吧唧吧唧的吸着奶娘的奶,小小的眼睛倏地一下闪过一道精光。

    被儿子尿在脸上,御凤檀的脸色自然好不了,云卿知道这可不是小事,让奶娘抱走了小不悔,跟着御凤檀进了内室里。接过丫鬟端来的脸盆和帕子,她拧干了水,走到坐在椅子上气呼呼的男人身旁,哄着他,“来,我给你擦擦脸!”

    “不擦!”御凤檀扭过头,半抬着下巴望着屋顶。

    云卿抿嘴一笑,“来嘛,我给你擦擦,难不成你还想带着儿子的尿过完今天啊。”

    听出她语气里的笑话和揶揄,御凤檀倏地一下转过头,微眯了眸子瞪着云卿,“那臭小子,你还袒护他,他今天把尿都洒到我脸上来了,等再长大一点,就要骑到我头上来了!”

    云卿将帕子捂上他的脸,御凤檀自然也不喜欢满脸是尿的感觉,没有再拒绝她的动作,“你跟他计较什么,他这么小,想尿就尿了,哪里控制得了。”

    “怎么控制不了了,我还不是控制得挺好的,才不会像他!”对于云卿偏袒御不悔的行为,御凤檀心中十分的不舒坦。

    “你多大了,儿子多大?”云卿将帕子搓干净,又给御凤檀抹了抹,那滑润的手心从光洁的额头滑过,一阵阵肌肤接触的温热触感,而那散发着清甜乃香的高处,又正对着他视线的平齐处,像是染了色的山包,在清风中颤动,散发着无尽的诱咳惑。

    这段时间,云卿在坐月子,每日里都是熬着最补身子的东西养着,身段略比之前丰腴了一点,皮肤更加的白腻透明,多了一种以前未曾有的少妇风情,眉目流转之间,便如同一朵罂粟绽放在眼角,给与无尽的诱惑。

    御凤檀旱了数月的身体,就开始不受控制的蠢蠢欲动起来,他一把将云卿抱到了腿上,眼神深沉,手掌握在她那越来越抱满处,头靠在她脖颈处,一边啃呀咬一边用带着微微喘息的声音问道:“看来卿卿果然太久没看过为夫了,连为夫多大都不记得了……”

    这个色狼,她明明说的是年纪,被他脑补成那里了,不过自从怀孕之后,御凤檀就小心翼翼地,生怕夫妻生活对她有影响,再加上她坐月子的时候,时间很长了,她也有点想……

    久别胜新婚,久旱逢甘露,都是人间一大重要事情,很快,屋子里的热度就节节攀升。

    哪只到了半途,便听到外面传来奶娘有些无奈的声音,“王爷,王妃,小世子哭了起来,怎么劝也劝不住!”

    云卿和御凤檀正在奋斗中,听到这声音,只好当作没听到,御凤檀低声一笑,埋头吻住云卿的唇,又开始不停的运动。

    奶娘大概是听到没声音,以为御凤檀和云卿没在屋内,又转身走了。

    云卿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可是想着儿子哭了,也没什么心情,拍了拍御凤檀的手臂,催促道:“你快一点,儿子肯定不对劲,好好的怎么哭了?”若是一般的哭泣,奶娘是不会特意来说的,定然有什么原因。

    一瞬间,御凤檀脸色陡然转黑,暗里咬了咬牙,在她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口,“我偏不!”

    作为男人的自信心被深深的伤害,眼看着心爱的女人就要被另外一个男人夺走全部注意力,御凤檀战火燃烧,更加卖力了起来,看着身下女子如同层染的胭脂,寸寸靡丽,总算找回了男人的自尊。

    可是,不过两刻,外面又传来了奶娘的声音,这一次更急,声音里饱含着担忧,“王妃,王爷,你们在里面吗?小世子哭的很厉害,都哭的咳了起来,要不要去看看!”

    听到儿子都哭的接气接不上,云卿再多的旖旎情思都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她一把推开伏在身前的御凤檀,快速的将衣服套上,“我去看看儿子,可能是病了,要是发烧了就麻烦了……”

    眼看着以往亲热时百转娇媚,亲热完后还对自己恋恋不舍的妻子毫不犹豫的在最关键的时候丢开自己,要跑到了儿子的身边,御凤檀脸上变了又变,最后低着头望着自己的兄弟,恶狠狠又可怜兮兮地道:“卿卿,你这样,再多几次,为夫就要不举了……”

    云卿看着屹立不倒的小檀檀,略有歉意的亲了亲御凤檀的脸,“等下,我去看看儿子,晚上再陪你!”

    说完,也不看自哀自怜的御凤檀,朝着屋外走去。留下坐在床上,深深深深伤心的男人,咬牙切齿的喊道:“御不悔,我跟你没完!”

    ------题外话------

    番外仅供娱乐。

    番外有灵感才写,大家不用天天守文催啦,预祝大家端午节愉快!

看网友对 别人的相公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