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比武招亲一

比武招亲一

碧蓝的天空上,白色的云朵如同一朵朵绽放在天空的雪梨花,纯洁无暇,点缀在如丝绸细腻的天空中,金亮的阳光穿过白云,树叶,屋顶,落在青石的地板上。偶有一阵微风吹过,浓密油绿的树叶悉悉索索的发出细声,摇晃着,将阳光割裂成大小不一的碎片。

    风景如此之美好,令人心旷神怡。

    可偏偏就在如此美妙的景色之下,偌大且壮美的瑾王府内,发出了一阵阵不和谐的的声音,将这份好心情破坏的干干净净。

    但见百花盛开,香气馥郁的花亭之中,一个男子趴在石桌上,神态夸张,嘴张眼眯,脸上的肉都挤到了一起,一手拍着桌子,对着面前的男子,上气不接下气的,断断续续的道:“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御、御凤檀……哎哟……”

    对面的男子一身绣着蟠龙图案的雪色宽袍,明亮处光泽闪闪,一张俊脸雪白如裳,却更添一分玉色,唇角微微勾起,角度似笑非笑,然狭长的双眸却微微眯起,透出一丝异光牢牢的锁在面前笑的见牙不见脸的美貌男子身上。

    “方宝玉,你笑够了没!”

    一字一句宛若从牙齿中间费力挤出,尽力克制着自己喷薄而出的怒意。

    若是平常人见到如今这位位高权重的瑾王露出这般的模样,早就吓得收了笑容,颤颤的站在一旁,收起了狂妄的笑容。

    谁都知道这位王爷虽然看起来好说话,嘴角的笑容几乎是天天挂在唇边,样貌也是相当养眼,可绝对不是一位好惹的人物,若是不小心得罪了他,最后怎么被整的都不知道。

    可是面前的这一位,他也不是平常人,从幼时就被先帝封为了小侯爷,年幼体病,又得先帝照顾,朝中对他多有尊敬,更何况他本来和御凤檀就是好友,从小混到大,见他如此脸色,想要憋住表情,一秒钟之后,反而“噗”的一声笑的更大,比起之前更甚,使劲摆手道:

    “不要瞪……不要瞪……真的是太好笑了,哈哈……你竟然被儿子撒了一脸尿,哎哟,这种事情没让我看到……真是太可惜了,太可惜……”

    他今日到瑾王府上,经过一处时,正巧听到三两个仆人在说悄悄话,凑过去一听,原来是说小世子小鸟威猛,把童子尿撒到了王爷脸上的事,于是一路狂笑飞奔进来找到御凤檀,不住的嘲笑他。

    损友就是说的这种人,得知朋友的笑话,不遮掩,反而一个劲的大笑。

    真想把方宝玉那花一样的脸挡住,御凤檀翻了个白眼,暗骂,御不悔,这下你舒坦了,让你爹丢脸都都丢到方宝玉的面前了。

    他哼了一哼,“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童子尿你知道吗,可以保养肌肤的,你懂什么!”

    方宝玉顿了一下,两只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望着御凤檀又眨了一眨,像是真的要将他的皮肤看的清清楚楚,“保养肌肤?童子尿?御凤檀,这么自欺欺人的话你也说的出口,果然是,果然是……噗哧……”又是一阵笑声传来,连带着捶桌面的笑声。

    “你够了啊!”真是忍无可忍,在家里被鬼机灵的儿子欺负了也就算了,这方宝玉跑来就对着他一个劲的傻笑,到底是怎么回事!

    新当上爹的御王爷微微有点郁闷,为了儿子被人嘲笑,这种事,真是让人有点不舒服啊!

    臭小子,等下见到你,老爹我就要揍你两下,出气!

    “啊呀咿呀……”

    御凤檀皱了皱眉,最近小子总张嘴说话,咿咿呀呀的从早到晚,害他都出现幻听了。

    “咿呀依依依依……”

    甩甩头,声音怎么越来越大了,御凤檀转头,拍耳朵,动作顿时顿住,视线落在走来的女子身上,女子着了蓝色的长裙,修长身姿,浅笑盈盈,煞是好看,御凤檀眼底的表情一瞬间就柔和了起来,可是紧接着下一瞬间,眉头却皱了起来,目光落在她怀中抱着的的小孩身上。

    云卿带着御不悔来了。

    他就说怎么有咿咿呀呀的声音,但见皮肤雪白,唇红眸黑的小胖纸御不悔,正挥舞着小拳头,望着御凤檀的大眼睛闪着一下一下的光彩,好似看到父亲非常兴奋一般。

    只有御凤檀知道,这哪是兴奋,是挑战呢!自从这臭小子出世一来,就跟他过不去,不是吐他一身奶,就是趁他亲热的时候来捣乱,夜里还死活要云卿抱着才肯睡!

    “哎哟,我的小侄子,来来,给叔叔抱一抱!”方宝玉早听到了小不悔的咿咿呀呀声,当看到这个帮他欺压了御凤檀,报了仇的小家伙,自然一脸欢喜的看过去,撇开这里不谈,但是小不悔那人见人爱的小模样,他也忍不住要去摸摸。

    他身体不是很好,遇见酷寒的日子,便要去南方避开,所以自小不悔出生后,还是第二次见到他。虽然没见过,但是看小不悔那眼睛,像及了御凤檀,又能被云卿抱在怀里的,还能是谁。

    云卿瞧着他一身碧绿色的花袍子,一如既往的张扬绚丽,将手中的小不悔递到他手中,“抱得动吗?别看他小,还挺沉的。”

    “抱得动,抱不动也必须抱得动啊,这可是我的好侄子哟!”方宝玉平日里也抱过小孩玩儿,抱起孩子手势并不生疏,云卿看了才放下心来,奶娘跟在方宝玉的后头,时时刻刻的照看着。

    待走到亭子里,云卿清浅的眸子一扫御凤檀脸上微带郁闷的表情,琉璃般的眼眸转到了他视线落到的不悔身上,猜测十有**这位和儿子不对盘的爹,郁闷的事情铁定和不悔有关了,嘴唇微微一勾,目光转到正抱着不悔在腿上癫,一边斜睨着眼睛朝着御凤檀暗笑的方宝玉道:“小侯爷什么时候回的京城?”

    在小不悔胖脸上亲了两口,方宝玉笑眯眯道:“今儿个上午回来的,这不,一回来就来找御凤檀了,嘿嘿……”他目光轻悠悠的瞟了一眼御凤檀,又低头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像个糯米团子的御不悔,低下头抿嘴,肩膀拼命抖动。

    御凤檀手指握紧,方宝玉,你够了!

    睨了一眼丈夫,知晓他在儿子的事上,就变得不那么淡定,云卿捂嘴一笑,望着偷笑还不忘逗不悔的方宝玉,凤眸里流光中有着一丝丝淡淡的深意,轻声道:“方才看小侯爷和凤檀聊的十分开心的样子,想来这次休养身体的确很不错,脸色也比往常要好。”

    她声调轻柔,话语缓慢,然而御凤檀却知道云卿刚才那一笑,只他熟悉有一抹异样飞过,再听她说话,便微微侧目,望向云卿,嘴角亦多了一抹淡淡的弧度,略有所思的望向方宝玉。

    被望的人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一对夫妻之间流淌的那一点点不能说的气息,任小胖纸握住自己白而细长的食指,满怀开心答道:“那是自然,南方的天气不错,京城里雪花飘飘的时候,沿海都是一片阳光明媚,若是说起来,比天越的春天气候还要暖上一点,景色也更美。”

    他两眼微微眯起,朝着阳光下,那桃花眼染上了粉色薰然,精致的尖细下巴配着那高高的鼻梁,就像是一副春光图里流露出来最难分辨雌雄的一朵双生花,若没了那喉结,任谁也不能将这漂亮得若西施,若貂蝉的容貌当成男子来看,明晃晃的能刺伤一干女儿家的心,男人哪能有这样好看。

    云卿和御凤檀是看惯了的,自身本又是一等一的好容貌,都是平静淡然,只御凤檀眼波瞧着方宝玉,褪了郁闷,多了一丝暗藏的促狭,微微一笑,声音微扬,“嗯,身子养好了,也算是做足了准备。你很喜欢我家的臭小子吗?”

    从进来之后,小不悔就和方宝玉玩的不亦乐乎,此时听到有人用臭小子指自己,终于回过头来,默默地盯住他爹,大叫“咿呀一一一呀呀啊啊”,胖手对着御凤檀不停的挥动,表示自己无声的抗议,不对,不是无声,是无言的抗议。

    御凤檀将眼神傲娇的从儿子身上划过,不会说话,反正你反抗什么我也听不懂,就当你唱歌好了。

    方宝玉倒是没发现这等只有他们父子才能懂的互动,只是觉得御凤檀说什么做足了准备略有含义,可他素来是不喜深思什么阴谋诡计,很快就被御凤檀接着的话绕了进去,两只手抱着不悔的肋下,将他高举起来,“当然喜欢啊,这脸胖的哟,就跟馒头似的,看起来就想咬,多可爱啊,哈哈……最关键,他这么小就能让你吃瘪啊……”

    他还在提那尿尿的事。

    方宝玉,你完全就是为了强调这件事才抱不悔的是吧!

    御凤檀这次只在心里愤愤了一句,完全没有之前的郁闷,反而越发的显得云淡风轻,微微叹了一口气道:“看你这么喜欢孩子,也该去娶妻了,要知道,连沐岚姑姑都准备在京城比武招亲了,你也要准备准备了啊!”

    他微微笑的说完,狭眸里的光芒却不动声色的朝着方宝玉睨去,那眼底蕴含着的狡猾毫不掩藏,果然就瞧见某个在嘲笑的得意洋洋的人身子一僵,笑容一凝,脖子机械的一寸寸转过来,瞧着御凤檀看着平静,实则欠打的表情,呆呆的问道:“你说什么,她要比武招亲了?”

    ------题外话------

    再强调一下,番外有灵感来才写,大家催促我,我也憋不出的,最近工作十分繁忙,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期待!

看网友对 比武招亲一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