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比武招亲五

比武招亲五

“等等!”一声清越的声音从下面传来,众人回头,便见一容貌美丽的公子,疾步跑来,一个猛刹车差点撞上了高高的台柱,在保持平衡的同时,依旧不忘抬起头,对着上头大喊,“等等,我要挑战!”

    主持官员本来就看这上面无名黑衣小子有点忐忑,沐岚郡主到底是一国王爷的女儿,不能随便配个人啊。一听到声音,顺势赶紧将手放了下来,定睛一瞧,顿时苦了脸,一拍大腿。

    哎哟,这还不如直接宣布得胜者呢!

    你猜他为何这么沮丧,因为来人是方小侯爷,京城谁不知道方小侯爷从小就是药罐子不离身,身姿纤细高挑,像那河边的一丛柳叶,随时可能吹得东倒西歪的。

    就这样风吹可以飘走的身子,只怕连杯子都没洗过,更别说什么重活,什么习武了。

    这时候谁来挑战都不要紧,可这位小侯爷来挑战,那等同于送死啊。

    可方宝玉不觉得,他爬上了比武台,整理整理了衣裳和发型,咳了一咳,朝着台下一众惊呆了的人扬了扬手,如花似玉的面容在春光下分外明媚,接着转身朝着黑衣少年大声道:

    “不知阁下是哪位少年侠士!我,方宝玉,要向你挑战!”

    黑衣少年的目光自看到方宝玉后,便透出一分异色,蒙在面巾下的面容看不真切,却在方宝玉开口之后,发出了上台的第一个声音,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这声音低沉干涩,听到之后,完全没办法和面前神秘少年的样子联系起来。

    方宝玉眯了眯漂亮的眼睛,方才他觉得这黑衣少年远远看了就一点点熟悉,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么一个人。

    借着挑战上来看清楚点,还是想不起,如今听这把难听的声音,他敢确定,自己肯定不认识这么一个人!

    若是这么难听的声音,他听过一次后,绝对不会再忘记的!

    既然是不认识的人,他就不需要客气了,方宝玉哼了哼,“你当我不认识字吗?这不是清清楚楚写了,比—武—台三个字!”

    他的模样长得清秀漂亮,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

    顿时周围的人都被这身皮相吸引了去,一个劲的感叹,等下估计被打得会走形,真可惜,这么漂亮的小侯爷啊!

    那黑衣人也不生气,依旧是笔直的站在台上,目光直直的盯着方宝玉的模样,又问了一句,“那你知道今日比武招亲的是谁?”

    是谁?

    方宝玉十分不屑的皱了皱秀丽的眉头,一脸傲娇,“当然知道,平南王府的沐岚郡主,难道你不知道吗!”

    沐岚那个男人婆也不来瞧瞧,这上来打擂台的都是什么人啊!

    能自己上来娶的是谁都不知道,还要问他!

    哼!

    方宝玉心里非常的不满,翻了个大白眼!

    这什么破招亲,一点责任都不负的,万一人家打赢了,看到沐岚那男人婆不要,那多没面子,自己简直就是男人婆的救世主!

    黑衣人听到他的回答后,眼底闪过一丝亮光,像是一抹浅如烟云的笑,又更像是其他什么。他站在那儿,静静的不动,一双眼眸紧紧的盯着方宝玉。

    御凤檀斜靠在椅上,一手支着下巴,搭在椅背上,慵懒的狭眸透出一分趣味,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方小猴子,看你这回怎么办!

    方宝玉没有感受到好友的幸灾乐祸,他站在台上,十分不专业的往左边走两步,右边走两步,看着对面纹丝不动的黑衣人,有些胆怯。

    怎么脑袋一充血就上来了呢,他打不过啊,怎么办!

    要不要考虑下去算了?反正他也没希望啊!

    “要打就打,不打就滚下去,一个大男人长得像女人也就罢了,比女人还磨磨唧唧!”黑衣人皱了眉头,似乎看他那要上不上的样子不爽,出言讽刺。

    “靠,你才是女人,你才磨磨唧唧!”方宝玉最恨人家说他长得像女人了,御凤檀也说,沐岚也说,那倒也罢了,反正相熟,可眼前这不知道哪里来的黑衣小子也敢说他!

    顿时怒火上升,对着天大喊一声,“我来了,让你看看,什么是男人的雄风!”

    脚一踢,眼一闭,拳头一握。

    对着黑衣人就冲了过去。

    一拳,打空。

    一脚,踢空。

    连人带拳脚,一并冲到了栏杆旁,撞得砰砰响。

    “哎哟,你躲什么,是男人就别躲!”脸上一阵火烧火燎,方宝玉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恼的,摸着被撞痛的腹部,大声地吼。

    黑衣人眼神一凝,手指微动。

    主持考官在旁边看着,一个劲儿的擦着头上的汗,一边注意黑衣人的手,这不是要揍方小侯爷吧,他刚想要喊,又发现那姿势又有点像要去扶方小侯爷。

    还是个懂事的,知道要扶人,主持考官叹了口气。

    气还没叹完,又听方宝玉精致的玉面皱起,一脸嫌弃,“个死男人婆,搞什么比武招亲,我靠,就是暴力,我要痛死了!难怪没人要,还要特意招亲!”一边喊,一边又摆了个姿势,“来,快点,黑小子,再来!”

    “瑾王,我瞧这方小侯爷姿势摆的倒是挺不错的啊!”徐国公家的世子翘着腿来,跟御凤檀搭话。

    御凤檀睨了他一眼,“姿势摆的不错,临时抱佛脚找人去学了半个月的武功,能摆这样已经不错了!”

    “他学了武功?”徐世子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再重复了一遍,“就是为了参加这个比武招亲吗?”

    御凤檀闲闲的一笑,瞟了一个潋滟的眼波,“你说呢?”

    这边两人聊的欢快,下边打的更加欢乐!

    自第一回落空之后,方小侯爷一脸嫌弃之后,黑衣人便开始出手了!

    不再是躲避,不再是闪开!

    而是直接用上了手!

    嘭——

    一拳打在了方小侯爷挺高的鼻梁上!

    咚——

    一脚踢在方小侯爷修长的大腿上!

    哐——

    一掌打在方小侯爷单薄的胸口啦!

    ……

    每一次观众的惊呼,就代表了方小侯爷挨了揍,开始那摆的好看的花架子,在真正的高手面前,连看都没有看的价值!

    当方小侯爷被揍的面目全非,倒下的时候,所有人都哀叹了一句,啧,红颜祸水啊,看看,这又是为了一个美人儿不顾性命的呢!

    那边主持考官站在一旁,每次想上去拉开黑衣少年,怎么也挨不到边,只能在一旁大喊,“别打了,别打了!”

    然后方宝玉就会大喊,“我要打!要比!有本事打死我!”

    如此反复,直到这一次倒下再也起不来。

    黑衣少年眼眸沉黑,冷峻无波,半垂了眼,盯着一身花锦袍污脏难看,向下趴着的方宝玉,眼眸微微眯了眯,面巾下的容颜好似动了一动,但是没开口。

    “方小侯爷,方小侯爷,你怎么了?”主持考官蹲下来一看,那宛若调色盘的脸,哪里还看得出是如花似玉的小侯爷啊!

    他不禁暗叹,不知道等下回去,圣上会不会责骂他,看小侯爷这样也不行了,今天这挑战结果可以宣布了,他站起来,面朝群众,宣布:“比武招亲,最后得胜者……”

    群众都等着这一刻,却突然看主持考官不说了,反而低着头看裤脚。

    “小侯爷,你拉着我干嘛,是不是太痛了,下官宣布了结果后,立即与你一起进宫找御医,你忍一忍就好了!”主持考官不忍心,苦心婆心的安慰着拉着他裤脚的方小侯爷。

    他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紧接着他就发现脚踝传来一阵揪心揪肺的刺痛,和一条虽然有气无力,但是依然声嘶力竭的声音,“你个神经病,谁让你宣布结果的,我还能起来,我还要打!”

    他一下一下的揪着主持考官的裤子,完全无视主持考官僵化的面容,方宝玉小侯爷慢慢的爬了起来。

    虽然满面狼狈,虽然分不清鼻子眼睛,虽然他眼睛肿的都要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但是他还是特别有气势的喊了一声,

    “黑小子,再来!”

    口水,鲜血从口中横飞,看的群众都不忍再睹!

    黑衣少年一直沉黑的眼眸在这一刻终于微微一动,像是万年不化的冰山终于遭逢阳光照射,露出一点温暖的兆头,手指握拳,“你还来,想要找死吗?”

    “我找死关你屁事,再来!反正今天不能给你赢!”方宝玉话说的有气势,一只手紧紧扶住主持考官,妈呀,可真疼,脚都要站不起来了。

    “你不是说沐岚郡主是个男人婆吗?一个男人婆,又难看,又不温柔,你何必为了她牺牲自己!早点下去,免得我打死你!”黑衣少年的声音依旧是干涩低沉,但是听起来多了一层笑意。

    方宝玉此时全身痛的要死,凭着一股气站着,哪里有那么多功夫和人闲扯,一只眼睛肿胀着眯起,一只眼睛模模糊糊的看着前方,一张口,扯到嘴角,吸了口气,

    “你给我闭嘴!男人婆不是你叫的!你凭什么说她长得丑,她眉毛,鼻子,眼睛,哪一个地方长得不好!身材又高挑!要是穿女装,肯定比这京城里的小姐千金好看多了!

    她不温柔!那是因为她是沐家的郡主,唯一的郡主!她要训练沐家军,保家卫国,扞卫大雍的平安!她那叫巾帼不让须眉,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这擂台上说要娶她,滚你的吧!”

    他的声音断断续续,是不是伴随着吃疼的抽气声,明明听起来那么好笑,可是没有人笑。

    四周都极为安静,只有烈日下一阵风吹过,旗帜迎着风鼓动的呼呼声。

    黑衣少年站在台上,看着眼前这个鼻青脸肿,娇生惯养,嘴毒心娇的方小侯爷,眼睛里像有零碎的星子浮起。

    他动了动嘴唇,声音似乎有些哽咽,“那你平日里怎么看到她就逃,一点也不愿意见到她,还到处跟别人说她不好!”

    这是不是有点扯远了?

    这不是比武招亲吗?怎么搞的像表白大会一样?主持考官有些发蒙。

    方小侯爷被揍的晕晕沉沉,更别说思考了,有问题他就回答,

    “那能不逃吗?我小时候,在御花园里遇见她,她一个女孩子,就穿着男人的小衣裳,一看到我,就说我长得比女孩子好看,要我以后要做她媳妇!

    什么是媳妇,媳妇那都是女字旁的,你懂吗?!我是男的,男的怎么做她媳妇!怎么都是她做我媳妇!”

    黑衣人一怔,脑海里有些遗忘的记忆闪过,她好像都不记得这事了,不禁开口道:“有什么做不得,那是她喜欢你啊!你娶,还是她娶,有什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啊,我是男人啊!那我说,要你做我媳妇,你干不干啊,干不干啊!”方宝玉越说越气,口水又喷了出来。

    可这个时候,没人在乎他是不是喷了口水。金辉下,黑衣人的眼眸亮耀过一切,一字一字地重复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你嫁我啊,这么多人在这里,难道我方小侯爷还会说假话!只要你答应,我保证娶你啊!”

    浑浑噩噩的方小侯爷想起小时候的事,气不打一处来,男人怎么能嫁给别人,不可能!

    紧接着,他便看到了平生最为奇妙的一刻。

    对面的黑衣少年一把扯开戴在头上的黑巾,明瑶瑶的日光下,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挣脱束缚,从半空中飘扬落下。

    阳光下的黑衣女子长身玉立,扬眉一笑,“方宝玉,你说的,娶我!”

    方小侯爷猛地睁大肿痛的眼睛,眼珠子足足瞪了五秒,然后眼一翻,朝着主持考官的身上一倒,昏过去之前还仰天长叹:

    “天啦,又中了这个女人的诡计了!”

    ------题外话------

    方宝玉和沐岚郡主的感情就写到这里了。之后的事大家发挥想想,醉就不写的太满了。

    关于他们两个这个比武招亲,是我一直都有想好的。

    方宝玉的性格比较傲娇,不用这种方法逼不出他的内心。而沐岚郡主的身份也注定了她的骄傲,她不能直接去说方宝玉,你娶我吧!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方宝玉最后说的那段话,都懂的哈。

    么么大家,现在天气可真热啊~注意防暑喔。

看网友对 比武招亲五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