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叶家人

叶家人

安雪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这……似乎有什么不同?

    老嬷嬷和她说会痛的,但是她刚才似乎没什么感觉,是不是她还有不懂的?

    安雪莹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叶鹏飞。

    叶鹏飞直直躺在床上,两眼望着大红色的纱帐,脸上的表情在红色的烛火跳跃里,有点模模糊糊。感受到安雪莹的注视,他慢慢的转过头,看到身边女子白莹莹的面容,带着询问的眼神染着纯真的好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雪莹。”

    “嗯?”安雪莹正问不出口,他一说话,马上就应了。

    “刚才……我这些天有点累了。”虽然口中还有酒气,但是叶鹏飞之前那点醉意也没了,声音闷闷的,“所以没什么精神。”

    安雪莹没经过人事,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问题,心想怪不得和老嬷嬷说的不一样,原来是没那什么。老嬷嬷说过,男人很累心情不好的时候,对这事也没什么兴趣,安慰道:

    “从京城到辰州,路途这么远,一路上你为了不让我辛苦,又不耽误大婚日子,操劳过虑,今晚……今晚、这样,应该是太辛劳了。”

    到底是未嫁人的大家闺秀,说起那事,声音蚊子似的,脸还红了。

    叶鹏飞心中本来郁闷重重,可这般温言细语,心中一暖,抬手握住安雪莹的手,重重的捏了几下,

    “雪莹,谢谢你的体谅,能娶到你这样体贴人意的妻子,是我叶鹏飞最大的福气。”

    安雪莹抿唇浅笑,“若不是为了给我准备个正式的婚礼,你也不会辛苦赶到辰州。”

    当初安夫人说可以在京城大婚一起准备而成,还是安雪莹说要按传统,去叶府大婚的,这点,叶鹏飞心中明白,安雪莹是顾着他这夫君的脸面。

    他伸手将安雪莹娇软的身子搂在怀中,目光望着桌上的烛灯,慢慢地抚摸着她雪白的肌肤,过了一会儿,开口道:

    “雪莹。”

    安雪莹一路奔波早就劳累,之前还有洞房之事紧绷着神经,如今慢慢地放松下来,有了困意,迷迷蒙蒙地应了声。

    “那白帕怎么办?”叶鹏飞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安雪莹过了一会儿,才想起这白帕说的是什么,迷蒙的睡意也去了,想着要怎么处理好。没有白帕,明日里来收白帕的嬷嬷那没法交代,可是她和鹏飞之间没发生什么,也没有东西可以交上去。

    “那、那让嬷嬷过几天再来收吗?”想了一会儿,安雪莹小声的把想法说出。

    叶鹏飞不赞同:“没有过几天再来收的做法。”

    安雪莹道:“那怎么办?和嬷嬷说一下实情……”后面半句她说不出口,这种闺房的事,怎么好跟嬷嬷去说。

    叶鹏飞闻言,眼中有一抹焦虑,温声继续道:“要是嬷嬷没有看到白帕上面的东西,会对你产生误会的。”

    白帕就是检验女子贞洁的东西,没有印记,自然就是不贞的女子。

    安雪莹眨眨眼,心中焦急,也没注意到叶鹏飞这话不对劲,“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弄个假的。”

    闻言,叶鹏飞嘴角露出一抹淡笑,“还是雪莹聪明,我们弄一个白帕给嬷嬷,她自然就不会对你产生误会了。”

    啊?安雪莹微微张唇,“真的弄个假的?”

    叶鹏飞已经爬了起来,走到一旁,拿起小刀割破了手指,在白帕上挤了几点血,“这样,就不用担心了。”

    安雪莹看到血滴顺着手指滴到手帕上,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忍不住道:“我们还未洞房,那这个,算不算欺骗婆婆?”

    叶鹏飞做好了之后,把手用帕子一揩,上床搂住她,安抚道:“怎么能算欺骗呢?过几日,休息好了,我们再好好的洞房,都是一样的。”

    “可是……”安雪莹还是不放心。

    叶鹏飞在她淡色的软唇上吻了吻,“既然以后一样会发生,现在弄个假的,是以免娘她老人家担心。你知道的,老人家总想得多,若是没看到白帕,少不了要胡思乱想,她身体不好,万一发病了怎么办?”

    安雪莹知道叶鹏飞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婆婆并不像安夫人那样养尊处优,年纪也比安夫人要大上十来岁,身体不好。

    如果没看到白帕,真的会多想。

    叶鹏飞看她蹙眉浅思,又笑着低头吻住她,“如果雪莹这么着急,那为夫今晚就不睡了,一定找好状态,好好给我家娘子一个洞房之夜!”

    这话就有些调戏的意味了,但在夫妻间,就是情趣。

    雪莹脸一下就红了,抬手在叶鹏飞手臂上轻轻一捶,嗔娇道:“谁着急了……”

    叶鹏飞笑出了声,声音带着宠溺,“好,好,我家雪莹说不着急就不着急。那就好好睡觉,其他的事,交给相公我就好了。”

    安雪莹轻轻嗯了一声,靠着他的肩膀,虽然隐隐还是有点忧虑,还是带着笑睡了。

    叶鹏飞听着身边的人发出细细的呼吸声,轻轻地叹了口气,拉上被子,也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安雪莹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睁开眼一看,旁边已没了人。

    “鹏飞?”

    安雪莹翻过身来,叶鹏飞正站在床头,一只手穿在袖子里,听到她的声音,转过头笑道:

    “醒了?”

    安雪莹慢慢地坐起来,“怎么没喊醒我?”

    “小姐,姑爷看你没醒,特意让奴婢不喊你,让你多睡一会儿。”随嫁的大丫鬟碧玉走过来道。

    安雪莹点头,含笑让碧玉服侍着起了身。

    待两人都着装完毕,外头就有了声。

    “林妈妈来了。”叶鹏飞院子里的丫鬟春晓脆声喊道。

    一个带着两个小丫鬟的妈妈就走了进来,于嬷嬷和她对了个礼,相互都打量了一番。

    这林妈妈虽然穿的不如于嬷嬷那么讲究富贵,那也是干净整齐,衣服料子不差,又看这一大早过来的架势,定然就是叶老夫人身边的人了。

    “这位是于嬷嬷吧,今天一早,老夫人就让我过来,看少爷夫人有什么要帮手的吗?”

    于嬷嬷知道她来做什么的,道:“林妈妈请来。”

    碧玉早就把床尾那白帕收到了匣子里,于嬷嬷接了匣子,当着林妈妈的面打开。

    安雪莹心头一紧,手指微微捏住。

    叶鹏飞看她一眼,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在手心,见安雪莹望过来,轻轻摇了摇头。

    安雪莹低下头,只盼林妈妈别看出什么不对来,心里扑扑的跳。

    这可是她第一次撒这么大的谎。

    林妈妈眼神一亮,接过匣子道:“有于嬷嬷这样得力的人在,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了。让少爷夫人准备一下,等会”

    于嬷嬷将她的表情收于眼底,淡淡点头。

    林妈妈转身离去,安雪莹长长松了一口气,看来没给人看出来。

    于嬷嬷转过头,刚巧看到安雪莹的表情,“小姐。”

    “阿!”一口气还没出完,安雪莹小小的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看着于嬷嬷。

    “小姐,你怎么了?”于嬷嬷见此,往前走了一步。

    安雪莹生怕被于嬷嬷看出什么,忙低下头,避开她的目光,“没什么。”

    她这样,让于嬷嬷更是怀疑,两眼盯着叶鹏飞,走到安雪莹的身边,“小姐,有什么事,尽管对老奴说,不用有其他担心。”

    叶鹏飞一听这话,也对着安雪莹道:“雪莹,你要是哪儿不舒服,说给为夫知道,不要让我担心。”

    安雪莹之所以这样,都是害怕他们昨晚伪造白帕的事被发现,可是现在,她再这样躲躲闪闪,会引起于嬷嬷怀疑的。虽然是权宜之计,不能让鹏飞和她一起被骂。

    “嬷嬷,昨夜,我有点儿累。”安雪莹声音很小,可是于嬷嬷还是听清楚了,老眼扫了一眼叶鹏飞,露出一抹了然的神色。

    新婚夫妻,又有小姐这样美丽的妻子,难免有点没控制。

    难怪小姐看到帕子会低头。

    “那小姐和姑爷先用早膳,老夫人还在等着呢。”于嬷嬷知道自家小姐脸皮薄,转移了话题。

    安雪莹见于嬷嬷没再问,心知这一劫总算是过去了,这次松气也不敢松出来了。

    于嬷嬷和丫鬟们都出去准备早膳,叶鹏飞才笑看着雪莹,“雪莹真的是很聪明,刚才为夫差点就以为你要说出来了。”

    安雪莹也有点不好意思,这嫁过来还没一天,她就说了两次谎了,不过,昨夜有点儿累,也不算假话吧,是于嬷嬷自己想太多了。

    想到于嬷嬷想的什么东西,安雪莹脸也一下红了。

    叶鹏飞看着这爱脸红的美丽娇妻,眼中又是欢喜,还有一抹说不清的情绪。

    用过早膳,安雪莹和叶鹏飞便要去给婆母敬茶。

    昨天因为盖头没看到叶府的样子,今日才看到叶府的环境,虽不如宁国公府大而壮阔,但是别有一番另外的风情。府院保留了大雍官员府邸的庄重主调风格,但又以米黄为主色调,点缀了浅蓝在其中,令人眼前一亮。

    见她在看一处亭上的圆盖,叶鹏飞道:“这是胡人传来的一种建筑,圆形拱顶。因我们要大婚,家中重新休憩了一番,菲菲非要弄个这样的东西,我说太不协调了,她偏不听。”

    “我觉得挺好看的,在京城没见过这种亭子。”安雪莹道。

    叶鹏飞一笑,“你是因为新奇才觉得好看,这胡人的东西,哪有我大雍的好,就说这亭子,哪里有宁国公府里的望月亭气派。”

    安雪莹轻轻摇头,“各有各的风格嘛。”

    叶鹏飞见她真心喜欢,心底也高兴,“你要是喜欢看,辰州有一处专门给胡人住的地方,房子都千奇百怪的,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看。”

    虽然性格安静,可安雪莹说起来也不过是个寻常的女子,自然想瞧瞧没见过的东西。

    到了大厅里,昨天听到那脆利的声音又传了来,

    “哥哥,嫂子,你们来了!”

    这一回,安雪莹总算看到了叶菲菲的模样,是一个体态微丰,鸭蛋脸,单眼皮的女子,看着和叶鹏飞有一点相似,眼神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

    “娘,你瞧,这嫂子,可真是比画里的还要美,像那天上走下来的仙女似的!”叶菲菲看了几眼之后,走到一个穿着大红色绣吉字纹,脖子上戴着一串暗绿翡翠珠子,绾着个普通老妇发髻的老妇人身边,挨着她大声说道。

    旁边的人看着这新来的夫人,心底都是眼前一亮,可不是仙女吗?

    白如雪的肌肤,轻眉淡目,穿着红色的长裙,梳着百合发髻,一枝淡红莲花簪,恰到好处的点出喜庆,映着脸面如花似玉,真真亮眼。

    叶鹏飞看着旁人艳羡的眼神,嘴角的笑藏都藏不住。

    安雪莹听这对话,心知这面容苍老的老妇人,就是叶鹏飞的母亲,她连忙上前,给叶老夫人行了个跪礼,

    “儿媳给娘请安。”

    叶老夫人自安雪莹进来,就瞧着这走进来的姑娘,相当的满意,再看看儿子,气宇轩昂,面容英俊。

    这样俊俏的儿媳妇,才衬得起她的儿子嘛。

    心下满意,脸上皱纹就更深了,亲切的唤道:

    “好孩子,好孩子,一大早的辛苦你了。来,这是娘的一点意思,不要嫌弃啊。”

    头先见过的那林妈妈递了一个红包,叶老夫人接了给安雪莹,安雪莹接下道谢。

    叶老夫人望着雪莹,笑的眼睛眯起来,和蔼的道:

    “雪莹,我家鹏飞这个孩子,我是知道的,他从小就聪慧,上私塾起,夫子就说他日后定然是读书人要做官的,可怜他爹,也就是你公公去世的早,家里也没什么亲戚,鹏飞又是个懂事的孩子,不肯让我为他劳心,总想着帮我,也不让菲菲受苦。

    他这人实诚,又孝顺,有责任感,比起那些个靠父母本事做官的人,是要好的多。你不要觉得他如今五品官是低了,那都是家中条件拖累了,当年他爹不去世,他如今远远不是这个成绩。”

    安雪莹跪着听她说话,叶老夫人说的这些她大概也知道,可这时和她说这个是什么?

    叶老夫人还没说完,“这么多年,他一心上学,为国家效力,如今才娶了妻,希望你以后啊,能好好的做他的贤内助,他是我带大的,我知道他,虽然小缺点有些,但是大体上是不会做错事情的,你要好好的包容,好好的助他,他才能在在官道上走的更远啊!”

    安雪莹出生侯府,也不傻,听了这么多,知道叶老夫人的意思,大约就是我儿子是最最优秀的,也没什么缺点,就算有错,也是你这个妻子包容着就好,有错也是你的错。

    虽然话听了不舒服,但婆婆这话也挑不出什么大错,做人妻子就是要贤惠,所以安雪莹微笑着应了,

    “娘说的是,儿媳记下了。”

    “是啊,娘和你说这些,你别觉得烦,虽然这儿不如宁国公府大,但是叶家一样是有叶家的规矩……”叶老夫人又开始说了。

    叶菲菲眼神里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安雪莹膝盖生生跪在地上。

    碧玉跟在安雪莹身后,听着叶老夫人叽里咕噜说大一通话,一炷香的时间都过去了,还没要停的意思,眼底就有点急了。

    自家小姐在家里莫说是跪一炷香了,最多就是安老夫人大寿的时候磕个头,安老夫人还不让,生怕琉璃一样的碰碎了。

    她是知道有些婆婆兴给儿媳一个下马威,敬茶这天来了临训,可没想到是自家小姐会遇上这事。

    她不能直接打断叶老夫人的训话,那太没规矩,碧玉想了想,眼神就望向叶鹏飞。

    叶鹏飞坐在一旁,喝着丫鬟端来的茶,发现碧玉一直盯着他看,用眼神暗示,这才发现,母亲训的这话,可能时间有点长了。

    他看了看雪莹,现在开口打断娘也不好,又等了一会儿,叶老夫人继续在说:

    “我们叶家人员不多,日后就看你多多开枝散叶,为我们叶家续后……”

    “娘,我那儿有从京城带来的云雾,那茶你不是一直都想试试吗?现在泡给你喝,如何?”叶鹏飞接着开口道:

    叶老夫人口也有些干,笑道:“还是鹏飞记着娘。”

    叶鹏飞走过去将安雪莹扶了起来,吩咐身后的丫鬟把云雾拿进去。

    叶菲菲看着他们两人,笑道:“娘,你看哥哥哪里是要拿茶,明明就是心疼嫂嫂跪久了!”

    叶老夫人扫了一眼,眼底当即就有点不高兴,笑容淡了,“你别乱说,你哥可是很孝顺的人。”

    “娘说的是,相公和儿媳说过娘喜欢云雾,儿媳一直都记得,特意让我娘找人弄了这特级的云雾送给娘呢。”安雪莹忙道,“还有菲菲喜欢的云纱,我也听相公说了,拿了几匹,等会给菲菲你送去。”

    “真的?”叶菲菲眼睛一亮,“那就多谢嫂嫂了,嫂嫂可真大方,这云纱可说一匹百金的东西,嫂嫂一拿就是几匹,不愧是国公府的小姐。”

    叶老夫人不冷不淡地“嗯”了一声,“你有这份心是好的,只是我们叶家不像你娘家家大业大,日后不能再如此奢侈。”

    这话就有点戳心了,说的她好像一直在浪费钱似的,这明明是娘亲的一份好意,安雪莹的笑也有点勉强,“儿媳知道了。”

    叶鹏飞也听的有点走味,等出来的时候,拉着安雪莹的手道:

    “雪莹,你别生气,我娘一个人养大我不容易,看我娶了媳妇,总有点担心你照顾不好我,说话重了,其实她没其他意思。”

    安雪莹虽然有点不高兴,但是叶鹏飞这么说,她也觉得有些道理,寡母带大的孩子,总是看得重,就像自己娘,当初也是对叶鹏飞三查四审的,

    “没事的,我知道,以后不让娘担心就好了。”

    她的体谅让叶鹏飞有些暖心,“能娶到雪莹做妻子,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

    安雪莹瞧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丫鬟们,脸红地低下头,“这么多人,说什么呢?”

    叶鹏飞也笑了笑,“不怕她们看,我恨不得全天下的人知道,你是我的妻子。”

    出生高贵,容貌美丽还性格温柔的妻子。

    那个普通书香门第的男人,娶得到这样的妻子,只他叶鹏飞才有这样的本事。

    安雪莹回了院子,叶鹏飞拿了些东西就出去了,说是顺路买了回来,送给同僚上司的,有些东西不能收,要早一点送出去。

    一会于嬷嬷进来,身后跟着碧玉,脸色不大好,想必是碧玉把早晨的事跟于嬷嬷说了。

    于嬷嬷进来没看到叶鹏飞,便问姑爷去哪了,听到小丫鬟的回话,更不高兴了,

    “这才新婚第二天,他就提着礼物出去了,那些个上司同僚的打点,难道比小姐你更重要吗?夫人已经说过了,京城那边职位一空,就把他提上去。”

    安雪莹看了于嬷嬷一眼,可能自己的脾气柔和了些,母亲就放了性格比较厉害的于嬷嬷在她身边,她笑了笑,

    “于嬷嬷,鹏飞这么多年,都是靠自己打点一步步走上来的,总不能娶了我之后,就什么都不做了,让别人笑话。”

    于嬷嬷听安雪莹这话,叶鹏飞是怕人说他靠岳丈就眼长头顶了,可是新婚第二天不去,就有嚼舌头吗?也罢,于嬷嬷也不说这事,她虽厉害,也不是咄咄逼人那种,说了另外一件正事,

    “小姐,这叶府的管家权,今天叶老夫人提了没?”

    按理来说,新媳妇入门,管家权就要开始移交了,虽然于嬷嬷也不见得看上这叶府简单的管事结构,可这是一个态度。

    其实说没说,于嬷嬷早就从碧玉口中得知了,这么问,是给安雪莹提个醒。

    安雪莹这才关注到这点,摇了摇头,“我刚嫁进来,不急的。”

    于嬷嬷也没再问,心底对姑爷的家人是多了一分不喜了。

    接下来的五日,叶鹏飞都陪着安雪莹,两人新婚夫妻,看起来倒是柔情蜜意,只是到了夜里,叶鹏飞总是让安雪莹先去休息,他要去书房处理公事。

    安雪莹问起来,他说是去京城这段时间累积起来的,公文不少,得赶紧处理,不然上峰少不了责怪他。

    因此,安雪莹也没说什么,只想着他公务忙完之后,再说其他。

    ------题外话------

    番外会交代正文一些没交代的部分,但是很久没写,速度会有点慢。

看网友对 叶家人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