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辰王

辰王

因此,安雪莹也没说什么,只想着他公务忙完之后,再一同休息。

    叶家除了叶老夫人,叶鹏飞,和叶菲菲,也没有什么其他人,偶尔有亲戚来走走,相比以前在宁国公府来说,人口简单的多,也没有太多的事儿。

    一方面雪莹觉得这样的宁静挺好的,另一方面又觉得有些孤独。

    远嫁到辰州,虽然是带着新婚的喜悦,可是更多的还是背井离乡的愁索,和面对新地的茫然陌生。

    白日里叶鹏飞要去公门处理事情,夜里又经常不回来,回来也经常一副疲累的样子,什么都不说,要么就是她睡着了之后,他才过来。

    安雪莹想和他说说话,也没什么时间,但是更多的,还是想着洞房那夜的事情。

    她是不知道洞房这事有什么好的,可是每次见到婆母,说一会儿话,就会提到传宗接代这件事,莫名的让安雪莹觉得压力有点大。再者这一个月夫妻还没同房,她觉得也不大好。

    这一夜,叶鹏飞照旧在书房忙了很久很久,直到寝室这边的灯熄了,他才忙“完”了公事,轻手轻脚的进了寝室。

    “鹏飞?”轻轻的声音从床头传来,叶鹏飞一惊,花了一秒钟收好表情,转头道:“怎么还没睡?”

    安雪莹拉着被褥,望着叶鹏飞,眼睛眨巴眨巴了两下,才红着脸儿说,“我、我、娘今天问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孩子……”

    她的声音很小,可叶鹏飞听的很清楚,他脱衣服的动作顿了一顿,随即又笑道:

    “原来是为这事,看来为夫这些天冷落了雪莹,这些天确实是为夫冷落了雪莹。”

    黑夜里,安雪莹也看不清叶鹏飞的表情,只见他脱了衣服,就爬上了床,将她搂在了怀中,亲了起来。

    抱着新婚妻子,叶鹏飞还是有些感觉的,感觉血液开始往一处涌了过去,心里也有些高兴,长得漂亮的女人真是能提兴,上次也许真的是他喝了酒。

    安雪莹被他弄的不舒服,但是还是忍着,这种事情老嬷嬷说了,女人就受着,满足了男人的要求就好了。

    叶鹏飞进入了状态,人很兴奋,找出了目标地,就想要试一试。

    可是这一次,又和上次一样,还只堪堪开始,就已经一塌糊涂。

    安雪莹紧紧地咬住贝齿,准备承受要来的,更大的痛楚,可除了迎来一片润湿,什么都没有。

    叶鹏飞紧紧的搂住她,整个人压住她,头埋在她的肩上,小声的喘着气。

    他掐着的手指的力气有点大,安雪莹觉得背上有点疼,她皱了皱眉,尽力忍着,因为她知道这一次,她和叶鹏飞这事好像还是没能成功,如今他的心情好似更不好了。

    叶鹏飞静静的呆了一会儿,翻过身睡在一旁。

    黑夜里,他的眼睛有一丝丝的红,带着些别样的情绪,手指紧紧握住,像是要碾碎什么。

    安雪莹坐起来,将身上的东西擦干净,将软衣穿上,看着叶鹏飞的表情,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她倒没什么遗憾的,只是叶鹏飞的心情好像很不好。

    想了想,她靠了过去,软软的小手抓着叶鹏飞的青筋爆出的手,绵绵地唤道:

    “叶郎。”

    叶鹏飞抿紧嘴唇,没说话。

    “叶郎,你最近太操劳了,今晚是我太急了,真对不起。”安雪莹费力的想着理由。

    叶鹏飞慢慢地转过头,看了安雪莹一眼。

    安雪莹展出一个笑,“下回等你休息了,我们再……”

    黑夜里,她的笑容格外甜软,叶鹏飞仿若被刺痛般,打断她的话,将她的手推开,冷冷地道:“睡觉吧。”

    随即转身,面朝另外一边,再也不动。

    叶鹏飞的态度使得安雪莹微微一愕,听着刚才叶鹏飞说的话,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她是做错了什么吗?所以惹叶郎不高兴了?

    安雪莹睁着眼,看着叶鹏飞的背影,很久没有闭眼。

    第二天起来,两人都相对无言,好在安雪莹一直话不多,倒没惹得下人怀疑。

    只是碧玉在给安雪莹梳头的时候,说了一句,“小姐,你这眼下有些发青,昨夜没睡好吗?”

    安雪莹还有点没回神。

    另一边的于嬷嬷看到了今早收拾的,擦那秽物的丝绢,猜晓昨晚安雪莹和叶鹏飞行那夫妻之事,打了个岔,将话题引开,碧玉也没再问。

    用早膳的时候,安雪莹看着叶鹏飞的脸色,想要和他说说话,却一直没找到时机,叶鹏飞什么都说,吃完以后,便出门了,安雪莹送他到门前,让他小心,他“嗯”了一声,便走了。

    安雪莹不知道怎么办,这种夫妻间的事儿,碧玉不懂,她也问不出口。

    过了一阵子,叶菲菲来了,进门看到安雪莹一个人,“嫂子,怎么没看到我哥?”

    “他去公门了。”安雪莹请她坐下,笑着道。

    叶菲菲惊讶,“不是吧,哥哥他今天应该是休沐啊。”

    安雪莹望着她。

    叶菲菲没注意她的神色,自说自话,继续道:“也许是跟人换了去值班吧,以前也有过的。就是可惜了,我本来想拉他陪我去街上的!”顿了顿,“嫂子,你来辰州也一直没出门的,要不你陪我去吧?”

    说着就过来拉安雪莹。

    其实这不是叶菲菲第一次来叫安雪莹出门,只是之前她一路辛苦,不想出门,如今休息得差不多了,想着昨夜和叶鹏飞闹翻了,一时都找不出话来说,也许出去走走,就能知道辰州是什么模样,今夜也有话题了。

    安雪莹点头应下,碧玉吩咐人下去准备马车。

    叶菲菲看到四匹马车的时候,还是为那气派赞了两赞,“这马车真精致,嫂子的东西,每样都是好的。”

    碧玉在一旁撇了撇嘴,可不是好的,这小姑子每次来找小姐说话,少不了拐点儿东西去。

    安雪莹和叶菲菲一路出来,叶菲菲一路都挑开帘子朝外看,碧玉阻拦她,叶菲菲不屑,

    “放帘子做什么,辰州这儿又不像你们那儿,女子不可以出门,这里男子女子都是一样的,你看看街上的人吧。”

    安雪莹早就听说辰州这儿民风与天越不同,女儿家和男儿一样,可以满街走,也不用戴什么遮掩容貌的,也不需避讳和男子说话见面之类的,好奇的往外看去,果不其然,街上的男男女女,都大大方方的走着。

    她一时好奇,便也朝着帘外看去,叶菲菲瞧她那好奇的样子,心底道:看这模样,跟个没见过世面的似的,高门女子除了矫揉做作了一点,也不过如此。

    身子靠过去,拉着安雪莹亲密的朝外指点着哪儿哪儿。

    叶菲菲性格外向,口齿伶俐,介绍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安雪莹听的入神。

    “到了,就是这儿!”叶菲菲说着突然就断了,高着嗓门让车夫停车,车夫看了一眼碧玉,碧玉望向安雪莹,见她点头,这才对车夫道:“停吧。”

    叶菲菲没错过这一节,心想停就停,还得来这一套,架子摆得真大。

    车夫停好,叶菲菲拉着安雪莹就往下跳,“嫂子快走,时间要到了,等会就占不到好位置啦!”

    安雪莹哪有这样匆忙过,还没站起来,就被拉着往外走,身子一歪,碧玉见着赶紧冲过来扶着,

    “菲菲小姐!”碧玉喊道。

    叶菲菲撇撇嘴,“我不是故意的。”她哪里知道反应这么慢呢。

    安雪莹轻轻摇头,“没事。”

    碧玉见她没说话,也不说了,只更加小心地在旁边守着。

    “没事就赶紧走啦!”叶菲菲提着裙子往一个楼上跑去,那样子生怕晚了,安雪莹不知道她要看什么,只是看旁边似乎有不少和叶菲菲似的女子急急的过来。

    “嫂子,快点快点。”叶菲菲占了个位置,伸出头看了看外头,似乎她要等的人没到,拉着安雪莹在靠近栏杆的一处地方坐下来,一面张望着,看到后面来的女子,没占到好位置的,顿时乐呵呵,“幸亏我来的早,不然等会可没好位置看到人了。”

    “看什么人?”安雪莹见那些女子都是一脸的期待,好奇问道。

    叶菲菲眯起眼睛,得意道:“嫂子,你这种足不出户的人,当然不知道今天谁回来啦!不过你不知道,我就告诉你吧!”

    “好。”安雪莹倒有点羡慕叶菲菲她们的自由,想听听是什么事。

    “嫂子,你说我哥哥长得可俊美吗?”

    安雪莹没想到她问这么直白的话,抿了抿唇,有些害羞。

    “你说嘛!”叶菲菲催道。

    “嗯。”安雪莹点头,小声道。

    叶菲菲得意洋洋,“我跟你说,在这辰州,我看过的男子里面,我哥哥那是绝对没得话说的,一般人那都比不上。”

    碧玉看了她一眼,心想是吗?姑爷虽然长得俊是俊,可比起大公子来,气质就远远不如了,更别说谨王了,比起来那都不够看的。你觉得没话说,那是因为你见的俊男太少了。

    安雪莹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反驳这句话。毕竟叶鹏飞是她相公,加了感情分,这人自然也好看起来了。

    叶菲菲见她没反驳,更加得意,“但是啊,你不知道,这辰州唯一一个,我觉得有一个人比我哥哥更俊美!”

    “是谁啊?”碧玉忍不住问了一句,心想你可别吹。

    叶菲菲看碧玉那样子,哼了一声,“你当然不知道是谁啊,一个丫鬟,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能知道什么!”

    碧玉气郁,她是一等丫鬟,国公府里的一等丫鬟,京城里小姐夫人看到都要客气几分的,什么叫没有世面?见过的王公贵族,比一般人家的小姐那都是要多的好吗?连规矩都是有名的嬷嬷来教的。

    说的不好听一点,粗俗一点,夫人赏给她的首饰,比起叶菲菲也不算差!

    但是碧玉毕竟是大家族的丫鬟,这是小姐的小姑子,即便有点不服气,还是没将那不敬的话说出来。

    叶菲菲看碧玉郁闷不能说话的样子,心里舒服多了,一个丫鬟还和她斗,目光转向安雪莹,“嫂子,你不想知道那人是谁吗?”

    安雪莹对谁谁谁俊美倒不怎么感兴趣,不过叶菲菲那期盼的眼神她不忍心拒绝,“你说说。”

    叶菲菲顿时来了劲儿,这可是她唯一一个能在京城来的嫂子面前胜一筹的机会,张嘴想要回答,就听左右女子们开始喧哗喊了起来,“来了来了,他来了!”

    她倏地一下站起来,眼睛晶亮的朝着远处看去,回头朝安雪莹招招手,“来了,来了,嫂子,他来了!”

    安雪莹倒不知道她们看谁看得这么起劲,可多年的教养习惯,她是不可能明目张胆在大庭广众,像这些女子一样的去看一个男人。

    叶菲菲可容不得她这么安静,她刚才要说的话还没说呢。不过现在她也不打算说了,既然那人已经来了,那就拉着嫂子,还有她那没见过市面的丫鬟看一看,什么是俊美的男子!

    她这么想,所以不待安雪莹有反应,就拉着她站了起来,往着前面扑了过去。

    她的力气相当之大,安雪莹压根就没防备,人被拖着往前,而碧玉想来拉安雪莹,可后面那些女子都和叶菲菲一样的往前扑,碧玉没拉到安雪莹,反而被那些挤过来的人,被迫也跟着往前移。

    站在最前面的,已经开始大声尖叫,“辰王到了,辰王到了!”

    这里头清晰的可以听到叶菲菲的嗓门,不属第一第二,也肯定是前五。

    安雪莹被她那大声音弄的一蒙,耳朵里嗡嗡响,心底想着这人是谁?辰王?

    后头的人听到前面人的声音更加疯狂了,不断的往前挤,木质的栏杆开始不堪重负,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可后面的人完全没感觉,奋不顾身地在人群里打算挤出一条小路,去看看那不得了人。

    安雪莹被这股力量推的不断往前,她人本来就娇小纤弱,离叶菲菲也越来越远,最后竟然挤到了最前面。

    好难受啊!

    人太多了!

    胸口沉闷的感觉传来,一面身子靠在**的栏杆上,浑身都不舒服,安雪莹不得不用力气,以免因为呼吸不顺畅而发病,她大声叫着:

    “菲菲,碧玉,碧玉……”

    可她那声音,完全淹没在疯狂人群的声音里,就像是溪流入了大海,无影无踪。除了自己,其他人压根都没听到。

    如此,安雪莹最后不得不放弃,省下这分力气,一只手攀着栏杆,一只手护在头上,希望能从缝隙里挤出来。

    可这时,后方人群不知哪个大力士更加用力一挤,刚踮起脚,争取到一点自由的安雪莹脚就完全凌空了,她完全腾空被压在了人群和栏杆之间,随着人群越来越往前挤,她的身子瞬时也高过了栏杆……

    悲剧就在这一瞬间发生,安雪莹的身子终于被挤过了栏杆,整个人完全无法控制的往下坠去。

    前面的人看到这幕,吓得尖叫起来,有那眼疾手快的,还赶紧抓住了安雪莹的一只袖子,大声喊道:

    “快来帮忙!”

    可是那害怕的尖叫声在后面看不到的人眼底,理解为兴奋的叫声,心里想着难道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她们再次挤了起来,那想要抓住安雪莹的人,心肺承受不住这压迫,终于松开了手!

    “啊……”看到的人都叫了起来,紧接着又一声“哇!”

    若前一声带着害怕和惊恐,那后一声则是扎扎实实的变成了惊讶和赞叹!

    一道藏蓝色的身影非常及时的出现在半空之中,将掉落的女子堪堪搂在怀中,而这个人,随着他开始出现到现在,每一个举动,都吸引了那群女子的眼神,随着他左右飘动。

    叶菲菲第一个反应过来,挤开人群朝着楼梯就跑了下来,路途上还不忘整理发型和衣裳,口中呼道:

    “辰王殿下,辰王殿下!”

    那唤作辰王的男子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侍卫立即拦住她。

    叶菲菲也不在意,透过侍卫架拦的手,伸手指着他怀中的人,“辰王殿下,多谢你救了我嫂子。”

    要知道,这辰王性格可不是好接近的,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说话,叶菲菲哪里会放过,马上就拿了安雪莹来做借口。

    辰王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儿,“你是她嫂子?”

    安雪莹完全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她只是出来走走,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被人挤到了人群前方,还被人挤出了栏杆,从栏杆上掉下来,这辰州的女子怎么这么疯狂,一点儿矜持都没有?

    难怪当初听母亲说辰州风气和天越不同,真的是很不同啊。

    云卿的相公当年在天越也是无数女子爱慕,可大多数都是很含蓄的,没有这么恐怖啊。

    以后在辰州,出来的时候,还是要小心点,不要往人太多的地方走。

    她正打算以后不要再参与这种危险事的时候,又听到耳边传来了低沉的声音,“怎么,吓傻了吗?”

    这一回神,才发现自己刚才被一个人救下了,还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呢?顺着声音来源看去,一张五官分明男子面容在她头顶上方。

    他的皮肤极为白皙,像是牛奶一样的,阳光下像是带着光,仿若钻石那般,闪耀夺目。那鼻子高挺,笔直如山,不知道是眼睛深窝的厉害,还是因为鼻子十分挺立,显得眼鼻处格外的挺立笔直,立体感十足。

    比起往日里看过的男子,这男子的面容有一种安雪莹说不出的味道,让她很想再多看两眼,只是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发现那眼睛,正紧紧地盯住她。

    这眼神……

    安雪莹没法欣赏那极为俊美的容颜,心底一惊,蓦然就觉得有些害怕,脑海里猛然浮现坐轿那天,盖头不小心掀起时,撞上的眼神。

    这一惊,她自然就往后退了几步,避开这人。

    “嫂子。”叶菲菲瞅准了机会,推开侍卫就走了上来,侍卫看她和安雪莹的关系,也没真拦,“你怎么了?辰王刚才接住你,你怎么道谢都不说?难道真的吓傻了?”

    安雪莹刚才确实被吓得有点傻,再对上那个眼神,就有点回不过神,如今被叶菲菲一提,这才想起,人家救了自己呢,自己这害怕的样子,不太好吧。

    可一想到那人的眼睛,她就有点害怕,干脆就不抬头,福了福身子,

    “多谢王爷相救。”

    “你见过我?”辰王微眯了眼睛,刚才不是一副神游的样子,怎么就知道他的身份?

    安雪莹抿唇,她回过神的时候,看那男子的面容时,看到了他领口的花纹和制式,作为国公府家的千金,王服制式花样自然是早就熟识在心的。

    辰州能穿王服的,只有辰王一个。

    “辰王,刚才我叫了你,所以嫂子她肯定就知道你了。”叶菲菲看安雪莹不说话,迫不及待的插嘴,“再说,以你的无双风姿,辰州哪个不知道你就是辰王殿下呢。”

    叶菲菲说话间,眉目含情,只想辰王能够多看她几眼。

    可惜辰王看的是安雪莹一直垂着的小脸,淡淡地开口,

    “她不是辰州人。”

    安雪莹听到这句话,才抬起头看了一眼辰王一眼,但是目光尽力盯着他眼部以下的位置,心想他怎么知道自己不是辰州的?也对,辰州的女子多奔放,自己这样的,连头都不敢抬,一看就像是外地来的。

    可是她要说点什么呢,人家救了他,可是她怕他,说不出话来,怎么办?

    气氛有点安静,也怪,刚才那些疯狂的女子,在辰王真的走过来之后,倒没有大喊大叫的了,大约是这辰王的气场太强了。

    这时辰王旁边一个侍卫走了上来,低声道:“王爷,齐将军已经到王府了。”

    辰王“嗯”了一声,又看了一眼安雪莹,便提步走了。

    安雪莹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礼数没尽到。

    倒是叶菲菲追了几步,又很遗憾的拐了回来,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安雪莹,愤愤道:

    “嫂子倒是好运气,让辰王就这么抱了一回。”

    碧玉好不容易从人群里挤了出来,浑身都是汗,心都要跳出胸腔,听到叶菲菲这句话,也管不得什么尊卑了,

    “菲菲小姐,带着我家小姐到这地方来,也不管她的安危,她从那楼上摔下来,多么惊险的事儿,到你口中怎么就成了幸运!”

    碧玉是于嬷嬷教出来的,性格可不软弱,真要开口,也是个厉害的。

    叶菲菲被碧玉一阵说,脸上就不好看,瞪着安雪莹道:

    “要不是看你在家里没人陪,好心拉你出来解解闷,谁知道你这么弱不禁风,看个人也会跌下来!”

    说罢,一甩袖子,竟是就这么走了!

    碧玉看着那背影,冲上去就要骂,被安雪莹拉住了袖子,回过头一脸不甘心,“小姐!”

    “算了。”安雪莹见那辰王走了,松了一大口气,这才回过神来,“她也不是故意的。”

    “她那和故意有什么区别。明明错了,还说自己没错。”碧玉说道。

    “你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她,这儿可能有认识她的人,她当然不高兴了。”安雪莹轻声道。

    说她就不高兴了,她还害的小姐你掉下来呢!

    碧玉有气,但是对着安雪莹,总不能有气朝着自家小姐发,口气也慢慢温和下来,“小姐,你有没有事,刚才都怪奴婢,没有拦住她们。”

    “你拦得住吗?”安雪莹抬头看了看,还有许多女子在上头远眺辰王背影,还有些用些艳羡之类的眼神望着她。

    “拦不住。”碧玉压低了声音,“这里的女子可真猛啊,刚才辰王走过去的时候,奴婢见到还有人朝着他扑过去呢。”

    “嗯,是和天越的不同。”安雪莹点头,一面揉着右臂。

    碧玉是个心细的,赶紧扶着她上了车,落了帘子后,认真一看,安雪莹从右臂到肋下,已经是青紫一片。

看网友对 辰王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