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开始出手

开始出手

碧玉是个心细的,赶紧扶着她上了车,落了帘子后,认真一看,安雪莹从右臂到肋下,已经是青紫一片。

    因为是身上的伤,不好在马车里处理,到了屋子里,碧玉拿了药膏,将门窗关了后,进来给她抹伤。

    这脱了衣裳才发现,可不单单是右臂到肋下,其他地方或多或少也有些淤痕,可见当时挤得有多狠。

    “小姐,这伤真多!”碧玉轻轻地摸着,口中道:“您还不许奴婢去骂那菲菲小姐,看看这样子,奴婢都想上去打她一顿了!”

    安雪莹自己看到伤痕,也见不得多舒坦,有些淤青是因为她皮肤嫩,可有些,确确实实是疼的。

    她性格善良,一般是不去怪别人的,也知道这次叶菲菲的举动不好,可看到碧玉的表情,又有些好笑,

    “莫说你要和她去打架了,到时候可不知道是谁打谁?”

    叶菲菲长得高,身材又有些微丰,碧玉看起来精干,可身量单薄,真打起来,可不知道能不能弄得过强悍的叶菲菲。

    碧玉想着自己可能会吃亏,但是口里却不认输,“那奴婢打不过,还有这么多丫头,还有于嬷嬷呢,总不怕她一个了。”

    “难道你还想来个全家大混战?”安雪莹斜看着她,打趣道。

    “小姐,这时候你还有心思打趣奴婢?”碧玉粗声道,“你就不觉得疼吗?”

    两人正说这话,门吱嘎一声响,碧玉转头想骂是哪个丫头闯进来,一看门口站着那人,话就生生吞了进去。

    “于嬷嬷。”

    安雪莹瞧着是于嬷嬷,赶紧把衣裳往下拉了拉,可这时哪里还来得及,于嬷嬷快步走了过来,只消看一眼,脸色就沉得和水似的,对着碧玉一喝,

    “你好大的胆子,就这么伺候小姐的!”

    碧玉噗通跪到了地上,“是碧玉照顾不周!”

    于嬷嬷满眼沉怒,“原本看着你机灵忠厚,才让你到小姐身边伺候,看来是我错了!”

    碧玉吓得一动不动,她知今日这不是小事,心里有了准备,可没想到于嬷嬷这么大的火。

    安雪莹见着不好,穿好了衣裳,唤道:“于嬷嬷,今日这事不是她的错,是我自己没注意。”

    “小姐没有错,小姐可以不注意,可碧玉她不可以不注意。若都这样,那为什么大家小姐身边还要带着奴婢伺候着呢?奴婢的作用,可不单单是用来端茶送水的,更何况是小姐身边的大丫鬟,哪个是用来端茶送水的!”

    于嬷嬷一番话,说的碧玉脸红耳赤,可不是,大丫鬟什么重活都不用干,贴身伺候,不就是为了小姐舒坦吗?

    “于嬷嬷说的是,都是碧玉的错。”碧玉悔道。

    安雪莹眼看事情越来越上了等级,碧玉肯定要被发作,站起来道:“于嬷嬷,今日这事,和碧玉无关,是我和菲菲一同出去玩,被人群挤走了。”

    于嬷嬷望着她,“小姐,是菲菲小姐叫你出去的?”

    “嗯。”安雪莹点头。

    “你受伤了,她怎么没回来?”于嬷嬷的语气还是那么冷。

    “她……”安雪莹顿了顿,“有事去了!”

    “她没回来,那就是无愧。”于嬷嬷粗声开口,“既然没有其他人,那就一定是碧玉玩忽职守了!”

    安雪莹没说话,到了这地步,她是知道于嬷嬷话里有话了。

    她受伤,碧玉安排小丫鬟烧水擦洗,又是拿药,院子里很多人都知道了,于嬷嬷又是院子里头一个管事的,这事情原委于嬷嬷肯定进院子就知道了。

    于嬷嬷这时候是生气,而且是很生气。

    随着去的不止碧玉一个丫鬟,还有车夫,这事情他说的清清楚楚,小姐是怎么被挤的,又是怎么差点摔下楼台,叶菲菲又是怎么甩屁股走人的,当时于嬷嬷是没在。

    若是在,于嬷嬷定然要和碧玉说的一样,抬手给那叶菲菲一个耳光。

    小户里的粗野姑子,伤了小姐还敢甩脸子!

    最让她又气又痛的是,小姐回来竟然什么都没说,就去擦药了。

    安雪莹看于嬷嬷那心疼又气愤的眼神,心底也过意不去,知道她是为了自己不平,

    “嬷嬷,这也不是什么重伤,擦些药就会好的。是雪莹不对,回来就应该告诉你。”

    于嬷嬷一番气,到了此时真是半点无处走了:“我的小姐,老奴是气这个吗?你受伤了,告诉不告诉老奴,这都是小事。可叶家这小姑子,今日这事她做的就不对,你为何不说她?”

    安雪莹不语。

    于嬷嬷又道:“我知道你不打算告诉老奴,不告诉叶老夫人,甚至连姑爷,你也打算不说,是吗?”

    安雪莹心想于嬷嬷可真厉害,她就这么想的,还打算等碧玉给涂了药,就嘱咐她不要说,她讪讪地笑道,

    “于嬷嬷,难怪娘这么看重你,看人可真准。”

    听着她这话,于嬷嬷脸垮了,苦着声音道:“小姐,平日里叶小姑子到你这,今儿个拿个簪子,明儿个取合膏子,老奴都不说了,那东西是你的,你要给,老奴也不说。咱们国公府也不缺这一星半点的。但这次,她哪里不是故意的,她是压根没拿小姐你当回事!”

    “也不是……”安雪莹小声道。

    “小姐,你还说不是?”于嬷嬷眉头都皱了,“你嫁过来一个月了吧,他们有提过交接管家大权的事吗?提都没提过吧。”

    安雪莹不出声。

    于嬷嬷多的是法子从这府里夺来管家权,可小姐没那意思,她夺回来自己管吗?也不行,再说另外的吧,“叶小姑子对你毫无半分敬重之意,若有一二,就不会发生今天这事,连句道歉都不说,转身而走。不说咱们高门大府的规矩,就是寻常百姓也知道说声”对不起“吧。”

    安雪莹叹了口气,“嬷嬷,你说的我都知道,菲菲这日这事是有些不对,菲菲并不听我开口,要我和婆婆去说,又没什么外伤,难不成脱了衣裳让她看吗?”

    至于叶鹏飞,想起昨晚的事,她还想着两人怎么软化关系,哪里还能去告他妹妹的状呢?

    她的话于嬷嬷听了,也有点感觉,她在这儿一个月已经察觉到叶老夫人极为护短,小姐去说只怕没用,可这不代表不能说,

    “小姐,你是嫁到了叶家来,但是你嫁这儿可不是为了受委屈的,叶老夫人护着叶小姑子,不管你受伤,那姑爷可也得好好想想,我们国公府的大小姐,是不是就这么任他们小门小户来欺负的!”

    于嬷嬷这话音一落,就听外头一人冲了进来,指着于嬷嬷大骂,

    “你这个老奴才,是看不起我们叶家吗?看不起我哥哥吗?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安雪莹心里一惊,往门前看去,便瞧见叉腰大骂的叶菲菲,还有她身后慢慢走进来的叶鹏飞,脸色顿时白了。

    于嬷嬷没把叶菲菲当作一回事,可看到身后的叶鹏飞,眼底才有点变化,她知道安夫人和小姐,都不想让姑爷有靠着小姐才升上去的感觉。

    叶菲菲一说完,转头便跑去拉着叶鹏飞的手,“哥哥,你听听,这老奴才她刚才说什么了。”

    叶鹏飞一脸温和没有了,有的是面无表情,看着于嬷嬷,眼神变幻了一阵,转过头看着安雪莹,道:

    “菲菲刚才到公门去找我,把今天的事情都和我说了。她说一时大意,让你受苦,心里很愧疚。我没想到,你会在别人面前这样说她。”

    安雪莹脸色一白,他以为刚才于嬷嬷的话,是她告状说的吗?

    于嬷嬷最先反应过来,她是大家嬷嬷,见惯了这些事,看了一眼叶菲菲,“菲菲小姐,你既然当时心里就愧疚,为何当时不扶着受伤累累的嫂子回来,而是讽刺了嫂子一顿之后,再去找你哥哥?”

    叶鹏飞皱眉,看了一眼叶菲菲。明显叶菲菲和他说的,和于嬷嬷说的不同。

    叶菲菲抓着叶鹏飞的手,“哥哥,当时我太紧张了,看到嫂子受伤,心里很难过,嫂子身边的丫鬟又骂我,我一紧张就骂了一句,跑了。可我想着嫂子受伤,我陪着没什么用,哥哥回来安慰,可比我安慰好的多,于是去找哥哥你一起回来,再给嫂子认认真真的赔罪,没想到嫂子这么生气。”

    说着说着,叶菲菲就落泪了,“是菲菲没有什么规矩,不识大体,请嫂子莫要怪罪,以后菲菲会多学规矩,不会这么粗鄙的。”

    叶鹏飞一听这话,手指就微微收紧。

    叶父早年就去了,叶家没了支撑,败落了下来。

    叶母带着两个孩子,苦苦支撑,那时候叶鹏飞读书,没有银子,是叶菲菲放弃去女学的机会,在家里做些手工活补贴他读书,直到后来他考了进士又有个官职,家里才好起来。

    叶菲菲说她不识规矩,粗鄙,惹了安雪莹不高兴,就等于是在打叶鹏飞的脸。

    碧玉看着叶菲菲的眼泪,若不是她当时在场,看到叶菲菲的样子,只怕也要相信叶菲菲是个单纯的小姑子了。可碧玉是国公府出来的,知道叶菲菲这话,藏了多少刀子。

    “菲菲,别哭,哥哥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叶鹏飞脸色十分难看,先安慰了哭得泣不成声的妹妹,回过头看着安雪莹,“这事情菲菲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还有哪里不满意的?”

    他的眼底分明写着不满和厌恶,看得安雪莹心里一酸,“叶郎,我没有怪菲菲的意思,本来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都是些小伤。”

    “既然是小伤,那就不要闹到娘那儿去了。”叶鹏飞冷道:“菲菲她性情直爽单纯,没什么意思,日后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对,你这个做嫂子的,直说就是。”

    “姑爷,你是读书人,所谓长嫂如母,菲菲小姐为看热闹,将长嫂推入码头楼台的人群里,又不顾安危,差点让长嫂坠楼,事后二话不说,转头跑掉,现在又喊了你一起来,进门就一顿训斥,你觉得这是对的吗?”

    于嬷嬷从进门就看的清楚,这个小姑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姐性情好,她可不能就让这小姑子觉得小姐是个任人搓扁的糯米团子。

    “是你拉着雪莹去码头楼台的。”叶鹏飞望着叶菲菲。

    叶菲菲鼓着嘴。

    叶鹏飞心底明白了。叶菲菲和他说的时候,只说安雪莹要出去玩,两人被挤散了,才这样。

    安雪莹和叶菲菲两个人的性格,他还是清楚的,安雪莹她性格安静,又是典型的大家闺秀,绝不可能自己去人群里挤,只有自己这个妹妹,为了看辰王,那是绝对有可能做这事的。

    “我还不是看嫂子闷,带她出去走走。”叶菲菲辩驳道。

    这话就是承认了。

    叶鹏飞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安雪莹,那脆弱的模样,心底有些怜爱,刚才自己说话也说重了,还是弥补一下的好。免得岳母岳丈怪罪。

    叶菲菲一直观察哥哥的表情,见叶鹏飞脸色软化,连忙拉着叶鹏飞的手,

    “哥哥,你跟我出来一下。”

    “什么事?”叶鹏飞转头。

    “反正有事,你快来一下。”叶菲菲拉着叶鹏飞,叶鹏飞知道她要问的无非是辰王的事,“那个再说,你先出去。”

    见叶鹏飞不肯走,叶菲菲磨了磨,最后还是自己走了。

    出门之后,回头看到叶鹏飞走到安雪莹的身边,叶菲菲一脚踢倒一簇花,恨恨地道:“装什么装,长得和个小9妖9精似的,挤一下就要死了吗?!”

    这边叶鹏飞知道原委后,便走到安雪莹身边,朝着于嬷嬷道:“嬷嬷,刚才是我急躁了。”他知道,这院子里管事的可是于嬷嬷,她的态度很重要。

    于嬷嬷看他态度也可以,虽然有点不高兴,但不落姑爷的面子是她身为奴婢的修养,再说刚才挑事的,可是那叶小姑子,于是客气了一句。便喊了碧玉出来。

    一出来,于嬷嬷的脸色就如积了冰,对着院子里的小丫鬟她们道:“刚才负责守院子的丫鬟,每个人去领二十大板!”

    到了这辰州以后,越发没有规矩,竟然无声无息的就给人进到屋子,连个通报的没有,看来要好好整顿整顿了。

    不然以后还不知道成个什么样子!

    小丫鬟们哭着去领板子,于嬷嬷又喊了碧玉到屋子里去训话。

    于嬷嬷这边整顿丫鬟,屋子里雪莹坐在床头,却红了眼眶,低着头只不说话。

    叶鹏飞攀着她肩膀,抬起那泪眼朦胧的小脸,说了一通好话,“怎么哭起来了?是我说错话了,雪莹你打我吧。”

    安雪莹听着他温柔的话,想着他刚才恶狠狠地模样,摇了摇头,“不是你错了,我也有错,我不应该出去的。”

    “你别怪菲菲,她从小为了我吃了很多的苦,没能好好的去上女学。别瞧着她说话大刺刺,其实她在我面前,经常说你这样的大家闺秀,就是与众不同,举止很优雅呢。”叶鹏飞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这样吗?”安雪莹抬头道。

    叶鹏飞笑道,“当然了。我还骗你不成,她刚才去找我,急急地拉着我回来呢。”

    安雪莹心想,也许是吧。

    安雪莹一直都在比较好的环境下长大,即便知道这事上有龌蹉事,可还是觉得好人多,因为她身边的好人就很多。而且她的性子好,别人对她的好处,她可以记挂一辈子不忘记,但是别人对她的不好,除非是逼到了绝处,否则她也会当作是有难处,更多的是体谅她人。

    便是当年池郡王那桩婚事,最后前未婚夫被那丫鬟甩了,潦倒狼狈归来,她也没有说过一句不中听的话,反而给他送了暖手炉。

    这次叶菲菲的事,她觉得叶菲菲事后不道歉是不对的,但是当时,叶菲菲也不是故意推她,所以她并不憎恨叶菲菲。

    只是听了刚才那些话后,心里觉得这小姑子,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眼下叶鹏飞这么说,安雪莹也不想和他争吵这事,夫妻两人,和和气气的过日子是最重要的。

    叶鹏飞看她不再说这事了,对她的识大体很高兴,抱着她坐腿上,不小心压到肋下,安雪莹低低的唤了一声。

    叶鹏飞以为她是故意拿乔,暗里还在怪叶菲菲,一下脸色又不好看了,拉起她衣摆,“给我看看那伤。”

    结果这一掀,那白腻腻的肌肤上一片深色的青肿,细细的腰肢都肿出一圈,明显是那栏杆压的狠了,才出现的浮肿印子。

    难怪于嬷嬷的脸色那么难看,这可不是小伤。

    叶鹏飞伸手轻轻地碰了碰,“很疼吗?”

    安雪莹抿着淡唇,“还好。”

    叶鹏飞将衣服放下,轻轻抱着她,“等会让厨房里做些滋补的,好好补一补。”

    “嗯。”安雪莹看到他眼底的心疼,觉得伤也不那么疼了,“菲菲说你今天休沐,怎么又去公门了,很忙吗?”

    “不算很忙。只是这一个月辰王到出船打击海匪,便没有时间管辰州政务。他今日回来了,恰逢明日十五,要到王府拜谒,我要准备一下。”叶鹏飞说明。

    辰州是辰王的封地,在辰州内,经济税收,官吏任免,大小事务,都归辰王管理,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地方官吏便要到王府拜谒,将这个月的重要事情,向王爷简述。

    这也是每个月在辰王面前露脸的机会,叶鹏飞一直都是认认真真,仔仔细细,以求在上司面前留下好的印象。

    “辰王这次又打了一个胜仗,那从东洋而来,号称”海盗王“的三只海匪,给打得落花流水呢!”叶鹏飞很高兴,因为辰王得了胜仗,心情好,他们下面的人才心情好。

    安雪莹听着,心想,难怪辰王的眼神这么可怕,海匪看到他,肯定也吓死了吧。

    *

    次日上午,叶鹏飞穿好官服,精神抖擞的去了辰王府。

    王府议事大厅里,坐着两排官员,一个个按秩序的禀报事情,说完了以后,辰王就他们禀报的,给出他的宝贵意见,最后再唠嗑唠嗑,联络一下上下级的感情。

    刚才辰王对叶鹏飞报告的情况,说了一句比以前要好,立即就有人凑趣,

    “王爷,叶大人最近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辰王坐在大椅上,挑唇道:“听说叶大人最近成婚了?”

    叶鹏飞恭敬道:“是的,可惜王爷那时已出海,否则下官定然要请王爷前来。”

    “王爷,叶大人和她夫人相识,可是有一段缘分的。”有那打听了消息的人,说了出来,“叶大人是英雄救美,千钧一发之际,接下了叶夫人,本以为只是匆匆路过。哪知道过后竟然又在春郊再见面,您说这是不是缘分呢?”

    辰王含笑听着,目光扫到叶鹏飞,“是吗?竟然这么有缘。”

    叶鹏飞不知被那目光看得有点心惊,赶紧低头,“让王爷笑话了。”

    这辰州谁不知道,辰王性格阴晴不定,不是个好相与的。

    “这是一件喜事,有什么好笑话的。既然是英雄救美的缘分,那当然就要好好续续。”

    辰王不知道想到什么,浓眉一挑,“说起来,这次打了胜仗,你们的内眷也有功劳,五日之后,在临海宫举办庆功宴,你们就把各自的妻子家眷都带来吧。”

看网友对 开始出手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