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029 求医

029 求医

恍如雷霹在身,苏眉没料到自己设局得来的是这种苦果,也顾不得那么多,从床上爬下来赤脚跪在地上抱着沈茂的腿哭泣道:“老爷,眉儿知错了,庄子又冷又苦的,眉儿在那里你舍得吗……老爷……”

    她不说还好,一说沈茂更是火气直窜,看着站在一旁,眉宇间带着一点淡淡忧愁的女儿,那遗传自自个儿的凤眸中含着委屈微垂,一把将苏眉掀开道:“你现在知道庄子里又冷又苦了,可你设计我的云卿时,又没有想到她去了岂不是更苦!”

    那是他唯一的女儿,从小是锦衣玉食供养着,比起王卿贵族的千金绝对不差半点,苏眉竟然想让自己把女儿赶到庄子里去,简直过分到了极点!

    苏眉从来没被沈茂这样对待过,自从跟了他之后,他都是软语哄着,即便有时候她耍性子,他都不会摆脸色,一时适应不了这种落差,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望着他,抽噎道:“老爷,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你就算不看眉儿,也要看在腹中胎儿的份上啊……”

    岂料这样百试百灵的法子,在今日也失了效果,沈茂抿紧唇角扫了她一眼,当作没有听到一般,冷声道:“张妈妈,赶紧收拾东西,等会就安排人将你们主仆二人送到庄子上去。”说罢,一点插话的机会都不给苏眉,转身对着云卿,语气轻柔道:“和爹一起出去吧。”这样的地方,女儿还是少呆着点好,别学着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变得小家子气了。

    “是的。”微笑着对沈茂点了点头,云卿从容的随着沈茂出去。

    苏眉抽抽噎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低声的呼唤,“老爷……老爷……我不想去庄子里啊……”可是沈茂始终没有回头。

    走出了兰心阁,云卿依旧能感受到背后那恶毒的视线,像是恨不得化成两把刀砍在她的背上,但她的背脊挺得越发的直,整个人好似一朵刺玫一般,迎风更是亭亭玉立。

    她知道爹这次对苏眉是真正的厌烦了,相对于沈茂来说,一个确定是自己骨肉的女儿,和一个可能是野种的胎儿,他肯定在乎的是这个数十年看着长大的女儿。

    日头渐渐偏西,霞光将天际慢慢的染上了一抹似黄似红的艳丽色彩。

    与沈茂分散后,云卿并没有回自己的归雁阁,而是先去了谢氏的院子。

    先看着躺在斜塌上休息的谢氏,又亲自喂她喝了药汤,云卿这才遣了流翠站在屋外头看风,望着屋中的翡翠,琥珀,以及李嬷嬷三人,全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威严,坐在青鸾牡丹团刻紫檀椅上,缓缓开口道:“三位都是母亲身边的得力助手,这么多年伺候母亲,云卿也是看得到的,今日也在这里说句贴心的话,方才大夫的诊断希望你们能保守得住秘密,一切都未成定数,若是传出来给有心的人听到,沈府家大业大难保没有人会起那腌臜的心思,到时候沈府出事,你们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一番话是连收买带棒打,既说明了她们三人在谢氏身边的地位,表扬了她们的忠心,又表明若是敢泄露了出去,沈府出了什么事,沈家也必然不会放过她们。

    李嬷嬷,翡翠,琥珀三人看着眼前的大小姐,虽然还是一张没有完全长开的面容,白皙细嫩的脸上已经有了端庄肃正的颜色,一双凤眸幽黑如墨,带着一股悠然的凌厉之气,仿若能将人心看透,无缘的让人觉得她说的话都充满了气势,比起谢氏来不差分毫。

    心底隐约生出一股臣服的感觉,低头道:“大小姐,你放心,奴婢三人必定不会把今日的事说出去的,若有违背,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可是发誓了,时人敬畏鬼神,不会随便违反自己的誓言,云卿放下心来,满意的点头。谢氏在一旁斜椅上靠着,看着女儿的举动,心里叹道女儿自从掉下水潭后,长大了许多,感觉欣慰不少,这才开口道:“她们三人都是跟着我多年的,可以放心。”

    听闻母亲开口,云卿转头微笑道:“女儿知道,只不过谨慎一点,给她们提醒罢了。”

    这样的做法,李嬷嬷并没有反感,小姐是沈府的嫡长女,以后嫁出去也是做当家主母的,若是没点威严和手段,那难保不给下面的人生吞活剥了。她是看着云卿长大的,比起常人多了一分濡慕之情,笑着低头对谢氏说:“夫人,那个姓苏的,如今被老爷赶到庄子里去了,以后要想回来可就难了!就这么半个月不到的功夫,她可蹦达的欢,闹了不少事出来,这回总算是安静了。”

    谢氏孱弱的点点头,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长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倒愿意那大夫诊断是误诊的。”那个回春馆大夫是扬州有名的,十有**不会是误诊,她也只能希望老爷出去多去几家医馆,能有别的结果出来。

    “夫人,你先不必担心,大夫也说了他无能为力是医术有限,若是逢上比他医术好的,也许还有希望。”琥珀端了一碟子点心过来,巧言安慰道。

    闻言李嬷嬷眼里一亮,转头对着琥珀道:“上次你半路请的那个汶老太爷,不是说到扬州养老的来了吗?”

    琥珀轻轻的将碟子摆在桌上,回过头道:“是的,据说在城东偏外城的地方置了宅子,是打算在扬州定居了。”

    云卿听她们你一言我一语,谢氏的眼中有着点点希望的光亮,笑意浮上了唇角,本来她也是如此打算,明日就是半个月的时间了,她也要去给汶老太爷考试,看能不能做他的弟子,顺便也相求汶老大夫看看那汤药是否能有方法解开。

    陪谢氏用膳后,云卿才回到归雁阁,坐在梳妆镜前拔下头上的一只簪子,水银镜里照出女子娇嫩的容颜,长眉弯月,丝丝若梦,流翠过来,慢慢的将她发髻解开,轻言道:“小姐,老爷熬药的药渣我已经收好了。”

    “好的,明日带上,你跟我一起去城东汶府。”

    春风轻吹,又是一夜悄然而过,桃花在枝头三两成簇,绿叶红花,娇粉多情。

    车轮一周又一周,滚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只听车夫一声长吁,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流翠先撩开帘子下了马车,云卿再扶着她的手,踩着脚凳走下来。

    明媚的阳光照下来,刚从马车里出来的云卿微觉刺眼,凤眸轻眯,却发现新开不久的汶府前,已经停了不少的马车,看车驾,其中不少都是扬州城的名门望族府中的。

    她微颦了眉心,似乎没有听说扬州最近得疑难杂症的人很多,为何都集中到了汶府门前呢?

    ------题外话------

    《豪门老公的霸宠》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看,现代文。

    商业界的天才遭遇要强女记者!

    腹黑BOSS遭遇强大悍女!

看网友对 029 求医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