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大灰狼与小白兔

大灰狼与小白兔

众官员听到这话,心中暗喜,要知道辰王向来是重武的,又不好什么排场,除了大节摆宴,其他很少让他们这些地方官来参与一下宴会的,更别说可以带着家眷了,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一时之间,很多人心底打起了算盘。

    叶鹏飞也很高兴,今日得了辰王一句赞赏,已经是开天辟地的头一回,还可以去参加庆功宴,简直就是高兴坏了。

    与一众同僚告别之后,叶鹏飞回到叶府。

    天气正好,安雪莹坐在叶府唯一一个的小花园里,正晒着花瓣,准备做点香膏,抬头见叶鹏飞喜气洋洋地走来,放下手中的东西,接过小丫鬟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便迎了上去,

    “叶郎,你回来了。”

    叶鹏飞点头,拉着她坐到摆好的长椅上,扬眉道:

    “雪莹,你可知道今日有什么好事?”

    瞧他的模样,安雪莹便在心底想了想是什么事,让他这么高兴,将昨夜叶鹏飞说的话一顺,“是不是叶郎你业绩出色,辰王夸赞了你?”

    “不愧是我的娘子,真是聪明!”叶鹏飞声音微微提高,“可这是一桩高兴的,另外一桩你再猜猜?”

    安雪莹看他兴致很高,想了想,实在是不知道,摇摇头道:“猜不出。”

    “我就知道你猜不出。”叶鹏飞瞧她的模样,在阳光下漂亮又可爱,凑近亲了一口脸颊,“今天拜谒之时,辰王请我们去赴庆功宴呢。”

    安雪莹不知道怎么一个宴会叶鹏飞这么高兴,她自个儿是国公府的嫡出小姐,是有实权的勋贵家族,京城里大小宴会少不得请她,所以对于这些是看的很轻。

    但是叶鹏飞不同,出身普通门第,家世不显,得了辰王的邀请,自是欣喜非常。

    在人前还要克制显得矜持,回到家府里自然就不再克制。

    “那很好呢。”安雪莹笑着应道。

    叶鹏飞自己喜庆十足,看安雪莹眉目间没有自己这么高兴,心底闪过一丝说不出的滋味,不过这抹缺失的滋味很快就被走过来的叶老夫人和叶菲菲给弥补了。

    “哥哥,你说辰王请你去庆功宴吗?”叶菲菲扶着叶老夫人走过来的,一听到叶鹏飞的话,简直就是扑了过来。

    叶鹏飞点头。

    “太好了!”叶菲菲一面说着,“哥哥你太棒,竟然可以让辰王邀请你去庆功宴,娘,你说哥哥是不是很厉害?”

    叶老夫人走来,叶鹏飞和安雪莹站起来行礼,她点点头,坐到椅子上,“鹏飞一直是个上进的。”

    “哥哥,你说是请了我们,是请了谁和谁啊?”叶菲菲抓住她要的重点。

    “是请了内眷。”

    叶菲菲两眼发亮,“那就是我也可以去了?”

    叶鹏飞看着叶菲菲,心底有些犹豫。他是知道叶菲菲很喜欢辰王,很想接近辰王,但是自家的妹妹,自己也清楚,有时候太过活泼,这是第一次带家眷去庆功宴,他还是想先留下个好印象。

    他想了想,温和地开口:“菲菲,这次辰王让带内眷去,我和你嫂嫂相去便可,若是去得多了,总不好看。”

    听叶鹏飞不说话,叶菲菲脸一下拉长,大屁股墩的坐到了叶老夫人身边,

    “既然你觉得去的多了不好,那嫂子不去好了,我跟你去。”

    安雪莹站在一旁,听到这话,都不知道说什么,一般内眷广义上是说家中的女眷,但一般,还是专指妻子的。

    辰王这庆功宴,按理来说,不会带着一家上下老小拖去,顶多就是带个正妻,算是和上司打个照面,给下属的妻子感受一下上司的关怀。

    叶鹏飞没娶老婆的时候,叶菲菲跟着去,还说得通,这娶了妻子,妻子不带着去,带妹妹,别人还不往夫妻不和这方面想?

    再说了,叶鹏飞可没忘记辰王是怎么说起带内眷这事的,是因为自己新婚了,辰王才说起的!安雪莹一定是要带去。

    “菲菲,不要闹。”叶鹏飞这句话说的其实充满了哥哥的宠溺,可叶菲菲突然就像炸了一样,丰腴高大的身子站起来,瞪着安雪莹,大声道:

    “好啊,人家说娶了媳妇以后就忘了娘,哥哥,你才新婚多久,现在就不肯带我出去玩了!辰王让内眷去,不就是说内眷在后方支持你们吗?这些年到底是谁付出的多?”

    叶菲菲说着,就扑到了叶老夫人身上,呜呜道:“娘,女儿都这么大了,哥哥也不为女儿想一想……”

    叶老夫人眼看女儿一哭,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也阴了阴,“鹏飞啊,你可不能这样对菲菲啊。”

    安雪莹对叶菲菲这话是怎么蹦出来的,一下还没理清,实在是不知道叶菲菲这是在做什么呢?一个请内眷,怎么弄的现在像是在说另外一件事?

    她看了看叶鹏飞,他的面色不大好,但是这事按理来说,确实应该是她作为内眷去参加,叶菲菲去不了,就对她使劲

    可叶老夫人那话,叶菲菲那话,说的似乎是安雪莹在挑拨关系。

    安雪莹对宴会不太热衷,去不去对于她自己来说,不重要,但看叶菲菲这样,她突然就不想说什么不去也可以的话了。

    “娘,我没那个意思。”叶鹏飞叹气道:“辰王当时说内眷,指的便是官员的妻子……”

    叶菲菲哭的更大声。

    “你别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叶老夫人哼了一声,“你到底让不让菲菲去?”

    看叶老夫人生气,叶鹏飞沉默了一会,还是点头了,“那就菲菲与我们一起去吧。”

    叶菲菲立即抬起头,脸上泪花子都没一个,“那太好了。”然后她想到什么,附在叶老夫人耳朵边说了一下,叶老夫人听后,对着安雪莹道:“你先回院子,我有事要和鹏飞说。”

    安雪莹点头,走开了。

    不知道怎么,刚才那下,弄得她心情有些闷闷的,回去点了一炷香,靠在长榻上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儿,叶鹏飞回来了,进来就坐在椅子上叹气。

    安雪莹听了好几声后,睁开眼睛瞧着他,“你回来了。”

    “嗯。”叶鹏飞应了,又叹了一声,看着安雪莹淡淡的面色,琢磨了一会儿,开口道:“菲菲从小吃太多苦,总是很敏感,又很自卑,怕别人看不起她,又怕我会不管她,所以变成现在这性子,其实心地是很好的。”

    安雪莹回过头看他,想着刚才他的样子,觉得他也不容易,“菲菲今年快十九了吧。”

    虽说是叫安雪莹嫂嫂,可叶菲菲的实际年龄,比安雪莹要大。

    “是啊。”叶鹏飞忧心,“这几年,也不是没有人上门求娶,可她心眼实,人也专一,喜欢辰王就没变过,但是平素里,没什么机会接触辰王,所以这次机会很珍贵。”

    安雪莹使了丫鬟泡了茶,轻轻点头。身份差距太大了,确实不容易。

    叶鹏飞看了看她,咳了一声后,把屋子里的丫鬟都喊了出去,才开口道:“雪莹,刚才娘和我说了个事,我想和你商量商量。”

    “什么事?”听到是婆母的事,安雪莹很认真。

    “是这样的。”叶鹏飞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因为庆功宴这事,来的太突然了。菲菲既然要去参加这宴会,又是头一次,她想要在辰王面前表现好些。娘说,现在去做首饰衣裳也来不及了,能不能从你这儿借一套。”

    叶鹏飞说的很快,大约是有点尴尬。

    安雪莹有点意外,“我的衣裳,她穿得下吗?”

    “我也这么说了。”叶鹏飞飞快的应道,“菲菲说不借贴身的,看有没有少许宽大的裙子借她,若是不行,首饰什么的,也能为她增色不少。”

    安雪莹默了一默,“你让她来试试,若是哪套可以,便拿去穿吧。”

    叶鹏飞眼中一丝忐忑马上消失,高兴的握住安雪莹的手,“雪莹,没想到你能答应。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不好,但是你知道的,娘开口了,菲菲又是我唯一的妹妹,我实在是不能拒绝他们。”

    安雪莹浅浅笑了笑,“五日后就要赴宴,你让菲菲过来,衣服若是有不合身的,还能让人紧着改一改。”

    叶鹏飞又说了几句好听的,便出了院子。

    安雪莹唤了碧玉过来,让她把衣柜和首饰盒拿出来。

    “小姐,是要选五日后出席的服饰吗?”碧玉道,“你说哪套,奴婢去拿出来,全部取出来,只怕屋子太乱。”

    安雪莹饮了口梅花露,“拿出来吧,等会菲菲要过来挑衣裳。”

    “小姐的衣裳,和菲菲小姐的尺码不同。”于嬷嬷走进来,一脸不赞同。

    叶菲菲比安雪莹要高半个头,身量起码要宽两圈,这衣裳如何穿得?

    安雪莹便将叶鹏飞的话修饰了一番,说给了于嬷嬷听,于嬷嬷浅浅摇头,“姑爷对菲菲小姐过分溺爱了,小姐也不能一味应着姑爷。”

    叶菲菲举止粗俗,行为无礼,为人自私,那都不需要怎么相处就可以看出来。叶鹏飞则举止有仪,风度翩翩,没来这儿,于嬷嬷是怎么也没想到姑爷的妹妹是这么个德行。

    现在看来,是家里人宠得没边了。

    “嬷嬷,夫君偏爱妹妹,这说明他是个重情,有责任感的人,当初娘也是看中他这点。”安雪莹心倒是很宽,“再说,叶菲菲打扮漂亮些,能让辰王喜欢,也是好的。”

    于嬷嬷笑了,可不是,这菲菲小姐早点嫁出去也是好的,只是让辰王看上,那只怕是希望不大。

    她现在跟在安雪莹身边久了,也知道自家小姐心胸宽大,这儿也不比京城,有些事,不过分就行了。

    再者,姑爷对小姐,现在看,还是不错的。

    叶鹏飞去了一会儿,叶菲菲就到了,将安雪莹所有的衣裳都拿出来试了试,最后选了一套莲青色的千层裙,一套橘色的齐胸襦裙。

    她身材高大,胸部丰满,穿襦裙可以遮住手臂的肉,还可以显出傲人的上围,颜色也明亮活泼,算是合适的。

    而那莲青色,和叶菲菲的气质相差很远,可叶菲菲自己觉得好,主要是这套裙摆很长,叶菲菲穿着不会短,于是两套都要,安雪莹也没计较,答应了。

    接下来选了一套红色宝石头面,说是这套只可以配橘色裙子,另外还得再找套,配那莲青色的。

    是叶鹏飞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说上回他带了一套白色水晶的首饰,可以配这裙子,才把叶菲菲恋恋不舍的弄走,去找裁缝修改尺寸了。

    望着一屋子的凌乱,碧玉嘴嘟的老高,于嬷嬷干脆是眼不见为净的走开了,反正她说也没用。

    叶菲菲刚才试衣服,穿不进去的,她也得挤一挤,急的碧玉满头大汗,一直让叶菲菲小心些,有些布料可矜贵的很,挤一下就破了。

    可就这样,叶菲菲还挤破了三套,碧玉可心疼,那三套里头有两套是新作的,小姐还没来得及穿。

    叶鹏飞也是过意不去,脸上有些愧意。

    安雪莹安慰道:“这些衣裳都是京中今年最时新的款式,今年不穿,明年可就不时兴了。而且到了辰州,我见街上好多穿的都与我不同,菲菲这是给我寻了机会换新衣裳呢。”

    叶鹏飞感动,京中的衣裳在辰州这边高门其实是很流行的,而且这边比起京中的流行款式要稍微晚半年,所以雪莹的衣裳穿一年都没关系,更何况很多都是岳母精心做的高贵大方的经典款。

    她这是在安慰自己。

    叶鹏飞有些动情,眼中温柔泛滥,“雪莹,你到这儿,还没看过那红发洋人裙服的,等我下回休沐,带你一同去做两套,你穿着定然比那洋人更漂亮。”

    安雪莹和叶菲菲出去那次,倒也看过,上半身收得紧紧的,下半身蓬蓬的,和京城的款式很不一样,有种说不出的矜贵和新鲜感。

    她点点头,心里一阵阵甜蜜。钱财算不得什么,最重要的是夫君心里有她。

    五日后,叶鹏飞和安雪莹,叶菲菲准备妥当,一起出门。

    到了临海宫,安雪莹下来便被这处给吸引住了,蓝色的圆形拱顶,纯白无暇的雪墙,配着淡蓝色的琉璃窗,与那后方宽阔的大海一起,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风情。

    但她也只是趁着下车的一瞬间看一看,多年的教养让她养成不四处乱看的习惯。

    可叶菲菲却不同了,走下来就四处乱看,相比安雪莹是从没见过这种建筑的惊讶,她是捂着嘴,

    “天拉,没想到我能来这里!嫂子,你知道吗?这临海宫,可是辰王最漂亮的别院之一啊,一般盛大的宴会,都是在这儿办呢。”

    安雪莹点点头,叶鹏飞已喊住叶菲菲,免得她在这门前惊叹太久,让人瞩目。

    到了筵席上,人并不算多,各自坐开两排,大约也就是四十个人,辰州能进王府做拜谒的官员起码得从五品以上,还得去掉清闲无权的职务,所以人不多。

    叶鹏飞官位不高,刚好从五品,但是职位算有些作用的,所以位置在一排的四分之三处,还算不错。

    “等会要听你嫂子的,明白吗?”在家中的时候,叶鹏飞已经提前嘱咐过叶菲菲,让她凡事学着点安雪莹,听嫂子的。

    叶菲菲虽然有点不愿意,但是叶鹏飞说这种大家闺秀,辰王才喜欢,叶菲菲就答应了。

    眼下叶鹏飞又一次提醒,叶菲菲点点头,就伸长脖子找辰王。

    安雪莹半侧了头,“菲菲,辰王现在还没出来呢。”

    “急死了,干嘛还不出来呢?”叶菲菲真是迫不及待,看得安雪莹有点好笑,突然想起在京城里的时候,章滢急起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呢。

    想起章滢,安雪莹眼中有点黯然,听云卿说,章滢是诈死,只是这隐姓埋名的生活,她过得习惯不习惯?

    出神之间,全场突然静了下来,安雪莹回过神,官员们全部都站了起来。

    辰王倒是很随意,挥手就让他们坐下,“月前,本王率将士出海剿灭海匪,凯旋归来,非常感谢各位这段时间里的贡献。今日,我们一起饮酒,共同欢庆,不必拘束!”

    利落干脆的话语,没有什么过多的点缀,是辰王一贯的风格。但是那浑厚的声音,听着就让人觉得气势十足,仿佛也感染了那份豪迈。

    安雪莹看着站在上面的男子,隔得远,她倒不像上次那样不敢看,只觉得他身材真的非常高大,比起京城的男子来还要高上一些,皮肤也白的发光,比她可能也不会输。

    “今日是本王同各位内眷第一次见面,也谢谢你们在后方,做我们男人的后盾,在这里,敬各位夫人小姐一杯!”说着,辰王就举起酒杯,一口喝下。

    他举杯,其他的人哪里还敢不喝,这可是王爷呢!

    其他人都喝了,安雪莹也跟着一口喝,好在女眷都是果酒,她喝了也没什么问题。

    辰州的官员上下都十分熟络,喝了一会儿,辰王就走到一方,与人说话去了,其他的官员也见机上去敬酒,女眷们自然就会融到一起,弄成自己的圈子。

    安雪莹一进来的时候,就有好多夫人看到了,这时走过来,少不了围着她说话。

    看着这玉雪般漂亮的人儿,这通身的气质,都啧啧赞美。

    叶菲菲被围在里头听旁边的夫人说话,没一句说她的,干脆挤了出去,她可是来见辰王的呢。

    安雪莹虽不喜应酬,但是知道自己身为叶夫人,和这些官夫人打好交道也是很重要的,打起精神来,与她们客套寒暄。她不需要说太多,只要笑一笑,应和两句,已经让人好感十足了。

    有那心胸气度小的,看她不舒服,可一想到她一个高门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低嫁了,又舒爽起来,所以安雪莹也没受什么排挤气。

    等夫人们新鲜感一过,安雪莹缓下一口气,转身一看,叶菲菲不见了。

    出门的时候,叶鹏飞在马车里叮嘱她,一定要看好叶菲菲,安雪莹也知道自家小姑子不是个省心的,别做出什么不着调的事情,说了句抱歉,就去找叶菲菲。

    此时男人们已经喝做一团,夫人们移到了旁边的小厅八卦聊天去了。

    安雪莹走了两圈,也没瞧见叶菲菲的影子,又定定的看了一会,没发现辰王在里面,心想千万别扑过去找辰王了,便出了宴厅,去找叶菲菲,只盼别出了什么岔子。

    这临海宫外面看起来就很大,里面更大,安雪莹一路喊着叶菲菲,没有得到回音,好不容易看到一处铁做的花阑秋千亭,里面坐着一个女子,便走了过去,

    “请问这位姑娘,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橘子长裙,比我高一些,胖一些的姑娘走过去?”

    那女子在看一本非常厚的书,看的十分入神,安雪莹说了两遍,她才回过神来,“没有啊,我一直在这里,没有看到你说的那个姑娘。”

    “噢。”安雪莹有点失望,也有点累,坐到女子的对面休息一会儿,那女子又看了一会儿书,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眼站了起来,

    “哎哟,我有点事要走开一下,你帮我拿一下书,我马上就回来。”

    安雪莹看了一下书,想着可以带走,但是一看那书非常非常的厚,也许太重了,便点头,“姑娘快点回来,我还有事。”

    “好的,好的。”那女子提着裙子就跑了,安雪莹看着她穿的那裙子,下面宽宽大大的,好似就那是叶鹏飞说的红毛洋人穿的裙子呢。

    洋人穿这种裙子不会觉得辛苦吗?那么大的裙摆,好像一把伞一样,里面是塞了什么东西?

    安雪莹想了一会儿,觉得脚不那么累了,便抬头看那女子回来没?又等了一会,女子还是没有回来,她坐在那儿,便有些无聊,看着面前摆放着的书,那封面上写着一圈圈儿看不懂的字,想了想,翻开一看——

    这一看不打紧,入目就是一对儿男女搂紧的图,做的事情非常的和谐。

    安雪莹吓了一跳,这都什么书?她都嫁人了,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想着难道一本都是这样的东西?那女子还能看的那么入神?

    于是又翻了一页,小心脏又跳了跳,这一副不知道画的什么,上面有一盏怪模怪样的八爪钩子,钩子上面系着绳子,绳子下方吊着个女子,下面一个男的……

    可这个图片,她从来没看到过啊。

    这样也行吗?

    安雪莹扫了两眼,面皮好似发烫一般,赶紧要把书合上,却听旁边一个醇厚的男声飘了过来,

    “叶夫人怎么在这儿?”

    安雪莹自觉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被这声音飘来,吓得手一抖,啪的一声,那厚厚的书就掉到了地上,她唰的一下站起来,看了那走来的男子一眼,心里一跳,马上就把眼别开了。

    怎么在这儿遇见他了?

    视线一低,落到了那厚厚的书上,安雪莹做贼心虚,想起刚才看到的内容,生怕人家知道她在看什么,用脚尖轻轻地将那书往自己的方向挪去。

    她自以为做的不着痕迹,可是落在那辰王的眼底,就觉得有些好笑了。

    先是坐在那,看着书本,张开小嘴,一副惊讶的样子,接着听到他声音,就和受惊的兔子似的站了起来,像极了上课偷看小人书,被夫子抓住的学生,那脚尖一拨一拨的,好似别人看不到她的动作,有种自欺欺人的笨,又透着说不清的可爱。

    真想抱在怀中逗一逗。

    辰王想着,就往前走了一步。

    安雪莹一看他走过来,反射性的退了退。

    辰王挑眉,再往前走一步。

    安雪莹连退了两步,突然又想起脚下那书,一面警醒的看着辰王,一面小心翼翼的探出脚尖,想要给它拨过来。不能让别人看到,误会是她看,那可怎么办?

看网友对 大灰狼与小白兔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