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可恶的辰王

可恶的辰王

安雪莹连退了两步,突然又想起脚下那书,又小心翼翼的探出脚尖,想要给它拨过来。

    这动作再明显不过,辰王见她那见不得人的样子,也想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书,让这小人儿见了他,不断退,还要分了心去把它给弄回去。

    安雪莹察觉到不好的气息,大约也觉得自己这动作大了些,引了别人的注意,眼看对面那高大男子一双利眼扫到她脚尖的书上,身子已经先脑子一步,弯下腰便要去将书捡起。

    可她的速度哪里比得过辰王的速度,长腿一跨,咚的一下将那书就踩住了。

    安雪莹的手指堪堪搭到了书本的边上,看着前面的纯黑色长靴,怯怯地把头抬起,望着那高大的男子,脖子都折的有点疼,

    “辰王,这是我的书。”

    辰王不动。

    安雪莹没见过这样的人,踩着别人的书还不给还,抿了抿淡色的唇,想要挣扎,又有点不敢,反正她看到辰王就怕,连带呼吸都收敛,弱弱地重复,

    “你踩到我的书了,辰王。”

    辰王今年二十六了,在大雍最大的港岛辰州,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和物,比那京城里的贵胄只有多,没有少。特别是处到这个位置,什么都见过了,可安雪莹的做法,可真让他觉得有点新鲜。

    说她不怕自己吧,明明连眼睛都不敢瞧他;说她怕吧,她为了本书,还能说两次让他走开呢。

    安雪莹手按在书边,久了胳膊也有点酸,她本来就退了三步,离书有点远,当时为了捡得快,又离辰王远,是直接弯腰去捡的,眼下胳膊这么伸着,慢慢地就有点酸,抬眼梭了一眼辰王,却看他一直低头望着自己,深邃的眼睛压根望不到底,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心底更怕他了。

    他不会不高兴,一脚踩到自己手上来吧?

    看他这么高,踩下来的话,手肯定要疼个半死。

    正想着自己的手会不会被踩,辰王的腿突然让开了,安雪莹心内一喜,就看一只修长的手臂,刷的一下,将那本书从她手边夺走。

    “什么书让你如此舍不得放开,本王可要好好看看。”

    安雪莹想要去抢,可她的起身,站直,这两个动作就已经够辰王抄起书,拿到胸前,打开翻了一页,轻轻扫了一眼,辰王的面上就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淡笑,目光落在安雪莹脸上。

    他虽然什么都没说,只这么一笑,都令安雪莹窘迫的话都说不出来,更别提抢书了。

    这书里头的内容安雪莹可是清楚的,极为奔放和谐,这下给辰王看了,她,她还有什么脸面啊。

    辰王不说话,就这么看着,看得安雪莹雪白的小脸一下红的好似兔子天边的云霞,连脖子耳朵都一样红。

    安雪莹终于没法在这样的目光下坚持住,垂着头,低低地开口,“这不是我的书。”

    辰王眉头一挑,似乎有点不相信,“刚才你明明说是你的书。”

    安雪莹吃了个哑巴亏,她刚才和辰王说话的时候,可不是说“踩到我的书”了,可是,可是,那不一样啊,她绞着手指,

    “我是帮别人看着这书的,她等会就会来。”

    “帮谁看?”辰王问道。

    安雪莹为难了,她也不知道那人是谁,摇摇头,“我不认识,只知道是个女子。”

    “你不认识,帮她拿这样的书?”

    “我在找人,顺便帮她拿一下。”安雪莹解释了一句,又觉得自己和他说的太多,“你把书给我。”

    辰王将书扣在手中,转身就走,“既然你不认识那人,而今日来的又都是官员的女眷,那本王就同你一起到筵席上,问问这本书是谁的,也好知道你有没有骗人?”

    “我没骗你。”安雪莹急了,这要拿到筵席上去,给人知道她看这样的书,看了还让辰王发现了,那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辰王身高腿长,安雪莹碎步是跟不上的,赶紧提起裙摆往前急急去追辰王,走了几步,脚步踉跄,几要摔倒,一只手飞快的过来扶住她,安雪莹抬头,习惯要说谢谢,却看到那五官深刻的脸,立时低下头。

    他明明走在前面的,怎么可以这么快就被她扶住。

    她对这个抢她书的人,心底有点气,抬手避开他的扶,辰王这一次倒是好说,她一抬手,他就放开,不过下一刻,就搂住了她的腰,压着她到了一处藤墙后去。

    安雪莹惊讶的抬头,正看到辰王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

    “你……你要干什么!”这软绵绵的声音,轻轻的,细细的,传到辰王的耳里,好像他刚吃的一个糯米豆沙团,再看这话声的主人,也是白雪可爱,两只水汪汪的眼睛正瞪着他,好似可以用这兔儿一般的眼睛震慑他一般。

    又可爱又可笑。

    可辰王不知道怎么,看着这小兔子,心底有一丝丝颤动,再看那微微发抖的唇,毫不犹豫低就吻了上去。

    安雪莹眼睛睁得老大,手臂在他背后握拳而砸,嘴里呜呜丫丫的说这话,可惜说不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辰王到底在干什么?

    辰王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这就是他的性格,眼下有他喜欢的美人,他不管愿意不愿意,强行的把紧紧闭住的唇撬开。

    清香,恬美,还有一股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幽香,辰王沉在这幽香中,却没忽略安雪莹的反应,她似乎连呼吸都停了,这不是吓傻了吧?

    辰王可不想自己亲吻也能杀人,慢慢地放开她。

    安雪莹脑子因为缺氧几乎变白,可还记得挣扎,不过这气力太小,打到辰王身上,也不过是挠痒痒。

    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男子,一句混蛋还没骂出来,便瞧到辰王邪气的笑了一笑,笑起来好看不好看安雪莹已经不知道了,可是下面说的一句话,将安雪莹吓得丢了半条魂。

    辰王附在她耳边,轻轻地道:“要是想让别人看到我们这样,你就骂吧。”

    安雪莹心里一紧,凝神去听,果不其然听到旁边有刷拉拉的走路声传过来,她立即闭上了嘴巴。

    这个时候给人看到她和辰王的样子,虽然她是被迫的,可谁会管是不是强迫的,到时候她就是那不守妇道的人,肯定会被休掉的。

    “人呢?人去哪儿了?”

    是叶菲菲的声音。

    安雪莹浑身一紧,比起方才还要紧张。

    她这一犹豫,战战兢兢的模样,令辰王想到了什么,他眯起眼,低下头,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次比起上次明显是要用力许多,后脑勺被狠狠压在墙上,每一寸呼吸都被掠夺,但却在微小的瞬间,会给她一丝呼吸的机会。

    安雪莹要推他,可手指一举起,便听到叶菲菲在旁边的声音,她只能僵硬的举在半空,不敢动作。

    不能反抗,注意力便集中到了另外的地方,那霸道又浓烈的吻,与叶鹏飞的吻完全不一样,叶鹏飞总是轻轻地,温柔的,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收敛,可现在这个男人,就像是在吃肉的狼,拼命叼着口中的小羔羊。

    她努力的避开去想这些,直到听见叶菲菲的声音远了一些,才抬起手啪的一下打在辰王的脸上。

    这一个动作,辰王终于停下了动作,直起身子,双眸紧紧地盯着她,目光隐隐有火焰在跳动。

    安雪莹也一呆,她打了辰王的脸?

    可她这个时候顾不得再想其他,一个侧身从辰王肋下钻了出来,捂着心口,头也不回的往前跑,因为被吻的腿脚发软,一下不稳,中间差点倒了下来,可她立即站了起来,又往前跑去。

    风呼呼的从她耳边刮过去,带着幽香拂向身后男子的脸,辰王看着那娇小的背影,抬手摸了摸被扇的左脸,眼睛微微地眯起。目光落在之前扔在地上的书上,唇角微微斜勾。

    安雪莹飞快的跑着,她想哭,想要去找鹏飞,好好的倾诉一下委屈。

    跑着,跑着,她忽然停了下来,站在一棵树旁,脸色惨白。

    她这样跑去找叶鹏飞,可不是告诉他,自己被轻薄了?可是谁又证明自己是被轻薄的呢?没人看见啊。

    万一,万一那个不要脸又可怕的辰王反咬一口,那怎么办?以前在京城,并不是没有这种事情发生的,女子在这方面,总比男子要吃亏一些。

    安雪莹慢慢地平静下来,坐到了一旁的白色长椅上,待喘息平静了之后,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髻,把散落的簪子扶好,又走到旁边小屋的琉璃窗前,看看脸上的妆容。

    还好,只是嘴唇有点肿,其他的都没乱。

    想到辰王那举动,安雪莹又是气又是恼,眼泪流了下来,默默地哭了一会儿,又想到那本书,心里觉得对不起那女子,可实在不敢折回去找,心底想着等会去打听一下,看那女子的形容应该也是富贵人家的,以后遇见了,跟她好好道歉。

    *

    这一次宴会来的十分不好,安雪莹被占便宜的事,是苦了自己也只能往心里吞,现下又来了一件,安雪莹也是说不出话。

    叶菲菲在临海宫时不小心崴到了脚,回到叶府,一个劲儿的在叶老夫人面前告状。

    “娘,哥哥还说让嫂子照顾我,这下可好,筵席到了一半,她自己人不见了,害我在临海宫里找她找了一大圈,结果这好,人没找到,把脚给崴了!”叶菲菲撅起嘴,“疼死我了!”

    叶老夫人瞧着叶菲菲肿起的脚,心疼的不得了,吩咐人都揉药油,望着安雪莹训斥,

    “你怎么做嫂子的?怎么连自家妹妹都看不好,害得她崴了脚!”

    辰王规矩大,去的宾客一律不许带下人去,所以碧玉和于嬷嬷都没有陪着安雪莹进去,但是回来这段时间,也足够她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于嬷嬷看安雪莹不说话,想起自家小姐这个性子,干脆就自己开口,“叶老夫人,菲菲小姐崴了脚这件事,我也觉得遗憾。我们小姐虽说是嫂子,是要照顾着弟妹,但菲菲小姐并不是七八岁的幼童,她的年纪说起来,比起我家小姐还要大上一岁吧。”

    叶老夫人被她这句话刺得很不舒服,“你一个老奴才,在我面前称什么我,这就是你们国公府的规矩?”

    于嬷嬷对叶家人没什么好感,看叶老夫人这样说话,更是不客气了,她是谁,宫里头伺候过的高等嬷嬷,对国公府的人称嬷嬷,那是因为感恩,她可不是签那卖身契的婆子,她皮笑肉不笑地开口,

    “亲家母也知道我是国公府出来的!”

    叶老夫人一听就知道自己说话错了,这于嬷嬷她也知道,可不是一般的奴才,可这口气怎么就下不去,转过头就朝着叶鹏飞大声道:

    “你非说有嫂子看着,菲菲不会出事,眼下可好了,就是这么照顾的,要不是她胡乱跑,菲菲会找人,会把脚崴到了吗?还不知道谁照顾谁!”

    叶鹏飞一身酒气,看着安雪莹的眼神也是带着不悦,“你去哪儿了?”

    叶老夫人的声音那么大,终于把安雪莹拉过神来,她回来之后,脑子里还是乱七八糟的,一路上话都没说一句,也亏得叶鹏飞喝了不少酒,没发现她的神情不对。

    可是她去哪儿的事,可怎么说?看叶老夫人的样子,要是说辰王亲了她,能把她吃了。

    安雪莹的沉默,更助长了叶菲菲的气焰,“你看哥哥,这就是你说的好嫂子,贤惠的嫂子呢,理都不理你!”

    “雪莹?”叶鹏飞的声音带了怒意。

    安雪莹看了叶鹏飞一眼,过了一会儿,才道:“我在筵席上没有看到菲菲,怕她出事,走出去找她了。是我没照顾好菲菲。”

    叶菲菲哼了一声,没说话。她有点心虚,筵席上她确实跑了,因为辰王敬酒之后就走啦,她想找机会去接近辰王,可惜找了大半个园子,也没找到,走路的时候还崴了一下脚,心里就不高兴,拿着安雪莹来撒气。

    叶老夫人做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行了,这事是你不对,你跟娘和菲菲端茶道歉,就算了吧。”

    其实安雪莹没觉得自己有多不对,叶菲菲到处乱跑,她出去找是事实,但不代表叶菲菲崴了脚也怪她,她已经说了没照顾好,还要端茶是什么意思?

    她心情本来就不好,这时更不想说话了,便没有动作。

    叶老夫人可等着这高门媳妇给她道歉的,儿子娶了这高门媳妇,她不厉害点,会被媳妇压死,等了一会儿,看安雪莹没反应,说话就不客气了,

    “媳妇,我知道你是出身国公府的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身份高贵,可你现在是我们叶家的媳妇,别看我们叶家门府不大,但是一直就是书香门第,也是有规矩的!你犯了错,好好的认个错,我和菲菲又不是不能原谅你?可不要因为那娇脾气,坏了你们国公府的面子!”

    于嬷嬷听着都来了火气,瞧着叶鹏飞,语气发硬,“姑爷,我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家十九岁的小姑子自己出去走路崴了脚,还要嫂子端茶道歉的,这是什么理?京城里和这辰州,可有这样的规矩?!”

    叶鹏飞也有些听不下去,“娘,端茶就算了吧。”意思就是还要道歉。

    安雪莹看了他一眼,淡唇抿紧了些。

    可叶老夫人听了这话,更不得了了,“你这个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任由人欺负你老娘和妹妹啊……”她这么喊,叶菲菲也跟着哭起来,整个情况简直让人觉得不知所谓。

    叶鹏飞紧紧盯着安雪莹。

    安雪莹这一次却不想松口。

    就在这时,管家就跑了进来,一脸兴奋道:“老妇人,少爷,外面辰王府的人送礼来了。”

    叶老夫人一听这话,立即就停了哭,“快快请进来!”说着赶紧还掏出帕子擦眼泪,整理容貌。

    “辰王府怎么会来人?”叶鹏飞道。

    “这还用说,肯定是知道你妹妹崴了脚,才送礼过来的啊!”叶老夫人笑开了花,对着叶菲菲道,“快擦擦眼泪,莫让人笑话。”

    叶菲菲脸有点红,也赶紧将发髻整理一下,目光锁在门前不离开。

    安雪莹有点紧张,这时候辰王府的人来是干嘛的,难道是要把今天下午的事说出来吗?这么想着,她的手紧紧的握起来,手心全都是汗。

    辰王府来的是府内的管家之一,他一进来,先朝着屋里众人行礼。

    叶老夫人忙道:“来,来,不必多礼了,请坐。”

    于嬷嬷皱眉,这来个管家就赶紧请坐的,就算是辰王府的,有必要这样吗?

    那管家倒是个懂礼的,推辞没有坐下,在屋中看了一圈后,便朝着安雪莹道:

    “这位是叶夫人吧?”

    安雪莹整个后背都要出汗了,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管家,完全不能言语,怎么办,怎么办,要说什么,要逃吗?

    那管家也不用她回话,接着就开口,“你在就好,我家郡主让我特意来谢谢你,今天帮了她的忙。”

    安雪莹紧张得都说不出话来了,一听是郡主,顿时愕然的抬起眼,“什么郡主?”

    叶菲菲和叶老夫人等着进来和自己说话的,可那管家看了一眼她们就转开了面,眼下听到说帮了忙,也不管什么忙,看安雪莹一副呆了的模样,叶老夫人赶紧抢先客气道:

    “霞郡主说的什么话,能帮你她忙,是我们叶家天大的福气。”

    叶鹏飞比叶老夫人他们要冷静一些,转身问了安雪莹,“你今天帮了霞郡主什么忙?”

    安雪莹没听到说什么辰王的事,脑子静了一点,想起在园子里遇见的那个女的。她来辰州之前,安夫人与她说过辰王的一些情况,她知道辰王有个嫡亲的妹妹,叫南宫霞,看那女子通身的气派和穿着,还有那年龄,应该就是这霞郡主了。

    想到是因为霞郡主的书引起后面那一连串的事,她又紧张起来,“就是书……”

    她话没说完,那管家就接着道,“霞郡主在园子里看书的时候,遇到了叶夫人,叶夫人博文多学,帮了她很大的忙。”

    其实这管家什么都没说,又什么都是对的,但是落在其他人耳朵里,就变成安雪莹有才华,帮助霞郡主解决了书本上的理解问题或者其他。

    安雪莹有点惊讶这管家的话,但是也没开口反驳。

    “原来是这样,举手之劳,不需挂齿。”叶鹏飞听到后,很是有礼的朝着管家笑道:“还送礼来谢,实在是让我太荣幸了。”

    “也不是什么大礼。”管家挥手,后面拿着礼物的小厮立即抱了个盒子进来。

    确实也不是什么大礼,几本最新出的书籍,外带一盒子小首饰,不是多贵重,样式灵巧希奇。

    于嬷嬷本来有些怀疑这解了难题,怎么还会送礼,很快就听到那管家笑道:“叶夫人这样博学,霞郡主以后还要多多向她请教。”

    她听在耳里,自然就理解成霞郡主看重自家小姐了,安雪莹喜静,整日在家看书,才华确实是女子里上等,这倒是说得过去。

    “哪里,哪里!”叶鹏飞又说了些客气话,那管家就告辞,他送出了厅转过身来,正好听到叶菲菲不满的揪着安雪莹在说,

    “难怪找不到你,原来你是去讨好那个郡主去了!”

    叶菲菲心里很不服气,她以为是辰王来看她的脚呢,谁知道是郡主来感谢安雪莹。

    “怎么说话的你!”叶老夫人转过脸瞪着叶菲菲,“你嫂子刚才说了,是没瞧见你,去园子里找你,才碰上霞郡主的,霞郡主有什么忙,她当然要帮!”

    碧玉看着叶老夫人的脸,惊叹这转变之快啊,刚才还在数小姐,现在那霞郡主一送了谢礼,就立即变了脸训自己女儿了。

    “娘!”叶菲菲大喊,“你这是什么意思!到底帮谁!”

    叶鹏飞心底也很高兴,想起刚才那管家的话,看样子霞郡主对安雪莹的印象蛮好呢。霞郡主和辰王的感情很好,要是和霞郡主关系好了,在辰王那,他肯定有好处。

    “菲菲,你脚受伤了就早点休息,以后不要再这么不注意了。”叶鹏飞一句话将叶菲菲的话堵了回去,然后就拉着安雪莹回自己院子去了。

    这时候叶鹏飞看安雪莹,真是越看越喜欢。

    自己这个妻子简直是个福星,因为娶了她这个话题,得了辰王庆功宴的邀请,今日宴会上和平日里官阶高很多的大人也说上话了,而且啊,竟然还让霞郡主派人登门来送谢礼,这多少人想和霞郡主打好关系,霞郡主都瞧不上呢!

    喝了酒,又高兴,叶鹏飞拉着安雪莹不停的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发现安雪莹没反应,“雪莹,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安雪莹这才觉得自己太入神了,连忙摇头,“没事。”

    其实她是在想,那书是霞郡主的,辰王拿了还给她就好了,还特意上门道谢,还送了礼?虽然只是简单的礼物,可这意义不同。

    “叶郎,霞郡主这人如何?”安雪莹决定问问叶鹏飞。

    叶鹏飞以为安雪莹也和他一样,想和霞郡主打好关系,自然捡了最好的来说,“霞郡主这人啊,听说是大方直率的一个人,你以后和她交往,就知道了……”

    安雪莹没听他后面的,心想大方直率,想到那书的内容,也许太大方了。不过这还好,霞郡主听说是嫁人的,看这种书也是添加添加情趣。

    只是那辰王……真是太可恶了!

    ------题外话------

    有关于书出版,更新,活动等等消息,会在新浪微博更新,小伙伴关注一下醉疯魔微博:http://weibo。/2129326612

看网友对 可恶的辰王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