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休夫的郡主

休夫的郡主

叶鹏飞兴高采烈的说了很久,拉着雪莹又是一番亲热,不过这次他就是亲亲摸摸一番,没有到最后一步,就停了下来。安雪莹配合他折腾了一会儿,脑子里却完全没在想这回事。

    她睁了眼睛,脑子里回想着今天那一幕,脸又红了,赶紧打住不断回放的那一幕,这种丢人的事就不要再回忆了,闭上眼睛让自己早点睡着。

    但是睡着了之后,安雪莹的脑子却没有停下来,不断的在做梦。她梦到自己走到一个奇怪的房子前,看到里面有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正拥抱在一起,像是在说什么悄悄话。

    那男的和女的看着有些熟悉,她没有避开,反而一步步的走上前,去看那两人到底是谁?

    待她走的近饿了一些,那男女忽然就抱着头亲吻起来,她吓了一大跳,终于想起转身要逃走,却啪的一下撞到了一根突然跑出来的大树上。那对男女转过头,安雪莹吓得魂都没有了。

    和那陌生男子接吻的人,正是自己。

    她睁大眼睛看着自己,搞不懂这陌生男子究竟是谁?看着看着,那陌生男子忽然一笑,面无表情的脸霎那之间变成了辰王的样子,一双深邃的眼睛盯着她,透着一股精光。

    安雪莹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爬起来转头就跑,她跑啊跑啊,在林子里看到一个人,那背影十分像是叶鹏飞,她大声喊“叶郎,叶郎”,可那个人四处看,却怎么也看不到她。

    就在她急得团团转的时候,身后忽然一只手出来捞住她的腰,辰王又来了!安雪莹吓得尖叫了一声,立即睁大了眼睛。

    “雪莹。”叶鹏飞睁开朦胧的眼,望着惊吓未褪的面容,“怎么,做噩梦了?”

    安雪莹醒来之后,就知道自己刚才是在做梦,听到叶鹏飞的声音,心底觉得有些对不起他,白日里被辰王亲了,夜里还要做梦梦到辰王,还要梦到自己被他亲。

    “没事,别怕。我在这呢。”叶鹏飞拍着她的肩膀。

    安雪莹困的很,可生怕自己闭上眼,又受不住控制的梦到刚才那些东西,心里想要找人说说话,转头看叶鹏飞已经睡着,呆呆看了一会儿,睁眼到了天亮。

    第二天安雪莹起来精神很不好的样子,早晨送了叶鹏飞去了公门,回来在榻上又休息了一会儿。

    接下来的日子,安雪莹都过的有点提心吊胆,生怕辰王府的人又上门,好在过了十多日,也没有半点动静,安雪莹心想这事可能就是过去了,指不定辰王是喝了点酒,酒上头一时发了昏,自己也不要老念叨着才行。

    她放轻松了,心里也舒服多了,叶鹏飞刚巧逢了休沐日,喊了安雪莹一同去上街。

    “上回说要带你去买两身时兴的洋裙,等会你可好好挑上两身。”叶鹏飞道。

    安雪莹道:“你还记得呢?”

    叶鹏飞笑道,“怎么不记得?菲菲把你的衣服弄的乱七八糟的,我这个做哥哥的,当然要替她向嫂子道歉了。”

    今天叶菲菲本来也要跟来的,叶鹏飞拦下她,这意思就是想和她两人单独相处。

    安雪莹瞟着他抿嘴笑,心底很开心,来这儿这么久,她和叶鹏飞还没独自出过门呢。

    叶鹏飞使了马夫开到一条街上,这街道和平日里安雪莹看的那种也不同,很宽阔是一回事,这里的店面和天越的也不同,总而言之,就是充满了浓浓的异域风情。

    而店里的老板,除了辰州的以外,有些还是白皮肤蓝眼睛的洋人。而街上的客人,也是什么人都有,衣着也各种各样。

    那些外国男人穿的是灰色的,上下分开的衣服,上面的有个大大的开心领,下面是同色的裤子,最下面则是黑黑的皮质鞋子,新奇得很。

    到了一家门口雕了鲜花浮雕的店前,叶鹏飞让马夫停车,扶着安雪莹下了车,“这是洋人街有名的成衣店。”

    安雪莹抬头,看到左边挂着一个黑色铁做的牌子,上面有一些她看不懂的文字,有点像蝌蚪,旁边写着天越文字。

    “这是洋文。”叶鹏飞解释道。

    安雪莹点点头,看来洋人用的文字和天越不同呢。

    他们进去之后,就有人过来接待,叶鹏飞说是来挑衣裳的,便被引了到小间里去等待。

    说是小间,其实也不小,是用屏风隔开的,两边客人互相看不到,但是站起来走动的时候,还是能看到的。

    这个时候大概不是休息日,人也不是很多,里面坐了两三间的客人,旁边有个衣架子挂着拿给她们看的衣裳。

    安雪莹对这些东西都觉得很好奇,喜欢不喜欢这样式是一回事,觉得新奇想要试一试倒是真的。她还留意着这里的装饰,旁边叶鹏飞的眼睛不知道看到哪里,忽然一亮,拉着安雪莹往前走。

    “哥,看那边。”南宫霞推了一下辰王的胳膊,辰王慢慢地抬起头,隐含了一点不耐的眸子,顺着南宫霞所指,看到了站在那边的女子。

    她穿着一袭白粉色的襦裙,里面的裹胸是粉绿色,上面绣着两朵粉瓣黄蕊的花儿,显得清纯如荷,玉雕粉琢的面容脂粉未施,清澈干净。

    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

    他平日觉得这些诗人酸溜溜的句子,在这个女子身上,竟是如此合适。

    安雪莹被叶鹏飞拉着走,本还以为他是看到了什么,一抬头,结果看到前方的人,顿时就呆了。

    “下官见过王爷、霞郡主。”叶鹏飞很是恭敬的行礼。

    辰王点了点头,南宫霞笑问,“叶大人与夫人一起出来买衣裳的啊?”

    叶鹏飞谄媚的笑,拉着安雪莹介绍,“之前一直是下官没给王爷和郡主介绍,这位便是贱内,宁国公的长女安氏。”

    听到叶鹏飞特意介绍了安雪莹的出身,南宫霞瞟了一眼他,挑了挑眉,“我和叶夫人见过面了。”

    “是,是。”叶鹏飞应道。

    在他们说话的时间,安雪莹打量了一下南宫霞,这个看那种和谐书籍的女子,雪白的肌肤,深深的眼窝,高挺的鼻梁,和线条分明的脸型,都和大雍的女子有些区别。

    说起来,她和辰王倒是很像。

    黑色的常服,领口绣着精致的图腾,将高大宽厚的身材衬得越发挺拔,那笔直的身躯,比起一般人更要高大,五官更是立体,透着与别人不同的坚硬,气质冷峻卓群,完全不能让人忽视。

    只顺着看南宫霞的时候,安雪莹瞟了一眼,便将辰王的样子看到了眼底。

    这样的男子,就算是瞟一眼,也像刀刻一样,将他的独一无二收在眼底。

    可是,安雪莹觉得,这样的人,却对她做出那等下流的事。

    安雪莹飞快的转开眼睛,这个动作有点大,叶鹏飞问他,“怎么了?”

    安雪莹这个时候脑子转的很快,指着那边小间,“那件衣服不错。”

    叶鹏飞一笑,“你喜欢的话,让店员拿给你。”

    安雪莹如得赦令一般,点点头,走到另外一边去了,她和辰王站在一起,除了尴尬以外,还有一种巨大的压力。

    面对店员拿出来的衣裳,安雪莹也没太多挑选的心思,她眼神望着那些衣服,心思却不知道飘在哪里,眼神不时的朝着外边飘,看叶鹏飞什么时候会过来。

    可不小心瞟到辰王望过来的眼神,弄的安雪莹吓了一跳,赶紧撇过头,不再观望。

    等到店员问她哪件好的时候,她随手指了两件看的过去的,就想要离开,店员在好心地提议,

    “夫人,我们店里有试衣间,你可以进去试试衣裳是否合适,如果改,店内是免费修改的。”

    安雪莹只想要走,也不想试,却看到南宫霞走过来,望着她道:“叶夫人最好试试,这种衣裳是洋人传来的,尺码方面和我们大雍人的身材不同,缝纫的技术也不同,若是穿回去大了,还要拿过来改。”

    她这么一说,安雪莹也不好走了,朝她微微一笑,接了店员拿过来的衣裳,去里间换了穿出来,果然是大了。

    “夫人的腰可真细啊,这是店里的最小号了呢。”店员拿着尺子量了一下。

    “可不是,真的好细!”南宫霞围着安雪莹转了一圈,捏捏自己的腰,“看看我,起码要大两个号呢!”

    安雪莹被她如此直接的夸奖,脸有点红,“你比我高很多呢。”都大半个头了。

    南宫霞也不谦虚,“也是,我还生过孩子了呢,保持这样挺不错的吧!”

    “啊。你生过孩子了?”安雪莹很惊讶,她没听说南宫霞成亲了呀。

    南宫霞喜滋滋地道:“是啊,孩子都快四岁了,看不出吧,我保养的太好了!”

    “嗯,是的,一点都看不出。”安雪莹觉得自己刚才有点失礼,现在认真的说话,用来弥补,所以她又加了一句,“真的一点都看不出。”

    南宫霞不以为意,“你不用担心啦,我是婚前就生了孩子,结果孩子他爹花心,就被我休了。”

    安雪莹目瞪口呆,“休、休了?”第一次听到女的休夫呢。

    她的表情逗得南宫霞大笑起来,“是啊,休了,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在床上乱来,被我抓住了,当然要休啊!”

    可是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应该的吗?但是觉得南宫霞说的话,又隐隐地很有道理。

    南宫霞的笑声引得辰王和叶鹏飞走过来,“什么事让霞郡主如此开心?”

    “你这个夫人,真有意思。”南宫霞不喜欢那些弯弯绕绕的人,对于安雪莹这种单纯的女子,倒多一分好感。

    “哪里,哪里,让霞郡主见笑了。”叶鹏飞见安雪莹讨得郡主欢心,心里开心,嘴里还是很谦虚。

    辰王薄唇微抿,看着安雪莹,目光沉沉。

    安雪莹和南宫霞说话,也觉得不错,辰王一走近,她又紧张起来,手指紧紧拽着帕子,挪到叶鹏飞的身边,小声道:

    “叶郎,我们回去吧。”

    叶鹏飞和辰王刚谈的还可以,想抓着机会再说话,“还早呢,等会再逛逛吧。”

    安雪莹却一刻也不愿意多呆,“我不舒服,不想逛了。”

    当着辰王和南宫霞的面,叶鹏飞总不能赶了安雪莹回去。安雪莹入了郡主的眼,他更要表现的关注体贴,才能得这位敢休夫郡主的青眼,忍下心中不高兴,只得和辰王与南宫霞告辞。

    南宫霞拿了挑好的衣裳出来,见自家哥哥南宫止站在厅前,挑了挑眉,“用我的借口,给人送了礼,打了这么深的埋伏,不是为了在这儿看她两眼的吧?”

    南宫止眼眸深沉,“不急。”

    “嘁。”南宫霞嗤道:“人家是成亲了的,又单纯的很,别做这夺人妻的事啊。”

    南宫止瞟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选好了就走。”

    南宫霞撇撇嘴,“男人啊,长大了就是没意思,还是我家小碗好!”

    上了马车,叶鹏飞盯着安雪莹看了一会儿,“刚才你说不舒服,是哪儿不舒服?”

    安雪莹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她不擅于说谎,现在只好硬着头皮说,“刚才突然不舒服,现在好多了。”

    “就一会儿不舒服,怎么不会忍着呢?”叶鹏飞语气责怪,颇为遗憾,“很难得在这儿遇见辰王,我想在他面前留个深刻的印象,就被搅合了。”

    安雪莹看着叶鹏飞懊恼的模样,自己刚才一直都战战兢兢的,他好像一直都没关注到,还在为辰王的事念念叨叨。

    虽然说不出叶鹏飞哪里不对,可安雪莹总觉得,叶鹏飞有点和以前不同了。

    叶鹏飞还在说着辰王和霞郡主,安雪莹想起南宫霞说的话来,因为没有打听,也特意不去打听辰王的事,所以对这个霞郡主她有点好奇,也不想听叶鹏飞说什么后悔之类的话,于是开口问道:

    “叶郎,刚才我和霞郡主聊天,她说他休夫,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叶鹏飞解释道:“说起霞郡主的事,在辰州是没有人不知道的啊。她的前夫君是与她在海上认识的,两个人情投意合,没有经过婚约之盟,就发生了关系,后来霞郡主怀孕了,有一次回去,看到她夫君和一个女的在一起,她进去给他夫君打了一顿,丢了一封休书,就让她夫君离开了。她夫君回来哀求过几次,都被她打了出去。最狠的那次,脚都打断了。”

    “这么厉害?”安雪莹张开小嘴。

    叶鹏飞点头,“还是辰王亲自下令的。辰王是霞郡主的亲哥哥,手段又狠,后来那人再没来过,也不知道是不敢来,还是消失了。”

    “他手段狠?”安雪莹心想自己虽然怕他,但是辰州的百姓似乎对辰王赞誉不断。

    叶鹏飞感慨,“这些事你一个女人家不知道。当年老辰王四个儿子,三个郡主,辰王是一个送的洋人舞姬生的。”

    安雪莹心想难怪辰王的长相,她看着总觉得和其他人不同,身材特别高大,五官也特别深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现在明白了,原来他的母亲是洋人舞姬。

    “王府里,舞姬的地位本来就低微,连普通的妾室都比不过,又是外国来的,没有靠山亲人,更是卑微。老辰王也是图个新鲜,新鲜过后,就没有再管。辰王从小就被其他人排挤的很,听说过的还不如个普通人家的公子。

    可他就有这个本事,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帮子人,成了一队伍,剿灭海匪,将那时乱的很的海道,清出一条干净的路来。硬是让老辰王刮目相看。他这样出类拔萃,其他的三个兄弟和郡主都有危机感,联合起来想弄死他,但是到了最后,都被他弄死了。老辰王气得要死,到那时候才发现,辰王已经把他给架空了,自己手头根本就没了权利。”

    安雪莹听得很认真,没想到这个辰王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对他害怕之中,又隐隐有了敬佩。

    叶鹏飞发表感慨,“所以你看,霞郡主之所以敢这么做,因为她是郡主,否则这种性格,哪个人会喜欢,男人三妻四妾,不都是正常的吗?可是没办法,人家是郡主,亲哥哥又是王爷,那人也斗不过她,要是我,可不敢找这种女人。”

    安雪莹惊讶于南宫霞的大胆,但觉得叶鹏飞的话听着不舒服。

    云卿和谨王不也是一夫一妻吗?云卿也曾和她说过,如果谨王和别的女子一起,她宁愿自请出堂,也不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老公。不过霞郡主做的更加干脆直接。

    她只在心里想,没出口反驳,从小受的教育,即便是听着不舒服,也不反驳。

    叶鹏飞见她没说话,想了想,抱着她道:“雪莹不用担心,我不是那种男人。”

    “我哪里有担心?”被看穿了,安雪莹避开他的目光。

    叶鹏飞笑道,“放心,夫君我,只要雪莹一个人就够了,其他的女人哪里比得上雪莹你呢?”

    安雪莹抿唇羞涩一笑,哪个女人不喜欢听甜言蜜语的呢。

    日子不知不觉的又过了十来天,辰州的天气一直都比较热,安雪莹懒懒的靠在榻上午休,忽然觉得面上有股风,以为是丫鬟在打扇,睁开眼睛一望,四下无人,只是手边的小桌上,多了一张折叠的纸条。

    她想了想,拿起来打开,顿时脸都白了。

    那张纸条上,写着一个地点和时间,旁边画了一本书,看起来没头没尾的,可是安雪莹一看就知道,那本书与当日她在花园里捧着的那本书一模一样。

    看院子里没有任何异动,这纸条是无声无息被送到自己身边的,若不是对自己没什么企图,那刚才就已经遭了殃。

    她原以为辰王在上次衣店里没有什么举动,应该就不会再发生什么了,眼下送了这个纸条来,是什么意思?真当她和他是在做那什么见不得光的事,要偷偷传纸条,约定见面吗?

    安雪莹心底隐隐有了怒气,她飞快的左右看了一圈,走到一边拿了火石,把纸条烧了,只一翻转,又看到纸条背后还有一行字。

    她抿着嘴儿,拿出来看一下,顿时气得脸都红了。

    这辰王太不要脸了,竟似知道她会不去一样,在纸条背面写着,若是她不去,他就会不小心把一些事情说出去!

    这是什么意思,威胁她!

    安雪莹心底又骂辰王是个流氓,竟然做这种事情,她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飞快的点燃火石,把纸条烧了,安雪莹站在窗口,眺望着天空,心内还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虽然想着不能让辰王得逞,可安雪莹心底又知道,只要辰王把那天的事一说,她这名声也算是完了。不管是不是真有什么,都要被人说她水性0杨花,不守妇道,那宁国公家的面子要被她丢完了!传到京城,庶妹们的婚事也会受影响。

    就这么纠结在不去和去之间两天,到了那一日,安雪莹还是决定去。

看网友对 休夫的郡主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