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庙会惊魂

庙会惊魂

“哇,真漂亮!”叶菲菲又是一声欢呼,拉着安雪莹又到另外一边去看一个摊上的大眼睛洋娃娃。

    今日是辰州的庙会,叶菲菲拉着安雪莹出来陪她。虽然夜里人多,安雪莹觉得不舒适,可是到了庙会上,她就忘了。

    因为这儿庙会上很多东西都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很是稀奇。

    叶鹏飞也陪着一起出来了,不过一会儿就顶不住女子爱逛的天赋,找了一处地方坐下喝茶了。

    庙会除了有很多新鲜玩意儿外,还有杂耍艺人在表演,驯猴,戏狮,喷火,耍刀,钻火圈,吞长剑,胸口碎大石,光脚踩刀山,看得人胆颤心惊,恨不得闭眼,又想瞧着那惊险的一幕幕。

    碧玉是得了于嬷嬷的话,庙会人多,特别要看好小姐,和着三个小丫鬟,两个婆子,将安雪莹和叶菲菲都保护好,以免被其他人撞撞碰碰的。

    叶菲菲开始觉得人跟着讨嫌,可到了这儿,才觉得有人围着的好处。至少她就不需要跟人去挤,早就有人给她挤出一条路了。

    她玩的开心,看了不一会就有点累,瞧见前边有人弄了一片好大的地方,旁边许多人围在那,手里拿了些圈圈,对着中间摆得漂亮玩意套。

    叶菲菲拉着安雪莹又去了那儿,周围的人被挤开了一条路子,正有些不开心,转头一瞧,便看到月光下一个穿着粉蓝色长裙的侧影,一股子怨气就含在了嘴里。

    彩色的灯光下,那女子微微颔首,柔和的侧面宛若晶莹的琉璃,折射出七彩的光芒,长长的睫毛阖下一条长影,弯弯的在那雪白的肌肤上画上了一条斜影,却衬托得那肌肤更白,宛若摆在这中间那一个冰雪公主,好似吹重一点的气,都会把她吹碎了。

    “不好意思。”安雪莹略微有些歉意,叶菲菲为了要挤进去,可把旁些人都弄开了,人家自然不高兴。

    这软软柔柔的声音一出,就像是春风吹走了最后一丝怨气,谁还能对着这冰雪似的人儿发出一点火气呢。

    “哇!我也要套!”一句尖叫出来,这美好的意境也被破坏了,叶菲菲一声之后,就拿着铜钱,去老板那换圈圈了。

    她这一套便不可收拾,一个接一个的,不中不中还是不中。

    因为她看中的是最中间那个水晶做的冰雪公主,一看就价值不凡,当然不是那么好套中的。

    安雪莹开口劝她,可叶菲菲越套不中反而越要套,还卯上了一般,安雪莹也不多说。

    这里人围得多,而且越来越多,她有些气闷,碧玉见此,提议让她去旁边休息一下,安雪莹和叶菲菲说了,叶菲菲胡乱的点头,又买了二十个圈圈,继续套起来。

    安雪莹慢地走到一旁,她也不敢坐在太靠里,就换了二楼的一个靠窗位置,免得没看到叶菲菲。

    站在这个角度看庙会,和在下面看的时候又不同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彩色的灯光照在人们的脸上,照出那些脸上洋溢着的快乐,欢喜,就连生气,发怒的样子,也有一种别样的,节日的特色。

    安雪莹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但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别人的热闹,她却很喜欢。如果不是从小身体不好,也许她的性格和现在也不一样呢。

    她想着想着,竟有些做女儿时的娇态,趴在窗沿上,微笑着看着。

    作为古人的安雪莹并不知道,在她不知道的另外一个世界,有个诗人曾经写过这么一句诗——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否则,她也许会抬头四望一下。

    东面的楼上,有个人手握杯酒,将对面的风景揽在了眼底。

    灯光微闪处,穿着粉蓝色云纱长裙的女子右手垫在窗台上,右脸靠在小手臂上,安详的笑着,琉璃般的眼底,被彩灯照射出七彩的光芒。

    他看得那样入神,没有发现除了他,还有一些人将这美好的风景也收于了眼底。

    安雪莹休息了一会儿,也觉得差不多了,便起身去休息。

    这时候的店生意都好,她出来的时候,有两批客人也正准备进去,于是将小丫鬟和婆子不得不退后一些,让其他人也好通过,变故就在这一瞬间。

    门前不知道哪里来了一群人,哗啦一下就将紧贴着安雪莹的碧玉和婆子冲开了。

    安雪莹回头想要喊碧玉,却发现自己被人潮推着不得不朝着越来越远的方向走去。

    她顿时警惕了起来。

    当年在京城,也曾经发生过刺客袭击的事情,安雪莹历经了那一次血案,所以对于这种场所突然的变故,她有着警觉性。

    她试着往旁边急急走了几步,那人潮果然就推着她回到原位。

    不对,不对!

    这些人不是一般的百姓!

    这个念头闪过脑子,安雪莹的身体已经动起来,她手无缚鸡之力,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跑!

    提着裙摆,安雪莹飞奔起来,她一面跑,一面大声呼救。

    可是人群太拥挤,人声也太鼎沸,她跑过去之后,许多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她在叫什么,就算有听到的,看到那追在她身后的人,也要犹豫一下,应该不应该出手。

    身后的脚步声拼命追来,安雪莹已经吓坏了。

    这些人为什么要捉她,又要刻意将她和碧玉他们分开,会是什么原因!

    她跑着,脑子里冒出的想法很多很多,最清晰的是当年云卿悄悄和她说的,有人专门捉富家小姐卖去那青楼!

    安雪莹不敢想象自己要是被捉去了青楼,那日后的生活会是怎样,母亲会怎样,父亲会怎样,哥哥又会是怎样,他们一定会费劲心思找她,可找到后的自己,又怎么活下去!那会给宁国公府蒙羞的啊!

    她不敢松懈,也不知道自己在往哪儿跑,只知道一定不能给人捉到!

    可是身体的虚弱,渐渐的体现出来,她的心脏处砰砰的,砰砰的巨跳,就像是有千百个锤子在重击,一股许久不曾出现的痛意,冒了出来。

    她张大了嘴,拼命的呼吸,也不敢停下。

    叶郎,叶郎,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心脏的痛意越来越大,安雪莹心想,要么就这么痛死吧,总比被卖到青楼后去的好!

    她的速度越来越慢,后面的声音几乎都要到了耳边。

    看着前面的一棵大树,要不要就这么撞死算了!

    眼前一闪,一辆马车驶了过来,她停不住,想着死在马车底下也可以,可撞上去的时候,碰到的不是木头的坚硬,却是刚中带柔的东西,撞着额头虽然有点疼,但是并不碍事。

    接着她眼前一花,她就被拎进了马车车厢里。

    “放开我,放开我!我是宁国公府的小姐!”安雪莹本能的挣扎起来,她拼尽全力的喊出这么一句,只希望对方能看在她的身份,放过她。

    “是我。”安稳的男声简短有力的打断她的挣扎,安雪莹挥舞了几个拳头,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有点耳熟,她终于抬起头,睁开眼睛,看着这个人,深邃的眼睛,格外分明的五官,奶白的肌肤,好熟悉。

    是辰王南宫止。

    平日里看到他,安雪莹都要避之不及,可此时,她的手指紧紧抓住南宫止的袖子,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辰王,救我!”

    她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微微颤抖,眼睛紧紧地盯住南宫止,生怕他忽然就给她丢了出去,丢给那群人。

    不知道为什么,安雪莹从没想过,外面那群人会是南宫止派来的。

    “你已经安全了。”本想逗她两句,可看她这样子,只怕再加一点负担,就会要哭了,他还是说出了令她安心的话。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安雪莹紧张的心在这一刻放松下来,被奔向死亡的决心克制的剧痛立即就浮了上来,身子蜷缩成一块,紧紧的抱住胸口。

    “你怎么了?”南宫止用手扳起她的面容,却看到紧皱的眉头,和紧咬的嘴唇。

    他想起调查过的信息,安雪莹从小身体不好,患有心疾。

    “药,药,在腰带里。”剧痛下的话,断断续续,可南宫止还是听明白了,伸手去摸她的腰带,却因为她蜷缩的姿势,很难摸到。

    他干脆用力一扯,将白色的宽腰带一把扯了下来,翻找到里面一个内缝的口袋,拿出一个玉色的小瓶子。

    “几粒?”

    “两粒。”

    简短的对话,是最有效的对话,两颗黑色的药丸迅速的倒出,送到了安雪莹的口中。

    南宫止紧紧盯着她的面容,直到她身子微微舒展,握紧的手指才松开。

    安雪莹靠在他的怀里,吃下了药之后,疼痛减少了,人却觉得无比的疲累。

    心中唯一觉得庆幸的是,还好每次出去,于嬷嬷都说以防万一,把汶老太爷配的药,让她和碧玉两人一人在身上都带上一份,否则的话,今日就算是遇见了辰王,来不及吃下药的她,也难说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不过南宫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难道他也是来庙会玩的?

    乏力的身体和精神都不允许她仔细的思考这个问题,安雪莹沉沉睡去。

    南宫止看着怀中的小人儿吃了药,脸色好了一些,刚想要和她说话,她却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显然已经进了梦乡,望着她被咬出血痕的嘴唇,南宫止目光微微一沉,拿了一件披风给她盖上,面色一凛,朝着外面道:

    “外面的人解决了吗?”

    “回王爷,全部抓起来了。”有声音迅速的回答。

    “找出他们的主子,告诉我。”南宫止的吩咐很简短。

    “是。”声音迅速的消失,而外面刚才那汹涌追来的人,就好像一下子消失了一样,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南宫止低头望着在他胸口蹭了蹭的小人儿,冷冽的眸子里溢出一丝淡淡的柔情。

    小兔子,那个废物保护不了你,我得尽快把你叼回来。

    安雪莹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男人的脸,她微微惊讶了之后,看到这个男人是辰王,陡然间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庙会上她被一伙人追,走投无路下想要撞死,结果碰上了南宫止,是他救了她,后来她就昏睡了过去。

    那现在这里,应该是南宫止的住处。

    安雪莹想要起来,可又怕弄醒了辰王,这样的姿势,她觉得很尴尬,慢慢地翻了一个身,臀部却正好撞上一个东西。

    安雪莹虽然没有和叶鹏飞跨过最后一步,可是到底是做了半个夫妻的,老嬷嬷也教了她一些东西。那个东西是什么,她非常清楚,顿时整个人就僵住了,完全不敢动。

看网友对 庙会惊魂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