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区别太大

区别太大

安雪莹不知道辰王到底是醒了,还是早晨男人的那么回事,她想要挪一挪,但是又怕万一辰王没醒,她动一下,那人醒来了,岂不是更加尴尬?

    安雪莹心内纠结着,终于还是打算看看辰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她扭过头朝后瞄去,正看到男子的脸。

    她瞟了一眼,想转开眼睛,却发现移不开目光。南宫止双眸闭阖,长长的睫毛竟然还有一点点的卷翘,瞧着倒有些像小孩的睫毛,高挺的鼻梁线条分明,划出笔直的山峰到深凹的人中。

    若是说和一般天越人很大区别嘛,也不觉得,可是看着就觉得和其他人的容貌不一样。说是洋人生的,可是和洋人的也不大相同。应该是把洋人和天越人的优点都集中到了一块。

    安雪莹看着,便觉得有些新鲜,以往她害怕他,可不敢这么仔细的看他。

    现在辰王是睡着的,闭着眼睛,没有那犀利的目光,整个人就柔和许多,散落下来的发丝卧了几根在脸颊,看着倒有些翩翩佳公子的意境。

    “如果是睡着这样子,我大概就不会害怕了吧。”

    虽然害怕,可是回想起那时候在庙会上遇见他,第一时间就会觉得安心。就算这男人有点可怕,也是能让人安心的可怕存在。

    大概是第一次可以这么看辰王,安雪莹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看的眼睛都有点酸,她闭上眼睛用力的眨了眨,再睁开时,吓得一跳。

    原本睡着的人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睛,撞上一双深邃得好似要将人吸进去的瞳仁里面,似乎那瞳仁还在呼啦啦的冒着热气,看的安雪莹心里一紧。

    她脸一红,想起自己刚才盯着人家看了那么好一会儿,眼下人家醒来,看个正着,是该解释一下。

    安雪莹张开嘴,想着要开口说“你醒来了”还是说点别的,缓解一下气氛。

    哪成想,辰王压根不打算让她开口,直接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薄唇就压到了她的樱唇之上。

    滚烫与温热,柔软与香甜混做一团。

    辰王本想着香上一口,当这沁软的味道一入舌蕾,心中压抑的猛兽喷涌而出,将那美味吞噬在口中淹没。

    安雪莹被这如风疾卷的吻压了下来,连反抗的气力都没有,娇小的身躯压在男子高大的身子之下,困在他坚硬的胸膛和密实的大床之间,只能被动的承担着他给予的风暴。

    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插曲,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辰王的风暴来的快,去得却一点不快,席卷了娇嫩的红唇外,还觉得不够,开始朝着其他的地方延展。

    当身上凉凉的感觉传来,安雪莹终于反抗起来,手脚软绵绵的挣扎,“辰王,别……”

    刚才她还想着这人不错,可是现在他却对她做出这样的……事!

    “昨晚我是不是救了你?”辰王在她的推搡之中,抬起头,眼眸深幽地望着她。

    安雪莹急忙道,“虽然是辰王你救了我……”

    辰王打断她:“被人救了命,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

    安雪莹一愣,随即赶紧把那句没说完的话接完,“可是我已经嫁人了……”是别人的媳妇了。

    “我不介意。”

    说罢,辰王又继续剥着那剩余的遮掩,倒是安雪莹还有点蒙蒙的,一时半会没能消化辰王的话,她嫁人了和他不介意有什么关系?辰王是理解她的话为:她觉得自己嫁过人,想要以身相许却不够资格吗?而他十分大方慷慨的表示没关系,嫁过人的以身相许他也要?

    恍然明白了意思之后的安雪莹想要来解释,可是这一思绪的时间给了某狼充分的时间,该去除的一切,都去除了。

    感受到肌肤相贴,没有任何隔离的热度,安雪莹惊慌得眼睛都睁圆了,两只手飞快的遮住上面,可又觉得下边也得遮住,上下,上下不停的换,南宫止嫌她遮得烦,干脆抓住她的手腕压在腹部。

    “别……别……”安雪莹眼底都含了泪,身子微微颤抖,生怕下一步南宫止就要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来,“要是辰王这么强占臣妻,被人知道了,对你……的声誉是不好的。”

    但是南宫止要做这事,明显就不把那些放在心上,看小兔子颤颤巍巍,红了眼睛的模样,心底怜惜之外,还有一股其他的火窜的更厉害了,他下0身往前动了一下,安雪莹立即全身绷紧。

    “不要……”安雪莹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几乎是求着,“不……”

    南宫止知道要是真这么一步直接奔下去,小兔子肯定会崩溃,他也不想这么下去了,可这也不能算什么进展,有时候也不能太君子了。小兔子可是别人的妻子,装君子的话,还用想个屁!

    南宫止埋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轻声道:“看安小姐这么愿意守身如玉,可现在本王也是难受的紧,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安雪莹听这话是有松动的意思,脑子立即转圈圈来想,到底怎么办,她眼睛胡乱的动着,细声道:“那,那那王爷可以去找妾侍……”

    “没有。”

    一时紧张,忘记他没有妾侍了,安雪莹又提议,“那,那青楼里有姑娘……”

    “脏。”

    “那……”安雪莹两次提议被拒绝,急得都不知道怎么好了,都怪自己没本事,有机会都把握不住。

    南宫止看她这个小脑袋转得是没地方转了,心里是又好笑又好气,推着自己去妾侍和青楼这方法倒是想的挺快的,他装作没办法一样,“安小姐是想不出办法了吗?”

    “别……”安雪莹慌道:“我能想……,我能……我实在想不出了……”眼泪都急得掉下来了。

    “那不如我想一个法子如何?”南宫止“好心”提议。

    “好。”安雪莹答应,又飞快地补充,“不能那什么……我。”

    南宫止好笑,“一定不那什么你。”他说着,就用了另外一种方式……

    这也太不要脸了!

    安雪莹睁大了眼睛,对这种方式的惊讶和奇异,都写在了她清澈的瞳仁里!

    她刚想要开口反对,外边却偏偏这个时候传来了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近,最后在门前堪堪停住,接着,就听到殷勤的声音隔着门传来,

    “客官,您醒来了吗?”

    一口气憋在口中,硬生生的吞了下去,安雪莹顾不得说话,飞快的闭上了嘴巴。她醒来之后光顾着身后有个人搂着她睡觉去了,没注意她在的地方,竟然不是在辰王的府邸,而是在外边的客栈。

    外边小二等了一会儿,没听到里面的声音,又恭敬的问了一遍,“客官,您醒了吗?”

    安雪莹望着南宫止,她虽说是没自己来住过客栈,可也知道能住到客栈里,定然不是自己来开的房间,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自己和辰王进来,眼下可不能出声。

    她望着辰王,用眼神明示他去答应。

    可辰王好整以暇的望着她,好看的唇瓣,那是一动不动。

    “外边有人喊你。”看他不动,安雪莹轻声再提醒一下。

    这一次,南宫止倒是有回应,不过给的是另外一种回应,压着嗓音道:“我难受。”

    安雪莹说不出话来,手底拽着这么个东西,丢又丢不了。

    “客官,您在吗?”小二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听到回音,又再问道,声音有点急。

    安雪莹怕他推门进来,眼看南宫止不慌不忙,也急道:“你到底要怎样才开口?”

    南宫止就等着她这句话呢,“不难受的时候。”

    这难受是怎么回事,安雪莹倒不需要人再来解释一番了,可这……

    南宫止和她这样就已经极为不妥了,如今虽说是……,可……可、也是不好的。

    可她也不答,那万一小二进来了怎么办?可她答了,人家知道辰王带着个女子来了,万一有人看见她了,那可怎么办?

    安雪莹满脑子的怎么办,手下紧张就用了力,辰王皱了眉,低哼了一声。

    这声音不大不小,但是足够外头的小二听清楚,喊了三次没听到回音的小二闻见这声音,骤然紧张起来!

    这房间可只开了一晚,到这个时辰快退房了,又没瞧见客人走,掌柜让他来问问是不是要续房。

    现在里头没回音,喊了这么久,又传出这种痛苦的声音,该不是里头有凶杀案吧!

    哎哟,这可不是没有的。以前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对家的客栈,可不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呀!

    想着,勤奋而具有幻想力的小二开始用力拍门,“客官,客官,你怎么了?”

    眼见这小二有破门而入的气势,安雪莹莹泪望着辰王,“不要让他进来……”

    “那就让我不难受。”南宫止神态也有些绷紧,只是和安雪莹紧张的地方不同,他是紧张自身那崩的太久的那什么呀。

    安雪莹看了看南宫止,又望了望被敲得随时炸开的门,在面对一个男人羞耻和一群人羞耻的情况里,果断的选择了前者。

    站在门外的小二敲得手的疼了,心想掌柜的把门装的真结实,再拍不开,只怕凶杀案都要造成了,就在他满心为凶杀案忧心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

    可能是最后一刀了!

    小二感觉到自己使命的重要,决定奋力撞开门,拯救客人!

    “下去!”

    小二刚做了冲的姿势,就听到房间里男子的声音,低低的声音并不高,却带着一种说不出尊严,他二话不说,转身就朝着下面走了。等走到柜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还没问客人续房不续房啊?

    可是他也不敢现在就上去,总觉得客人说的那两个字,含着一股被打扰的不爽呢。

    纠结的小二站在楼梯上思考了许久,久到他的脚都站僵了,掌柜给了他一巴掌,说半个时辰过去,他还没问好天字房客人到底续房不续房的时候,小二才挪了上去。

    这一次,门很轻易的就敲开了,里面没有人,放在桌上的只有一锭元宝银子。

    小二拿着这锭银子,心想这客人出手真阔绰,给这么多银子打赏?那那声“下去”里包含的不爽,难道是他听错了?其实客人是挺高兴的。

    而那个打赏了银子的客人,确实如小二哥想的一样,被打扰的心情不错,此时坐在马车里,嘴角有一抹满足的笑容,搂着旁边还有点出神的小美人,慢慢回味。

    安雪莹望着车顶,呆呆地看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发现自己出现在马车上,也没问为什么,反正辰王在身边,什么事不可能发生?

    “去哪儿?”

    “叶府。”

    听到这两个字终于回归正常思维,安雪莹转头看着脸庞依旧那么好看的辰王,总觉得自己醒时看到的那个和刚才说那些话的不是同一个人。

    睡着了和睡醒了区别太大了。

    “再这么看下去,本王又要难受了。”南宫止心情好,嘴角挑着笑,比平日好许多的语气却把安雪莹吓了一跳,心里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立即转过头,眺望窗外无限干净的天空,

    “昨晚没回叶府,王爷有通知我身边的丫鬟吗?”

    看着她的后脑勺,南宫止挑了挑眉,“要是我没通知呢?”

    安雪莹先是紧张,后又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王爷万事考虑周到,定然不会让我家中人担心一整夜的。”

    “他们担心干我何事?”南宫止对叶府不以为意,不过是怕小兔子急过头,总不能逼得太急了,“阿霞派人送了信,你和她一起。”

    闻言,安雪莹松了一口气,让南宫霞送信过去,这倒真的是为她考虑了。

    但是她也说不出谢谢,毕竟辰王刚才让她做了那样无耻的事。

    一路上,安雪莹就这么一言不发,辰王也不觉得不自在,闭着眼睛在那休憩。

    “就在这儿让我下去吧。”安雪莹突然开口,辰王看了看,这里离叶家还有两条街,“这儿太远了。”现在正临午时,阳光很大。

    “就在这儿。”软绵绵的小兔子这一次很坚定,坚决要在这里下去,辰王哪会不知道她的想法,无非就是不想人看到她从自己的马车里下来。

    这掩耳盗铃的做法,不知道怎么,倒让他觉得心情不错。

    安雪莹以为他没听,坚持又重复了一遍,辰王抬了抬眉梢,让车夫将马车停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安雪莹忙不迭的下了马车,迈着小碎步极快的走了。

    辰王从窗口瞧着她那背后有狼追似的模样,笑了笑,抬手招了个人,让人跟在安雪莹的后头,护着安全。

    安雪莹才不管后头什么动静,她低着头只管往前面走。

    对,她连头都不敢抬,生怕周围的人一看到她,就知道她昨晚做了是什么事似的。

    就这样快到叶府门前,不小心撞了一个人,虽然那人没见怪,可口底念叨着“怎么一脸走神样子!”,才猛然发现自己的样子似乎太过慌张了,连陌生人都能瞧出她不对,熟悉的人肯定更能看出的出端倪。

    她站在墙角处,深深地吐了几口气,将内心的波澜起伏压下去一点,这一静下来,又想起其他。

    刚才和辰王在马车里的对话,以及马车避让的方式,真让她觉得自己是在偷见了情郎之后回家,生怕夫君知道的女子。还让情郎帮她撒谎骗人。

    抬手拍拍脸,将这些想法都拍散。安雪莹站了一刻多钟,心绪终于好了些,也好在她前几次有了点底子,这一回总不至于一下就漏了馅。

    回到叶府,除了于嬷嬷多问了几句,都被她应付过去,其他人倒没怀疑。叶鹏飞去了公门,也没在屋里,顿时让安雪莹轻松了许多。

    看来辰王连那些人追的事情都隐瞒了下来,没有告诉碧玉。这也好,虽说那群人追她是她不对,可被那种人围追,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只是碧玉弄了洗澡水来之后,发现自家大小姐不停的拿着香胰子洗手,那架势,似乎要把右手的皮给搓烂了似的。

    等午膳端上来之后,又发现自家小姐拿着檀木镶银的筷子,手颤颤巍巍的,夹一片青菜反复落了几次,都没能夹稳。气的向来斯文好脾气的小姐脸都白了。

    她上去劝了好几句,又让人给小姐换了个勺子,可是这样小姐都没缓过来,吃了两口就说困了,直接进了内屋睡觉了。

    碧玉心想霞郡主太爱打马吊了,上回叶菲菲小姐去打马吊,回来说肩膀疼,这次换成小姐一个人去,没有叶菲菲小姐顶着,小姐肯定受苦了。

    受苦的小姐躺在床上,拉着被子心中大骂不要脸的辰王!

看网友对 区别太大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