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五夜不归

五夜不归

于嬷嬷越看越心惊,心觉自己是被影响了,连忙压下心中的想法,装作没事,还是陪着安雪莹看完了这程。等回了叶府,用了膳之后,于嬷嬷把所有人都差遣了出去,唯独留下自己和安雪莹在一个房间。

    安雪莹瞧出于嬷嬷是有话要说,这般凝重,不知道有什么大事。

    对着安雪莹那冰莹般的眼神,于嬷嬷其实也有些不好问出口。转念一想,当初国公夫人就是交代她,说小姐良善,少不得她护着,如今这问题虽然是不大好问,但是还是要有个答案,她才好安心。

    “小姐,老奴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于嬷嬷考虑下,还是以比较柔和的方式问。

    安雪莹浅笑,“嬷嬷请说。”

    “小姐和姑爷如今新婚也要半年,不知道子嗣方面,小姐和姑爷是如何想的?”

    安雪莹一听于嬷嬷的话,眼神略略一变。子嗣的事情迟早是要面临的,一般来说也是婆婆这边催促,她之前想新婚一年之后,再想法子拖延拖延,说不定那时叶鹏飞的身体又好了些。

    眼下猝不及防的被于嬷嬷问出来,她心底没有准备,有些慌张。她有打算,她一直都挺喜欢小孩的,也想结婚后有自己的孩子,可是叶鹏飞和她两人这样,哪里生的出孩子?

    嬷嬷这样问,难道是看出了什么?

    安雪莹望着于嬷嬷,想去于嬷嬷的眼底看出什么。可是她的眼神哪里有于嬷嬷犀利,就刚才安雪莹那一系列眼神的变化,早就被于嬷嬷看在了眼底。

    若真是有了夫妻关系,说到孩子,按照自家小姐的性格,一般是表情羞怯着带着些期待。可刚才小姐完全是逃避,夹杂着为难,慌张的样子,他们才新婚半年,没有孩子也不用为难和逃避!

    于嬷嬷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想法,但不能只凭自己猜,万一猜错了,此番可不是小事。

    如果是真的,前番话也让小姐也有准备,于嬷嬷再道:“小姐,看你神色,莫非你和姑爷之间有什么难处?”

    刚才安雪莹还猜测于嬷嬷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眼下再听于嬷嬷这么问,她知道十有**于嬷嬷是知道了什么,顿时觉得很为难。

    她要怎么说呢?和叶郎说过这件事要隐瞒着其他人的,绝不能说,可……

    “于嬷嬷,你怎么知道的?”

    这一句话问出来,于嬷嬷已经百分百的肯定有问题了,她的语气顿时严肃了许多,“小姐,姑爷是不是为了那妓子冷落了你!他既然娶了你,怎么能不和你正妻圆房,而去……”

    “不是的。”安雪莹一听于嬷嬷显然是误会了,这也怪不得于嬷嬷,谁一想就会想到男人无能这事上去。

    于嬷嬷见得多,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上门闹事的妓子,“那是什么缘故?小姐,你不要护着那妓子,难不成我们国公府还怕那妓子不成,就算是姑爷,也不能这么羞辱人!”

    于嬷嬷在安雪莹面前也算半个长辈,听着于嬷嬷这口气,是要去对付其他人,安雪莹忙道:

    “不是的,于嬷嬷,叶郎和那妓子没什么关系,是、是……”

    安雪莹说不出口,于嬷嬷皱眉等着她说完。

    “是叶郎的身子不太好。”安雪莹一口气快速的说完,她想着快点说完,免得更难堪,可是这句话对于嬷嬷来说,震动就非常非常大了!

    她一直没往这方面想啊!

    怎么想,也没想到姑爷竟然是那方面有病!

    “那你们新婚那晚的白帕?”于嬷嬷问道。

    安雪莹把事情说出来,听的于嬷嬷整个人都不好了!小姐单纯不知道,可她一听就明白了,这叶鹏飞对于自己有病,只怕是早知道了!新婚那晚如果新郎真的是太累,也不至于冒充新娘子的血啊,这完全就是有预谋的!

    如果不是这样说,只怕那一晚于嬷嬷就会去问自家小姐。

    难怪之后总看到姑爷在书房休息,她以为是姑爷娶了小姐之后要上进,也没太放心上,一个月姑爷也会和小姐在一起休息五六晚!但是实在是没想到,原来这都是假象。

    那小姐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都是在守活寡啊!于嬷嬷抬眼看着一脸干净的安雪莹,心中又是气怒,又是心疼,

    “小姐,这种事情为何你不早些告诉老奴?”

    安雪莹知道给于嬷嬷知道这事必然不能平静,她自己也并不是很好受,可更怕于嬷嬷难过,“于嬷嬷,叶郎已经在看大夫了,他说会看好的。”

    看大夫?于嬷嬷心里鄙视,男人得了这种病,十个有八个都是治不好的。

    叶家虽然比不得宁国公府,可是也算有点底子,叶鹏飞到了这个岁数,难道会不通男女之事?只怕早就知道了,但是隐瞒的很好,装出一副洁身自好的样子来,骗了她们小姐!

    于嬷嬷心底愤怒,可是理智还在,她并没有发怒,而是道:“小姐,这件事老奴知道了,会好好处理的。”

    “你要告诉娘吗?”安雪莹听到处理两个字,忙问道。

    于嬷嬷点头,心想这种事当然要告诉夫人,这可不是小事情。小姐年纪还小,不知道这种事对于夫妻间的影响。别的不说,就没孩子这条,以后就是个麻烦事。

    看洞房那日来拿白帕的样子,还不知道叶老夫人知不知道儿子身体的状况?要是不知道,叶老夫人总会想着抱孙子的,到时候小姐怎么说,说是姑爷不行?

    这话说出来,只怕是没有人相信。别人只会说,生不出孩子,都是女人的错。到时候小姐名誉也没了,苦也受了,还不知道什么后果。

    安雪莹听到要告诉安夫人,急了,“嬷嬷,叶郎说这个病可以治好的,你不要告诉娘他们,他们知道了,又会担心,而且会对叶郎不好的。”

    傻小姐啊!于嬷嬷心底叹息,别人个一听这个也许还会隐瞒,可于嬷嬷见多了大事,知道有些事早晓得的好。

    至于那个病,于嬷嬷也不打击安雪莹,她看得出安雪莹和这个姑爷有点感情的。当初姑爷对小姐是有救命之恩的,于嬷嬷也不会故意弄的夫妻不和,只是情况还是要告诉京城里,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事,连点准备都没有。

    “小姐,老奴知道分寸。”于嬷嬷劝慰了安雪莹之后,就出了房间。

    安雪莹看着于嬷嬷出去,她不担心于嬷嬷和其他人说,于嬷嬷是个有分寸的人,只是爹娘知道了以后,肯定是有些生气和难过的。

    下午叶鹏飞回来之后,与安雪莹说了几句话,发现她神色有些不对,“你是不是不舒服?”

    安雪莹哪里是不舒服,她心里头都惦记着于嬷嬷跟她说的话。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叶鹏飞,此时被叶鹏飞一问,犹豫了一下,便将于嬷嬷知道这件事说了出来。

    叶鹏飞一听,脸色都变了,“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告诉其他人吗?”

    安雪莹听他责斥的语气,顿时急了,“我没有告诉于嬷嬷。”

    “那她怎么知道的?”叶鹏飞语速又快又疾,根本就不相信安雪莹的话。

    “我也不知道于嬷嬷是怎么知道的。”安雪莹下午都忘记问于嬷嬷了,“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和她说……”

    “现在我怎么相信你!”叶鹏飞最为人羞知的秘密给人知道,脸上不知道是气得还是难堪得红了,于嬷嬷可不是安雪莹,忽悠几句就能过去的,一定能知道这是男人最见不得人的毛病。

    安雪莹前进几步,拉着叶鹏飞的手,“叶郎,你信我,我真的没和于嬷嬷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发现的。但是没关系的,于嬷嬷是娘派来照顾我的心腹,她不会和其他人……”

    “连你都信不过,我还能信她!”话还没说完,叶鹏飞抬臂一甩,安雪莹被他狠狠的推开,哐的一下撞到了旁边的椅子上,椅子受力后退摩擦,发出巨大的声音。

    正要进来的于嬷嬷听到声音,快步走了进来,便看到自家小姐正皱着雪白的小脸,扶着腰间,忍痛在开口,“叶郎,此事我真的没和他人说过,你不要生气……”

    简短的两句话,已经能够让精于世故的于嬷嬷知道怎么回事了。定然是她家这单纯的小姐把下午那事告诉了姑爷,姑爷正在发怒。

    她进来也顾不得行礼,快步走到安雪莹的身边,扶着她,望着叶鹏飞道:“姑爷有什么话好好说,何必对我家小姐动手!”

    叶鹏飞看到安雪莹撞到了,心底有一点后悔,可看到于嬷嬷进来,那一点后悔立即被愤怒覆盖,“我们夫妻间的事情哪里容得了你管!”

    他的态度也让于嬷嬷心中怒意升起,欺负她家里小姐还如此理直气壮,当宁国公府不存在吗?于嬷嬷冷怒,“姑爷说的对,你们夫妻间的事情老奴是管不了。可是我家小姐受人欺负了,老奴却不得不管!”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叶鹏飞转头道。

    “老奴虽老,可并不老眼昏花!姑爷自己的事,何故迁怒我家小姐!”于嬷嬷冷笑一声,语气已有不客气。

    叶鹏飞自然明白于嬷嬷的话是什么意思,脸色变幻了好几次,眼中隐隐有羞怒之火,手指紧紧握成拳。

    安雪莹见此,忍痛道:“于嬷嬷,不要怪……”

    “你不要在这儿装善良!”叶鹏飞一句怒吼,朝着安雪莹丢去。

    “叶郎……”安雪莹目瞪口呆,痴痴的望着叶鹏飞,眼底泪水迷蒙。

    “你吼我家小姐作甚!”于嬷嬷压抑着怒意也升了上来,作为有过良好宫廷礼仪的她虽然没有大吼,可是语气也相当不客气,

    “姑爷如今这般怒意,不过是因为你的病症被我得知。你休要迁怒我家小姐,此事我需要知道,方法多的是!姑爷你更要知道的是,你要如何与宁国公和夫人交待!”

    听到宁国公的名字,叶鹏飞浑身一僵,他还要靠着宁国公府来完成升官之途的,想着,他慢慢地克制着怒意。

    然而一抬头,便刚巧看到于嬷嬷眼底深处的一丝鄙视,那处鄙视,似乎在说着“看吧,你这废物,只能靠妻子,靠岳丈家!”,那慢慢被压制的怒意随而复燃起来,再次席卷了他,

    “你一个老奴,不要仗着宁国公的势就来欺辱我!她是国公府的小姐又如何,如今她是我叶家的媳妇,是我叶鹏飞的妻子,她的一切都要依靠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管我是什么样子,现在她已经嫁到了叶府,一切都不能改变!日后她过的好不好,也要看我这个夫君的脸色!”

    面对这样的叶鹏飞,于嬷嬷连喊了两声,“好,好,你今天说的话,我都会一并转告宁国公和夫人的!”

    “随便!”叶鹏飞一甩长袖,转身出了屋子。

    安雪莹望着叶鹏飞的背影,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心中如同铜锤一锤一锤的在心脏上,落下深深的伤口,泪水忍不住的从眼眶掉落。

    “小姐。”于嬷嬷回过头,看到她伤心的模样,开口欲要劝说,安雪莹摇摇头,“于嬷嬷,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于嬷嬷盯着那不断流下泪水的脸,今次的事对小姐算是一个伤害,她不该当着小姐的面和姑爷起冲突的,可是看到姑爷欺负小姐,她不能当作不管。本来就离京城远,再没有些气势,不是任叶家人欺负吗?

    小姐嫁过来这半年,叶家人得寸进尺的地方还少吗?家也没交给小姐管,叶菲菲还经常来麻烦小姐,叶老妇人一味偏心女儿和儿子,小姐都忍了。

    刚才叶鹏飞的话可能是气话,但是也代表了他心中所想,这就是叶家人对小姐的看法。如果小姐强势,叶家还敢这样吗?

    所以于嬷嬷一点都不为刚才的事生气,只是觉得安雪莹又少不了伤心一会。

    看安雪莹确实需要休息,于嬷嬷扶着她到了里屋,什么也没说,退了出去。

    这一夜,叶鹏飞没有回来,屋子里断断续续着哭泣声,直到半夜才隐隐的停止。

    第二日辰时,碧玉放心不下,又进去看了一会儿,安雪莹已经起身,表面上看着已经平静,只是两个眼睛肿得和桃子似的,碧玉拿了东西给她敷了,伺候着吃了早餐。

    表面上是看不出什么区别,和平日里差不多,可是本来话不算多的安雪莹,话就更少了。

    碧玉去找于嬷嬷,于嬷嬷也就心疼的看着,并不说原因,也并不上前去劝说。碧玉虽然不晓得具体是什么事,但是也知道定然是姑爷和小姐吵架了。

    因为接下来的四天,叶鹏飞都没有回来。

    到了第六天的时候,叶老夫人那来了人,一早就把安雪莹喊了过去。

    安雪莹默默的去了,到了那儿,不出她所料,叶老夫人板着一张老脸,看到她就语气严厉的让她跪下。

    安雪莹犹豫了一下,还是跪了下来,碧玉飞快的塞了一个软团在她膝下,叶菲菲看到,撇着嘴巴冷笑了一声,叶老夫人也露出一分不悦。

    接下来的训斥,连碧玉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事,自然是叶鹏飞几日没有回家,又有人看到他最后是一脸怒意的从安雪莹那里离开的,所以叶老夫人也知道,是夫妻之间。

    不过叶老夫人并没有要安稳调解的意思,她上来就叫安雪莹跪下,这也不是要调解的开头。

    在跪下之后,叶老夫人就开始数落安雪莹,说她是京城来的小姐,叶家简陋,有些地方自然是不如意的,但是叶鹏飞一直都优秀,如今也一直努力。

    男人嘛,在外头要讨好上司,打理同级,管理下属,一天压力非常大。作为妻子的,就应该多忍让,不要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去与夫君吵闹。

    于嬷嬷听着,想要开口说话,但安雪莹看了过来,她也就忍了。心想信已经去了京城,如今她且忍一忍,免得小姐还吃什么暗亏。

    叶老夫人说得也起劲,足足说了两刻钟才停了下来,喝了一口茶之后,看着不吭声的安雪莹,做婆婆的心理也得到了满足,

    “雪莹,你知道我是很喜欢你的,但是鹏飞这五日都没回来,我了解他,不是什么大事,他绝不会如此。等会我会派人去找他的,回来之后你就道歉,鹏飞心善又软,肯定就原谅你了。”

    安雪莹低着头,低低地“嗯”了一声。

    叶老夫人又接着道:“你要知道,因为你身子本来就有些弱,鹏飞又公务繁忙,你们相处的时间就少,切记不能再如此。你嫁过来已经半年了,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眸子微微一眨,安雪莹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前面的那些,她都可以秉承尊敬婆母,孝顺长辈应下,可生孩子这个事,真不关她的事。

    她身子虽弱,但经汶老太医调整,与常人也并未有太大区别。生育上,更是没有问题。

    叶老夫人这明说是相处时间少,其实是说她身子弱,半年没见肚子,把责任都说在她身上。

    见安雪莹没乖乖应声,叶老夫人有点不高兴,但是想了一下,跪着的媳妇可是国公府的小姐,为了儿子的前途,也不能太过分了。

    训了这么久,她也没回嘴,还算可以了,这孩子的事,就再等一下吧,如果确实是个不生蛋的,过几个月就给鹏飞找个小妾就是。

    这么想着,叶老夫人就让安雪莹回房去。

    碧玉赶紧扶了安雪莹起来,回到房中,碧玉拿了药膏给她揉膝盖,以免血淤在那块,发青发肿。擦好药膏之后,碧玉洗了手回来。

    安雪莹突然开口道:“碧玉,陪我出去走走。”

    ------题外话------

    筹备终身大事中,忙

看网友对 五夜不归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