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不想见到

不想见到

安雪莹突然开口道:“碧玉,陪我出去走走。”

    “现在吗?”碧玉觉得有些突然,安雪莹一向好静,非有人邀请或特殊的节日会出门,一般都在家中。

    安雪莹点头,也不待碧玉说什么,起身往外走去。

    于嬷嬷并未做阻拦,她知道安雪莹此时的心情并不好,出去走走也是好的,以免闷出病来。怕人多跟在后头安雪莹惹她烦,让两个身强力壮,有些武功在身上的婆子不远不近的跟随着,以免再出上回庙会那样的事。

    安雪莹走在街上,为免麻烦,她戴了一个纱帽,在轻风摇摆的纱下,静静的走着,看似在观察两边,实则脑子里还是想着那一日的事。

    就这么走着,走着,也不知道到了哪儿,抬起头却看到前面一道熟悉的身影,她定睛一看,那是六天没有见到的叶鹏飞。

    她脚步习惯性的往前快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手指握了握,不该如何是好?是上去叫住他吗?可是万一他还是在生气呢?

    安雪莹想了想,看叶鹏飞朝着旁边的一条小路走去,她跟着走过去,在这小路里和叶鹏飞说话,也不怕别人听到了。

    叶鹏飞一直往前,走到一处院子的时候,推开门走了进去,安雪莹连忙跟了过去,却听那院子里,有女子娇媚的笑声传来,“叶大人,您没走啊!”

    “有你这样的小妖精在,我怎么舍得走?”叶鹏飞的声音带着轻挑,安雪莹从没听到他用这种语气说话,她呆呆的往前走了几步,即便知道偷看不好,可这时也忍不住透过没有关紧的门缝,望向里面的景象。

    “叶大人休要哄骗奴家,您的妻子可是个官家的小姐,还是个大美人呢,奴家一个卑贱的人,如何留得住您?”那妓子语气半嗔半娇。

    叶鹏飞一手搂着个衣着颜色鲜艳,裸露了半边酥胸和圆肩的女子靠在他怀中,听到那妓子的话,眼底划过一丝狠意,嘴角挂着淫意的笑,“什么大美人,还不及你的一半大呢!”说到“一半”的时候,叶鹏飞另外一只手,在女子的胸前动作起来。

    画面太过不堪入目,安雪莹闭上眼睛,听着那带着**的对话,握紧的手指止不住的发抖。

    碧玉也看到了里面的画面,震惊之后反应过来,“这,这不是那一日来闹的妓子吗?”

    安雪莹转过身,脑子里一团乱。

    这些天,他一直在她这儿,所以不想回府吗?在他的心中,她不如那个妓子一半吗?

    那时候他和她说,和那个妓子没什么,只是公门同僚一起喝酒召过来的而已,是那个妓子自己上门闹。

    眼下看来,绝不是那么回事。

    是啊,叶鹏飞和那个妓子在一起,笑的多开心,多轻松,这是和她在一起没有的样子。

    安雪莹心很痛,她想要不去想刚才那些画面,可是脑子里却不断的回放,怎么也不可控制,心头就像放了无数根细针,不管怎么动,都会被扎得隐隐作痛。

    她硬撑着出了小路口,却再也走不动,隐约见前面是个酒楼,直接走进去要了个包厢。

    小二进来后,安雪莹望着窗外在发呆,直到小二唤了几声,才回过神,开口要了一壶酒。

    碧玉睁大了眼睛,“小姐,你喝酒?”

    安雪莹抬手摘下白纱,“古人说借酒消愁,碧玉,我想试一试。”

    温柔的话语,一点也不强硬,非常的平和。听起来是命令,更像是请求。

    碧玉看着那白到发惨的颜色,和毫无神采的眼睛,竟说不出拒绝的话,刚才那幕她作为一个丫鬟都深受冲击,更何况小姐本人,她此时的心情要比自己难受一百倍吧。

    碧玉心想自己在这儿,小姐喝醉了,就叫人把马车开过来好了,也没太勉强,只悄悄地让小二拿个度数低的酒过来,安雪莹摇头道:

    “不要太低的,一般的就好了。”若是低了,和果酒似的,还能解愁吗?

    小二点头应了,麻利的出了门,碧玉浅浅叹了口气,给安雪莹倒茶。安雪莹继续把头转向外面,呆呆出神。

    **

    “这年头,长得白雪似的夫人看不出爱喝酒,真是不知道什么世道了。”拿了一壶酒的小二和打酒的吐了几句话,端着酒出来,不小心撞到一个人身上,他连忙道歉。

    那人摇了摇手,倒是他身边的高大男子听到小二的话,开口道:“小二,你刚才说白雪似的夫人也爱喝酒,是怎么回事?”

    小二抬头一看,这男子面目俊美,浑身贵气摄人,忙答道:“回客官的话,是刚才一位夫人点的酒,小得就是觉得那夫人气质非常好,像是高门的夫人,所以念叨了两句,请别责怪。”他怕那夫人是这位贵人认识的。

    那贵人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说什么,他身边的男子却开口道:“爷,这家的酒相当出名,我们再喝个两坛去!”他说话一身酒气,很明显刚才已经喝了一场了。

    贵人却是摇了摇头,“今日就不喝了,等这次将那残匪剿了,我们再庆祝吧。”

    男子点点头,说了两句也告辞了。

    小二一直站在旁边,不敢走在贵人的前面,眼下以为他也会和那男子一样走了,却不妨那贵人同他说,“你说的那夫人在哪间包厢,带我去。”

    小二一看他和自己说话,立即就在前面带话,心里头想这贵人和那夫人真的是认识的,还好自己机敏没说什么坏话。

    **

    听到敲门声,碧玉去开了门,门前站着的,除了小二,还有一位。别人不认识,她可是看到过的,这位就是辰王殿下,他怎么会来这里?

    就这一会儿吃惊的功夫,小二已经麻利的把酒到了屋中,连送的两个下酒菜也都放好,很快的退了下去。而辰王也已经进去了包厢。

    “奴才见过辰王。”小二不认识也就算了,可碧玉认出了南宫止,没有不行礼的道理。

    “嗯。”南宫止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屋中那个从他进来到现在,眼神都没动过的女子身上,小二口中的女子果然是她。可是那样子,南宫止眉头皱了皱,径直走了过去,坐在她旁边。

    碧玉想要阻止,也不好太直接,身份的差距在这里。回头看安雪莹似乎没察觉到屋中的变化,加大声量喊了声,“小姐,辰王殿下来了。”

    安雪莹慢慢地回过头来,看到坐在旁边的高大男子,眼神从空洞之中,总算是回过一点神采,她淡淡地皱了皱眉,却出乎南宫止的意料,并没有像见到狼的兔子一样,赶紧避开他,让他出去,而是抬手撩了下飘落的碎发,淡淡的笑了笑,

    “辰王也在这儿,是来喝酒的吗?”

    南宫止是来喝酒,但是是半途中改变的,眼下听得佳人这么说,当然点头,并且非常主动的拿起了酒杯,给两人斟上了酒。

    安雪莹接过酒杯,一杯饮下,有些辣的酒顺着喉咙流下,不知是心中太苦,还是酒味不够,她竟然并不觉得多难受,微微咳了几声,便平静下来。

    虽然表面上看来她喝的还行,可南宫止知道这样喝酒不行,便笑道:“安小姐这么喝酒,不叫喝酒,既然要与人一起喝,那就要喝酒吃菜聊天,那才是喝酒的趣味!”

    安雪莹擦擦嘴角的酒,微微一笑,有些难得一见的爽朗口气,“好,那今天就请辰王教教我,如何是喝酒的趣味。”

    碧玉奇怪,安雪莹这般举止,超乎她平时的所为,但是从安雪莹的角度来说,这个时候的她与平时不同也是正常的。

    刚才看到那样的情形,痛在心,悲在心,身边却没有真正可以倾诉的亲人和朋友,只能自己放在心中。打算一个人喝闷酒的时候,却遇上了南宫止。

    这个人可以算是在辰州,与她最熟悉的人了,撇开那些事来说,这是目前最好的喝酒对象。

    眼看安雪莹和辰王两人聊了起来,偶尔喝杯酒,夹点下酒菜,有说有笑,那情形竟像认识不短时间。而且碧玉从来不知道,自家小姐也能笑的这样充满了生气,而辰王说的东西也那样有趣。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劝劝安雪莹,结果被两人赶到门外守着,虽有点不甘,可听到安雪莹比刚才好多的声音,碧玉眼中也露出点笑意。

    南宫止对安雪莹确实是喜欢上了,但还是第一次知道,和她一起聊天,也能聊出味道来。虽然是足不出户的大小姐,但是看过许多书的她,有些东西他说一些,她便能懂,甚至还能提出一些其他的话题。

    这比上次红袖添香的乐趣,还让他欢喜。

    南宫止在说到海外的一夫一妻制的时候,安雪莹却突然沉默了下来,清透的眼眸望着南宫止,动也不动。

    “怎么?”南宫止问道。

    安雪莹盯着他,不动不言。

    南宫止以为她是醉了,抬手去握她的手臂,却被安雪莹抬手打开,那目光仿若一下变得伤痛,“你不要碰我!”

    南宫止皱眉,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安雪莹却站了起来,望着南宫止,“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好的没妻子,干嘛不去娶个妻子!家里有妻子了,就不用去外面了啊!”她本来已经忘记了,此时却想起了叶鹏飞和那妓子在一起的情形,再加上南宫止对她的行为,她那渐渐被酒精侵袭的脑子,不太控制自己的情绪。

    南宫止笑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挑,似乎有些愉快的意味,“噢,安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什么意思?”安雪莹脚步有点浮,扶住桌子,望着南宫止还带着笑意的面容,心底却有一股火气抵不住的冲了出来。

    她这么不开心,他却还笑,他凭什么笑呢?

    要不是他莫名其妙的做出那些事,也许现在她和叶鹏飞之间就不是这样了!

    对,都是他先给自己带来了麻烦,后面才会带来那一系列的麻烦。

    喝醉酒的人,思维也会变得不同,此时的安雪莹就有点蛮不讲理的意思,她看着南宫止,抬手就想去把他脸上的笑容给扯下来。

    她往前一步,脚下却无法走稳,整个人一歪,朝着右边晃了好几下,出于本能,她伸手一拉,刚好抓住一个温热的刚硬的东西,那东西顺着她的力道一扯,就将她带到了一个宽阔,散发着温度的胸膛。

    安雪莹稳了稳神,一抬头,就看到那张五官分明的脸,明明其他的一切都看不清,可这张脸却那么的清晰。

    “很喜欢看?”南宫止对上她那双醉眼,看她呆呆地望着自己,嘴角更翘。

    谁喜欢看?光长得好有什么用!

    这个罪魁祸首,还笑,还笑!

    安雪莹抬手去扯他的脸,可怎么也瞧不准似的,手指一抬,又拉到了别的地方,四肢不太受控制。

    看着她那木木的动作,南宫止的笑意更甚,这般醉醉的样子,呆萌呆萌的更可爱,“喜欢看还不够?还要摸?”

    谁要摸你?

    安雪莹连说话都有些没力气似的,却看眼前人的样子越看越可恶。

    她怎么捏也捏不到,那笑,要把它掐掉!她眼前南宫止的笑,好像和叶鹏飞,和那妓子的笑都融合到一起,那完美的唇形弯出来的笑,落在她眼底简直可恶到了极点。

看网友对 不想见到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