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京城来信

京城来信

她怎么捏也捏不到,那笑,要把它掐掉!她眼前南宫止的笑,好像和叶鹏飞,和那妓子的笑都融合到一起,那完美的唇形弯出来的笑,落在她眼底简直可恶到了极点。

    那晶澈的眼睛望着他,就像是要把他的脸想撕纸一样的撕成碎片。

    “别乱动。”南宫止望着面前飞来舞去的小手,大掌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免得自己的脸真的被她揪碎。

    “嗯……”缚住动作的安雪莹非常不满的挥手,发现自己再动不了,而面前那人的脸依旧那么清晰,脑子里奇异的念头咕噜噜的往外冒。

    带着醉意的眼睛,一瞬间亮得像太阳。

    南宫止还没明白那明亮的用意,安雪莹的身子扑了上来,随即温软的一处就扑的一下,盖在了他的唇上。

    安雪莹用嘴巴紧紧的咬住了南宫止的唇。

    纵使见惯了诸多大场面,这一刻南宫止还是微微愣了半瞬,但也是仅仅半瞬,他就立即搂住了自动送上门的小兔子。

    温温软软的唇,小小粉粉的唇。

    主动和被动亲吻,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

    纵使是被咬住,南宫止依旧能察觉到那丝丝电流从她的唇传到了自己的舌,她笨拙的亲吻,当然,也许是在咬,但是那力道和她的人一样的轻,对他来说,完全不在意。

    他幽黑的深眸紧紧盯着她,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安雪莹在那炙热的目光下,却宛若磁石一般被吸引,口中傻傻的咬着,竟是一动不动的不肯松开。

    红嘟嘟的脸蛋,粉嘟嘟的唇,南宫止低头便看到这如水的娇羞,心底涌上的,是潮水般的怜爱,席卷他跳动的心。

    南宫止的大掌一抬,扣住她的后脑勺,唇角一动,便反客为主,掌控了形势。

    安雪莹头很晕,她分不清是酒太醉人,还是这吻太炙热,脑子里失去了判断的能力,只能接受着。

    只到胸前有些不一样的感受,反射性的就哼哼了一声,“叶郎,不要……”

    动作俄然而止。

    南宫止看着她完全迷蒙的双眼,眼神深得像个漩涡,慢慢地抽出自己的手,盯着眼前的容颜,声音极慢极沉,

    “睁开眼,看着我。”

    安雪莹努力的睁开,却始终看不清,她摇摇头,脑子沉重如千斤。

    “我是谁。”声音又沉了一点,似乎有着某种怒意。

    安雪莹本能的缩了缩,依旧摇了摇头,接着脸上就传来一股痛意,她蹙起眉,拨了拨那让她产生疼痛的东西,却拨不动,迷迷糊糊地喊,

    “碧玉,碧玉……”

    “小姐。”对自己名字非常敏感的碧玉听到呼声,推门而进,见到屋中的一幕目瞪口呆,连推门的动作都停止不动。

    小姐为什么扑在辰王的怀中?辰王的手指为什么掐在小姐的脸上?

    她大脑飞速的运转,高级丫鬟的职业道德让她还是做出了专业的处理方式,先快步进来,然后把门合上,防止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情形,再走过去,伸手欲从辰王手中将安雪莹接过。

    南宫止的脸色很黑,但面色坦然,看到碧玉进来,将安雪莹放在椅子上,

    “她喝醉了。”

    安雪莹面色绯红,眼神迷蒙,碧玉看得出,想要问问小姐喝醉了,你为什么要掐她,可南宫止那强大的气场,又让她问不出口,只能点点头,

    “多谢辰王照顾我家小姐。”

    “嗯。”南宫止看了一眼嘴角微弯,靠在碧玉身上,傻笑着的安雪莹,眼睛微微一眯,转身走了出去。

    碧玉看他这样,心底有些奇怪,看看安雪莹有些异样嫣红的唇瓣,又有点不安,心想这也许是喝酒喝红的吧。

    在辰州,男女坐在一起吃饭,根本就不算个事,她和小姐是入乡随俗嘛。刚才辰王不说了,是因为小姐醉了,才扶着她的,就是这样。

    接着碧玉扶着安雪莹回去休息,于嬷嬷问起来,碧玉把叶鹏飞和那妓子的事说了,没有和任何人提及在酒楼遇见了辰王的事,于嬷嬷听后,老脸微微变了变,说了句“好好伺候小姐”,没有说其他。

    安雪莹醒来之后,对那时的事记得模模糊糊,大约知道有些事不太对,碧玉也没有提及,这事就算过去了。

    叶鹏飞在次日下午也回来了,是叶老夫人派了人请回来的。但是没有回屋,只在书房住下。

    往日若是这情况,于嬷嬷定然要操心,这一次她心底清楚了很多事,自然不会再说。

    安雪莹没有去找叶鹏飞,每日刻意避开他的时间,才安排自己的事。

    两人之间就这么僵了五六天,叶老夫人知道了,中间派了人又把安雪莹拉去数落了一番,让她主动去和叶鹏飞说话,有什么事她就该低头道歉,让夫君欢心之类的,这次安雪莹什么也没说,默默地听着,听完了还是这样。

    她过不了这个槛,脑子里时不时就蹦出叶鹏飞和那妓子说笑的情形,别说道歉,就是看到叶鹏飞都觉得难过。

    叶老夫人看她没反应,又把叶鹏飞叫去,说他娶的这什么媳妇,心气儿高,叶鹏飞心底也为那事梗着,不想说话,倒是叶菲菲在旁边说了,

    “娘,你也别和哥哥这么说,哥哥娶了那个弱不禁风的,难道是看中她的人?她爹是国公爷,能帮哥哥升官发财呢!”

    叶鹏飞嘴角动了动,对安雪莹,他不能说一点都不喜欢的,但是他也没解释,叶菲菲的话也不是全错。

    叶老夫人听了,噢噢了两声,“是啊,鹏飞,要是没什么事,你就给她个台阶下吧。她现在心气儿高,你就忍忍,到时候你升上去了,再给她脸色看。”

    叶鹏飞心中动了一动,说了几句后,就出去。

    他也想和安雪莹和好,接下来没多久,就到官员审查考核的日子,这次升职的人中,他是有份的。但是一向性格温柔的安雪莹这次却没来找他道歉,台阶没来,他不好下。

    这次的事,叶鹏飞自己是下不了心去道歉的,她怎么把他的病告诉其他人?太不为夫君着想了。

    叶鹏飞想着又往书房的方向走去,途中看到小厮拿着封信,朝着安雪莹的院子去,他眉目动了动,把小厮招了过来,

    “去干嘛?”

    “京城里来了信,小的送给夫人。”

    叶鹏飞伸手,“我要过去,给我吧。”

    小厮是叶家的,见他要,也没什么,就给了。叶鹏飞等他走远了,转身朝书房走去,关上门,把信小心的拆开。

    前些时间,他和安雪莹说过要晋升的事,安雪莹答应写信和岳父说。还有于嬷嬷去告状的事,他想看看,岳父是个什么态度。

    看完信上的内容,叶鹏飞脸色从惊讶到震动,到忧虑,变了好多次,最后捏着信纸在书房里走了好多圈,才转身拿了烛台,点燃之后,把信给烧了。

    **

    安雪莹在屋中绣花,如今心很不平静,她希望能够通过绣花,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刚把一朵梅花的边上好,外边丫鬟来通报,说是姑爷来了。

    安雪莹微微诧异,手中的针没注意,戳到了手指。

    “怎么这么不小心?”叶鹏飞高大的身材走了过来,将安雪莹前面的一片阳光都遮挡了,他握住她的手,望着上面的血珠,拿起帕子去抹。

    安雪莹被他握住手,愣了一愣,却不由自主的抽了抽自己的手,想要避开他。

    叶鹏飞抬头望着她,温柔道:“怎么,还生我的气吗?”

    安雪莹将手头的东西放回绣篮里,也不说话。

    叶鹏飞也不气馁,摆手让小丫鬟退下,开口说,“本来那件事情,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秘密,于嬷嬷知道了,我自然是气恼的。”

    安雪莹低着头。

    叶鹏飞看她还是不出声,继续,“那时候我不冷静,后来想了想,你不是那样的人,是我太过气恼了,还对你动手,害你撞了腰。现在还疼吗?”

    他说着伸手来摸腰,安雪莹扭着避开,小声道:“好了。”

    见她开口,叶鹏飞眼中有得意,借势就搂着她要坐到腿上,安雪莹站了起来,叶鹏飞有点不高兴,克制了,又微笑道:

    “怎么,还是生我的气吗?要不我让你推一下?”

    若是只是那事,莫说要等到他今日过来,也许安雪莹早就去找他说话了。对于嬷嬷那件事,安雪莹虽然不愧疚,还是比较能理解叶鹏飞当时的心情,但是后面看到妓子那一幕,却是无法让她心中毫无芥蒂。

    叶鹏飞见安雪莹一直避开他,皱了皱眉,“你还在生气什么?”自觉口气重了点,又加了一句,“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夫妻之间若是长久这样,会影响感情的。”

    这句话戳到了安雪莹的心,妓子的事情之前叶鹏飞说过是逢场作戏,她也知道叶鹏飞有那身体的毛病,不能行事,她不想说出来,但是不说出来,以后难道就一直这么过日子,那也不行。

    安雪莹静了静,还是开口道:“这几日,你没在家,在哪儿?”

看网友对 京城来信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