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阴谋大寿

阴谋大寿

叶鹏飞在官场呆惯的人,擅于察言观色,安雪莹的话一出来,他便提高了警惕,望着她的神情,心底已经做了一番计算。

    他在几日都在雅舍里,和那个妓子厮混,这件事他也没太过遮掩,毕竟他认为男人嘛,别说家中妻妾多,外面有几个红颜知己的,也是正常的。

    但一向对于他行踪不追问的安雪莹开了口,可能他的行踪,她已经知道了。

    不说安雪莹背后的娘家,就是正妻,也是可以知道丈夫几日不归的去向。

    “这件事,我正要和你说。”叶鹏飞很快的就研究好,并摆出了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那一日与于嬷嬷发生争吵,我心中烦闷,便想要出去喝酒。可是这等事,又不能和同僚去说,刚巧遇见那妓子,被她拉去喝酒。这几日,就住在那儿了。”

    他说着,瞧安雪莹神色没有松动,语气更加后悔,“等冲动之后,我回想自己这几日,真的是不应该,雪莹,你原谅我好吗?”

    安雪莹没有叶鹏飞那么通世事,她低着头,也没注意叶鹏飞的神色,这么问出来,就是想听听叶鹏飞会不会说实话,眼下他说了出来,她心底又有点松动。

    但是当时叶鹏飞那模样,真的是她从来都没见过的难看,她没办法当作心中没有芥蒂。

    叶鹏飞又说了很多好话,安雪莹心软,被他磨了大半天,夫妻两人算是和好了。

    夜里叶鹏飞又陪着安雪莹用了晚膳,睡在一起的时候,叶鹏飞又像以前一样,安雪莹本来想试着和好,可是稍微亲密一点,她脑子里就浮现出一张五官分明的面容,正冷冷的望着她,吓得她一把推开了叶鹏飞。

    叶鹏飞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是以为安雪莹这一下还记得那妓子的事,又温声道:“雪莹,不要去想她了,你才是我的妻子。”

    安雪莹怔了一怔,这才想起叶鹏飞和妓子的事,胡乱的嗯了一声。其实刚才她一点儿也没想那妓子的事,满脑子都是辰王的脸。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和叶鹏飞解释那个动作,他给她找了理由,她心里松了口气,又有点内疚。

    而叶鹏飞也觉得轻松,吃的药没什么作用,就算进行下去,也只是徒增打击。

    两人就这么过了一夜。

    和好之后的叶鹏飞对安雪莹比新婚时更好,更加殷勤,而安雪莹因为偶尔会浮现那个人的脸,也因此对叶鹏飞更加好,所以两人如今的模样,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叶老夫人听了那天叶菲菲的话,可以理解,但是也看不惯叶鹏飞对安雪莹太好,叫了他过去谈了话,但是听叶鹏飞说过些话之后,就再也没觉得儿子对媳妇好刺眼了,反而对安雪莹也越发亲切起来。

    这十来天的时间,安雪莹也算是把心情调整起来,夫君对她更好,婆婆,小姑也比以前态度好一些。她想起云卿以前说的,夫妻有时候吵吵架,能更加增进感情,可能就是这个道理吧。

    到了这天用膳的时候,叶鹏飞脸色沉重,吃饭的时候,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安雪莹见此,问道:

    “叶郎,今日在公门遇上什么难事了吗?”

    叶鹏飞看了她一眼,“下个月就是升职考察,今天探上面的口风,我希望可能不大。”

    安雪莹奇怪,“上次我听你说希望很大的啊。”

    “你知道这些事,没定下来时,都会有变故。”叶鹏飞语气沉重。

    安雪莹出身大家族,父亲又是朝廷重臣,虽不留心,但是平日也能听到不少有关于这方面的事,知道官员升降有时候确实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想了想,“叶郎你才干突出,为何不成?我上次给爹写信时提过你的事,按理来说,现在应该有回信了。”

    这点安雪莹倒不迂腐,出嫁的时候娘就说了,大家族之间就是互相提携,交错关系,才能在朝廷中站的更稳。

    父亲提携叶鹏飞,只要叶鹏飞是有才干的,她觉得很正常。

    叶鹏飞的眼神微不可见的变了变,随即道:“唉,京城与辰州距离太远,若是路上有些差错,信一时半会儿没到这儿,错过了这次,又要等三年了。”

    叶鹏飞升的是油水重差,那位置可不是好上的,加上辰州和京城的一年一次的考核制度不同,这次若是失了机会,下次就要等很长时间。

    他重重叹了口气,将筷子都放下,一副无法入食的模样。

    安雪莹看了他好几次,“为什么你的希望会变小?”

    叶鹏飞抬起眼睛往上看,语气难过,“还能有什么原因,就是有人送银子了呗……”他自嘲的笑了笑,“我叶府家小,如何争得过他……”

    安雪莹有些难过,叶鹏飞对公务很上心,也很勤奋,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到如今的位置,咬着唇不说话。

    叶鹏飞回头看到她的样子,牵出一抹轻松的笑意,“算了算了,不说了,倒把你心情弄坏了,来,吃饭。”

    安雪莹拿着碗,心不在焉的用完了晚膳。

    叶鹏飞陪她坐了一会,就去书房处理没有弄完的公务。

    安雪莹一个人在屋子里坐了很久,问了碧玉,最近有信过来,得到否认的答案之后,开口道:“碧玉,我嫁妆里面,有多少银票?”

    碧玉管着安雪莹私产的钥匙,很快就把数字说了出来。

    安雪莹琢磨了一下,把要用的数字给碧玉说了。碧玉听了后,睁大眼睛道:“小姐,你一下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

    安雪莹和碧玉年纪差不多,又有上几回发生的事,心理上亲近得多,简单的说了一下叶鹏飞升官这事,碧玉有些犹豫,毕竟嫁妆是女方带来的,是属于女方的私有财产,如今去给姑爷,数额这么大,有些不放心。

    “小姐,这么大数额,你要不要和于嬷嬷商量一下?”

    这事可千万不能给于嬷嬷知道,上回叶鹏飞和于嬷嬷之间闹得那么大,虽然这些天叶鹏飞也和于嬷嬷说了话,但是安雪莹明显能感觉到于嬷嬷对叶鹏飞非常不满。

    “不行。”安雪莹阻止道:“这事姑爷并没有对我说,是我自己要替他解决这个困难的。要是给于嬷嬷知道,你让他以后怎么面对他人?”

    一个男人用妻子的嫁妆,说的难听,就是“吃软饭”。

    “可是……”碧玉还是觉得数额有点大。

    看到她这样,安雪莹板起小脸,“可是什么,难道我的嫁妆我还不能做主了吗?”

    这话说的重了,碧玉没敢开口,只好应了下来,安雪莹又嘱咐她,这件事绝对不能和其他人说,若是说了,以后就不要再呆在她身边。

    本来还想偷偷告诉于嬷嬷的碧玉被这句话吓到了,只好隐了这个心思。

    次日下午,碧玉就到小仓库去拿了银票,安雪莹给叶鹏飞的时候,他面上惊讶和欢喜交织,却还是凝重道:

    “雪莹,我不能拿你的钱。”

    “你我是夫妻,你有难处,我帮你是应该的。”安雪莹微笑。

    叶鹏飞接过后,搂着安雪莹,深情款款地开口,“以后等我去了京城,当了大官,双倍还给你。”

    “嗯。”安雪莹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点头道:“你不够再和我说。”

    叶鹏飞拿了银票走了之后,过两天回来,脸色果然比之前好了许多,安雪莹想他解决了问题,也高兴不少。叶鹏飞告诉安雪莹,叶老夫人十三天后,就满五十岁了。

    这可是个大寿,安雪莹知道后,责怪叶鹏飞没有早点告诉她,叶鹏飞说他其实已经提前一个月发了请帖,但是之前因为升迁的事忘记了,紧接着他要去别的州七天,家里的事就交给安雪莹了。

    安雪莹接了下来,才发现一个问题,她没有掌管叶家的中馈,公中的事都是叶老夫人管,如今她要去办这个大寿,要东西还好说,辰州是贸易大州,很多东西有钱都能马上买到。

    但是……第一件事就是需要钱。

    安雪莹心想这个五十大寿的事,叶老夫人是知道的,于是去找叶老夫人说这个事,大概意思也就是府中要出钱,结果叶老夫人一句话就顶了回来,

    “媳妇,你不知道为了鹏飞的事,家里头的银子早就用光了吗?”

    安雪莹愕然,原来叶鹏飞早就在叶老夫人这里拿钱了吗?他是实在没办法,那天才会让她看到那么难过的样子,一时安雪莹也不知道怎么办,倒是于嬷嬷开口了,

    “叶老夫人,姑爷走的时候,让小姐给您准备五十大寿,如今公中没银子,很多事就不好做了。”

    叶老夫人哭穷,“一个月前哪知道会遇见这事,本来鹏飞升职是板上钉钉的事,如今这样,那就不办了吧。”

    不管怎么说,叶老夫人就是没银子,安雪莹回来,于嬷嬷冷笑道:“小姐,老奴看这个五十寿宴是办不了了。”

    没银子,不给钱,那能干什么?

    “于嬷嬷,这个寿宴必须得办。”安雪莹开口道。

    “为何?”于嬷嬷皱眉。

    “叶郎说他请帖一个月之前已经发出去了,如今离宴会也就十三日,若是通知人家办不了,这次邀请的人必然有他的上司,考核官,叶郎的升职岂不是更让人看轻。”安雪莹是处处为叶鹏飞考虑,于嬷嬷不以为意,

    “若是没有这个实力,就不要办,如今没了银钱,那如何办得了?”

    “我这个做儿媳妇的,就当办个宴会送给老夫人做贺礼了。”如今是她嫁过来的第一个年头,婆婆过大寿,送礼也是应该的。

    于嬷嬷不答应,她觉得这次办寿宴,叶老夫人没银子,叶鹏飞刚好宦游(也就是出差),时间又安排的很紧,似乎是叶家故意为之。

    但是安雪莹坚持,温柔的人一旦固执起来,也是很可怕的。于嬷嬷身份再重,也就是个奴才,也阻止不了,只好生着闷气,盼望着国公爷夫妇能早点回信,她觉得叶家人的越来越不对劲了。

    叶鹏飞留了一本宾客的册子在书房,安雪莹拿到手时一看,这宾客请的真不少,可以说辰州有点头脸的人,全部都请来了。

    安雪莹扫了一眼,看到辰王的名字时,顿了一顿。

    离上次见面,已然一个月时间了,不过安雪莹听叶鹏飞提过,辰王出海剿余下的海匪去了,如今还没说回来的确定时间。

    这个请帖只是按照惯例发给他,到时候多数可能是不来的。

    按照帖子上的名单,叶府是办不了如此多人的宴会,只能出去租地方。叶鹏飞也考虑到了这点,帖子上写了个预订的地点,等到了那儿,主人家说给的是定金,接下来要给全额了。

    于嬷嬷什么历练,心底已经能确定这是叶家的把戏,到了这时,她也不劝了。眼下小姐既然答应了,如果她阻拦,就这么闹起来,别人还是会说自家小姐不孝顺,不如也做了,到时候国公爷也有理有话说。

看网友对 阴谋大寿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