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这一台戏

这一台戏

十三天,什么事都很紧,安雪莹要安排事,每天都很紧张,基本都没有睡好。

    叶菲菲过来看了几次,安雪莹想要叫她过来帮帮忙,一来是时间太急,人手不够,二来是叶菲菲以后如果嫁人,也是要当主母操持这一切的。

    但是遭到了叶菲菲和叶老夫人的强烈拒绝,不仅如此,就连安雪莹想要调叶府的人手去帮忙,叶老夫人以叶府伺候的人本来就不多,去了就没人伺候她的理由拒绝了。

    好在于嬷嬷虽然不高兴,还是帮着安排,她大宴会准备了许多次,眼下这个虽然紧急点,但是大大小小的地方,还是安排的很细致。

    碧玉也是个得力的,嘴甜和主人借了园子里的人,一起布置这一切。

    叶鹏飞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宴会的前一天,当看到租下的明珠花园内装饰的一切,极为满意的对安雪莹大力夸奖。

    得到叶鹏飞夸赞的安雪莹微微一笑,眼中却没多少欣慰。

    到了生日这天,来的人不少,安雪莹作为女主人,与各家的夫人小姐都要寒暄一阵子,这些时日忙得多了,人确实也有点累,看客人都进来得差不多,转身吩咐厨房里可以将菜肴端上来。

    就在这时,门前一阵轰动,人群迅速地朝着门前涌了过去。

    “王爷,你来了啊!”叶鹏飞早就发现了站在人群五官深邃,身材高大的南宫止,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去作揖。

    “你母亲五十大寿,本王也来沾沾老寿星的喜气。”南宫止冷峻的面容露出一抹笑,虽然极淡,但是这句话给足了叶老夫人面子。

    叶鹏飞站在右侧前方,微微躬身,请南宫止走在前面,看着周围同僚透着嫉妒羡慕恨的眼神,顿时如行走在春风中。

    他娘的五十大寿,辰王竟然来了,这代表什么?辰王很看重他!

    这次的职位是跑不了了,上峰暗示他,银子也送了,辰王面子也有了,难道还不会是他的?

    叶老夫人瞧见辰王来了,早就站了起来,迎上来,走了一半又觉得自己可能不懂礼仪,回过头来拉着安雪莹一起过去。

    安雪莹看到南宫止来,心中就是一惊,眼下又被叶老夫人拉去,干脆就低着头,做成那小家碧玉的样子。

    叶老夫人没注意,望着辰王还行了个礼,“王爷,您来这儿,真是让老身太激动了!”

    这句话说的几处都不妥,但是南宫止也没挑剔,说了一句恭贺的话后,目光就落到了旁边,“这位是?”

    “这是我儿媳。”叶老夫人听到辰王说话,心里老激动,立即拉着安雪莹道:“还不给辰王行礼。”

    安雪莹这才抬起头,细声细气的行了个礼。

    “这是京城来的千金,到了我们辰州,可还习惯这里的民风习惯?”南宫止看她一脸回避,问道。

    这种场合能回答不习惯吗?安雪莹只能点了点头。

    南宫止立即道:“那就好,来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来给叶老夫人庆寿,必须要和叶老夫人你们喝一杯。”

    叶老夫人当然应了,她拉着安雪莹作陪,安雪莹却不动。

    南宫止扫了一眼,没说话。

    叶鹏飞立即急了,对着安雪莹道:“我们辰州与万国来往,风气开放,正常的男女之间,是不像京城那么死板的。雪莹,难得辰王今日来,又是母亲的寿宴,你不要让母亲不高兴。”

    这么一大顶不孝的帽子扣下来,安雪莹也只有坐下来。

    南宫止左边坐着叶老夫人,他很自然的就拉了安雪莹一把,让她坐在自己的右手边。

    “来,辰王,我敬了你一杯。”叶老夫人端起了酒,朝着南宫止敬了过去,南宫止很是豪爽的敬了酒,转头就朝着拿着筷子发呆的安雪莹,“那叶夫人也要敬上一杯吧!”

    安雪莹现在看到酒就怕,听到南宫止的声音,抬起眼望着他,扑闪清澈的眼睛里都是拒绝和求情。

    这眼神软绵绵的,南宫止一下就想起那一日两人吻住的情形,喉结不自觉的上下动了动。

    “怎么,陪我喝杯酒也不行?叶夫人。”

    怎么听,这叶夫人三个字,都带着一股调戏的味道,安雪莹更是不自在了,可是南宫止还没说什么,叶鹏飞见安雪莹闪闪躲躲,就道:

    “雪莹,你就敬辰王一杯吧。”

    安雪莹抬头望着叶鹏飞,他要自己陪人喝酒?叶鹏飞看着她的眼神,心底有点虚,但是万一拒绝了,惹辰王不高兴,那可不就功亏一篑了,所以他继续道:

    “来,没事,就喝一点儿,今天是个喜庆日子。”

    自己还倒了一杯酒,放在了安雪莹的手中。

    望着手中的酒杯,虽然叶鹏飞选的是个小酒杯,但是安雪莹却觉得手臂沉重无比,她呆呆地望着酒杯,眼睛一动不动。

    南宫止瞧着她的神情,薄利的嘴角勾了勾,继续举杯道:“是啊,雪莹,你看,叶鹏飞都这么说了,你还不敬我?”

    他的称呼都改了,叶鹏飞注意到,更开心,他认为是辰王对他亲近的表示,推着酒杯往安雪莹的唇前靠,“来,喝吧。”

    安雪莹像是终于回过神,看了叶鹏飞一眼之后,端起酒杯一口气喝了下去。

    周围的人立即大叫“好,好!”“看不出京城的女子也有这般豪爽!”

    叶鹏飞就和得了什么大奖一样,脸都兴奋地红了。

    就在众人的目光中,安雪莹徐徐地站了起来,朝着他们行了个礼,“各位,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胜酒力,你们先慢用。”

    说罢,竟然没有等任何人开口,就这么离席而去。

    叶鹏飞连忙解释,“我内人很少这么爽快的,那都是因为辰王在这里,她身子弱,吃不消就有点任性,还请辰王原谅她。”

    南宫止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叶鹏飞,叶老夫人瞪着安雪莹离开的背影,口中也骂道:“原以为京城大家来的小姐,是个明事理的,结果还是个不懂事的媳妇。辰王,你别见怪啊!”

    南宫止笑了,冷峻的眉眼里都是浸着的光,“不见怪。”

    你们越是这样,他才越喜欢。

    叶鹏飞和叶老夫人心想,辰王真是个远看高贵冷峻,近处实则平易近人的王爷啊。

    这场寿宴俨然变成了辰王的主场,他在喝下一名官员敬的酒之后,就站了起来,“唉,各位啊,本王刚从海上回来,现在喝了一会酒,有些头晕。先去休息休息。”

    叶鹏飞连忙说要亲自带辰王去休息,南宫止拍拍他的肩膀,“今日大家的兴致都很高,我离开了,总要有个人在这帮本王代酒。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是,是!”叶鹏飞喜得眼睛都亮了,“王爷你先去休息。”

    王爷让自己代他喝酒,这是什么意思?是器重他,有意提拔他做心腹的意思啊!

    叶鹏飞哪里不肯,当然,少不了被周围那些恨得都要咬牙的同僚上级拼命灌酒。辰王他们不敢真灌,可叶鹏飞,他们就不会客气了!

    南宫止出了园子,把带路的小厮打发走了,转身就朝着明珠花园休息的客房走去。

    客房内,只有安雪莹一个人。

    今儿个太忙,事情太多,碧玉和于嬷嬷都去当起了管事,在身边伺候她的只是个小丫鬟,宴会上人一多,小丫鬟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她正坐着发呆,突然门被咚的一下推开,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安雪莹立即站了起来,紧张道:“你过来干什么!”

    南宫止根本就不给她再说话的机会,冲过来就将娇小的身子抱在了怀中,带着酒气的唇封上微张的小嘴,开始了狂风肆掠般的掠夺。

    安雪莹被他吻住,浓浓的男子气息夹杂着海风的咸味,冲入鼻子中,不知道怎么,她捶打的手就不那么用力,而是轻轻地搭在南宫止的背上。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南宫止不能把人憋死的时候,他才放开了唇,额头顶着小人儿,鼻息微微沉重的喘着,

    “我走的这么久,有没有想我?”

    他的声音微微暗哑,在夜色和酒气的熏陶下,带着一种好听的,充满了……安雪莹想了一会儿,充满了男性气息的魅惑。

    没错,就是男性气息,听着就让人想象这个男人的强壮,阳刚,高大等等,各种代表男人的词语。

    她的心尖上被这声音像是磨过一般,留下深深的痕迹。

    但是理智还在脑子里告诉她,这人问的话有点不对,“我为什么要想你?”

    她是不理解南宫止的问话,可是南宫止的心情不同,却当成了**,眉目温柔一笑,“因为我是你的男人。”

    “你不是。”安雪莹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说,脸上燥热,口中道:“我夫君正在外面敬酒……”

    这句话瞬间让南宫止的笑容消失,他盯着安雪莹的眼睛,嘴唇微挑,“怎么安国公家的大小姐,也是把男人轻薄了之后,就想要赖账的人吗?”

    “什么轻薄?”安雪莹的眸子里带着疑惑。

看网友对 这一台戏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