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还不如她呢!

还不如她呢!

安雪莹母亲,眼中有泪花,“王爷,我想去一趟京城。”

    南宫止望着她,嘴角翘了翘,看得安雪莹心里有一股不舒服的味道,自己这里都要哭了,南宫止这是什么表情?她不是太善于掩藏自己情绪的人,这点儿变化自然被南宫止捕捉到了,于是挑了挑锋利的眉峰,

    “我是笑你,想起一出是一出。前几句还说要想办法拿回嫁妆,现在又说要回京城,你要先处理哪一个呢?”

    额……

    安雪莹愣了愣,脸有点红,是啊,还有嫁妆这回事呢。只挂住亲人,对钱财一直不太记挂的她,习惯性的又忘记那事。可看着眼前男子那抹挑在眉梢嘴角的弧线,她就觉得自己不能老这么被欺负,睫毛眨了眨,鼓着脸辩解,

    “我……我的意思是,去了京城之后,回来再拿嫁妆,我没忘!”

    娇娇嫩嫩的声音,配着这刚想出来的烂理由,南宫止笑了。也不管走到哪儿,旁边有没有人,俯下身就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啊!”安雪莹给吓了一跳,小小的叫了一声,一边捂着唇,一边四处看有没有人经过这儿,当看到那边走过一个目不斜视的侍卫时,小脸顿时通红,不由地朝南宫止高大的身体后缩了缩。

    若不是怕按在这儿把这个小人儿逼急了,这小模样落在南宫止的眼底,还真要忍不住了。

    他吸了一口气,把视线移到前面巡逻的侍卫身上。一看那健壮冰冷的侍卫,顿时旖旎的心就去了一大半了。

    安雪莹皱着眉头,想要和南宫止分开走,虽说她和他之间,已经是有了某种协议,虽然她是做外室,可是、也不能太没规矩了,她左右看看,瞅着前边有分岔路,琢磨着要不要等下趁机分开走的时候,南宫止在前边说话了,

    “等你回来,嫁妆也没了。这事你不用操心,我会替你办妥的。”

    他顿了一下,转过身,“只是京城,我这段时间有事,不能陪你去。”

    安雪莹看了他一眼,“王爷……”她也没想让他陪着自己去。

    南宫止没等她说完,伸手牵起她,又往前边走去,“其实可以等上半月,你与我一同去京城。但宁国公的事,你早点去,好。”

    安雪莹本想把手挣脱的,可听到他最后一句话,便停了动作。南宫止这意思,是怕她去迟了,可能就看不到家人了吗?她略微心急,往前快走了几步,和南宫止并行,转头问,

    “王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南宫止不答,只望着她,“我会安排人护送你进京,到了京城,你切记除了谨王,其他的人少见,最好不见。”

    **

    南宫止安排果然到位,不到三天,就将事情安排妥当。这次要走的轻巧,不引人注意,所以除了碧玉和一个叫陶子的小丫鬟,还有两个明面上的普通保镖,又选了两个精干的侍卫暗里保护她。

    辰州离京城远,即便安排了最快的行程,也要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等到了京城,已经到深秋了。

    一路上气温一直降低,所以到京城的时候,除了感觉冷,倒也没特别不适应。

    只是离别一年而已,再看京城,安雪莹竟觉得有点儿陌生的感觉。

    到了谨王府门前,安雪莹下了马车,一个容貌淡艳的女子站在门口笑意盈盈,见到她就走了出来,“雪莹,你到了。”

    这是谨王妃,也是安雪莹最好的姐妹,沈云卿,安雪莹看到她厚披风下也遮不住的肚子,眼底露出一抹惊讶,连忙迎了上去,“云卿,你既有了身孕,还出门迎我做什么,担心身子。”

    旁边伺候的是个新面孔,长得玉雪可爱的小丫鬟,声音也甜的很:“安小姐,你可不知道,我家王妃知道你要来,从今儿个早晨起来,就一直念着呢!早早就出来等着呢!”

    “别听她胡说,我才出来不久呢。虽是盼着你来,可这身子重,我也不会一直站着,腰太难受。”

    云卿几句话,就让安雪莹心里轻松了不少,她不想让云卿太劳累,瞧着云卿明显丰润了的下巴,走上前道:“不站久是对的,就是让你操心了。”

    “哪儿的话,知道你要来,我可是开心的不得了。”婚后的日子过的挺不错的,云卿的性格比起以前,要多了一份开朗,竟是愈发的显得年轻了。

    一行人到了厅里,云卿扶着腰,“你们还没用膳的吧。我让人准备了东西。”

    安雪莹摇头,“在城外用了午膳来的,如今还不饿。”

    云卿见她不是客气,便让人不上菜,把预先准备的甜品端了上来。碧玉一行,自有下人去安排,两姐妹独自在屋子里,说话就比刚才人多的时候,要随便自由些了,

    “叶鹏飞没陪你来?”

    云卿聪明的紧,之前安雪莹写信说要到京城来,上面一字没有提叶家,她就知道里头有些什么不对。

    “他现在,是想要和安家划清关系。”安雪莹说道。

    这事不简单,云卿便道:“他都做了什么?”

    安雪莹便将叶鹏飞将她关起来,伤了于嬷嬷,还想坑她嫁妆的事说了出来,听的云卿雪颜一沉,“这些坏人,还真是有共同点!”

    安雪莹以为她说的是当初沈家的亲戚谋沈家的财产,“你别想着扬州那儿的事了,别气坏了身子。”

    云卿瞧了她一眼,自己可不是想着扬州那儿的事,不过她也不可能和安雪莹说,有点自责道:“没想到他是那么个人,当初我帮你多看着点就好了。”

    当初叶鹏飞的出现,云卿不是没关注过,她还特意与安夫人旁敲侧击提了回这事。安夫人视女儿如珠如宝,也不是没调查过。加上云卿也大略的了解下,叶鹏飞这人的风评还是可以的。

    不过很多人都这样,平日里看着都是没什么大问题的,一旦遇到了坎儿,或者大事,才会暴露出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

    安雪莹没把叶鹏飞不行那事说出来,也难说出口,“这不能怪你,左右都是我自己当初想要嫁给他的。他如何,现在我不在意。”

    她这趟回来,主要是来看宁国公一干人的。

    云卿知道她的意思,低声道:“我和王爷说了,现在情况比较紧张,他找个合适的时间,再带你进去看看。”

    听到情况紧张到御凤檀都不能随便带人进去了,安雪莹着急。

    云卿安抚道:“你放心好了,除了里头条件不比国公府,其他的,不会让国公和夫人她们受苦的。”

    安雪莹点头,两人又聊了一会,云卿见她连日里一路车船辛苦了,先安排她休息。

    **

    在谨王府中虽然过的不拘束,但安雪莹还是很焦急。过了六天,御凤檀总算是安排了时间,让她过来探望。

    主要安雪莹是宁国公府的人,如今这案子是牵连了全府的,她虽是嫁出去的女儿,但是保不齐这案子一落定,会不会有人找她们这些嫁出去的国公府小姐,所以御凤檀的意思是,尽量别让人看到她去牢中探望,以免又扯出什么事来。

    一路安然的到了天牢,安雪莹下了车,把斗篷提上,就跟着御凤檀走了进去。

    天牢里不至于一路恶臭,脏污难忍,但大牢里的通风总是有欠缺的,再加上一股阴气沉沉的氛围,进来就觉得难受的很。

    走了一会儿,御凤檀停了下来,侧过身道:“宁国公一案事情重大,所以是单独关在这儿的。这儿虽不至于封闭,但正常说话外头是听不到的,一刻钟后,我进来接你。”

    安雪莹点头。御凤檀转身出去。留出她和家人对话的时间。

    牢中静悄悄的,听到人的脚步声,里头的人也没什么反应,安雪莹借着火光,走到一间牢房前,轻轻了唤了一声,“爹……”

    宁国公坐在牢中一角,连月下来的刑讯,让他已没了当初看到人,就会期盼是洗清罪名的希望,他半靠在墙上,只希望不要又提着他去审讯,让他休息一会,当那轻轻软软的声音传来时,他慢慢地抬起头。

    安雪莹拉下斗篷的帽子,“爹,是我。雪莹。”

    宁国公一下爬了起来,几步跑到了牢前,“雪莹,你怎么来了?”说着,目光往后扫,确定后头没人押着女儿,略微松了口气。

    “我托谨王,进来看看你和娘的。”安雪莹抓着宁国公的手,这原本读书写字的手,除了食指中指的茧以外,还多了一种她从没感受到的粗糙,她的泪一下就涌进了眼内,忍着道:“爹,娘呢?”

    “你娘在那边。”宁国公几步走了过去,趴在左边隔着牢笼喊道,“夫人,夫人,雪莹来了。”

    “什么?”

    他们是重犯,都是隔开关起来的,安夫人在隔壁的牢笼,听到安雪莹的名字,刷刷地就爬了起来,睁大眼睛看。

    安雪莹朝着她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她知道安夫人是在看她好不好。

    看了几眼之后,安夫人忽然又生了怒,斥道:“谁让你来的,谁让你来的,快回去!”

    安雪莹惊讶,“娘,我来看你……”

    “谁要你看!这地方是一个大家闺秀该来的地方吗?好好的辰州不呆着,来这里干什么!我和你爹,这个时候,不想看你!”安夫人嘴里说着厉害的话,眼睛却一直望着安雪莹。

    最宝贝的女儿啊,不知道还能看几眼,看多久。不过啊,她宁愿不看,也不想女儿受到什么牵扯,也被关到这里来。

    这哪里是她宝贝女儿能呆的地方!

    事到如今,母亲还是想着她,安雪莹动容含泪,“娘,是谨王安排我进来的,没有人知道。”

    安夫人看了她一会,她对女儿的思念何止是一会儿,嫁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也不知道多久能回来一次,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她担心的还是牵扯到女儿,如今听到安雪莹这么说了,也知道这些日子御凤檀为他们到处奔波,终于站了起来,

    “过来,让娘看看你。”

    “去吧。”宁国公拍拍女儿的肩膀,安雪莹擦了泪水,走了过去。

    安夫人细细地望着安雪莹,“瘦了。”

    “哪有。”安雪莹摸着安夫人青筋尽露的手背,“娘才瘦了。”

    “关在这里头,还能长胖不成。”安夫人摸着她柔嫩的手,“你到京城来,叶家许你?”

    如今他们宁国公府是个什么境况,安夫人再清楚不过了。就是她娘家,也不敢掺合到这事里头,虽然有点心寒,但大家族也就是这样,总不能为她一个让娘家全被牵扯进来。

    安雪莹知道自己不能撒谎,安夫人一看就会看出来,她昨晚想了很久,决定说一个半真半假的话,“他是不高兴的。但我不在乎。”

    安夫人从安雪莹脸上没看出异样来,主要是安雪莹这话也没多假,还有就是牢中的火光总是不如外面阳光明亮,照的清清楚楚,能让人明辨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她听这话,大约就觉得女婿是不高兴,但是没有背弃女儿的意思。这样还算过得去了。毕竟国公府的境况不如以前了。

    对人心什么,安夫人到了天牢里这么久,早先的奢望也淡了。

    又看了一会其他人,御凤檀在外头走了进来,安雪莹嘱咐父母尽量放宽心,念念不舍的走了。

    宁国公和安夫人只希望她再也别来这儿了,如果他们真的再也出不去的话。

    从始至终,安雪莹就没和安夫人他们问过家里的事,她不懂那些,也知道审问了好几个月,依父亲的才干,该做的说的,应该都说了。

    她不相信,父亲会是个帮助叛乱者的人。

    他们宁国公府,享国公待遇,她爹仕途又一直顺风顺水,就算帮了龙二,再弄最多也就是个国公了,何必呢?

    安雪莹所想的,也是这个事情中最大的疑点。但是疑点是疑点,重要的是要有证据。

    **

    看了宁国公和安夫人之后回来,安雪莹的心情较之刚来的时候,更显得忧心忡忡。云卿能够理解她的心情,看到父母住在那种地方,如何好的起来?

    她只好让安雪莹出去透透气,不到人多的地方,走走看看,总比一直在谨王府里好。

    云卿这一胎没有怀御不悔时乖,即便如今五个月,在肚子里闹腾的很。她吃不了什么,夜里也睡不安稳,白日里难得肚子里的小家伙休息一下,总是要补眠。

    云卿想要陪安雪莹出去,安雪莹拒了,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出去走走问题不大。

    看她身边的人,云卿也放心了,嘱咐他们别走太远,就在城中。

    安雪莹带着碧玉,还有一名保镖扮作的车夫,一同出去。开始她也没什么兴致,好在碧玉总挑着她感兴趣的来说,逛了一段时间之后,安雪莹心情总算是好些,又觉得有点渴,便返回马车,打算寻一处茶楼坐下。

    保镖看她脸色好些了,也笑着道:“安小姐这样,主子看到也开心。”

    安雪莹看着他,想起南宫止要来了。不过他早就说了要来的,来了也正常。

    那保镖抓着机会给南宫止说好话,“主子这么多年,很少到京城来。就算小姐让他带着外甥来,他都没来过。”

    安雪莹笑了笑,南宫止对她是不错,就是……

    碧玉倒瞪了那保镖一眼,“不要说那边的事,免得想起那倒霉叶家。”

    保镖想着也是,收了声。

    安雪莹在马车刚坐定,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是雪莹表姐吗?”

    这条街人不多,那些个官员贵族的也不常来这儿,所以安雪莹才在这边散心,没想到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进马车是不可能了,只好看了一下,是个长脸大眼的妇人,她定了定神,才想起,这是母亲那边的一个表妹,叫李鹿。

    成亲前,这表妹虽然见面不多,但是逢年过节的,都会到家中来,是个嘴爱说的人,所以她有点印象。

    此刻见面,就有点儿尴尬,倒是李鹿走过来,眼睛瞟着马车和保镖,嘴里热情地,“表姐,你回京城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呢,我正巧在这儿路过,才看到你呢。”

    安雪莹点了点头,“我就回来一趟,没什么事,不打扰你们。”

    李鹿不知道是不是真是想和她说话,就说前边有个茶楼,和安雪莹过去坐坐,安雪莹不想和她在大街上就这么说话,也不能真什么也不管转头就走,点头应了。

    进了茶楼,李鹿倒是很热情,也看不出啥不对,说了一番可惜之类的话,就望着她道:“你是一个人回来的,没有和表姐夫一起?”

    安雪莹摇摇头。

    李鹿瞧着她,忽然道:“该不是看到宁国公府出了乱子,和你撇清干系吧。”

    有这么明显?安雪莹有点惊讶地望着李鹿。

    李鹿一看知道十有**是的了,她也没说叶鹏飞没良心,毕竟这可是大案呢,再说她感兴趣的也不是这事,“那你在辰州,怎么,是出了叶府,自己过吗?”

    安雪莹不知道她怎么问了这么问题,是看出什么了?

    李鹿又接着道:“这女人一个人在外边就是苦,可是表姐你现在这样,叶家那不管你,你这大家闺秀的,也不能给人做小妾外室什么的啊……”

    安雪莹脸色白了白,碧玉进来听到这话,“表小姐,你这说什么呢。我家小姐现在住谨王府,现在都方便呢。”

    李鹿闭嘴了,随便说了几句,安雪莹就找了个借口,走了,她实在不知道和这个表小姐还要说什么。

    看着安雪莹走掉的背影,李鹿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意。

    她刚才路过那马车的时候,就看着那扶人上车的丫鬟眼熟,以为是哪位官家夫人,结果走近去一看,是安雪莹身边的大丫鬟,当即就想要静悄悄的走了,她可不想和宁国公府扯上关系。

    可后来一转身,就听到那保镖的对话,怎么听,都有点怪!

    安雪莹嫁了个什么人,李鹿最清楚,一个穷读书的,好不容易熬出了点头,哪里配得上称呼什么主子的,说话还有点避讳似的。

    心底一好奇,李鹿就想着去和安雪莹聊聊,这一聊,她就发现了,安雪莹嫁的那个肯定是不愿意和这个谋逆罪犯人的女儿在一起,估计都休了她了!

    以安雪莹一直被捧在手心里,养出来的那点本事,还能这么安然无恙的回来,那是不可能,可能就是那个什么“主子”的庇护着她呢!

    一个被休的女人,再被庇护,那不是小妾,就是外室,还能是什么!

    所以她一问,安雪莹就白了脸,她就知道,被自己说中了!

    安雪莹那是什么人,珍珠,水晶,雪莲花,京城里可都这么形容她的。长得好看,家世又好,闺蜜还比人交的好,这种人,没有人羡慕嫉妒恨那才奇怪。

    结果现在呢,嫁的那穷小子,家里又被定了这么大罪,沦落到去做小妾,外室!那什么主子的,妹妹都生了孩子,也不年轻了,说不定还是个发福的中年胖子呢!

    长得好看又如何?

    唉!

    李鹿在脑子里迅速的补了一番伦理大剧,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带着得意和一丝高贵的可怜,以前总觉得自己比不上这位雪莲似的表姐,现在想想,还不如她呢!

看网友对 还不如她呢!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