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留着做纪念

留着做纪念

李鹿在脑子里迅速的补了一番伦理大剧,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带着得意和一丝高贵的可怜,以前总觉得自己比不上这位雪莲似的表姐,现在想想,还不如她呢!

    之前她相公还老说安雪莹那生的和仙子似的,现在她就要告诉他,什么仙子,不过就是个一直被嫌弃的货色,那池小郡王也不要,那穷小子也不要,呵呵,还不知道是个什么货色呢!

    李鹿带着满足走了,安雪莹不知道她脑子里想些什么,也没那时间去想,不过接下来也不愿意出去了,帮着云卿一起,给肚子里的孩子做小衣服。

    几日后,南宫止到了京城,进京面了皇帝,就到了谨王府。

    御凤檀和云卿接待了他,安雪莹听说他来了,也出来了,南宫止客套了几句之后,就对安雪莹道:“我和你出去走走。”

    安雪莹点点头。

    这两人气氛谁看都有点奇怪,云卿想说什么,御凤檀摇摇头,看着两人出去了,云卿这才道:“有没有觉得,他们……”

    “不是觉得,应该就是。”御凤檀挑唇,“安雪莹身边跟着两个暗卫,看武功路数,应该和辰王身边的是一样的。”

    “噢?”云卿瞧着,轻轻地嗯了声。

    安雪莹跟着辰王走出来,谨王府很大,但是对于辰王来说,王府是个什么大概格局,同为王爷的他,是知道的,他一边走,一边侧头望着身边矮了大半个头的女子,看着脸色还不错,

    “有没有想我?”

    “啊?”安雪莹张开小嘴,虽然知道这人不按理出牌,可是第一句问话是这个,她有点被吓到。

    “张开嘴,是有,还是想让我亲你?”

    “不亲!”安雪莹赶紧捂嘴。

    南宫止勾唇笑了起来,“原来是想我。”

    安雪莹张口想要否认,看着那人深邃的眼底带着的笑意,又闭了嘴,他就是故意调戏她呢。

    南宫止见她不说话,还有点失望,小兔子就是小兔子,都不反抗辩解一下,显得他好像很坏一样,他明明不是呢。想着,长臂一捞,就把安雪莹捞到了怀中。

    “你要干嘛?”安雪莹吓了一跳,赶紧左右看,还好没人。

    “你不是想我吗?让你抱抱我,解你相思。”南宫止搂着温香软玉,深深地闻了几次,好软好软呀。

    安雪莹想着以前刚见南宫止的样子,那时候他还特别冷酷特别严肃的样子,现在慢慢地接触下来,总觉得当初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简直是无赖,又耍赖。

    如果他还是之前看到时那么严肃,多好。

    虽然有点怕怕的,但是不会看起来不会动手动脚。

    也不对,好似两人没见过几次面,他就没对她多规矩过。

    安雪莹被抱着,挣扎了几下,没用,也就没动了。

    一来她知道自己挣不脱,二来,她都答应南宫止,要做他那个了……还是得早点习惯。

    忽略了心里那些想法,南宫止身上的气息就感受得特别清晰,温暖又宽阔的臂膀包围着她,好似肌肉的绷紧都能察觉到。

    京城已是深秋,天气很冷,可是南宫止也只穿了稍微厚一点的长袍,披着一个薄披风,看着和在辰州的时候,没有多大的区别。

    安雪莹偷偷地用手捏了捏他的衣裳,默默地感慨,又带着点羡慕地想,身体好就是好,哪像她,裹了好几层了。

    南宫止安安静静地享受着这个拥抱,忽然身后一只小手,偷偷地捏了捏他背上的衣裳。

    虽然动作很小,可是他还是感觉到很清晰。

    这大概是安雪莹第一主动地来接触他吧,南宫止心底止不住的高兴。

    要是换做个文雅的人士,肯定觉得进了一步,继续努力培养。可是南宫止可不是这么想,既然想要摸,那就来摸吧。

    他反手抓住安雪莹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指,往自己胸前一压,“你摸摸,这里的肌肉更结实。”

    安雪莹睁大了眼睛望着他,她什么时候说要摸他的肌肉了?可是南宫止按着她的手,挣脱不了,而且手下那肌肉,好似知道什么一样,竟然还动了动。

    这感觉,十分新奇,安雪莹想抽出手,可更想知道怎么有人的肉还会动,她鬼使神差般的又按了按。

    她按一下,那肌肉就往她这边跳一下,感觉很奇妙。和自己的结构完全不同,真的都不一样。

    安雪莹带着一股好奇,没注意到南宫止的眼神越来越深,呼吸也有些微的急促,捉着她的手往下移。

    “这儿还有更好玩的。”

    待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的时候,安雪莹的脸哗啦一下就红了,这人……这人还是这么不要脸。

    可是不要脸她也没办法,这里是外面,不远处还能传来隐约的人声,她要是引了人注意过来,到时候还是她这个脸皮薄的难受。

    过了两刻钟后,南宫止空出来的手,紧紧地抱着她,发出一声很低的长叹。好半天,南宫止才直起身子,抓着她的手看了看,嘴角翘了翘,瞟了一眼安雪莹的脸,“有帕子吗?”

    安雪莹摸出帕子,要自己擦,南宫止拿了过去,给她一根根手指抹干净。

    可他那细致的样子,安雪莹没觉得抹干净了,反而觉得每根手指头都被他均匀涂抹了,那气息好似若有若无的就往她鼻子里钻,她的脸又

    她鼻子里钻,她的脸又红的更厉害了。

    擦完,安雪莹要去接帕子,南宫止笑了声,“留着做纪念?”

    安雪莹脸都要发紫了,她、她是习惯性的把自己的帕子收回来,谁要那东西做纪念!

    南宫止知道再逗下去,她可能就要炸了,一笑,把帕子收袖子了,他做的自然,安雪莹瞧着别提多不对劲了,这……算了,反正南宫止做事,就和别人不一样。

    “我们找个地方去洗手吧。”

    舒畅了一回的辰王殿下,心情特别的好,点点头,和她一同走了个地方,舀了勺水,给她洗了手,一边说道:“既然我到了京城,到我那去住。”

    她在辰州做他外室也就算了,如今在京城这,不明不白地住到辰王府里去,让人知道,那不是给南宫止添麻烦,也让人指指点点吗?

    家中嫁出去的姐妹,有在京城的,若是给他们夫家知道,肯定会难堪。

    这不行。

    安雪莹摇头,“现在不去。”

    是“现在不去”,“不是不去”。这回答还算不错,南宫止也没强求。

    和她又走了一会儿,看这天冷,不适合她在外面呆太久,又回去,御凤檀正摸着云卿肚子说话,看他们两人回来,站起身子。

    “刚才看谨王府风景不错,这次回来,可以到这边叨扰一段时间吗?”

    南宫止开口,安雪莹微蹙了眉头,他又不是没地方住,干嘛要住这儿?想起刚才做的那点事,安雪莹就觉得南宫止住这儿,主要目的还是她。

    御凤檀也觉得这有点不对,谨王府的风景别人说好看,也许他还相信,可南宫止说好看,他一百个不信,“辰王有何事?”

    这话也问的直接,但符合南宫止的口味,“宁国公的案子,我查出点东西。”

    说到这个案子,其他三人全部都来了精神,“什么东西?”

    倒是御凤檀稳,“那辰王就住在这儿吧。”

    南宫止喜欢这种上道的,他们两人以前在辰州见过一次面,京城里也打过两次交道,互相看得上眼,否则的话,即便安雪莹住这儿,南宫止多的是办法,让她住到别的地方去。

    眼下紧要的就是宁国公的案子,所以能住进来,南宫止也就和御凤檀去谈这个正事了,留着云卿对着安雪莹,一言不发。

    安雪莹给她看的有点虚,“云卿,你看着我做什么?”

    云卿轻哼了声,“你说呢?”

    唉,她就知道,南宫止一出现,就瞒不过聪明的云卿。再何况,南宫止压根就没掩饰的意思呀。

    “云卿,我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安雪莹声音很小,“你没怪我吧。”

    云卿怪她什么,什么也不怪,就是安雪莹没和她提辰王的事,她听她之前说辰王帮了她的事,也有点儿想法,现在只是这想法坐实了而已,

    “他和你说过以后的事情没?”

    “说过。”

    云卿想具体问问,突然肚子里一疼,她哎哟捂着肚子。

    安雪莹紧张地问她如何。

    云卿肚子疼,后边的话也没问了。

    虽然安雪莹嫁过人,可在云卿的眼底,那一样是自己最好的姐妹,配得上任何人,她一丝都没觉得不妥。就是怕辰王那不是真心的,不过看样子也不像是假的。

    否则千里之外跑来,就和御凤檀说宁国公府的事,这也太上心了。

    **

    南宫止和御凤檀这一忙,就是好几天,两人不知道是早出夜归,还是根本就没回来过。听说是南宫止查到的那点东西,又顺着摸到了一些新的线索。

    离圣上限令的时间越来越近,每分钟都显得尤其珍贵,直到第四天,安雪莹又没看到南宫止他们回来,在屋中做小鞋子。

看网友对 留着做纪念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