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秀优越感

秀优越感

离圣上限令的时间越来越近,每分钟都显得尤其珍贵,直到第四天,安雪莹又没看到南宫止他们回来,在屋中做小鞋子。正打算接个线,忽然一个黑影哗啦一下闯了进来,吓得她叫了一声。

    手一抖,还把桌上的东西都扫倒了大半。

    叫声加稀里哗啦的声音,惊了外边守着的碧玉,“小姐,怎么了?”

    安雪莹摇头,“没事。”

    碧玉好似在门口站了站,没做声了。

    “这么怕我?”南宫止从暗处走了出来,看她一脸惊吓,好笑地开口。

    安雪莹白了他一眼,都懒得说他了,这么闯进来,谁不怕,她蹲下来捡东西,南宫止也站着帮她捡,捡完趁着安雪莹站起来的时候,把她一把扯到了自己怀里。

    他每次动作来的太忽然,又把安雪莹惊了个小呼声,碧玉在门口动了动,“小姐,真没事吗?”

    安雪莹扶正身子,立即道:“真没事。”

    看碧玉没再问,她蹙着眉瞧着南宫止,“你不能从正门进来吗?”

    “我就想吓吓你。”南宫止的恶趣味,就是看看小兔子紧张兮兮的样子。

    安雪莹撇撇嘴,这次也没挣着坐起来了,就是坐姿有点僵硬,抬头望着南宫止,“查得怎么样了?”

    南宫止脸上露出一抹委屈,“这么多天奔波,你都没问问我。”

    安雪莹呆了呆,这才仔细地瞧着他的脸,方才随便看一眼没觉得,细细瞧着,南宫止脸上有点儿憔悴,眼睛似乎更凹了,这些天为她的事,也是辛苦了,她有点儿愧意,“辛苦你了。”

    “这一句就够了吗?”南宫止挑挑眉。

    安雪莹那一抹愧意瞬间消失,她就知道这人要的不是这么简单,睁着明澈的眸子望着他,“王爷还要什么?”

    要的可多了。

    南宫止心里想,用手点了下她的唇,意思不言而喻。

    安雪莹嘴唇抿了好几次,最终在他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南宫止有点儿遗憾,但看着安雪莹眼巴巴瞧着他等进展的时候,还是有点儿心软,就把事情说了,“已经快查得差不多了,现在在找一个关键的人证,只要找到他,基本上宁国公府就可以脱罪。”

    安雪莹眼睛亮了亮,“真的?”

    “嗯。”南宫止点头,还想说什么,外头传来了脚步声。

    “拜见谨王妃。”是陶子的声音。

    “你们小姐睡下了吗?”是云卿的声音。

    “回谨王妃,还没有。”

    安雪莹从南宫止的腿上反射性的站起,还没开口,云卿已经到了门口,细声道:“雪莹,你在吗?”

    “你快走快走!”安雪莹朝着南宫止无声的说话。

    南宫止不动。

    安雪莹急,扯他。

    他还是不动。

    “雪莹,你怎么不说话?”云卿的声音带着一丝疑虑,安雪莹赶紧道:“你等会,我穿下鞋子。”说着,又扯南宫止。

    南宫止瞧着沈云卿来了,安雪莹就把自己赶走,这态度,好似赶走偷情的情人,怕丈夫看到似的。

    想起这些日子,安雪莹对沈云卿那一个好,和自己态度完全不同,他就不愿意走。

    眼看安雪莹这个鞋子穿的时间也太长,云卿推开了门,这一看,就看到了正扯着南宫止手臂的安雪莹。

    “云,云卿!”安雪莹一甩南宫止的手,尴尬的很。

    云卿倒是镇定,把只推开小半扇的门这才推开了,朝着碧玉看了一眼。碧玉忧心忡忡地望着安雪莹。

    其实云卿为什么会来呢?这其中还有个故事。

    她晚上睡不着,就出来走走,走着走着,就想去找安雪莹,到了这儿,碧玉那意思也有点奇怪,好似想拦她,又不想拦,于是她带着疑虑过来了。

    现在这么一看,她是明白了。

    碧玉是知道里头的人是南宫止,想要阻止,可又觉得不好。

    不过这南宫止胆子也真大,就这么闯到安雪莹的房间来了!

    哼,现在名分还没给呢,就这么大胆!

    那可不行!

    “雪莹,这么晚你还没睡啊。”云卿直接无视南宫止,走到了安雪莹身边,用自己把她和南宫止的距离,拉开了。

    南宫止眯眯眼睛,不太高兴。

    安雪莹有点心虚,只能点头。

    “看来你也是睡不着,今晚不如去陪我吧。”云卿拉着安雪莹,就朝着门外走。

    南宫止开口了,“谨王不是回来了吗?有他陪着你。”

    云卿微笑,“是吗?我没看到他回来,也许还在继续忙呢。”转头望着安雪莹,“我一个人有点怕,你来陪我好不好?”

    安雪莹哪能拒绝得了云卿,点头。

    云卿朝着南宫止笑了一个,得胜似的带着安雪莹就走了。

    嘿,还真是当着他面和他抢人啊,南宫止哪能让,站起来就想去拖安雪莹。

    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牵手,那还了得。

    安雪莹避了一下,云卿更是道:“辰王殿下这些天辛苦了,忙的都认不清楚方向,毕竟京城不是辰州,还是有点不同的。来,陶子,带辰王回清竹轩。”

    南宫止以前就听说沈云卿厉害,这么一接触,才发现这话不假。

    短短一句话,就告诉他,这儿是京城,让人看到了对安雪莹不好。

    到了对安雪莹不好。

    看在她是为小兔子好的份上,就算了。

    云卿和安雪莹回到院子的时候,御凤檀确实回来了,就在云卿出去一会儿,他就到了。眼下看卿卿牵着安雪莹来了,奇怪的很。

    “接下来几日,雪莹就睡我们这儿了。”

    “这不好吧。”御凤檀道:“我可是男的。”

    “嗯,所以你搬去书房住吧。”云卿笑。

    “不!”御凤檀不干了,“安雪莹为什么要住这儿,我要和你睡!”

    看他耍赖,云卿好笑,“你知道吧,刚才辰王到雪莹那去了,幸亏我去了,才没继续做出什么。”

    御凤檀想到什么,嘿嘿道:“我当初也没做出什么呀。”

    “辰王和你一样吗?”云卿嗔道:“辰州那虽属于朝廷,可朝廷对他们约束很小,辰王肆意惯了,与你所受的教育和环境不同。你不是说,宁国公府的案子,有转机了吗?要是有什么,让人知道了,于现在这个时机不好。”

    御凤檀依然有点委屈,不愿意睡书房,云卿说了半天不见效,就说看到他肚子疼,给他赶了出去。

    接下来的时间,南宫止和御凤檀在一起调查案子,总见他在空闲时间,一脸不满地看着自己,好似自己抢了他老婆似的。

    因为调查有了进展,御凤檀特意和皇帝申请了三天延长时间,终于在最后一日时,将所有事情都搞定了。

    顺着南宫止给出的证据,调查清楚那所谓宁国公涉及龙二谋反一事,确实是另有其因。

    当年先皇怀疑龙二一党有存活,就秘密派了宁国公去调查,但是怕朝中余党知道,所以是秘密进行,并没有其他人知道。

    宁国公在扬州时,顺着线索,联系到了当初龙二下面的一个下属,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让那人相信,他因为无缘国公位(宁国公当初上面还有一个哥哥,详情见正文),想要谋助上面的主子成事。

    就当这事要成的时候,他费劲心力攻略的这人因为意外死了。龙二的组织是很慎密的,能说得上话的人不好找,一下线索就断了。

    他禀报给先皇的时候,先皇让他把那些东西都处理了。可到底还是没处理干净,留下了痕迹。

    先皇逝世,这事情就找不到人来说了,还是最早先皇身边伺候的一个老内侍在看到南宫止拿出的东西,想起了一些事,顺着这些碎片摸出来,才把整件事和宁国公的说法,真正地重合了起来。

    如今这些已经呈交给圣上,圣上过目了,择日既会下圣旨。

    安雪莹刚知道这事,心里头高兴,门人就递了个帖子给了她,李鹿说来见她,若是平日里,可能就不见了,可今天,安雪莹也就应下了。

    谨王府这级别,一般人也很少能进来,李鹿一路看来,眼里放光,待看到安雪莹,心想都破落成这样了,还能住王府,算是仅有的一点福气了。

    “表姐,我看你最近心情很闷,怕你不高兴,来陪陪你。”

    安雪莹也没问李鹿怎么知道自己住在这儿的。她没太刻意掩饰,李鹿要是有心,还是能查出来的。

    不管这是真陪还是假陪,能有人说说话,比瞎呆着好,到京城也一个月了,大部分时间都在谨王府,有点闷,两人行到花园,安雪莹不时说两句,主要还是李鹿一个人在说。

    “看到你这样,我心底真是不舒服。可是如今宁国府的案子就这样,我们也算不得什么大人物,有心也出不了力。”李鹿看着安雪莹笑盈盈地说,听起来是安慰,其实那语气神态就是高高在上的。

    昨天她在家里受了妯娌的气,就想着到安雪莹这儿找找平衡,看你们这些了不起的人,以后还不是一个破落的!

    “没事的。”安雪莹摇头,反正父亲的案子是板上钉钉,就等圣旨了,别人出力不出力都没关系。

    李鹿看她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就有点不高兴,怎么不乌云罩顶,哭一哭,说说痛苦什么的,难道是自己才刺激的不够?于是李鹿又道:

    “我听相公说了,这案子基本没什么变化。到时候你父母被押着去刑场,你也别太伤心。做不了国公府的小姐也没什么,我以后尽力就尽力帮衬你一点儿。”

    这话说的就过了,安雪莹听着很不舒服,就算没找到证据,圣上的圣旨没下来,你就当着我面这么说,是关系好呢?还是关系好呢?

    她脸色一肃,望着李鹿就道:“表妹放心,我父亲的案子已经理清了,很快就会从牢中出来,不用你帮衬。”

    她向来说话柔柔的,也不会给人脸色,现在这么说话,就是挺严重的了。

    李鹿当即就不快了。

    要是以前,李鹿也不敢有什么不快,可是她现在明明觉得自己比安雪莹高出好几等,安雪莹还给她摆个脸是什么意思,当即就冷笑了一声,

    “要不是把你当作表姐我才不来看你呢,你不知道宁国公是个什么案子,挨你近点都怕被查呢!我和你好好说话,你不听,还硬要说什么案子翻了,你这个时候要这个面子做什么!虽然以前你是国公府千金,可你现在是个什么呢?还摆什么脸!”

    这话说的,安雪莹也来了气,“我再说一次,我父亲不是罪人,你要是不愿意,就不要来找我。”她话虽然说的痛快了点,可声音还是比较柔和的。

    李鹿可受不了了!

    安雪莹连着说了两回她父亲没事了,这会不会是真的!

    她又要变成国公府的小姐了!

    安雪莹这人不撒谎,李鹿还是知道的,她气道:“那你不早说,害我在你面前说了这么多!你是又找回了优越感了是吧,看着我在你面前说话傻是吧!”

    这事安雪莹若不是见她说的太难听了,真不会说!

    她难得想找个有点儿亲戚关系的来分享下喜悦,结果就变成了秀优越感!

    李鹿还觉得自己委屈了,“你别以为你什么了不起的,就算宁国公没有罪了,你现在还不是个外室!”

    这下可把安雪莹气得头一晕!这都什么和什么!

    她怎么知道什么外室的事!

    难道京城里都知道了?

看网友对 秀优越感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