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042 小白花

042 小白花

老夫人听着她服软的话心里舒坦多了,谁知云卿还有下一句话,她微微的侧头看着谢姨妈和韦凝紫,秀致的眉头轻轻蹙起,带着几分委屈和疑惑道:“都是云卿不懂事,以前听娘说过,大雍例律家有新丧之人,三月之内着素色孝服,一年之内必须素颜淡服,以此来表达对故人的尊敬,如今听祖母教训,再看姨妈和表姐,定是娘说错了。”

    老夫人一路上也未曾留意这个问题,总觉得谢姨妈是个命苦的,丈夫早丧,只剩下她们母女二人,心里存着怜意,此时想来,这一路上她们两人可每天都是打扮得光鲜明亮在她面前,陪她说说笑笑的,难得见到有几分忧伤。她一直都觉得谢姨妈是个重情重义的,否则也不会看到她危险的时候冲上去挡刀,可是一个对十多年共处的丈夫都没有情意的女人,对她一个认识才数月的人情又有多真,当即目光就带上了打量。

    谢姨妈方才那抹得意顿时被一股恼意替代,云卿说的话没错,按照大雍的例律的确是有新丧之人,必须素颜淡服,可在她心中,那个姓韦的死了就死了,阴阳两隔,再无牵挂,她没有半分心思给他穿孝,让人知道她是个寡妇。但她表面上不能真将心思说出来,连忙拉着韦凝紫跪了下来,带着哭腔道:“姨侄女说的没错,按照规矩,的确是要如此。可是我也是不得不为之啊。”

    看着眼泪水控制自如的谢姨妈,云卿眼底带着笑意,不甚明白的问道:“姨妈如此说,难道有人逼着你一定穿红戴绿吗?”

    这话明明是含针带刺,可云卿眼睛眨了眨,语气天真无比,让谢姨妈就是心中有气,也不能发出来,继续拿着帕子道:“姨侄女你是不知道,我家相公死了之后,家中的亲戚看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每日上门来借东西,说是借,其实是拿,不可能还回来的,我不给,他们就抢,如此下来,我心中就存了惧意,来扬州的路途遥远,路上若是给人看到我们母子俩穿着丧服,定会知道无人可靠,指不定也和亲戚一般上来敲诈,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我们才不得不违心的穿戴鲜亮,让人以为我们不好欺负,才能平平安安的到达扬州,寻得庇护。”

    她虽哭泣不止,口齿却颇为清晰,一字一句带着哀哀之声,直将周围的人说得眼底都带上了同情。

    云卿眼底似也带着怜惜,轻声道:“姨妈难道一路上不是和祖母一起的吗?”

    抽泣了几声后,谢姨妈看着云卿,眼底闪过一丝恶毒的光彩,随即掩饰下来,拉着韦凝紫跪在老夫人的面前,接着道:“好在路上遇见了老夫人,让我们一路同行,有了老夫人的福泽,也不怕那盗贼了,但一路总不能穿着孝衣和老夫人同行,老人家身子弱,受不得哀戚感染,就算让人指责我们母女,我们也不能不顾老夫人的身子啊。”边说,母女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抱头哭泣。

    老夫人看着浑浊的眼里也湿润了,伸手扶起谢姨妈,感动道:“你也是个傻的,怎的就只会为别人着想,不会考虑考虑自己呢。”

    “老夫人待我恩重,我怎可忘记您的恩情。”谢姨妈脸上挂着泪珠,语气里真诚十足。

    精彩,实在是精彩,云卿忍不住的想要给谢姨妈鼓掌,明明是自己喜欢打扮,不守丧制,经过她这么一说,倒变成为了祖母的身子才不得不这么做。

    到底是上世将父母祖母皆骗得团团转的谢姨妈,功力实在是不同凡响,云卿看她的戏也唱得差不多了,也迎了上去,将跪在地上,小脸上同样满是泪水的韦凝紫拉起来,亲切道:“表姐快起来,若是娘知道姨妈和你为了她婆母安康连守孝都放在一边,肯定很感动的。”

    闻言老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利光,本朝以孝治国,孝为百善先,谢姨妈为了她身子安康,虽也可以称孝,却是逾越了,她并不是谢姨妈的直系长辈,不必为了她抛弃守孝,再者她作为一个老人,当然希望儿女重孝,若是自己儿子媳妇像谢姨妈一样,还未出孝期就穿红戴绿,她肯定要气死,本来想说的话到了唇边就改了,“素玲,你和凝紫虽是为了我身子好,可是规矩还是要守,若是让人听到了,还以为我沈府没有规矩,连孝道都教不好。”说完,就放开了谢姨妈的手,脸色也变得淡淡的,没有开始那种感动了。

    韦凝紫没有注意到老夫人的神色,她从一开始就在暗暗观察面前这个表妹,只见沈云卿梳着三环髻,乌黑的头发从肩上流淌下来,头上插着数枝白玉梅花钗,身上穿着浅绿色的上襦,衣襟绣着红梅,下身穿着月白色百褶裙,手上戴着两只赤金刻玉镯子,全身透着一股不经意的富贵之气,每一件东西都不张扬却件件价值不菲。

    她下意识的想起自己,头上不过是一只鎏金簪子,一朵玫红色的绢花,手腕上也是苏银镂空的镯子,就是妆奁里最好的镯子,也比不过表妹手上的那两只。

    微垂了眼角,她在心里暗道:一定要讨得眼前表妹的欢心,她是谢氏和沈茂唯一的女儿,若是她接受了自己,谢氏和沈茂就很好接近了,而只要他们喜欢自己,这些名贵的物品她也会有的。

    她抬起头,眼角挂着两颗泪珠,梨花带雨一般,柔弱的抓住云卿的手,“谢谢,谢谢表妹肯关心我……”说道这里,似乎激动得讲不出话来。

    云卿浅浅一笑,将韦凝紫的神态收于眼底,这就是她的绝招,简单的几个字就将她楚楚可怜的一面表现出来了,人人都会觉得她平时肯定过的不好,所以稍许被人看重一点,就感动了,让人觉得心疼,觉得怜惜,心里忍不住的对她更好。可上一世的经历告诉她,韦凝紫就像那被农夫救来的蛇,随时可能喷射毒液,反咬恩人,这样的蛇蝎美人,她沈云卿怜惜不起。

    云卿抽出一只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着,半真半假的嗔道,“瞧表姐说的,这屋中的哪一个不关心你,你是说姨妈不关心你呢,还是说祖母不关心你?”

    ------题外话------

    醉这里的光纤全部断了,连续三天了,明天还会持续,文文都是让别的作者代发的,留言可能会慢点回。谢谢大家的支持。

    这个表姐是个小白花,HOHO。

看网友对 042 小白花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