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锦绣提供ag视讯玩法|官方网站 > 005 世子夜闯大小姐闺房,动心

005 世子夜闯大小姐闺房,动心

一秒记住【供精彩。

    97全文字更新日头渐渐的落了下来,扬州已是暮色一片,残阳下的天色如红透了的橘子,霞光盛的刺人心目。97全文字更新。请记住本站00100

    江中绿雾起凉波,小桥流水倦船歌,而集市里的叫卖声却没有因此而停歇,比起白日里更多了一份黄昏的余味。

    前去询问的婆子得了结果回来后,开口道:“回夫人的话,前面有一个姑娘在卖身葬父呢,说是母亲重病花光了屋中的钱,现在父亲又去世了,家里没有钱,求哪家出七十两银子买了她。”

    “那个丫鬟看起来如何?”谢氏素来心善,听到有姑娘如此作为,倒也是个孝顺的,便动了心思。

    看到人群中间空隙里露出的那一张脸,云卿手指紧紧的掐着坐下的湖草灯心垫,她想起来了,当时雪兰就是这样被刚好路过的她遇见看到了,然后看到她跪在那里,差点被青楼的妈妈买去了,掏出钱买下了她。如今虽然她是和谢氏一起出来,但是雪兰还是出来卖身葬父的了。

    前世里,她视雪兰为最亲近的丫鬟,除了没有让雪兰做通房以外,其他的无不是给的最好的,那时候雪兰走出去,都没人相信她只是个丫鬟,看起来都像大户人家培养出来的小姐,谁知后来,她竟然为了一个通房的位置,就这么另奔了韦凝紫的身边,还在自己最潦倒的时候给上了一巴掌,她永远记得雪兰那仗势欺人的模样。这样的人,就应该被人买了到窑子里做个妓女。

    外面的婆子刚才看的时候就端详了一番,“模样还是挺周正的,看起来也舒服,就是挺可怜的,听说跪了已经一个下午了,因为七十两银子不是少数,光是买个丫鬟大多数人还都只是看看热闹的。”

    当然了,七十两银子,就算是在牙行挑丫鬟,都可以挑上五个大丫鬟了,这个价格还真是开的高。云卿不满的在心中道,眼看谢氏就要开口买下雪兰,云卿连忙拉着她道:“娘,我看这个丫鬟不能买。”

    一向心肠好的女儿说出这样的话,谢氏有些讶异的看着她:“怎么不给买了?”

    云卿抿了抿唇,其实买个丫鬟没什么不可以的,但是她就是不想让谢氏买下雪兰,她想了一会,开口道:“娘,昨天我们府里不是刚挑了丫鬟吗?怎么又买一个呢?”

    “无事,多一个丫鬟没有关系。”谢氏笑着道,原来女儿是在想这个。

    云卿知道这么说肯定打动不了谢氏,干脆就直接道:“娘,你还记得以前厨房一个丫鬟的事吗?”

    谢氏见女儿今日好像特别阻止她买这个丫鬟,又提起以前的事,便回忆了起来。云卿说的是以前厨房里面的一个小丫鬟,那时候是饿得晕倒在了门口,被婆子捡回来,谢氏看了可怜,又见身份没什么问题,就收留了下来,谁知道那个丫鬟是个惯偷,用这种办法欺骗心善的富人家,混进去之后就是来打探地形的,好和外面的贼人里应外合偷窃一把,幸亏当时的管事发现丫鬟行踪鬼祟,跟去查探后便交了官府。

    想起这件事,谢氏还心有余悸,当时沈茂没在家中,若是发生些什么,她和婆婆,还有小云卿三个女人还不知道怎么办。

    谢氏略有些犹疑的望着窗外,道:“她卖身葬父的,应该不会是那等人吧?”

    知道自己说的话起了作用,云卿加把劲道:“如今你看这个丫鬟,一般人卖身也就二十两了,可她要的是七十两,这样的价钱也只有富贵的人家才能买的起了。不是女儿要将人心往坏处多想,实在是有前车之鉴,须得多多慎重才是。”

    其实云卿知道雪兰为什么要卖七十两,记得她除了花了小部分银子葬父之外,还要留钱给母亲看病,另外也打算存一部分,毕竟卖身葬父就是死契了。

    谢氏低下头想了想,女儿说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人活在世上不可以没有良心,但是也不能没有心眼。

    于是开口对着外面的婆子道:“我们换一条路走吧。”眼不见为净,她不想看着人在眼皮下受难不救的。

    终于得到了谢氏的答应,云卿看着外面还在人群之中穿着白色孝服跪着的雪兰,嘴角带上一点微微的笑意。

    这辈子总算不要放这个碍眼的丫鬟在身边了。

    结果这点喜悦还没在她的心头绽放到一天,到了次日的中午,云卿就听说沈茂回来的时候,顺手在路上买了卖身葬父的一个小丫鬟,放在了谢氏的房间里。

    云卿心中一紧,对着流翠道:“我们去夫人那去用膳。”

    流翠眼睛带着惊讶,刚才小姐还说不想吃东西要先休息一会,怎么转眼之间就胃口好了。

    云卿到了谢氏屋中,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全身穿着白色孝服的少女跪在地上,脸色黄黄的,两颊没有肉显得有几分老,头发干枯的盘在头上,明显的营养不良,一个劲的埋着头,跪在地上颤抖个不停。

    云卿进屋后先给谢氏和沈茂两人行礼,然后再坐到一旁的黄花梨海棠雕花玫瑰椅上,屋中的丫鬟立即端了一杯茶放在她的桌面上。

    她一手端着茶杯,努力控制自己想要冲上去一把提着雪兰甩出去的冲动,慢慢的,缓缓的吹着热气蒸发的茶叶水面。

    还好已经经历过谢姨妈,韦凝紫和耿佑臣三人心灵的冲击,面对雪兰的时候,她已经能控制下来了。

    “娘,这个丫鬟看起来有些眼熟啊。”云卿提着音就是想告诉谢氏这个就是在小巷口看到的那个丫鬟。

    谢氏早就认了出来,看着地上的雪兰,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毕竟女儿在马车上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可是老爷买了回来放在她这里,她总不好驳了面子,到时候安排些无关紧要的活计给她看,再让李嬷嬷她们注意些便是。

    “既然买了你回来,以后就是沈府的丫鬟,这身孝服还是去了吧,穿的素净点就好了。”谢氏淡淡的说道。既然卖身到沈府,那就不能天天穿着孝服在主子面前晃来晃去,没有人喜欢天天对着一身白布麻衣。

    雪兰这时才抬起头来,眼珠子滴溜溜的在眼眶里转着,将屋中的三个主子都打量了一番,这才跟着屋里的丫鬟下去了。

    云卿垂下眼,不去看她,如今重生一回,她本来想将雪兰挡在门前的,可知有些人是挡不住的,如今她还不是进来府中了,只是她进来的方式改变了,云卿暂且就先看着,若是她有什么鬼祟的举动,她就不会客气了。

    到了午膳的点,谢氏吩咐人摆了午膳,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和睦的用完了之后,待周围的丫鬟都下去了,谢氏才说道:“老爷怎么想着今日买个丫鬟来了?”

    沈茂笑道:“也不是想起,路过看到了就顺手做件善事,你晓得的,我……”他说的就是那个药的事情,顿了顿才开口道:“以前沈家一直都开了个如善园,专门接济各方各地来的穷人,后来官府征地修路,将如善园征了去,开善园的事情也就停了下来了,如今我看,还是将这个再开起来吧。”

    他心里有些感触,三十出头的年纪家中无子,虽说知道病会好的,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思来想去,自己也就是如善园停下来此事做的不妥了,如今是时候将它开了起来。

    当云卿听到沈茂如此说的时候,心里便是静不下来,端着茶杯怔怔的坐在那处。当年沈家之所以名扬天下的原因这也是之一,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时候,父亲也开口将如善园重开了,长期开门布施,广对天下客,后来因为沈家做善事名气大,很多文人雅客也经常来如善园,原本救济性质慢慢的就变了,变成了一个带着虚名的慈善园。

    那些文人雅客最好吟诗,诗词传播又极快,一时之间沈家富裕传遍天下,还有人说出沈家富可敌国之语,那时听了只认为是夸大其词,如今想起来才是真正的诛心。

    若是真要算富可敌国,沈家在全国也排不到最前面,岭南盐商,西北钱庄那都是赫赫有名,他们的财富肯定超过了现在只在江南一带富有盛名的沈家。

    其实有时云卿心中也有疑惑,即便是四皇子当年入住发现沈家祠堂乃银砖砌成,也不至于抄家了事,现在正是大雍盛世,国富民强,当真国库空虚到那种地步了吗?可是除了这个原因,她又实在想不出其他来了。

    不过她觉得对于沈家这种没有强大庇护的商户来说,名声太望的话,祸事迟早会上身。古语不是说的好吗,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是糙了点,理却是真理。

    云卿将手中的茶放下,抬眼看着沈茂,见他正和谢氏商量开如善园的事情,笑着插口道:“爹,其实女儿对重开如善园也有一点想法,不但可以真正的做到善事,帮助到别人,另外还可以帮到我们自己府中。”

    沈茂第一次听女儿对自家生意上的事开口,倒是有些惊讶的开口问道:“那云卿说给爹娘听听,看看有什么好建议?”

    他说完,和谢氏对视得笑了一眼,目光中带着对女儿的包容和宠溺。云卿知道他们是认为自己一时兴起开口的,毕竟前世里自己是半点不肯沾这些事,也认为和金银打交道俗气,如今再看,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依赖金银生活的,只是有些人是披着一层好看的外衣一边在追求,一边在唾弃。

    此时若是想要自己说的话有效果,那就要有一副让人信得过的样子,她收起在父母面前小女儿的姿态,沉稳从容的望着沈茂,道:“爹,娘,你们都是心善之人,你们可听说过《六度经集》的一句话,布施,是六波罗蜜中修菩萨行的不二法门。而布施可以分上,中,下三种,以饮食布施为下布施,以衣物、宝物布施为中布施,以头目脑髓,尽用布施为上布施。”

    沈茂沉吟了一会,“你的意思是?”

    “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云卿知道父亲已是上了心,开始真正认真听她说话,这才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若是我们出钱开如善堂布施救助穷苦人家,此方法当然很好,他们可以马上得到救助,但是这之后呢,他们还是一无所有,大部分人还是过着穷苦的日子。我们扬州富庶,主要是倚靠织造,绣锻,出海等等,而这些都是需要有专业的人才,就拿我们沈家来说,从养桑,喂蚕,剥茧,织布,绣花,再到运出港口这一系列的事情,必须需要很多的熟手。”

    “对,对,”沈茂听女儿说的头头是道,不由的上了心,“是啊,绣娘手艺好的过个七八年也不行了,再去买也很难找到的,还有织布剥茧这些都是要熟手的,否则的话很难做的好。”

    “如此便是,若是我们开的如善堂,不单单是给人以鱼,还将授渔的技术教给他们呢?”云卿诱导道。

    “你的意思是让教他们手艺,让他们自己有一门手艺去寻求活计,然后我们需要的人便可以在如善堂中培养出来,刚好可以补上人才的缺漏。”到底是生意人,沈茂一想便将其中的一切想清楚了。

    云卿点头道:“爹果然厉害,女儿想的便是如此。”

    谢氏在一旁看着父女两说话,她也听懂了,“不过,若是如此,若是有的人家境不错,都赶来学了,如善堂不是还要负责请夫子,等等的事务,比起开善堂的目的不一样了。”

    “所以如果有人想进来学手艺可以,他先要跟沈家签下五年的用工契约,表示在这里学了手艺后,沈家安排他去何方做事,得的工钱按个人手艺,照市面上的标准工钱算,沈家一分钱不会要他的。那些家境富足的人他们是不会愿意签下契约,而穷到必须来如善堂的人,对于他来说,五年的契约和一份手艺,他当然会选择对他有利的那一方。”云卿解释道。

    而沈茂也在心中计算了,沈家做出海贸易,量大质精,很是熬人,而越是好的绣娘,接的活多,眼睛就越坏的快。若是自己培养的话,一来省去四处找人的麻烦与中间的缺耗,二来也是真正的帮到了人,有了这门手艺,五年后这些人出了沈家,他们也能各自找到其他的工作,或者去别的小户人家绝对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这么一来,如善堂便是一个手艺学堂,而不是一个单单就靠布施做善事的地方。”沈茂还有最后一点担心,当年祖上一直开如善堂便是为了无所求的帮助穷苦的人家。

    其实这就是云卿的目的,不做无缘无故的善事,那些人也没办法说沈家家大业大,拿钱养着一帮子穷汉了,大概在外人看来,沈家这还是在做打算盘的精明生意呢。

    如此一来,世人皆说商人重利,只不过更唾弃一点,那些个虚名离的越远越好。

    “若是不愿意学手艺自力更生的,沈家布施了两回也就罢了,做善事不是养懒汉,只有真正靠自己双手才能一辈子过上好日子。”

    云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有点冷,沈茂看了一怔,又笑了起来,“我的云卿真的是长大了。”

    能不长大吗?她壳子里的是上一世二十岁的灵魂了,若是还和以前十三岁那样以为世界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那岂不是浪费了老天爷给她重生一次的机会。其实有时候她在想,可能因为沈家做过的善事太多,所以才有了她这次宝贵的机会,否则那么多人枉死,也不单单她有机会重生一次了。

    沈茂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十分妙,也非常可行,上回他出去又接了一笔订单,为了工人的事也愁着,每天就想解决这个问题,若是以后海外的生意扩大,需要的人更多,他想着想着便一拍腿站了起来,对着谢氏道:“我去前院了,你们慢慢说。”

    接着对云卿道:“以后若是有好点子,可要早点告诉爹啊。”兴冲冲的对着外面冲去。

    谢氏看到沈茂对云卿喜爱,眉间笑容就更加多了,拉着云卿道:“娘怎么看着你最近好像瘦了一点啊?”

    摸了摸脸颊,云卿挑眉道:“没有吧。”

    谢氏仔细的将云卿脸颊看了看,眼底闪过一抹心疼,柔声道:“的确瘦了,是不是都没好好吃饭?”后面一句是问流翠的。

    “回夫人的话,小姐吃饭还不错,就是每天晚上看书看到很晚。”流翠早就想说了,现在小姐一天根本就闲不下来,一天到晚捧了一本书,要么就在那练字,总而言之,没有得闲的时候,她看着感觉小姐比自己还要忙。

    “你也不要如此拼命,若让人看了,还以为你要去参加科举呢。”谢氏摸了摸女儿的长发,吩咐琥珀去端一碗银耳莲子羹过来。

    端起银耳莲子羹,云卿笑道:“哪里,就是师傅交代的书要看完啊。”

    喝了银耳莲子羹后,又在谢氏这待到用了晚膳后,云卿回到自己的院子中。

    黑夜降临了之后,沈府里的灯都亮了起来,路上的避风灯笼造型精巧,透出的灯光将周围照得多了几分迷蒙的色彩。

    云卿将书合上,揉了揉两眼之间的穴位放松眼睛,再抬头看了一下时辰,已经很晚了,青莲在一旁候着眼神已经迷蒙,人却站得笔直,她嘴角微勾:“好了,你去休息吧。”

    青莲眨了眨眼睛,问道:“小姐要休息了吗?”

    “嗯。”她也不打算再看了,早点休息,明日起来再继续看便是,青莲将床铺好,又伺候了她换上了入寝时穿的中衣,这才去了外间,今日是她守夜,需要守在外间,随时等候她的传唤。

    月华从支起的窗台泄了进来,照的满屋子银色的清辉,云卿拉好被子,正准备入眠。

    忽然她猛然的睁开眼睛,一道黑影正站在她的床前,高大的身子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感,她反射性的拉起蚕丝薄被往里面蹭去,当目光习惯了黑夜的时候,却发现这个黑影有些眼熟。

    再定睛一看,眼前这个穿着白袍,乌发如瀑布洒下来的男子,不是御凤檀是谁!

    方才那点惊惶马上就换成了无限的恼怒,白日里在书院惹了她还不够,到了夜晚还要悄无声息的潜进来,她到底是欠了这位世子爷什么了,“你鬼鬼祟祟的进来做什么!”

    虽然语气不快,到底还是压低了声音,若是惊了外面的丫鬟,她和一个男人共处一室给传了出去,只怕又要掀起一波大浪来了。

    御凤檀还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他望着面前的少女,她面色如月,凤眸如同两支凤翅,斜飞而上,在泠泠的月色之中,于贵气里生出三分慵懒的妩媚来,一头青丝去了装饰,宛若一匹上好的绸缎盘在头顶,余下的如同千里瀑布奔流而下,顺着她轻薄的中衣贴服而下,最后掩盖在了薄被之下,让人忍不住拉开这层阻隔,看看这瀑布究竟会流向何方。

    夜色里,美人染了清华,原本便妩媚妍丽的容颜,在这朦胧的月光之下,变得更加诱人。

    御凤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就跑来了她的闺房里,他本来是想要四处逛逛,结果就逛到了这里,大概白日里没和她说上两句话,心中又想和她交谈,便来到了这里。

    那日在柳府,他去查一个东西,却发现那人竟然狠心的给他下毒,他知道那人从来都不喜欢他,甚至在知道那个秘密后,他也从来不在乎,对那人从没变过,却始终没有料到,那人竟然能如此下得了手。若不是他武功高撑住了,只怕在柳府中就死在人掌下了,那时他是想,死了便死了罢,不过一命还一命罢。

    谁知在林中遇见了她,明明被他威胁了,却没有胆小得发抖,反而还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

    就是这一句话让他改变了念头,既然他今日能站在这个身份这个地位上,那么他便要活着,因为他有活着的必要。

    云卿在他的注视下,脸色不禁飞上了一抹红晕,她更觉得的是恼怒,这个男子怎么可以闯进来之后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她虽说是两世为人,可是新婚不久便冤屈而死,此时与陌生男子相处,难免觉得压力颇大,生怕他做出什么举动来,又看他不言不语,皱眉赶道:“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韦凝紫住在东边的客院里!”

    这一次,御凤檀总算是有了反应。

    他拧起两道好看的眉毛,似乎不太明白的微歪着头,问道:“我去找她干什么?”

    他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往前迈了一步,这个举动让云卿身子不自觉的往后一倾,双手交错在前胸,防止他再有其他出其不意的动作,“你不找她来沈家干什么?”

    御凤檀终于发现了,原来她以为自己是要找韦凝紫的,找错了房间才摸到了她这里,知道了她的想法,他开心的便要往前迈,云卿立即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她在床头摸了摸,摸出一把锋利的剪刀,双手持住对着御凤檀,强自镇定道:“你是世子爷,要什么女人都有的,不要来找我,我只是一个商户女儿而已……”

    “你把剪刀先放下来。”御凤檀知道她误会自己的意思,又看她拿着剪刀,怕她不小心伤了自己,开口道。

    “你站远点。”云卿皱眉,目光紧紧的盯着御凤檀。

    御凤檀看着她紧张的样子,狭眸微闪,从善如流的退后了几步,直到两人之间隔了有两米之远后,才开口道:“剪刀这么危险的东西不要放在床头,小心伤了自己……”

    “不放床头,你这种人进来了怎么办?”云卿横着他,眼底带着审视的光芒。

    “难道你家经常有人进来?”御凤檀狭眸微眯,透出危险的光芒,语气微凉的问道,除了他还会有其他人来她的闺房?

    经常有人进来?他当她这里是铺子吗?云卿顿时没好气了,眉眼里染了冷色,“其他人都没世子你这么闲。”

    闻言御凤檀狭眸带上了笑意,漫不经心的笑了笑,道:“你别紧张,我不是来冒犯你的……”

    “那你来做什么?”云卿余光往外面瞟了一眼,他们两人刚才说话的动静并不小,可青莲一点都没动静,难道是御凤檀动了什么手脚,想到这里,她越发的谨慎。

    “若我是登徒子,你现在还能以这种距离和我交谈吗?”御凤檀轻笑道,两手摊开,宽大的袖摆随着他的动作如同月光流淌,泻下一地的辉华。

    此时云卿已经渐渐的冷静下来了,刚才的时间若是御凤檀想做什么,他早已经下手,看来他的确不是那种人,慢慢的将剪刀重新放在枕头下,云卿眼眸微凝,又恢复了往日沉稳雍容的模样,“若世子爷不是,那有什么事情你非要半夜来说呢?”

    这话带上了几许讥诮,可是在御凤檀听来,却好多了,她终于不拿那种看采花贼的眼神看着自己了,他微微一撩长袍坐到了对面的酸枝木阳雕荷叶连天椅上,薄唇微扬,道:“白日里见你似乎不太喜欢和我说话。”

    何止是不喜欢和他说话,简直是避如鬼魅,能离得越远越好,云卿暗自腹诽,面色淡淡道:“其实不止白日,我夜晚也不喜欢和世子你说话。”

    额……

    御凤檀面色一愕,被呛得哑口无言,看着对面伶牙俐齿的少女,白日里看她说倒众多少女的时候他心里是多么的骄傲啊,此时自己被她牙尖的呛到,这滋味还真不好受。

    外表温雅雍容,内里是还真是……

    真是一只伶牙俐齿的小狐狸。

    嗯,对,伶牙俐齿,御凤檀为自己给云卿安了一个可爱的形象而微微一笑,狭眸中倒映的星光点点流转,“卿卿,可是你白日里咬了我的那口帐,还没算呢。”

    卿卿?

    好熟悉的称呼。

    难道白日里传入到她耳边的声音是他发出来的?她轻哼了声,想起在书院里的那幕,凤眸中更是一片漆黑,不客气道:“谁让世子爷要多管闲事的,你不伸手的话,咬得就不是你了!”

    她倒是希望那口是咬在耿佑臣那个渣男脖子上,最好一口咬穿,直接咬死了他了事。

    此话落入御凤檀的耳里,又成了另外一番意思,想起云卿和耿佑臣之间的“深情对视”,他心里便有些不舒服起来,靠在椅上的身子也微微坐直了些,狭眸中带上了一丝暗暗的冷意,说道:“耿佑臣不是好人,你莫要与他接近。”

    耿佑臣不是好人。

    她当然知道啊。

    她用前世一生的幸福,痴痴地爱恋以及全家的被抄的血泪经验,在被乱棍打死之前,终于知道了耿佑臣不是个好人。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前世没有人来告诉她这句话呢?

    如果前世有一个人能在她的身边说上一句,耿佑臣不是个好人,你莫要和他接近,也许她的人生又是另外一番模样,不会经历那种刻骨铭心的背叛,眼睁睁看着亲人致死而不能施救的痛心。

    可是没有……

    她的手开始握紧,紧紧的抓住柔软的蚕丝薄被,将它们在手中捻做一团,长长的睫毛遮住看着前方的墨眸,那样的神情落在御凤檀的眼底,狭眸中闪过一丝惊讶的光芒。

    这个时候的她和那时候落在他怀中的她,眼神有几分的重叠,同样的阴森和透着寒气,他忍不住的站了起来,想要上去抱抱她,因为他曾经抱过,这个时候的她全身一定冰冷的僵硬。

    “我知道了。”云卿突然觉得没意思,这一世她什么都知道了,却偏偏有人来提醒她,这样的提醒还有何用。

    “你怎么了?”御凤檀发现她的神色有些奇怪,瑰丽的脸上带着一抹探寻的向前走了一步。

    “没怎么,你走吧,若是要找韦凝紫就往东走,若不是你就直接往前出大门。”云卿手放了开来,手指轻轻的在被子上抚摸着,想要抹平那些褶皱。

    “你为什么要将我和她扯到一起!”御凤檀狭眸中闪过一丝恼怒,他根本就没想过韦凝紫那个女人,为什么云卿总将他和那个女人扯到一起。

    “呵呵……”云卿眉头微微的蹙起,唇角却扬起了一抹笑,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男人,耿佑臣也是,御凤檀也是,只要看到女人扑过去,装成柔弱的风中白花,就忍不住的想要呵护,心头便有一股难解的郁气,冲口道:“你不要再装了,白日里你在众目睽睽之下扶起我表姐,现在整个扬州府都知道了,夜晚又来我这里,难道是想姐妹一起收入府中,享你的齐人之福吗?!”

    御凤檀薄唇紧紧的抿起,狭眸中霍地生起一股怒意,“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对她有意思了,当时我附在她耳边告诉她:我根本就不喜欢她那种类型的!故意装作扶她的样子也是为了不让你在书院变成她们故意为难的靶子!”

    他一股气的说完,忽而狭眸中的乌光又一亮,薄唇微扬,带着一丝戏谑道:“卿卿,你是在吃醋吗?”

    听到他说是为了让自己不成为章滢她们靶子的时候,云卿的思绪已经开始回转了,那个时候若不是御凤檀扶了韦凝紫,势必整个书院里的重点都会落在她身上,因为她才是最接近御凤檀的人,有了韦凝紫转移视线之后,她才可以轻松的逃出那群女人嫉妒的视线之中,心中便生出了一点歉意,她刚才情绪是有些失控了,看到他就想起当初耿佑臣的举动,将那股怨气转移到了他身上。可是这股歉意还没来得及在胸口停留一瞬,下一句便让她目瞪口呆。

    看着眼神俊美到令人屏息凝气的男子眼中流露出来的期待,他是希望自己说出她吃醋么?她一下起了好玩之心,凤眸里带着浓浓的笑意,微微一转,便横生出三分媚意,慢悠悠的说道:“吃醋……当然……是不可能的。”

    她的声音本来就极为好听,这故意放柔的嗓音夹杂着少女特有的娇俏和江南女子特有婉柔,在月辉下宛若悦耳的天籁。

    御凤檀心神随着她的眼眸流转而跳动,血液随着她的声音而奔流在脉管中,他觉得自己被这一瞬间的少女吸引了去。

    若说以前是好感加些喜欢,那么今晚,他便是心动了,他的心有了不一样的频率……

    不过听到她的后一句,他又略带点失望,又有些不悦的哼了一声。

    刚才的云卿和他偷偷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平日里的她总是带着警惕和随时反击般的谨慎,甚至凤眸里的那层雾里,还有深不可见的忧伤,似乎曾经在她身上发生过让人无法忘怀的事。

    没想到她刚才竟会做出那般调皮的举动,看的他竟心神枉失,心脏现在还有点乱的在跳动。

    只是她说那不是吃醋,那就是认定韦凝紫和他有什么了,这让他很烦躁,便又哼了一声,“我不喜欢韦凝紫那种类型的,以后不要再提她了。”

    感受到他的不悦,云卿先是一呆,然而却看到绝色男子的脸颊有着微微的淡红,笑着开口道:“你的脸红了……”

    “没,没有……”御凤檀竟然变得有些结巴,他脸红了么,顿时又往后退了两步,绚丽的容颜上竟然有着一分称得上是羞赧的神色,别开脸道:“你眼神不好,别乱说。”

    云卿又眨眼看了看,大概是自己真的看错了,便不再说,“你今晚来就是告诉我耿佑臣不是个好人的对吧?”

    “嗯,你别被他外表骗了。”说到这是,御凤檀嗓音有些微凉。

    “那还有其他事吗?”云卿淡淡的点头,面上露出一丝疲倦来了。

    御凤檀想起刚才他在屋顶一直看着她静静的坐在那里翻书,神情专注认真,看了两个时辰,只怕也是真的累了,便开口道:“你睡吧。”

    言罢,又如一抹白月光般消失在屋中,云卿保持原来的坐姿坐了一会,站起身来,站在窗前,月光莹亮,有微风刮来,窗外的树叶在风中梭梭作响。

    她摇了摇头,将窗户关好。

    刚才忘记说了,但愿这个妖孽世子不要再来了。

    翌日。

    菊客院里,谢姨妈和韦凝紫两母女看着柳老夫人给的那几样东西,正坐在那发闷气。

    “你看看这送的是什么东西,当时在那里我是不好开口,那个柳家的死老太婆给你的还不如给她身边的大丫鬟的,你看到那大丫鬟头上的点翠簪子吗?点翠的都给了外人,给你就送这么个东西,打发叫花子啊!”

    谢姨妈越说声音越大,越说越难听,韦凝紫看着自己被亲娘说成了叫花子,也忍不住的开口道:“娘,算了,知道柳家也是靠不住的,她们根本就没把我们母女放在眼底。”

    她又不是瞎子,看几位表舅母的眼神就知道送给自己的东西有多寒碜,然后接着道:“如今沈府也住不下去了,柳家是没有靠头了的,我们两母女也只能出去了。”

    谢姨妈瞪了她一眼,拿着帕子擦了擦脸,“想的倒美,就这么着把我们两个赶出去,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

    身后站着是谢姨妈的丫鬟红袖,她跟在谢姨妈身边两天,还是有点不习惯她这样,从府中丫鬟的话来听,谢姨妈是寄人篱下的,可是看这个气势,她真的是看不出来,还以为是要抢正室位置的小妾。

    “娘,你有什么好点子吗?”韦凝紫凑过去问道。

    谢姨妈对着身后站着的丫鬟斜眼,“你们还杵在这干什么,去倒杯茶来。真是,也不知道牙行的是怎么训练的,就知道谢氏那么好心的让我挑丫鬟,都是选的次等货来的。”

    红袖,红露还有韦凝紫身后的紫苏和紫叶四个人脸色都变了,她们都是伍牙婆那挑出来的大丫鬟,在牙行的时候也是出色的,当初听到来沈府的时候还带着几分高兴,听说沈府下人的待遇还不错,谁知道分到这样一个主子。

    两天来,对着她们打骂是家常便饭,冷嘲热讽的,虽说卖身契都在谢姨妈手上,捏扁搓圆还不是主子的一句话,可是她们也是人啊,心底都带着无奈和不甘退了下去。

    韦凝紫望了一眼她们,眉头轻轻的蹙了蹙,转头道:“娘,你说嘛,究竟有什么办法?”下载本书请登录00100

看网友对 005 世子夜闯大小姐闺房,动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