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 终(后会有期,江湖再见!)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 终(后会有期,江湖再见!)

    还有炮弹不时扔入城中,每到一处就是一处大坑,如果不幸落在房屋上,那么必定是屋毁人亡。

    大街上哭喊求助的人越来越多,叶子衿叶子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里是东城区,明面上虽然都是达官贵人的住所,但其实住在靠城门的,却反而都是些贫苦百姓。

    他们或许铺子里面帮工的人家,或者是达官贵人的仆人。

    生离死别的一幕幕,如果说刚才抱着小孩的那个妇人,算是悲惨的话,那另外一幕,直看得叶子佩心里五海翻腾,难受的紧。

    大街中央,一个约莫两三岁的孩童,满身是血,抱着他的妇人眼睛紧闭,旁边两具尸体紧紧护着他们,只是叶子佩能感受到。

    他们都已经没有心跳了。

    因为慌乱,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开始往一个方向跑,根本来不及顾及中央的小孩,眼看着所有人将要把他踏在脚下,叶子佩慌乱之下,连忙掠身而过,将小孩抱在怀里。

    不晓得叶子佩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自从叶子佩抱着她后,他的双手就紧紧的拉着她的衣裙,怎么也不肯松开。

    他不哭也不闹,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里面,全是恐惧和死沉。

    京兆尹的人,这时候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开始疏散众人,救治受伤的群众。

    叶子衿和叶子佩一样,脸上都难看的厉害,她们都是第一次见识真正的战争,第一次感觉死亡离她们那么近,感受生命的脆弱。

    干脆抱着小孩回了“有间点心铺”,姐妹两相视无语。

    外面的炮火声还在继续,冲锋声,喊叫声,哭泣声依旧乱成一团。

    嘴唇颤动,叶子衿喉咙动了动,又看了看妹妹怀中的小孩一眼,随后缓缓开口。

    “那个女人就没有惩治她的办法了吗?”

    她实在没有办法想象,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当上了天下之主,以后征战四方,将会有多少的无辜百姓为此受苦受难,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沉默,叶子佩心里头堵得慌。

    明明之前她还自私的想,只要她自己过得好,不管谁当皇帝,她都无所谓。

    可是这时候,她却实在没有办法置身事外。

    之前躲在城墙上的时候,她就已经看见,叶婉然简直太强了,她把空间和现代知识相结合,所创造出来的这一切威胁。

    热武器也好,生化武器好,杀伤力都实在太大了。

    而且,叶子佩还发现,甚至两军对决的时候,连太子这边都能够拿出包。

    仿佛冷兵器的时代已经过去,突然的就跳到了热武器的战争。

    战争,冷兵器的时候还好,伤亡不会太大,但是一下变成热武器,甚至是生化武器……

    脸色变得难看,她不敢想,如果就这样放任一直叶婉然下去,将会有多少的人死在她的手上。

    挣扎,也在想办法。

    姐妹俩虽然都没有说出口,但是默默的。叶子佩从空间里面弄出许许多多的空间水,然后让铺子里面的人,散出去给百姓们喝。

    只是他们救出的人又有多少呢?大家四分五裂的,他们所能找到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不过说来也怪,有意无意的,叶婉然这大炮虽然,已经轰到了城里,但是偏偏城墙,她一点都没碰。

    但是很快,叶子佩就知道了她所图为何。

    半个月过去了,她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用大炮把车门直接轰开,然后带人冲进来,但是她没有。

    仿佛是在示威,又好像是警告,这半个月每天,都会投进城里面好几个炮,但是偏偏每一个都精确地没有砸在城墙上。

    只是,城里面所存的食物不多了。

    叶子佩空间里面的粮食倒是有,只是怎么拿出来,是一个问题。

    而且这也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难不成养这些人一辈子,就让那个女人把自己的人困在这困一辈子?

    “我去试试吧,既然我在你的仙家福地里面都有这种能力,不如你带我偷偷溜进他们中,然后随着他们的人一起进入她的仙家宝地,或许有什么收获,也不一定。”

    叶子衿缓缓开口,不紧不慢的说道。

    这件事她已经考虑很久了,虽然她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是还是想要略尽薄力。

    旁边站着的清风,闻言愣了一下,随即跪在她的面前。

    “奴婢誓死效忠小姐,你到哪儿?我到哪,请您千万不要把我丢在一旁,自己单独行动。”

    脸上显出为难,叶子衿不自觉摸了摸自己平平的小腹。

    重生一世,她是幸运的,南产的母亲还在,胎死腹中的妹妹也活着。

    前世那些她所感受到的假情假意,已经身也换成了,亲人间的嘘寒问暖,天伦之乐也不过如此。

    她是知足的,她也是爱他的家人的,甚至她连春夏秋冬四壁清风安心,她都是爱到骨子里。

    叶子佩见她神色不似说笑,有心想要劝导两句,张了张嘴,却没办法开口。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五皇子和七皇子,借故过来好几次。

    这半个月的炮火就一直没有停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墙上的损伤越来越大,那些半大小伙,甚至有的脸都还没有长开,就这样上了城墙,躺着下来。

    粮食储备都不充分,城墙上敌人千奇百怪的手段,让大家的神经都十分的紧绷。

    心里沉吟一番,最终,叶子佩对着叶子衿,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门口响起了夏荷的声音。

    “小姐,有人给你的信。”

    信?

    这个时候还会有谁给她写信?并且这么准确的知道他在哪,他在不在。

    清风打开门,让夏荷进来。原来只是薄薄的一张纸。

    好奇的结果打开一看,叶子衿的脸色缓和几分。

    “巧了,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把手上的纸条递给妹妹,叶子衿脸上满是欣慰。

    纸条是莺歌写的,想当年,她其实就是叶子衿,埋在叶婉然身边的一颗棋,这么多年没有找到下落,想不到这个时候竟然帮了大忙。

    原来那叶婉然因为求而不得,太子殿下,所以千方百计地侮辱他,折磨他,想要让他折服。

    而这一次她所想出的办法就是,生化武器。

    空间里面,他所找到的叫人加班加点,利用空间的时差,炼制了一批药材,只要燃起这些药材,等到合适的风向,把浓烟吹进城里,那么整个城就会得瘟疫。

    叶子衿想到的是,她想办法混入叶婉然的空间里面,如果,她在里面跟在妹妹空间也是一样的,那么她就利用这个,然后把叶婉然的空间搅得一团糟。

    叶子佩看姐姐讲的实在非常,眼睛亮晶晶的,半晌没有说话。

    叶陈元和傅氏,都跟着叶老夫人回了两晋,家里面的大部分下人也跟着他们回去了,所以父母这一关便是过,只是……

    等两个人把所有的事项都敲定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

    想了想,等叶子衿去睡觉的时候,叶子佩一个人回了空间。让留守在里面的人,把所有可以收获的东西,全部都收获下来。

    原本一比九十的时间比,现在她都已经没算过是一比多少了。

    只是密密麻麻的,贵重物品也好,药材蔬果空间灵水也好,她整整装了好几个院子,而这些院子都是之前她们偷偷购置的产业。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叶子佩一夜没睡,直接踏出了门口。

    有些事,还是她出面比较合适。

    刚没走几步,感觉身后有声响,猛的回头,原来是清风。

    “小姐,别赶我走,让我陪着你吧!”

    “你跟着我干嘛?快去守着姐姐。”

    不耐烦地挥挥手,叶子佩无语。

    他这次去找叶婉然,是老乡与老乡之间的详谈,越少人知道越好。

    可惜清风就像狗皮膏药一样,虽然叶子佩的轻功,已经出神入化。但是对这么一个铁了心,非要跟着她的人来说,这么短的距离还真甩不开。

    甩给清风一件迷彩,不情不愿的带她跃出守备森严的城楼,偷偷潜入了,城楼前的空地。

    可惜叶婉然实在实在太谨慎了,虽然。她入住的地方的确是整个工地最醒目,最中间的。

    但是在周围,她竟然密密麻麻放了很多的丝线,每一条丝线上面都有一个铃铛。

    猝不及防,刚接近,就提到了绳索,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你?”

    掀开帐篷,叶婉然看着一身迷彩的叶子佩脸上挂着讶异。

    脸上讪讪,叶子佩咽了咽口水,勉强咧了咧嘴。

    “嗨三妹,好巧,原来你也在……”

    “三妹……”

    似笑非笑,叶婉然挥手止住想要上前保护的护卫,径直走到叶子佩身边。

    上下打量一番,她自嘲的笑笑。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说完伸手想要往叶子佩肩膀拍一拍,却被清风拦了下来。

    “三妹,你别这样,我们姐妹谁跟谁是吧,怎么会煎呢……”

    “行了,别装糊涂,不过的确,我们都是老乡,该相互扶持才对。”

    摇摇头,叶婉然看着叶子佩,从前点滴涌上心头,许多疑问也终于有了解释。

    “不过老乡,你这表演功力,回去拿影后都没问题了,哈哈哈。”

    叶婉然笑得肆无忌惮,眼神不经意朝叶子佩瞟了一眼,眸子里满是恨意。

    她必须死!

    叶子佩莫名的背脊发凉,看着一脸亲热的叶婉然,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

    “我,我来是想要跟你谈谈的。”

    本来想着暗杀算了,现在身份被识破,叶子佩也干脆想着变个说法。

    “谈谈?”

    叶婉然嘴角的笑意凝住,眸子冷了几分。

    “怎么,你想要让我收手?”

    冷哼,叶婉然逼视叶子佩的眼睛。

    “我有错么?这个封建社会多恶心,你难道不知道?我只是想推翻他们,然后一统天下,我在拯救他们!”

    带了几分狰狞,叶婉然指着城墙朝叶子佩咆哮。

    “那里面!那些人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女戒什么的你难道被罚得不够?我有现代的知识,我有他们没有的能力,武媚娘都可以一主天下,为什么我不可以?!”

    “可是你的残暴也不比他们少!你带来的除了知识!还是热武器和生化武器!”

    抑制不住大吼,叶子佩想起此前看到的众人,忍不住怒从心起。

    “你看看!你杀了多少无辜的人!你主动发动了战争!你让多少人家破人亡!”

    天已经大亮,城墙上的人慢慢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

    王风一看向这边眸子一凝,差点忍不住直接冲下来。

    “子……”

    “子佩!子佩!你们放我上去,我妹妹在那儿!”

    城下叶子衿由安心护着,急匆匆的往这边赶,不是的不是的,她不是要妹妹去啊!

    王风一转头,看看这边满脸紧张的女子,又看看那边一脸愤慨的女子,心里立马就松了一口气。

    亲自从城墙上下去,王风一抓住叶子衿的手。

    “子衿你别去,我去,你带你们小姐先回去!”

    不容置喙,王风一欣喜的同时,也担心叶子衿的安全。

    “让我出去,你打开城门,让我出去,我知道怎么收拾叶婉然,你让我去换子佩!”

    带着祈求,叶子衿此刻什么都顾不得了。

    那边叶子佩的态度惹怒了叶婉然,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叶婉然眸子泠然。

    “你觉得你能阻止我么?!你行么?!”

    猝不及防,叶婉然话音未落,手上就是两个火药扔过来,清风见状护主心切,抽身就要冲上去。

    叶子佩大急,有心想要拉住清风带回空间,却是怎么也不行。

    “不要啊!”

    叶子衿终于求着王风一上了城墙,看到的却是清风一剑将包挑飞,但随着一起的,是半个手臂肉血纷飞!

    不等叶子佩反应,叶婉然脸上的狰狞愈狠,等转头看向城墙,眸子更是一片赤红。

    “当狼烟!!”

    狼烟就是之前丢上城墙的烟雾,里面有毒,让人奇痒无比,甚至自己把自己抓死!

    叶子佩看到过这毒的霸道,随着叶婉然的目光上移,也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果然是为了那个男人!

    早就布好队形的下属听到叶婉然的命令,纷纷开始动作,直看得叶子佩心惊肉跳,不可以!!!

    那是生化武器啊!!

    十几门大炮一溜烟对准,要是真的发出去,整个城都会沦陷!

    “你不能这样!你这样跟那个世界的倭寇有何差别!!这是整个城啊!!”

    “在乎结果就好了!过程血腥一些又怎样!”

    歇斯底里,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魂对视,城墙上双生子的心灵感应,叶子衿疯了一般的拉着安心的手。

    “带我下去,带我下去!!子佩你不要啊!!”

    大炮准备就绪,叶子佩最后深深望了叶子衿一眼。

    “再见”

    轻轻呢喃,叶子佩飞身掠到叶婉然身前。

    若有所感,叶婉然见势不对,连忙想要往空间躲。

    可是来不及了,叶子佩在空间这么多年的辛苦没有白费,在她还没有来得及躲进空间的时候就抓住了她的手。

    空间与空间之间的对决,其他人没有感受,但是在叶子衿的眼中,看到的却是两个小世界的碰撞!

    “不要啊!!你停下来,你停下来,我们不要管他们了,我们不要管了好不好!!”

    叶子衿的眼中,两个空间带着叶子佩和叶婉然相互拉扯,两个人周围的一切被慢慢推到外面,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她们两人!

    “再见……”

    “砰……!”

    “啊……!”

    耀眼的白光,巨大的声响。

    所有的一切仿佛静止,叶子衿在王风一的怀里挣扎,好久好久……

    城墙前的空地,所有的所有都不见了,全部……

    除了一个偌大的地坑……

    人……树……土地……

    瞳孔放大,叶子衿全身颤抖,看着面前的大坑眼泪扑溯。

    “你看着你家小姐,我下去看……”

    “你为什么不去救她!为什么不去!!!”

    脸上一拳重击,王风一猝不及防,带着叶子衿一个踉跄,抬头看到刘祯失魂落魄的奔向大坑。

    “子佩啊,子佩啊,不会的,不会的,你不会有事……”

    男人状若癫狂的在坑里徘徊,萧肃的背影让人看着心酸。

    叶子衿只觉得心疼得厉害,眼前一花,整个人软了下来。

    “小姐!”

    ………

    ……

    “恭喜殿下,喜脉,喜脉。太子妃有孕了。”

    迷迷糊糊,叶子衿感觉头好疼,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睁开眼睛,眼前的人影渐渐清晰,一个高大的背影背对着自己,转身,腰间一块碧绿的玉佩叮当做响。

    玉佩?

    “子衿,子衿你醒啦!”

    男人惊喜,叶子衿看着眼前欢喜异常的男人有点失神。

    帘幔挡住男人半张脸,他声音里的欣喜若狂……

    “姐姐,那是假太子……”

    “主子,那户人家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后其中一个被拐子拐走……”

    鸳鸯和合佩……

    是他。

    子佩啊……

    你去了哪里?

    会不会在另一个仙家福地?

    一年后……

    两晋一个不起眼庄子,两个中年妇女举着一男一女两个婴儿,口里念念有词。

    下首一对俊男靓女并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老太太脸带笑容。

    “相公,念姝手上的胎记,跟她小姨一模一样。”

    ……

    ……

    皇宫,新帝登基……举国欢腾。

    子佩,我用天下换你回来可好?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 终(后会有期,江湖再见!)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